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主人,我是你的兽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4 主人,我是你的兽了

小小的一团身影在树上跳来跳去,两三下就没了踪影,气得炎不离站在树干上差点就给摔了下去。

郁闷的翻了翻白眼,炎不离颓然的坐了下来,咬着牙愤愤着,“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要你好看,”火大的不平了一句,炎不离叹了口气,躺了下来。

她也只是说说而已,雾太大根本就没有看清那团东西是何模样?就算之后它出现在她面前怕是也不能认出来。

不知等了多久,飘渺的大雾终于是散了去,浮光森林也终于明亮的显现了出来,这是一片原始森林,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大树藤条相互缠绕着,如同是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错综复杂,繁茂密厚的树叶连成一片,依稀之间只有少许的几点隙缝能让阳光照射下来,是一片暗淡,瞧上去阴森恐怖中又有着神秘莫测。

树下,狭窄的道路弯弯曲曲,蜿蜒的延伸着,一旁各色形状的植物带着点点的露珠,妖冶诡秘。

跳下了树,炎不离漫无目的的到处走着,随手扯下了一根小草叼在了嘴里,那模样看上去甚是有些痞意。

兜兜转转的走了大半天,炎不离脚都走得有些酸痛了,别说是人连头幻兽的影子也没有瞧见,呸了一声将嘴里的草根吐了出来,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想起刚才吓破胆的两女人就呵笑了一声,她转悠了这么大半天什么也没有遇到,真不知有什么好怕的。

无聊的拿起一片身旁的落叶,炎不离打了个哈欠,扬着脑袋四处张望着,除了树什么也没有,这幻兽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啊?为毛她就碰不到?

正抱怨着,身后传来了一沉重的脚步,随即一道掌风呼啸而来。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炎不离一手撑着地迅猛的跳起身就躲了过去,抬眸看向了眼前浑身毛发呈黑,雄伟高大的狒狒,它的一双眼睛正盯着她咕溜的转,嘎嘎的怪笑了一声。

炎不离抽了抽嘴角,泥煤,这风云大陆不止有怪兽,连动物也能基因突变,擦!

“嘎嘎,”狒狒咧嘴又怪笑了一声,手掌握拳就朝炎不离打了去。

别看它人高马大的,动作可不笨拙,迅疾的挥动着粗壮的手臂,那是一个带劲。

炎不离睨着它勾唇笑了笑,脚掌微微的挪动了一下,便要向它攻了去,一道灵气先一步向狒狒袭了去。

狒狒连忙一个收拳,旋身就躲了过去。

“炎不离,你怎么会在这?赶紧走,”一道诧异的声音传来,便见寂恒从一旁急急的跑了过来,挡在了她身前。

看着眼前的寂恒,炎不离上前了一步,瞅了瞅他的脸,皱了皱眉,这人她认识么?“你谁呀?”

炎不离问了一句,寂恒却是来不及回答她,看着攻上来的狒狒,拎起炎不离就将她丢在了一旁,“赶紧离开这里,”说着人便迎上了狒狒。

脚步微微的踉跄了两步,炎不离稳住了身子,看着和狒狒打斗的寂恒,轻笑了一声,随即寻了棵大树,慵懒的倚在了树干上,双手抱臂,好以整暇的观看了起来。

狒狒的身子比寂恒高出了一大半,力量也自是要比他强悍多了,但寂恒也不是吃素的,动作敏捷的流走在它的拳头间。

又躲过了一击,寂恒站正身子,双手合拢,一团青色的灵气笼罩着他的双手,对着狒狒双掌一出,霎时一条青色的巨蟒咋现,吐着绿色的舌芯子,凶猛的扑向了狒狒。

“嗷嗷,”狒狒怪叫了一声,捶胸了两下,看着青蛇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了它褐黄的牙齿,上面还黏呼着一点唾沫。

粗壮的蛇尾泛着幽幽的青色,强而有力的缠上了狒狒,才绕上了一圈,狒狒的双手迅速的一把就掐住了青蛇的七寸……

看着这一幕炎不离咂了咂舌,丫的,这狒狒还挺精的,知道打蛇要打七寸,可是这对灵气化形而成的青蛇有用么?

正疑惑着,便见狒狒已是用力的掐断了青蛇的身子,一双健硕的手臂泛着土黄色的光芒,竟是元素之间的对决,显然是狒狒赢了。

抓起还在地上颤动着身子的青蛇,狒狒张开大嘴就咬上了手上的蛇身,一呼哧那青蛇便全然的进入了它嘴中。

寂恒看着狒狒苍白了下脸色,它竟是吞噬了他的元素化形,这就是四星尊兽的实力么?

炎不离也是一愣,没料到狒狒会有此番的动作,眼眸闪烁了一下,看向了寂恒,这狒狒怕是不好对付,他能对付得了么?

“嗝,”狒狒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对着寂恒怪笑了起来,双手聚起了土黄色的元素,合拢在一起朝着寂恒打出了,竟是一条土黄色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

看着那条黄蛇炎不离的眼眸瑟缩了一下,擦,真牛逼,居然这么快就给消化掉了,而且竟然还能依瓢画葫芦的使出,这么盗用别人的技能,狒狒你真是绝了。

黄蛇一下便缠绕上了寂恒,张着大嘴就要朝寂恒的脑袋咬去,寂恒赶紧用着双手抵挡了起来,已是涨红了脸。

看着表情痛苦起来的寂恒,炎不离眯了眯眼,双手聚齐了灵气,掌心相对在一起,缓缓的分开,一把金色火焰的长剑在乍然出现在空中,握住了剑柄,炎不离提剑走了过去,对着黄蛇刷刷的挥了几下,黄蛇的身子断然被斩断了好几截,纷纷掉落在了地上,没一会儿便是消逝不在了。

“你没事吧?”看着脸色有些惨白的寂恒,炎不离问了一句。

差点被勒断气的寂恒,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不可置信的看着炎不离,惊呼着,“你不是废物么?怎么会……”

炎不离瞥着他勾了勾唇,没有说话,脚下一转朝着狒狒就刺了去。

金色的火剑气势汹涌,掠疾在空中的剑尖竟是出现了一层屏障,笼罩着炎不离娇小的身子,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光束。

看着袭来的金色火剑,狒狒的一双大眼睛闪烁了一下,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一道元素攻击也朝着炎不离打了去。

斩开了袭来的元素攻击,炎不离锐不可当的刺着狒狒,狒狒也动作敏捷的躲了过去,一人一兽就这样招招变化莫测的打了起来。

寂恒在一旁张开了嘴巴,愣愣的看着炎不离,不禁咒骂一句,“大爷的,”炎不离竟然是青阶初级,一个五岁的孩子竟是青阶初级了!啊,太惊悚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而且好打击人有木有?说她是废物的人真是瞎了眼,如此恐怖的变态天赋要是传出去怕是要震惊整个风云大陆,天,他究竟是遇上什么事啊?之前他还救她来着!泥煤,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寂恒被雷到了,深深的雷到了,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炎不离脑袋是一片空白!

躲过了狒狒的攻击,炎不离眼神一凌,握着火剑的手腕一转,便将火剑打向了狒狒。

一道土黄色的盾牌挡在了狒狒的身前,也抵挡住了火剑的攻击,剑与盾就在空中较量了起来,蓦地,炎不离身形一动,快速的疾闪到了狒狒的身后,双手聚起了一团火球就朝狒狒打了去。

一系列的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狒狒察觉到时火球已经重重的打在了它的背上,彼此,盾破火剑出,带着熊熊的烈火刺进了狒狒的肩膀上。

狒狒的身子腾空而起笨重的落在了几米外,砰的一声,在这片安静的林子中是很是巨响。

背后是沉重的一击,身前是凶猛的一剑,狒狒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后背上的黑色毛发是全被火球烧得个精光。

炎不离并没有杀它,瞥着它走了过去,狒狒恐惧的看着她,想要站起身拔腿就跑,身子却是无力得让它根本站不起来,胆怯的瑟缩了身子,一双眼睛乞求了起来,嘴里也嗷嗷的呜咽着的求饶。

“会飞么?能在天空中来去自如的行走么?”炎不离居高临下的睨着它,问了一句。

狒狒一愣,不知炎不离这是为了何意?但还是诚实的看着她嗷嗷摇头。

“切,居然不会飞,本还打算契约来着,”炎不离嫌弃道,不再看狒狒,朝着寂恒走了去。

听见炎不离说契约狒狒兴奋了起来,它愿意臣服在她的脚下,看着她的背影狒狒嗷嗷的呼喊着她。

“炎不离,”寂恒嗫嗦了下嘴唇,也朝着她走了过去,“你不是废物,可为何?”深深的看着她,寂恒说了一句。

炎不离顿住了脚步,看着寂恒眨了眨眼,“我只是测不出来灵气,从未说过我是废物,是你们要自以为是的认为而已,对了,你谁呀?”

他不知道他是谁么?“我是寂恒。”

“啊,寂烈的儿子,”炎不离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了一声,随即呵笑了一声,“呵,你不是灰阶么?怎么,几个月的时间就成黄阶中级了,晋阶的速度还挺不赖的嘛!”

寂恒的眼眸闪了闪,勾唇笑了笑,“我从来就不是灰阶,隐瞒而已,就跟你隐瞒自己的实力一样。”

“嘿,我可不是隐瞒,是你们自己认为的,我是懒得去澄清。”

“呵呵,”寂恒轻笑了一声,狡黠的对着炎不离眨了眨眼,“我也是他们要这么认为的,我也懒得去澄清。”

“呲,”炎不离看着他嗤笑了一声,一转笔锋,问着,“你知道这浮光森林,最厉害的幻兽在哪么?”

“最厉害的幻兽?你要契约幻兽?哦,是啊,你是青阶可以契约幻兽了,我想想,这浮光森林等级最高的就是三星圣兽烈风豹,炎不离,你确定要去?学院很多老师都打不过它,看见它都是退避三舍,绕道而行。”

“它会飞么?能在天上行走么?”

寂恒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没见烈风豹就已经是恨恐惧了,他哪里还敢去找上烈风豹啊!那是去找死啊!

“你带我去烈风豹那吧!嗯,若是你怕,给我指下路就行了,我自己去。”

寂恒看着她楞了楞,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浮光森林不好指路,很容易迷路的,还是我带你去吧!不过打不过就跑,你别硬碰硬啊!”

炎不离对他笑了笑,“知道,我没那么傻!”

跟着寂恒走了一条小道又一条,也不知是走了多久,终于是来到了一处宽敞之地,陡峭的山壁掩映在茂盛的参天大树后,一个黑黢黢的洞口杂草丛生。

炎不离和寂恒站在一颗树后,寂恒指了指那洞口,怯怯的小声说道:“那口洞就是烈风豹的巢穴,上次我无意间经过这里差点就死在了它手下,幸好我跑得快,而且这里老师也做了记号,让我们别到这里来,你真的……”

寂恒的话还没问完,炎不离就已经走了过去,寂恒张了张口想要叫住她,却终究是没有出声,她能走出去那肯定是对自己有信心的,人家都不怕他在这里一个劲的担心什么啊!

四处张望了一下,寂恒寻了一处隐蔽的植物处藏身起来,看着已经走到了洞口前的炎不离,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何人敢在本兽的洞口前驻足?打扰本兽歇息,不想活了!”一道浑厚的声音自洞口响亮的传出。

顿时炎不离咧嘴笑了笑,嘿,刚才那只狒狒都不能开口说话,这只烈风豹竟然已是开了心智,不错不错!

“烈风豹,我就跟你明说了,我来这的目的是契约你的,”炎不离直接就开门见山,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稚嫩。

听见这声音似乎是知道炎不离不大,烈风豹哈哈的大笑了一番,不屑着,“凭你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奶娃也敢来契约本兽,回家喝你的奶去吧!”

一阵大喝声惊走了远处在树上歇息的小鸟们,似乎是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纷纷的扑翅飞走。

迈着高傲的步伐,全身通体黑褐色的烈风豹仰首的出了洞子,墨色的毛发鲜亮,若是仔细瞧毛发的话,还能看出一些圆形斑。

烈风豹作为这浮光森林的幻兽之王,自也是带着一些王者风范,一双圆圆的吊眼淡蓝色双眸深幽似海,不怒而威,脸两边突出的肌肉长着一根根犹如钢针般的胡须,正随着它鼻间的吐气微微的抖动着。

不屑的睥睨着炎不离,烈风豹哼哧了一声,撩了撩健硕粗壮的右前足,“本兽正觉得肚子有些饥饿,小奶娃,正好拿你来塞塞牙缝。”

炎不离满意的瞥着它,直觉得能跟小白有一拼,轻笑了一声,“那我们就来看看你究竟能不能来拿我塞牙缝。”

话落炎不离的手中升腾起了半米多高的金色火焰,在空中张扬的跳动着,气焰熏天的将烈风豹团团的围住了。

“哼,小奶娃原来是有些能耐,难怪会这么猖狂,”烈风豹冷哼了一声,足下一蹬,就从火焰之中跳了出去。

炎不离瞅着它脚下一跃,迎了上去,她要先发制人。

金色的火焰在炎不离的手中跳动着拧成了一根火绳,凶猛之中又带着一丝柔软,燃烧着向烈风豹袭了去。

烈风豹又是一个跳跃躲了过去,随即张开了豹口,深吸了一口气,霎时它嘴中出现了一团顺时针的高速旋转着青色的光团,涡旋之中泛着幽幽的青光,伴随着一声豹啸,光团朝炎不离喷出,瞬间是刮起了一阵强烈的大风。

火绳在大风中凌乱的跳动着,火焰却是没有被吹灭反而是更高涨了。

看着逐渐逼近的光团,炎不离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双手张开,行了一个周天,顿时一块金色的盾牌泛着阵阵的涟漪挡在了她身前。

青团袭上了盾牌,没有想象之中的互相较劲,而是逐步被盾牌吞噬……

看着眼前这一幕,躲在草丛边的寂恒震惊得是话都说不出来了,天啊!炎不离的灵气居然是双元素,泥煤,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啊!

见着自己的喷出的光团被吞噬,烈风豹也愣了一下,淡蓝色的圆眸闪过一丝愠色,正要发起下一波攻击时,那团被吞噬的光团竟然是迅猛的朝它打了来,来不及躲避,烈风豹被光团击中。

重重的受了自己的一击,烈风豹的身子退了老远的距离,稳住了踉跄的步伐,烈风豹这才看到它的身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与挡在炎不离身前一模一样的金色盾牌!

炎不离看着烈风豹勾唇笑了笑,她这盾牌可不只是单纯的盾牌,是镜盾,在挡在她身前的同时可以在对方的身前折射出一块一模一样的,而她这块只不过是输送的作用,对方身前的那一块才是关键。

只不过她才刚刚练成,而且还剥削了一大半烈风豹的光团威力,若是她百分百的掌握了镜盾,那对方的攻击便是百分百的还给对方。

烈风豹看着眼前娇小的炎不离,是不敢再小瞧她了,眼神却是一凌,高傲的它甚是不服,它堂堂烈风豹,浮光森林的王者,怎么能败在一个小奶娃的手上!

瞥着炎不离,烈风豹挪了挪脚步,蓦地全身被青色的风元素包裹了起来,丝丝的光线在烈风豹的周身泛开了来,瞬间又是消逝在空中。

后足脚下强力一蹬,烈风豹朝着炎不离扑了去,是那般的汹涌迅速,速度快得只在眨眼之间。

炎不离的速度也不比它慢,闪身便躲了过去,火绳握在手中用力一甩,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圈,是欲将烈风豹套住。

烈风豹一个跑步便躲了过去,朝着炎不离疾驰了而去……

一人一兽激烈的打斗了起来,灵气波动得汹涌澎湃,顿时是席卷了大半个浮光森林,一时之间是引得幻兽乱窜,逃回自家的老窝。

赤崛学院的学生自也是感受到了这股灵气波动,纷纷远离着这烈风豹居住北面森林。

“凌,看来是烈风豹出来了,应该是和其他幻兽打斗了起来,我们还是别去北面了,省得遭殃,”简珏看着身旁的莫南凌说道。

莫南凌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后跟着自己的一众同学,停下了脚步,“能增加灵气的璇玑果就在北面,你们当真不去了?”

“璇玑果与小命比起来,还是小命要紧,而且北面有璇玑果这事只是道听途说,谁知道是真假,反正我是不去了,上次就碰到了烈风豹正在吃食一头幻兽,我躲在一旁是大气不敢出,幸好它是没有发现我,不然我肯定是成为它的腹中之物。”

“反正我是不敢去。”

“那你们走吧!我自己一个人去,”莫南凌瞥了他们一样,抬脚便要走,一束青色的光团从空中飞了过来,直直的飞向了他。

莫南凌连忙闪身躲了过去,光团砸落在了地上,瞬间地上被砸得凹出了好大一块。

众人咂了咂舌,怯怯的咽了咽口水,这光团要是砸在了身上那岂不是当场就没命了,众人对烈风豹的恐惧是更甚了。

“凌,看来烈风豹是遇上劲敌了,波及这么大,好汉不吃眼前亏,璇玑果下次来浮光森林再摘吧!”简珏说着拉住莫南凌就朝后方走了去。

莫南凌抿了抿唇,看了眼前方,也没有再坚持了,他现在的能力还没有自信能够自保。

躲在一旁的寂恒也时不时的换着位置,看着周遭狼藉的地上,吁了口气,这战斗太激烈了。

抬眸看了过去,只见烈风豹和炎不离对立而战,中间一青一红的风元素和火元素互不相让的较劲着,又是一道灵气波动而出,瞬间是让这一片高大的树木摇曳了起来,枝头繁茂的叶子是被撩德一阵沙沙的作响。

烈风豹似乎有些坚持不住了,身形略微的动了动,与此,火元素大势,瞬间是逼得风元素消退,随即凶狠的打在了烈风豹的身上,顿时烈风豹被狠狠的打在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无力的落在了地上,站不起身。

“我输了,主人,我愿意被契约,”烈风豹一改之前狂妄的语气,看着炎不离说道,依旧是浑厚的声音却是有些虚弱。

战斗了这么大半天炎不离也有些体力不支了,脚步微微的踉跄了两下,听见烈风豹的这话笑了笑,朝着它走了去,问着,“你可以飞么?能在天上来去自如的行走么?”

“主人,我可以。”

“好,就契约你了,”对于烈风豹炎不离是甚是满意,身形与炎倾的白虎差不多,实力也不错,关键是以后她出门的交通工具解决了。

伸出短小的食指,炎不离用一道灵气划破了,鲜血立即在葱白的手指上冒了出来,随即手腕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又做了几个动作,一道契约纹在空中浮现,缓缓的向烈风豹去了。

见此,烈风豹也划破了自己的一足,对着契约纹伸了去,就在这时突然一只短小黑白相间还带着血的爪子先一步的按上了契约纹,顿时契约纹上发出一阵刺眼的光圈,契约成功了。

看着半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团小小的幻兽,炎不离瞪大了眼睛,它肥溜溜的身子就如一个圆盘般的大小,浑身毛发黑白相间,一双圆圆的小耳朵竖着正微微的耸动着,毛茸茸憨态可爱的面孔上顶着一双熊猫,那深嵌在毛发上的一双眸子,乌黑发亮,灵动有神,此时它额上正闪动着银亮亮的契约纹。

泥煤,这特么活脱脱就是缩小版的‘熊猫’啊!擦,她居然跟这么个看起来弱不禁风,中看不中用,小小的‘熊猫’契约了,难道是要把它培养成功夫熊猫的倾向么?炎不离睨着它抽了抽嘴角,心里是憋闷不已。

“本兽看上的主人你也敢抢,”它对着烈风豹短小的一爪就狠狠的踹了上去,却是力道过大,差点就没站稳摔在了地上,随即稳了稳身形,睥睨着烈风豹高傲的哼哧了一声,看向了炎不离。

“主人,你契约了我,我就是你的兽了,”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小巧的牙齿,说着一个箭步就朝炎不离奔去,两脚站立着抱住了她的膝盖,扬起一张萌萌哒的熊猫脸,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屁股上一团小小圆圆,白色的毛发点缀着些许黑色的尾巴讨好的摇摆着。

这场景怎么像她那日破壳而出对炎倾说的话,抽动着嘴角,炎不离看着它就火大,“去去去,谁是你主人。”

嫌弃着,炎不离一脚甩开了它,顿时甩得它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身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委屈的看着她,声音糯糯软软的叫道:“主人。”

“哼,”炎不离冷哼了一声,对它又是多了一分嫌弃,泥煤,她就这么一脚就晃成这样,怎么当她霸气凛然的交通工具,跟烈风豹简直是不能比,此时的炎不离憋闷得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喷死它。

烈风豹看着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硬是怔愣了好大半响,回过神来,凶狠的瞪着它,恨不得一口就咬断它小小的脖子。

不甘的的看向了炎不离,烈风豹问道:“主人,我怎么办?”

炎不离看着烈风豹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力的抚了抚额,“烈风豹,我现在只能契约一只幻兽,只能说我们是有缘无分了。”

虽是嫌弃,但炎不离还是承认下了这只契约兽,她想它能开心智怕等阶也是不低的,说不定会有另一番的机遇,就这么想着炎不离朝她走了去,弯下了腰,拎住它脖颈上的皮肉就将它拎在了眼前。

“肉团,你会飞么?可以在天上来去自如的行走么?”问完炎不离就后悔了,就算它会飞,能在天上来去自如的行走,就这个小身板,她也骑不上去啊!

抖了抖眼角,炎不离看着它又问着,“你是什么兽?”

肉团看着它扑闪扑闪的眨了眨眼,摇了摇小脑袋,咧嘴着道:“主人,我不会飞也不会在天上走,我更不知道我是什么兽,但是,主人,我很会吃,”刚才主人的东西就很好吃,肉团舔了舔嘴,这句话却是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瞬间炎不离的额上挂了三条黑线,直直的睨着它,在它的嘴角发现了一些褐黄色的糖浆,这种浆她很熟悉,是她最喜欢的零嘴之一,糖炒栗果的浆汁,泥煤,抢了她零嘴的那团东西居然就是你!真是自己给送上门来了。

一把将肉团抡在了怀中,炎不离眉眼抖动的一拳狠狠的顶在了它小小的脑袋上,狠狠的用着力,炎不离咬牙着,“泥煤的,抢东西居然敢抢到老子的头上,你丫的就是作死的节奏,知不知道?”

“啊啊,痛痛痛,主人,痛,”肉团大叫了起来,两只短小的爪子想要拉下炎不离的手,却是徒劳,继而只好抱着自己的脑袋可怜兮兮瞅着炎不离,吃痛的叫唤着。

“痛,知道痛了,抢我东西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肉痛啊!就要痛死你,”炎不离愤愤着,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分。

“呜呜,主人,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抢主人的东西,呜呜,主人,我快痛死了,呜呜,”一双黑眸水汪汪的看着炎不离,肉团哭喊了起来,眼角处挤出了两行清泪。

憨憨的面孔上一副我错了的表情,圆圆的眸子有着委屈又幽怨,我见犹怜的模样瞬间是击中了炎不离的心窝,不禁抿了抿唇,泥煤,真特么的好萌啊!她瞬间被萌住了有木有?真他妈的是个萌物。

心下也生出了几分怜惜,炎不离放开了它。

肉团抽泣着小小黑黑的鼻子,瞅着炎不离一头就栽进了她的胸上,两只爪子揪住她的衣裳放声的大哭了起来,“呜呜,主人,呜呜。”

炎不离嘴角一抽,拎开了它,毛茸茸的脸上明显有着两行泪痕,嘴更是大张着的大哭。

“再哭,不要你了,”看着它炎不离大声的威胁着。

肉团赶紧是闭上了嘴巴停止了哭泣,两只爪子也还捂住了嘴巴,眨巴着一双泪眼幽幽的看着自家主子。

见它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炎不离真是深感无力,她想她终于是知道炎倾的感受了,泥煤,是让人感到深深的无力啊!

之前是更得少了,偶努力多更哈!也争取万更雄起,如果待会来得及的话有可能二更,若是来不及话就有明天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