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燕兮离去/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2 燕兮离去

炎王府的沧帘亭上,假山成景,花簇繁茂,八角亭檐飞翘,镶嵌着金黄色的琉璃瓦,温和的阳光洒落而下,泛着金灿灿的光芒,是一片熠熠生辉。(www.ziyouge.com)

亭子一旁栽种着一大片苍翠青郁的凤尾竹,细小的竹干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晃着,细小的竹叶响动着‘沙沙’的声音,虽然听上去有些杂乱,却是动听悦耳。

倒了一杯清茶,炎倾看着茶盏着涟漪的波纹有些出神,这才一日也没有过他就受不了了,心里总是牵挂着,不知蛋儿会在学院里怎样了?有没有受欺负?

坐在一旁的莫子御和莫子若看着炎倾,对望了一眼,勾唇笑了笑,让他们来王府聚一聚,说说事,自己倒是心不在焉的。

“师兄,赤崛学院有凌儿在,他会照顾离儿的,你就莫担心了,对于孩子有时候就要放手让他们去锻炼锻炼,这样对他们以后的成长是很有好处的,”莫子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酌了一口,看着炎倾说道。

抬眸看了莫子御一眼,炎倾抿了抿唇,不语。

“倾,恕我冒昧,我真的很好奇离儿他是怎样通过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的?”他不是废物么?最后一句莫子若没有说出口。

“睡一觉便通过了,要知我家蛋儿不是凡人。”

额,莫子若和莫子御抽了抽嘴角,这理由很牵强好不好?

这时,站在亭外的夜荼走了进来,对着莫子御和莫子若躬了躬身,才对炎倾说道:“爷,桃夭刚才传音过来……”

燕楼,炎不离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燕兮为她找来的小黄本,一旁的燕兮一脸认真的吹着小米粥,时不时的瞥两眼炎不离。

院中,桃夭不爽的和十一十四站在一起,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冷哼了一声,若是小爷让她不要再闹了,她今天非得将他们打得血流满面!娘的,比辰让还要招人厌!

“呼,”屋内,燕兮鼓起脸颊大力的吹着勺子里面的小米粥。

听见这声音,炎不离有些汗颜,瞅着他嘴角一抽,看了眼那勺子里的小米粥,吹得这么猛,你确定没有将你的口水给吹进去?

放下了小黄本,炎不离拿起了桌上的空碗,就要给自己盛一旁的干白饭,燕兮拦下了她,看着她说道:“小离儿,说好我喂你的,是嫌我动作太慢了么,可是这小米粥太热了,我怕烫着你,正给你吹凉着呢!”

顿住了动作,炎不离看向了燕兮,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燕兮要执着于喂她,撇了撇嘴,说道:“中午我不喝粥,我吃米饭的。”

“啊!是这样啊!”燕兮恍然大悟了过来,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碗,一把夺过炎不离端着的碗,伸手就给舀了一勺米饭,“小离儿,你继续看书,我喂你。”

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眼燕兮,炎不离重新拿起了小黄本看了起来,这画工真是不错啊!线条一笔一廓,粗细分明!

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了勺子里,舀了些许的米饭便朝炎不离喂了去,炎不离瞅了一眼,张嘴含下了,燕兮顿时是笑开了,哼,炎王你做得到的他也能做到,早晚有一天会把你在小离儿的心中给抹掉,他才是小离儿的爹爹!

燕兮这得瑟的想法炎不离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了炎不离绝对是一脚就给狠狠的向他踹去,这燕兮为何就如此执着想当她爹?泥煤,她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么?

享受着饭来张口的服务,炎不离是好不乐哉悠闲,手上不停的翻着页,看得正起劲时,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

“没想到燕尚书竟是赤崛学院的长老,一人兼两职,燕尚书还能如此的悠闲,本王当真是佩服啊!”炎倾冷着一张脸缓缓的迈了进来,讥讽着。

听见炎倾的声音,炎不离一惊,呛了一下,轻咳了两声,赶紧将手中的小黄本丢在了燕兮的腿上,便跳下椅子朝着炎倾跑了去,泥煤,差点被抓个看小黄本的现行,清心咒那本书她都能背下了!

“爹啊,你怎么来了?”奔过去一把就抱住了炎倾的大腿,炎不离仰着一张笑脸,奶声奶气的看着他问着。

看着那一张能让人暖心的笑脸,炎倾也会心的笑了起来,俯下身抱起了炎不离,看了眼燕兮,转身便离去了。

“炎倾,你给我站住,你什么意思?”见炎倾抱着炎不离离去,燕兮怒了,噌的站起身走上前挡在了他身前。

“本王带自己的孩子离开还需要什么意思!”炎倾瞥着燕兮,黑眸里闪过一道冷芒,冷声道。

“什么你孩子,小离儿是本尚书的儿子,你带本尚书的儿子走就是不行,”燕兮高傲的扬了扬脸,大声的理所当然着。

顿时炎不离无语了起来,看着燕兮嘴角剧烈的抽搐着,燕兮,你能别这么闹腾么?

炎不离正要开口说话,被炎倾冷冷的打断了,“看来燕尚书是男人女人玩多了,竟是沦落到要抢别人的孩子上去了,燕尚书,这是种病,你要早点治疗,别成天像个疯狗一样逮着谁就乱咬是你的孩子。”

“多谢炎王对本尚书的关心了,本尚书要纠正一句,本尚书不是沦落到抢别人的孩子,是本尚书一向就喜欢抢人心爱之物,”妖冶的桃花眼睨着炎倾,燕兮勾了勾嘴角,说的是一个狂妄。

尚书对上王爷,竟还是敢这么的嚣张,这燕兮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敢这么挑战她爹啊的权威,真是勇气可嘉!正要开口说话又被人打断了,顿时炎不离不爽的翻了翻白眼!泥煤,她就是想说个话要不要这么的困难!

“燕尚书不是身称自己重病,卧床不能起,是不能上早朝,朕在这见到能燕尚书,还真是让朕吃了一惊。”

莫子御抿着笑缓缓而来,他的身旁跟着莫子若和莫南凌,站在了燕兮的面前,问着:“燕尚书的身子可是好了?”

燕兮看着莫子御愣了愣,瞪了一旁的燕兮一眼,行礼着,“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回皇上,臣近日的身体是好了许多,咳咳,”说着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一副虚弱的模样。

看着燕兮做作的模样,众人嘴角一抽,你丫的能演得再假一点么?

莫子御并没有表现出对燕兮的任何不满,看着他依旧温和的笑着,“既然燕尚书身子好些了,那就替朕分忧一下吧!锦州前几日发了洪水,是淹没了半个城池,燕尚书准备一下,今日便赶往锦州赈灾吧!”

“燕尚书别拿身体不好来搪塞朕,此次同行朕会派几名医师跟随的,燕尚书可随时接受治疗,唉,也只怪朕太信任燕尚书了,知道燕尚书肯定是能好好的解决这次锦州的赈灾,不过也是,燕尚书一人都能身兼两职,那就证明燕尚书的能力是非常的出色,有如此贤臣,朕真是感到颇为欣慰啊!”

燕兮正要好好的推拒一番,竟是没想到莫子御先发制人,抢先一步堵住了他所有的后路,可怜虚弱的表情僵在了脸上,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扭曲,勾唇一笑,燕兮跪在了地上,领命着:“皇上请放心,臣就算是被病死劳累死,臣化成鬼也会完成这次的赈灾,能得皇上如此大的信任,臣是倍感荣幸啊!”

“噗,”炎不离忍不住喷了,对着燕兮翻了翻白眼,你敢说得再假一点么?

“那就辛苦燕尚书了。”

“这是臣分内的事,臣不辛苦,”燕兮大义凛然的回答着,是一脸的认真。

寒暄了几句,莫子御一众人便离去了,趴在炎倾的肩上炎不离对着燕兮挥了挥手,无声的说了声“再见!”

燕兮悲壮着一张脸,不舍的对着炎不离也挥了挥手,狠狠的瞪着炎倾,像是要在他的背上瞪出一个洞来,该死的炎倾居然用这招来支开他,让他跟小离儿被迫分离,他绝逼跟你势不两立,你等着!

“十一十四,我要去赈灾,我好难过,还是你们替我去吧!”幽幽的开了口,燕兮无精打采的瞥着他们。

瞥着自家逗比的主子,十一和十四嘴角一抽,额上挂着三条黑线,十一提醒着:“主子,这是皇上下的圣旨。”

“哼,”燕兮冷哼了一声,“还真以为我怕了他不成。”

“可主子已经隐忍这么多年了,不可功亏一篑啊!”十四劝道。

“唉,”燕兮叹息了一声,随即笑了笑,朗声着,“可是为了我儿子,有时换种做法也不是不行,寂烈那老头自从要暗杀小离儿后,我就非常不爽他了,他若是再惹到我,我就换人了。”

说着燕兮朝燕楼外走了去,“十一,去找人易容一下让他们去赈灾,我也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这么久还没有完成老头子的任务,他该是气得又杀人了吧!”

呵笑了一声,燕兮眼中闪过一道不明的精光,小离儿,要有些时日不见你了!唔,肯定会好想你的,等我回归后你可一定要认我当爹啊!不然死给你看!

漆黑的夜晚,天空中只有几颗稀疏的星星,一阵乌云飘过,遮住了明月。

一道红色的身影飞快的闪掠过赤崛学院里的一砖一瓦,停在了一片大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雾气缭绕中只见一块巨大的石碑上刻着血红的‘禁地’二字。

走进了大雾中,燕兮拿出一块纯金色,雕刻着奇怪图案的圆盘,划破手指滴上了几滴血,燕兮快速的结印了起来,待圆盘缓缓的升起,抽出了一张洁净的手帕,擦拭着指尖上的血渍,“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有了无须果的消息,你近日要小心一点,赤崛学院的院长已经回南城了。”

“他回来了,你还敢来见本皇,”圆盘里传出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仿若是沉寂了千年一般,沧桑冷然,好听得撩人心弦,耐人回味。

拿出一白瓷瓶,燕兮倒出了点液体在流血的手指上涂抹了一下,被划破的葱白手指瞬间是愈合得完美如初。

勾唇笑了笑,燕兮抬眸看向了圆盘,说道:“每次见你都要我出血一下,若是你不听话再让封印加固了,我岂不是白放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