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找幻兽打架去/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5 找幻兽打架去

丢开了肉团,炎不离摸着有些饿意的肚子看向了从一旁走出来的寂恒,先后跟狒狒和烈风豹战斗了大半晌,她体力消耗得很快,毕竟是人小,就算是再厉害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饿了,你有吃的没有?”炎不离看着寂恒说道,随即笑着打趣了起来,“跟烈风豹打架的人是我,怎么反倒是躲在一旁的你弄得这么狼狈。”

寂恒之前整洁的发髻如今已是凌乱不堪了,脸上也有些污秽,整个人看上去是颇有些狼狈,拨了拨杂乱的头发,寂恒冲着炎不离翻了翻白眼,“你和烈风豹的灵气波动太强悍了,何止是我,你看看这周围的花草树木,有谁是完好的。”

之前炎不离还真没有注意四周的环境,听到他这话,这才看了下四周,还真是一片狼藉,近处的树木东倒西歪,甚至还有好几棵树被吹得连根拔起,花草更是焉嗒嗒的趴在地上,毫无生机。

讪讪的笑了笑,炎不离说道:“没想到,我还真的挺猛的啊!难怪会饿得这么快,寂恒,你到底有吃的没啊?”

“有,”寂恒看着她笑了笑,说道。

寻了一处相比之下的较干净之地,寂恒拿出了储物戒里的食物,七八个泥黄色的纸袋子散发着各种香味,炎不离顿时是馋了,舔了舔嘴唇,就要伸手去拿过一袋,没想到肉团比她还快。

蹬着小短腿就扑在了寂恒的怀中,一把就抢过了所有的袋子,跳在了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两只毛茸茸的爪子不停的翻着纸袋子。

炎不离看着它这番举动就想起之前它抢走她所有零嘴的事,当下又是一个火大,狠狠的给了它一个暴栗,抢过了所有的袋子。

“呜哇,主人,你又打我,”头上又是一痛,爪子上的食物也没了,肉团双手抱着小脑袋,委屈的看着炎不离控诉了一声!

炎不离白了它一眼,没有理会,将袋子放在了地上,拿出一个饼子吃了起来,瞥着一旁不打算吃的寂恒问了句,“你不吃?”

“我现在还不饿,你吃吧!”寂恒喝着水袋里的水说道。

“哦,”炎不离应了一声,又咬了一口饼子,瞥了眼正风云残卷的吃着东西的肉团,嘴角一抽,看着寂恒说道:“我待会打算去找这里的幻兽打架,你去吗?”

刚喝下一口水的寂恒听到炎不离这话,瞬间是一口就喷了出来,肉团抱着地上的纸袋子,赶紧躲了过去,看了眼怀中没有被打湿的食物松了口气,随后狠狠的瞪了寂恒一眼,差点糟蹋了食物!

衣袖擦了擦嘴边的水渍,寂恒诧异的看着炎不离,惊呼了一声,“找幻兽打架。”

“嗯,”炎不离点了点头,“我的实战经验不够,必须要好好锻炼自己一下,而且我还想通过打架来寻找一下晋级的突破口。”

“你又要晋级了?”寂恒震惊,泥煤,跟炎不离在一起他真的很受打击啊!

“关键时刻被卡住了,一直没有突破,你要不要去?打架对于提升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

“去吧!”寂恒笑了笑,答应着,娘的,以前看见幻兽,一两只弱点可能会打斗一下,但大多数的幻兽见到还是绕道而走,这次,自己找幻兽打架,好霸气,好威武有木有?

此时,浮光森林的幻兽还不知道自己待会会迎来一场噩梦,见到灵气波动消散了,纷纷又出来,威风凛凛的又去找赤崛学院的学生麻烦了。

别看肉团不大,但吃起东西那绝对是不含糊,就在炎不离和寂恒的谈话间已是吃了一大半的食物了,小小的肚子已经是圆滚滚了起来,但它却是没有停嘴,依旧是吃着一张饼子。

气得吃完饼子的炎不离又是给了它一个暴栗,抢走了它嘴里剩下的半张饼子,泥煤,本身就小,这么个吃法也不怕把自己给涨死,真以为自己是饭桶了!

又委屈的呜哇了一声,肉团又抱着一疼的脑袋幽怨的看着炎不离,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却是生生忍住了要掉下来的眼泪,这次没有再控诉了,对着炎不离哼哧了一声,转过身背对起了她,它不要在理主人了,又打它,哼哼,它也是有脾气的。

炎不离瞥了它一眼,懒得理它,反观是一旁的寂恒笑了起来,“炎不离,这么个萌宠你也舍得打。”

打趣了一句,寂恒就要抱起肉团,被它一爪子拍掉了他的手,只见肉团高傲的睥睨着他,闪亮的黑眸里有着一丝不屑,小小的鼻子冷哼了一声,“你也敢抱本兽。”

寂恒愣了一下,没想到这肉团还挺心高气傲的。

这么没礼貌!炎不离看着肉团皱了皱眉,冲着它又是一巴掌拍了去,“肉团,要懂礼貌。”

本来是打算跟着炎不离吃香的喝辣的,可是契约以来它受到的就是非兽的对待,它现在好后悔,愤恨的看着炎不离,肉团终于反抗了一回,激动着,“主银,我要跟你绝交,”由于是太激动了,连字都没有咬清楚。

炎不离看都不看它,更是没有理会,站了起来,对着寂恒说道:“走吧!打架去。”

收起了地上还没有吃完的食物,寂恒抬眸看向了炎不离,笑了笑,“好,今天我也威风一把去!”

很快,炎不离和寂恒就找到了一只三星灵兽,这次不用炎不离出手,寂恒就将它给打趴在地求饶了起来。

听着那原本很是高傲的幻兽,匍匐在地向自己求饶着,寂恒心里那是一个美,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接着,一只又一只的幻兽被他二人打趴下,跟在炎不离身旁的肉团也每次都要上去踹被打趴的幻兽一脚,然后高兴的咧着嘴冲着炎不离笑着,像是被它打趴下的一样,全然是忘了之前它还气势汹汹的说要跟炎不离绝交的话。

对于肉团这逗比的行为,炎不离之前是嘴角一抽,后面是直接无视了,她想,这肉团平时在浮光森林肯定是受了很大的欺负,以至于现在有人罩着就狠狠的报复了。

有两人一兽到处挑衅幻兽一事很快便传遍了浮光森林的幻兽群,纷纷不禁有些躁动了起来,这些人简直是在找死,个个是准备好好的挫挫他们锐气,却又传来了一消息,凡是被他们二人挑衅的幻兽不止全部被打趴在地求饶,还让人家给好好的洗劫了一下,在巢穴打趴的直接就进巢穴卷走了所有的宝贝,不是在巢穴打趴的还非得让人家把他们带回巢穴去抢劫一番,简直是人神共愤,丧心病狂,天理不容有木有?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重磅消息,听说这二人之中有一人是打败了烈风豹,顿时,所有磨牙霍霍向小杂碎二人的幻兽们是愣住了,天啊!烈风豹是谁?浮光森林的王者,不止是人见到它就是他们这些幻兽见到它无不是退避三舍,百般讨好。

可是,一向高高在上,所向披靡的烈风豹居然是让人给打败了!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幻兽们是焉了,连烈风豹都不是对手,难怪那些个幻兽被打得连家底都没了,它们见到他们要不要把家底交出来求饶啊!免得受一番皮肉之苦。

一时之间,浮光森林的幻兽是惶恐自危了起来,找麻烦的回了巢穴躲着,没找麻烦的也在巢穴躲着,是纷纷祈祷着自己千万不要被他们给逮到。

霎时,一个不同寻常的气氛弥漫了整个浮光森林,赤崛学院看着学生看着个个逃逸的幻兽,愣住了,又是出了什么事了么?

而制造这让所有幻兽方寸大乱的主人公,正在洗劫着又一只被打趴的幻兽巢穴。

肉团美滋滋的抱着两个跟它差不多大的,红润光滑的果子,站立着身子颤颤巍巍的从巢穴里走出来了。

看着肉团毫不害羞的露出了自家小丁丁,炎不离嘴角一抽,心里挂满了黑线,这只萌物竟然是公的!

‘咣’的将两果子丢在了地上,肉团两只爪子抱起了一个递给了炎不离,讨好的笑着,“主人,这是璇玑果可以提升灵气的,”软软糯糯的声音很是好听。

嗯,还知道给她一个了,接过了璇玑果,炎不离睨着肉团,见它抱着另一个璇玑果就要咬下,一把抢了过来,“看看你那圆滚滚的肚子,还吃什么吃,”说着就将璇玑果扔给了一旁的寂恒,“吃吧!可以提升灵气。”

说完,将璇玑果在衣裳上擦了擦,炎不离就咬了一大口,没什么味道,汁倒挺多的。

接住了璇玑果,寂恒看了看炎不离,又看了看一副你敢吃的肉团,勾唇笑了笑,也在衣裳上擦了擦,咬了一大口。

肉团的小世界陡然崩倒,双眼泛起了水雾,看了看寂恒,又看了看炎不离,呜哇一声,趴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呜呜呜,我的璇玑果,是我的,呜呜,主银,我不要跟你好了,不要了,哇哇。”

看着在地上撒泼打滚,嚎嚎大哭的肉团是好不可怜,炎不离有了一丝负罪感,却也没有上前去哄,瞥了它一眼就迈步离去了。

寂恒看了眼炎不离,正要上前去哄肉团,被炎不离叫住了,“别管它,让它哭,我们走。”

听到炎不离的这一番话,肉团瞅着她哭得更凶了。

“可是,”寂恒还要想说什么,便被炎不离一把给拉走了。

走了大半天也没有见肉团像刚才那样跟上来,炎不离停下脚步,紧皱起了眉头,虽然契约这只萌物不是她所愿,但那只萌物也挺可爱的,就是爱吃了一点,但是爱吃是好事!

“该死,”炎不离愤愤的咒骂了一句,转身往回头路走了去,不过就是半天的时间竟然让她生出了不舍,哼,那只萌物也挺有本事的。

寂恒看着炎不离笑了笑,毕竟是自己的契约兽啊!

走回了巢穴,便见肉团缩坐在一旁一抽一抽的抽动着身子,显然是还在哭鼻子。

小小的身子颤动着,孤孤单单的模样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般,看着它炎不离有些心疼,走上前抱起了它,“肉团。”

肉团抬头看了她一眼,倨傲的将头甩在了一边,不看她。

看着它番赌气的模样,炎不离笑了笑,摸了摸它的脑袋,“好啦好啦,我的错我的错,我不是看你刚才吃得太多了,怕你给撑到了。”

肉团回过了头看着炎不离,“胡说,明明就是自己想吃璇玑果来提升灵气,就知道欺负我,哼,要不是见你是我主人的份上,本兽鸟都不鸟你,”软软糯糯的声音稚嫩不已,又带着闷闷的哭音。

“哪有,我是这样的人吗?不是,”炎不离眉头一皱,否认着,“好了好了,等出了浮光森林,我让你好多好吃的。”

“真的?”肉团挂着眼泪的双眼顿时一亮,期盼的看着炎不离,问着。

炎不离看着它勾唇笑了笑,“煮的。”

“嗯,煮的?”显然肉团对这个词很陌生。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降临,原本还有一丝明亮的浮光森林暗淡了下来,幽幽的黑夜让浮光森林显得更加的阴森和诡秘了。

赤崛学院,桃夭和木蓝卿找了炎不离一天,学院该找的地方都被他们找完了,却还是没有发现炎不离的身影,桃夭苍白了一张脸,心里是着急不已,“木蓝卿,你不是小爷的班导,这天都快黑了,究竟小爷是去哪了?”

木蓝卿抹了抹额上的汗水,看着桃夭,是一脸的着急,“我这不也找了一天了,我怎么知道他去哪了,真是,这炎不离,找到了非要狠狠的抽他一顿,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听话,长大了还得了。”

语气有些着急也有着怒火,听到这话,本就着急上火的桃夭更火大了,一把揪住了木蓝卿的衣领,激动着,“什么,你敢抽小爷,爷平时连小爷一根手指头动舍不得动,你他娘的算老几,敢抽小爷,木蓝卿,你大爷的是在找打。”

木蓝卿睨着桃夭抽了抽嘴角,丢开了她的手,叹了口气,“我不就是说说而已,我敢动手么?”且不说炎王就燕兮也不会放过他,唉,摊上个炎不离,他日子怎么就这么闹心啊!

“哼,”桃夭不爽的瞥着木蓝卿哼哧了一声,问着,“今天小爷有没有什么异常?”

“能有什么异常?还不是逃学。”

“对了,今天不是说老生要去浮光森林里去历练,小爷会不会混进去了啊!啊,我家小爷,这可咋办啊?”想到这点桃夭就惊慌了起来。

木蓝卿白了桃夭一眼,“浮光森林里设有结界,而且出入口也有老师把守,炎不离怎么可能混得进去!”

“那小爷去哪了?”桃夭有些烦躁了起来,语气不是很好。

木蓝卿默了默,随即看向了桃夭,说道:“说不定炎不离现在是回寝室了,我们去寝室看看吧!”

这边桃夭和木蓝卿着急不已,浮光森林里的炎不离是悠闲的坐在一棵树下吃着东西,和寂恒是说笑着,二人好像是知晓了对方的秘密又一起去找幻兽打架,亲密得很快,不过就是一天的时间两人就无话不谈了起来。

肉团是闷着头欢畅得吃着东西,他们的说话对它来说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在它的心目中,天大地天都没有食物最大。

喝了一口水,炎不离看着寂恒,身子倚在了身后的树干上,“寂恒,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像你朋友,这还真没有说过,”寂恒吃着一块糕点,瞅着她抿笑道。

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抬眸看向了头上茂盛树叶,耳边似乎还传来那一声一声的‘师傅’。

“很像,不是容貌是性格,不过他死了,为了救我而死的,”至死她都没有收下他为徒,真是让他白叫了她两年的师傅,仰首喝了一口手中水袋里的水,破有些借酒消愁的意味。

“炎不离,这是水可不是酒,借水消不了愁的,”寂恒打趣了一句

炎不离轻笑了一声,看向了他,眨了眨眼,“酒也不见得能消得了愁。”

“呵,”寂恒笑了一声,“炎不离,我有没有说过,你不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炎不离挑了挑眉,噙笑道:“不像五岁的孩子可不只是你一个人说过,如果我跟你说我二十三岁了,你信不信?”

“信,你这言谈举止可真不是像是个小孩,诶,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可以让人缩小的东西?”寂恒玩笑着。

“你去给我吃一个试试,话说寂恒,你特么的对我胃口了。”

“炎不离,你也他娘的对我胃口。”

“哈哈,”二人相视一眼,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哟,这不是寂恒嘛,刚才碰到幻兽不是狼狈的逃走了,现在就不怕了,竟然闲情逸致的在这里吃着东西。”

一道嘶哑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语气里满是不屑。

“嘿,寂少,原来你在这啊!我们找你了大半天了,怎样,没事吧?没被吓湿裤子吧?”随即又是一道调笑的声音响起。

只见四五个少年穿着与寂恒同样的衣衫翩翩的走了来,蓦地,其中一人几个大步跑了过来,蹲下了身一把勾住了寂恒的脖子,笑着喊道:“寂少。”

“诶,炎不离!你这个废物怎么会在这,”那人诧异的看着炎不离惊呼了一声。

“什么!炎不离!”

炎不离的名字在赤崛学院谁人不知,听到这声惊呼,原本还在慢悠悠的四个少年顿时齐刷刷的跑了上来,看着坐在寂恒一旁的炎不离,呆愣的眨了眨眼。

炎不离懒洋洋的瞥着他们,勾唇笑了笑,有三个她认识,那日在街上与寂恒赛马的三个少年,那日她便看出这三人是根本瞧不起寂恒。

“哟,寂恒,你还在和这种两面三刀的人一起玩啊!啧,我说你这眼光就差了吧!”看向了寂恒,炎不离勾唇说道。

寂恒甩开了勾住他脖颈的手,看着炎不离笑了一声,“左右不过是玩,有人听消遣就玩玩而已咯,岂能当真。”

“呲,看不出来你是打着这样的心思,我还想说你是真笨呢!”

“哈,那你可要失望了。”

二人说话意味不明,但那语气听了却着实是让人不爽,瞅着他们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讥讽着,“废物跟废物玩,确实挺般配的。”

说话的是那个公鸭嗓的人,此时正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们,不过照他来看,显然是忘了炎不离是不该出现在浮光森林的人,而如今却是在了,也没想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缘由?不,或者可以说,是不屑去探究炎不离出现在这的缘由。

“呀,这只幻兽好可爱啊!感应不到它的等阶,是无阶吧!难道是宠物幻兽,嘿,以前怎么没在浮光森林里瞧见,”一少年看着萌萌哒的肉团一下就喜欢上了,他想可以送给他喜欢的女子,这么可爱的幻兽她肯定会喜欢的,然后对他,嘿嘿。

打算着这个想法,少年蹲下身就要一把抱起肉团,手背却被石子打中了,疼痛着,是条件反射的抽回了,手背上是红了一大块。

炎不离冷冷的瞥着他,“它是你能抱的。”

“它又不是你的,”看着红肿起来的手背,少年瞥着炎不离愠怒道,若不是最近传言炎不离很凶悍,他绝对是上去好好的抽他一番,可现在他还是多少有些顾虑。

“谁说它不是我的,肉团,过来,”炎不离咧嘴笑着,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正捧着一个糕点吃着的肉团,听到炎不离的这声叫唤,当下是一喜,主人主动让它过去了,连忙一嘴就塞下了糕点,屁颠屁颠的跳上了炎不离的大腿,扬起一张毛茸茸的熊猫脸,含糊不清的说道:“主银。”

炎不离挑眼睨着他,“见到了吗?”

众人还在惊愣肉团开了心智却见它叫炎不离主人,顿时是觉得可惜了起来,有些不爽也有些不服,一个废物也配有幻兽。

“炎不离,把这幻兽给我,不然我可就抢了,抢的话就不是这般的客气了,”睥睨着炎不离,那语气中浓浓的威胁。

炎不离抱着肉团瞥着他站了起来,冷笑着,“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抢不抢的过去,”清秀的小脸上没有一点的怯意,反而是一脸的意味不明。

公鸭嗓的少年顿时怒了起来,一个废物而已还敢在他面前嚣张,今天不好好教训他一下,他不知道作为一个废物的自觉,癞蛤蟆就别妄想吃天鹅肉。

上前了一步,一把就揪起了炎不离的衣领,寂恒脸色一变,连忙站起了身冷声着,“林厦,你敢动他!”

瞥着寂恒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林厦举起拳头就要朝炎不离打去,突然一道灵气打在了他的手上,林厦整个人不住的摔了出去。

“离儿,你怎么会在这?”

炎不离刚敛下眼中的冷意,整个人便被云一醉给抱了起来,只见他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云一醉,”炎不离叫了他一声,姗姗的笑了起来,说道:“我就从天上掉了下来的。”

看着一脸认真完全没有说谎的炎不离,云一醉皱了皱眉,狐疑着,“天下掉下来的?”

“表弟,炎不离她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被卡在了树杈上,还是我将她给带下来的,”寂恒走上前来,很有默契的帮着炎不离打起了掩护。

“表弟,你是他表哥,”炎不离看着寂恒诧异了下来,随即笑了起来,“这世界还真小。”

云一醉这才看到了寂恒,见他也这么说是相信了炎不离的说辞,看着寂恒乖巧的叫着,“寂恒表哥,好久不见了,姑父姑母的身子可好?”

“好着呢!完全不用操心他们。”

“寂恒表哥,作为子女,还是少给父母带来一些麻烦,所以寂恒表哥还是……”

听见这云一醉又要碎碎念的教训起他,寂恒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女人都没你这么嗦。”

“寂恒表哥知道了就好,离儿,你不能待在这,得赶紧把你送出这浮光森林,”云一醉说着就抱着炎不离离去,寻找起了穿梭在浮光森林,神龙不见首尾的执行老师。

见着说道就走的云一醉,寂恒抽了抽嘴角,连忙追了上去,“云一醉,你等等我。”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林厦众人不敢追上去,九级天班的学生他们可惹不起!

一片黑暗的浮光森林,这次没有传来了各种幻兽的嘶喊声,一处燃着篝火的地上,围坐着十几个少年,说说笑笑着。

“诶,你们说,白日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我看到好多幻兽纷纷往自己的窝跑去,有一两只看见我和邵桀都没有理会,一溜烟的就跑了。”

“我也遇到了,这些幻兽平时不是最爱找我们麻烦,往年有多少学生差点死在它们的手下。”

“嘿,会不会是受到今日烈风豹与那强悍幻兽的战斗影响?”

“应该不是,烈风豹和那强悍幻兽战斗的时候,幻兽是到处乱窜也没见回自己的窝躲起来啊!现在是个个往窝里躲,嘿,今年的浮光森林有点邪乎啊!”

“靠,不会是出现了什么厉害的大家伙吧!”

“呸,李浩,你这个乌鸦嘴。”

……

众人一言一语的聊开了起来,莫南凌在一旁安静的吃着东西,有些出神,身旁的简珏碰了碰他的胳膊,“诶,你怎么看?”

莫南凌瞥了他一眼,“没什么看法。”

“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厉害的大家伙,唉,反正提高警惕就是了,”简珏说着丢起了手上的一粒花生,随即仰首嘴一张,花生准确的丢在了他嘴里。

“莫南凌,看到执法老师了没?”找了执法老师大半晌,却是找不到,云一醉干脆是抱着炎不离来到了九级天班的聚集地。

“你找执法……”莫南凌抬眸看向了缓缓走来的云一醉,话还没有问完,看见一脸笑容的炎不离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向她奔了去,震惊着,“离儿,你怎么会在这?”

“她从天上掉到浮光森林来了,这必须得找执法老师将她给送出去啊!浮光森林里太危险了。”

“从天上掉下来?”莫南凌皱着眉,狐疑了一句,这怎么可能!这说法只能骗骗云一醉这个单纯的家伙。

从云一醉手中抱过了炎不离,莫南凌问着,“离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咬住一个死理就打死不承认,一向是炎不离的风格。

莫南凌自是不信,看着炎不离正要再次逼问着,一旁传来了少女们的尖叫声,“哇,好可爱的幻兽。”

“这是宠物幻兽么?从哪里跑来的?我要当它主人。”

“它是我先看到了,我才是它的主人。”

瞥着又栽进纸袋子里吃起来的肉团,炎不离嘴角一抽,冲着莫南凌笑了笑,挣扎着下了地,大步上前,一把就将肉团给拎了起来,看着它怀中抱着的一个白米酥,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炎不离是气不打一处来。

扔掉了它怀中抱住的白米酥,炎不离又是一个暴栗打在了它的脑袋,“又吃又吃,你刚才不是才吃了,一天就知道吃吃吃,你看看你这鼓起来的肚子,鼓起来就没有扁下去过,你真以为自己撑不死是不是?”

“主人,你又打我,你又打我,呜哇,我不要跟你好了,”脑袋又是一疼,肉团又委屈的抱住了自己受苦的小脑袋,黑黑明亮的眸子氤氲的看着炎不离,被吊在空中的身子不安分的动着,它现在悔死了悔死了!

炎不离睨着它冷哼了一声,“谁让你一天欠打了,再敢吃饱了还吃,我把你吊起来打。”

“呜哇,主人,那些东西好吃嘛!”肉团瞅着炎不离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是醉了一众人,对肉团不禁泛起了心疼,但这招对炎不离可是没用,“再哭,不要你了。”

“呜,”肉团呜咽了一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哭一声了,眨着一双泪眸看着炎不离。

看见炎不离对肉团这么凶,一些少女纷纷走上前来了,替肉团不平了起来,“炎不离,它不过就是吃点东西,你干嘛对它这么凶?”一少女说着就要抱过肉团,它实在是太可爱了。

肉团冷淡的瞥了那少女一眼,被拎在空中的身子晃荡了一下,就跳上了炎不离的手臂,随即两三步就爬上了她瘦小的肩膀上,神情高傲的瞥着那名少女,“主人训本兽,关你何事?”

糯糯的声音一点都不领她的情,少女的脸色难看了一下,恰时,莫南凌抱过了炎不离,走到了一旁,看着她眼眸闪烁了一下,问道:“桃夭知道你在浮光森林吗?”

炎不离摇了摇头,“她不知道。”

“给桃夭传个音,她在外面找你应该是找急了。”

“嗯,好。”

看见偶这收藏刷刷掉,好心塞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