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银发美男/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7 银发美男

见到炎不离的身子无力的倒在了地上,躲在暗处后的四个女孩走了出来,个个脸上挂着一抹笑容。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ziyOuge.com

“恋儿,你这晕麻剂挺厉害的啊!”

“嘿,那是,这可是高级的晕麻剂,只要闻到了一点就可以让人不省人事,百金才一瓶,是我从我姐姐那里偷出来的,以备我有什么不时之需,这次拿出来还真挺心疼的,不过,算了,菁菁也帮了我不少,这次就为她好好的教训一顿炎不离吧!一个废物竟然敢踩到我们头上,还真是让人看不顺眼,”居高临下的瞥着炎不离,那名被称作恋儿的女孩眼中闪过一道阴狠与不屑。

几个女孩拉着炎不离就朝一旁的暗处拖去,只留下一个女孩在外面放风。

重重的将炎不离丢在了地上,三个女孩睨着炎不离抖了抖手抖了抖脚,恋儿抬起脚就要向炎不离狠狠的踹了去,却没料到脚踝突然被一手紧紧的抓住了,便见地上原本昏睡着的炎不离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此时正冷冽的看着她们。

三人顿时一惊,炎不离刚才不是已经被迷昏了么?为何还是醒着?难道她是装的?泥煤,这也太坑了点吧!

她们不知道当炎不离意识到自己被下了药便狠狠的咬住了舌尖,保持住了一丝微弱的清醒,可是这晕麻剂终究是厉害,就算她用疼痛来让自己清醒,可是脑中一波又一波的晕眩却是要将她完全吞噬了。

就在三人怔愣之间,炎不离已然撑着地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脸上一片淡然的看着她们,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中了晕麻剂的人,可只有炎不离知道她是有撑得好辛苦,该死,是她大意了,才会着了别人的道。

三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炎不离,一时之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起来,炎不离的身手她们刚才是见识到了,就那么一瞬之间便可让简菁菁倒地不起,而且她明明是中了晕麻剂却是跟没事人似的,真的不得不说作为废物炎不离真是其中的一个奇葩!

就在她们僵持着时,蓦地一道风吹来,炎不离只觉得后劲一痛,这下她是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是彻底的晕了过去,彼此那准备为简菁菁报仇的四个女孩也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不知是昏睡了多久,趴在地上的炎不离突然感受到了一丝阴冷,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抚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后颈炎不离站了起来。

周围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炎不离身处其中完全是看不出这是何地?抽了抽嘴角,泥煤,又是雾!又是白雾!这白雾是根她犯冲是吧!

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后颈,炎不离的眼眸闪烁了一下,抿了抿唇开始到处走动了起来,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她是被人扔来这里的么?是刚才那几个小女孩么?

怀着疑惑带着警惕炎不离一步一步走得非常的缓慢,这里阴冷森然的感觉就知道这不是寻常之地,跟当初在冥想空间里的白雾绝对是不一样的,不知会有什么在等待着她?泥煤,要是让她查出来是什么人将她丢在这的?她回去定要将那人叉叉又叉叉!

就在炎不离愤愤着,眼前突然白光一闪,那浓得让人看不见的白雾瞬间消失不在了,映入眼前的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芜之地,远处传来了咕咕的鸟叫声,在这寂静之地尤其的响亮,夜空上的月光倾斜下来,显得这是更加的诡秘幽深。

光明珠讨好的蹭着炎不离的脸颊,传来的丝丝凉意让炎不离笑了笑,将光明珠握在了手中,摸了摸它,“明子,多亏你了,不然这结界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破。”

光明珠的周身泛了泛白光,回应着她,随即从她手中升起,在空中转悠了两下,回到了她的腹中。

看着隐在葱郁的树林后的尖塔,炎不离迈步向它走了去。

塔上浮现着一个金色的纹印,将整个尖塔笼罩在其中,此时正缓慢的旋转着,若不是仔细瞧是根本就瞧不出。

这座尖塔有古怪!炎不离眼神幽幽的看着尖塔下了这个结论,可人偏偏就是有这么执着,就算是知道前方可能会有危险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一探究竟,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站在塔门前,炎不离伸手推了推,塔门仿若是有千斤重根本就推不动,嘿,炎不离这下是来劲了,带着灵气将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塔门还是纹丝不动,没一会儿炎不离就没劲了。

坐在了塔门前的台阶上,用手在脸颊扇了扇风,歇下来倒还感觉到有点热呢!算了,歇一会她就回去吧!人太小没体力探究个什么啊!

站起身炎不离拍了拍衣裳,抬脚就要走,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强劲的力道,竟是牢牢的吸附着她将她往后带了去。

炎不离心中一惊,想要摆脱这道强悍的力道却是挣扎无果,回头看了看,泥煤,那是塔门啊!撞上去不死也大出血啊!

就在她担忧之际那道力道竟然是将她生生的穿过了塔门,随即自带她上了尖塔的最顶层。

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炎不离吃痛了一下,却是一骨碌的爬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漆黑一片的周围。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清冷的笑声,“呵呵,没想到这儿竟然有人会来,”声音很冷很沉着,就仿若是一汪古潭沉静幽深。

而又随着话落,漆黑的周围陡然明亮了起来,一时的转换让炎不离有些不适应,不禁闭了闭眼,待睁开眼时,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头银发的男子。

长至脚踝的银发随意的披散着,一倾而下在明亮之中闪烁着熠熠的荧光,一袭玄纹衣袍凌乱的穿戴在身上却是不让人觉得狼狈,反而反衬出一种随意张扬的气质,犹如白玉般清冷的容颜上眉眼之间尽是风华无限,嫣红的嘴唇轻抿着,一双狭长的眼眸正冷冷的睨着她。

看着他炎不离愣了愣,这男人很美,他不同于燕兮的张扬,不同于炎倾的淡然,而是仿若一坛酒沉淀了多年在开封之际的那般醇香醉人。

瞥着炎不离男人的眼眸闪烁了一下,缓慢的朝她走了来,带起了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是那地上粗壮的铁链随着他的走动发出来的声音。

看着四肢被铁链锁住的男人,炎不离诧异了一下,这男人居然是被锁在了这里?他是做了什么事才会落到这般的地步?

站在了炎不离的眼前,男人俯下了身,一头华丽的银发随之飘落了下来,轻轻的拂过了炎不离的脸颊。

修长冰冷的手指轻轻的挑起了炎不离的下颌,男人眸光流转的打量着她,突然嘴角微勾了起来,声音冗长的说道:“没错,看来是出世了。”

什么出世?炎不离看着他皱了皱眉,正要拿开下颌却蓦地被他紧紧的捏住了。

“让我来看看你的实力如何?”男人说着一手已然是聚起了一团金色火焰,松开了炎不离,男人便将火焰向她打了去。

两人挨得离得近,男人的突然出手,就算是炎不离知道却也是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招火焰攻击。

小小的身子陡然腾空而起重重的砸落在了不远的地上,炎不离只觉得全身炙热难耐,双手撑着地略有些吃力的坐了起来,是不禁轻咳了两下,压下了喉咙口的鲜血,炎不离冷然的看向了男人。

泥煤,偷袭她这么个小孩!难怪会被锁在这!

双脚用力,炎不离站了起来,却见那男人睥睨着她,冷冷的说着,“你很弱!”

“欺负一个小孩你赢了觉得很光荣么?”炎不离气抽了一下,由于刚才将自己的舌头咬痕了,说话有些吐词不清。

炎不离双手陡然聚起了火焰,合拢一起,霎时一条气势磅礴的火龙从她手中飞出迅猛的朝男人飞腾而去。

“说了你很弱,元素化形的火龙更是不堪一击,”男人冷然的声音传来,便见他单手聚着火焰挡下了火龙,随即只听火龙一声悲鸣的龙啸,火龙无力的摔在了地上,瞬然消失不见。

竟然一手就秒杀掉了她的火龙,是她太弱,不,是这个男人太强了,他究竟是什么人?炎不离的看着男人黑眸瑟缩了一下,却是一道金色的火焰袭上了她,迅速将她笼罩在了其中,速度快得再眨眼之间,让她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抵御。

金色的火焰熊熊的燃烧着她,瞬间是难耐的灼伤之痛传遍了全身,炎不离却是没有叫出声,这点的火焰燃烧比上次在冥想空间的疼痛不知是逊了多少倍!可即使是这样却也是很痛!然而让她更憋闷的是,自己在这男人面前竟然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不服不甘愤怒以及深深的挫败是一瞬间涌上了她的脑。

上一世她过着不安分的血腥生活,她其实早就厌倦了,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是躲在炎倾的羽翼下舒适的生活着,安于现状的享受着,对于冥想空间里的修炼也只是因为无聊才会去修炼,打发一下时间而已,可是现在看着这个男人,不知为何她竟然是升起想要变强的冲动?她现在真的是太弱了!是因为被打击到了,不服么?

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炎不离忍着疼痛,目光森然的瞪着眼前正一步步向她走来的男人,“你对我想做什么?是你让把我带进塔内的吧!”

此时炎不离的注意力一心只在男人的身上,竟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跟她居然是同样使用着金色的火焰,不,或许她是注意到了,只是不知这金色火焰只有她们才能使用出!

噗,今天偶还是没能多更,得了中耳炎(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中)痛了一天,亲们,洗头时千万不把水弄进耳朵里面了,就算是进水了也要及时擦干,这玩意痛起来真要命,耳朵都感觉到不是自己的了,而且还有种要聋的赶脚,真的是把偶吓惨了!万一一只耳朵失聪了的话,泥煤就残疾了!好口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