081 名震赤崛/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1 名震赤崛

炎不离在课堂上殴打老师一事很快便在赤崛学院传开了,众人哗然不已,这废物的胆子大得有点意思啊!

清风馆,老师的休息以及办公之地。(www.ziyouge.com)

炎不离慵懒的坐靠在椅子上,短短的两只小脚不停的在空中晃荡着,身旁是一张矮几,上面搁置着一盏清茶和几碟点心,此时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白果酥,吧唧吧唧了两下,端起茶盏酌了一口,满足的哇了一声。

听见这声‘哇’,清风馆里的老师不禁是嘴角一抽,这木蓝卿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废物殴打了老师,到头来还有吃有喝的伺候着,真是,简直搞不懂木蓝卿在做什么?

看着眼前的不停吃糕点炎不离,木蓝卿有些无力的轻叹了一口气,刚才他板着一张脸把他和桃夭带回了清风馆,不过是才怒斥了一句,炎不离便大哭了起来,清秀可爱的脸上梨花带泪是好不可怜,让人见了是不禁的心生怜惜。

对于炎不离他终究是有一些恻隐之心,这下他大哭,他顿时是手忙脚乱了起来,又加上那名叫桃夭的女子时不时的用凶狠的眼神瞪着他,他更加的心慌了起来,连忙哄着炎不离却是无论怎么哄也哄不好,最后在炎不离哭了大半晌,清风馆的老师们也承受了大半天的哭音穿耳后,他终于是停止了哭泣,要求吃东西!

呵,真是,他这是在做些什么啊?木蓝卿抿了抿唇,说道:“炎不离……”

才刚喊出了他她的名字,便被炎不离打断了,“木老师,帮你们赤崛学院教育老师这事就不用谢我了,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听到这话,顿时木蓝卿嘴角一抽,什么叫不用谢他,敢情他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打了老师是犯了很大的错,想到这,木蓝卿的脸冷了下来,看炎王对他的那般宠爱劲,平时肯定是没有管教一直骄纵着他,他现在既然作为他的导师,他就有义务好好管教他。

“炎不离,尊师重道,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悔改之意吗?”木蓝卿看着炎不离有些愠怒。

“呵呵,”炎不离轻笑了起来,放下了手中还未吃完的白果酥,懒洋洋的抬眸看向了木蓝卿,“木老师可知道,为人师者却没有一点师德可是容易误人子弟的!”

木蓝卿皱了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不懂么?看来木老师可真是愚钝,”炎不离的声音冷了下来,瞥着木蓝卿讥讽的勾了勾唇,环视了眼众人,“我的意思是说赤崛学院的老师没有师德,从我刚才进来有多少道鄙夷的眼光多少道不屑的眼光,一个个总是把自己标榜得多么的清高多么的崇尚,还真以为自己是贤师了,却是不知在你看不起别人的同时别人也不见得看得起你,把自己的学生教得再好又如何?连最基本的礼义廉耻都教不了,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样的老师何来师德?”

“呵,赤崛学院也不过尔尔,还敢自称是南泗国最好的学院,也真好意思,真是人至贱者无敌,特么的不要脸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很是好听,可是说话却是不留一点余地,真是毒舌得让人恨不得上前狠狠的抽她一番。

“啪,”果然一名男老师是忍不住了,怒然的拍桌而起,大声着,“炎不离,你简直是顽劣不堪,你……”

“我顽劣不堪,”炎不离打断了他的话,看向了他,冷声着,“我看你才是恼羞成怒,赤崛学院没有规定废物不能入学吧,我通过了入学考试却是迟迟不给我发入学告知书,虽然不知最后你们是怎么决定下来让我入学的,可显然你们赤崛学院最初是不想让我入学,就怕一个废物丢了你们赤崛学院的脸面,呵,晚发入学告知书就已经是失了诚信,如今老师还可以在课堂上辱骂学生,对学生进行人身攻击,一个连最基本的品德诚信都做不到的学院,不是尔尔莫非还真以为是最好了,对于这种想法,我只能说呵呵。”

“炎……”

又一名老师想要开口说话,又一次被炎不离打断了,“别以为我很稀罕赤崛学院,当初我参加入学考试也只是玩玩而已,通过后没有想过要入学,可是你们赤崛学院的这一出让我着实感到不爽,为了让你们看见我闹心,所以我入学了,结果也没有让我失望,一入学就要我好好的给你们上一课如何为人师者,说实话,我很累的!”

“噗,”桃夭忍不住喷了,勾着嘴闷笑了起来,小爷你真是绝了,不愧是爷的女儿,毒舌是完全给继承了下来。

听到炎不离的这话,清风馆的一众脸色难看的老师脸色是更加的难看了起来,什么叫为了让你们看见我闹心,所以我入学了,呵,还真是够闹心的!

木蓝卿对炎不离倒也没有其他老师的那般生气,大多的是震惊,看着她呆愣的眨了眨眼,一个五岁的孩子说话竟能如此字字珠玑,句句带讽,可谓是清晰有条理,他现在还真不知是该说炎王管教有方还是管教无方了。

“木老师,炎不离如此不尊师重道,如此欺打同学,该是关半个月的禁闭,”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在清风馆内响起,只见简缮冷着一张脸,虎步生威的走了进来。

看着他一众老师赶紧站了起来,“简长老。”

想关她禁闭!炎不离挑了挑眉,侧头看了过去,是个身着一袭藏青色锦袍过半百的老人,一双眼眸有些浑浊,阴鸷的看着她。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桃夭,抱,”对着桃夭张开了双手,炎不离说道,不输人也不输气势!

冷睨了眼简缮,桃夭忍住想上前抽他的冲动,俯身抱起了炎不离。

“简长老,炎不离毕竟还是个五岁的孩子,关禁闭这惩罚过了吧!”木蓝卿走上前来,看着简缮说道。

“木老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还是身为赤崛学院的学生,犯了错就是犯了错,无关年龄的大小,炎不离如此顽劣不堪,目中无人,不关禁闭以后怕是难以管教,来人,把炎不离给本长老带去关禁闭。”冷冷的瞥着炎不离,简缮下着命令,敢把他的宝贝女儿打得那么惨,真是好大的胆子!炎王又如何,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

“谁敢关小爷的禁闭,”看着走上来的两男人,桃夭大喝了一声,想抽简缮的冲动是越来越强烈了。

“这里不是炎王府,轮不到你来撒野,”简缮看着桃夭眼眸闪了闪,随即大喝道:“还不把炎不离带下去。”

“所以,赤崛学院这是连体罚也有了,难怪是一股歪风邪气,没有师德,这样蛮横无理的学院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坑了不少天真的骚年妹纸吧!”

“关禁闭!今日本世子倒要看看是谁敢把本世子关禁闭,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本世子向来是非多,是不介意再多点是非,可是你们确定赤崛学院能经得起是非多么?嗯?”

炎不离冷眼瞥着简缮,轻轻的问着,糯糯稚嫩的声音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那话语中的威胁更是让所有人一震!

“简长老,平时一个劲的说自己是怎的怎的为学院好,现在是为了自家的女儿,你是打算要将赤崛学院陷入不仁不义中么?”燕兮抿着笑缓缓的走进了清风馆,身后依旧是跟着十一和十四。

声音温和却是带着渗人的冷意,一双桃花眼里流转着冷光的睥睨着简缮,燕兮站在了他面前。

“你脑子是被驴踢过了么?把一个五岁的孩子关禁闭,传出去你让别人是怎么说赤崛学院,再者,炎不离是你能动的人么?狂妄自大也该有个度,平时别一个劲的装模作样,摆架势,真遇上事连脑子也不动一下,你早晚要被笨死!”

“燕兮,你……”

简缮沉着一张脸,怒瞪着燕兮,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炎不离,本长老就亲自带下去教育,不劳你们费心了,”嫌弃的瞥了眼简缮,燕兮一脸灿烂的笑容凑到了炎不离身旁,一把就从桃夭手中抱过了炎不离,“小离儿,爹爹真是想死你了,来,爹爹抱抱!”

“燕兮,你不要脸,快放开小爷,”桃夭一惊,就要上前夺过炎不离,被十一和十四拦了下来。

大爷的,爷千防万防,居然没有防到燕兮会出现在赤崛学院!该死,休想撬爷的墙角!

众人诧异的看着眼前这戏剧戏的一幕,吃惊的张开了嘴巴!炎不离是燕兮的孩子!怎么个情况呀?还把炎不离带下去教育,泥煤,你都是炎不离他爹了,能教育个什么呀!之前还讽刺简长老偏袒,而你特么的却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偏袒!简直了!

“我爹是炎倾,燕兮,你再敢说一次是我爹,我们绝交!”炎不离抽着嘴角,无语的瞥着燕兮,威胁了他一句。

顿时燕兮哀怨了起来,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委屈的喊着,“小离儿。”

看着他炎不离有些无力的闭了闭眼,说实话,燕兮这番模样真的让人会想要心软,叹了口气,炎不离拍了拍他的肩膀,“燕兮,你这样我爹啊会生气的,是朋友就别让我为难。”

“小离儿,你看我的脸,”燕兮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

“你的脸有什么好看的,”别想诱惑她,她才不会中美人计。

“难道小离儿你没有看到我的脸上有你的牙印么?”

“什么!”炎不离愕然,仔细的看着他的脸,果然在他的右边的脸颊上发现了一个鲜明的牙印,她想起她上次是咬了他的脸来着,可是都好几天了,为毛牙印还没有消散?她没有咬得那么狠啊!

皱了皱眉,炎不离问着,“为什么牙印还在?”

“我用药了,”燕兮看着她扑闪着一双桃花眼,黑色的瞳仁流离着光芒,轻声道。

“既然都用药了为什么牙印还在?”她尊的有咬得那么狠么?这一刻炎不离不禁怀疑起了自己。

“我用的是让牙印不轻意散去的药,我想要让小离儿记得你咬了我!”

泥煤,有必要这么记仇么?炎不离的嘴角不禁一抽,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燕兮,你为何要放弃治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