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擅闯禁地/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8 擅闯禁地

大火之中炎不离不能动弹一分,很快稚嫩的脸上泛起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全身更是灼热得疼痛难耐。穿越小说

男人靠近了她,俯了俯身,看着她眉心上闪烁的金红色凤凰印记,轻声低笑了起来,“居然是没有传承,呵呵,有趣有趣。”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笼罩着炎不离的金色火焰陡然消失了。

大火撤离,空中传来了一丝凉意,炎不离无力的摔坐在了地上,喘息了一下,抬头看着眼前身材修长的银发男人,皱了皱眉,这男人似乎是知道她的一些什么?

“变态,欺负一个小孩子,”炎不离愤愤的咬牙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泥煤泥煤,这么大个人也好意思。

“呵呵,”男人看着她轻笑着,声音低沉婉转很是好听,抬手摸了摸炎不离的脑袋,冷冽的一双眼眸破天荒的有了一丝笑意,“记住了,我叫凰战,来,笑一个,别板着一张脸,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模样。”

“滚,”一把狠狠的挥开了凰战的大手,炎不离睨着他怒吼着。

凰战也没恼,收回了手,问着她,“你叫什么?怎么会流落在外?那群人究竟是怎么看护你的!”

“叫你妹,”炎不离火大,对他更是没好气着,这男人刚才那般狠绝的拿火烧她现在还指望她能有什么好脸色,不过,听他的话,他似乎不只是知道她的一些事而是知道她的身份,眯了眯眼,看着凰战挑眉道:“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究竟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人,这个要靠你自己去揭晓,”凰战说着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刚才的角落走去了。

就在这时,炎不离手腕上的七灵镯闪过一道光芒,紧接着被炎不离一盆狗血泼得消失得有一阵子的秦首站在了地上,依旧是身着那晃得能让人花眼的大红色裤子,赤裸着上身。

看着凰战,炎不离嘴角一抽,她还在想这秦首消失去哪了?没想到竟然是藏到她的七灵镯里面了,泥煤,信不信泼你两盆狗血,正在腹诽着,便见秦首朝着凰战迎了上去,一头泼墨的长发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飘逸的影子。

躲过了秦首的灵气攻击,凰战转过了身看向了他,带起了地上的铁链又是一阵的声音。

勾唇冷笑了一声,凰战看着秦首眼神一凌,“你居然没死,不,已经死了,如今只是一缕魂魄而已,呵,这还真是你的作风,”说着一束火光朝着秦首打了去。

“你认识我,”秦首的双手聚起了水元素,抵挡住了火光,睨着凰战问着,刚才在炎不离的七灵镯内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终究是抵不住内心的躁动出来了,见到他就忍不住动起了手,这是潜意识的反应,深入骨髓的一种感觉。

凰战没有说话,瞥着他嘲讽的勾了下唇,双手突然聚起了火元素,霎时一条金色的火龙喷薄而出,扬天龙吟了一声,火焰熏天的朝着秦首奔去了,一双燃烧着火眸里不怒而威。

看着这条金色的火龙炎不离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叫凰战的男人会说她很弱了,元素化形的火龙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看向了凰战,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疑虑,这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在她会觉得这男人很危险?

黑色的瞳仁映着金色庞然的火龙,秦首并没有躲闪,聚起水元素合拢在一起,一条不逊于火龙的蓝色水龙汹涌乍现,奔腾着龙身就朝着火龙迎了上去。

两条龙凶猛的碰撞在了一起,霎时是灵气侧漏。

炎不离只觉得一股强悍的灵气波动涌来,撩动着她的头发在空中飘扬了起来,炎不离禁不住的颤栗了一下,看着眼前的秦首和凰战,咽了咽口水,他们真的很强,等阶起码在紫阶以上,特么的这就是强阶之间的战斗,果真是爆天了。

眼睛咕溜的转动了一下,炎不离环视了眼这层塔,随即果断的跑到了一个角落,坐下观赏着他们之间的战斗。

两条龙依旧是在空中较量着,一水一火不停的变换着龙身,凰战和秦首对立而战,手上也没有空闲下来,一招一招的灵气攻击打向了对方……

也不知两人是打斗了多久,只见空中交战的水龙突然败下了阵,落在了地上身子扭曲了一下消失了,彼此,凰战和秦首各退了一步。

稳住了身形秦首口吐出了一口鲜血,轻咳了两声,看着凰战用手擦掉了嘴角的血渍。

凰战退了一步并没有像秦首一样吐出鲜血,可那苍白的脸色也能看出他的伤并不比秦首轻,冷哼了一声,凰战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一甩袖,随着铁链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回到了刚才的那个角落。

就算如今是一缕魂魄实力居然也跟他不相上下,赫连洛,果真不愧是你,他真是讨厌你这副城府深的模样,待他解除封印,定要将你的魂魄捏碎,让你彻底死透。

凰战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以及势在必行的决心。

秦首走到了炎不离的身旁,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却是笑道:“炎不离,我带你出去。”

炎不离看着明显是受了重伤的秦首,点了点头,问着,“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休养几日就行了,我发现你那七灵镯是个不错的住宿之地。”

“切,”炎不离睨着他哼哧了一声,“我就说你去哪了,原来竟是人在眼前远在天边,怎么,不打算要你的小光明了。”

“我倒是想要,你给我么?”

“滚粗,”炎不离吼了一声。

秦首轻笑了一声,拉过了炎不离的手,就要迈步离去,突然塔中响起了一道浑厚惊喜的声音,“炎不离,你这么在这?”

炎不离看向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愣了一下,竟然是今天白日里见到的那个老人!咧嘴笑了一下,炎不离委屈了起来,奔过去就抱住了老人的大腿,大声的哭喊了起来,“老爷爷,老爷爷,呜呜,我,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要回寝室的,可是走在路上就眼前一黑,然后就在一片大雾中醒来,我就乱走,后来就被一股力量给带进了这里,那个银发的妖怪男人好变态好可怕,他刚才打我,打得我好疼,呜呜,老爷爷,我好怕,你快带我出去吧!呜呜。”

看着炎不离演得淋漓尽致,一旁的秦首轻笑了两声,却是不禁咳嗽了起来。

炎不离似是不经意的睨了他一眼,继续抱着老人哭诉着,“呜呜,老爷爷……”

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哭得昏天暗地的炎不离,那一副是被吓坏的模样让老人不禁生出了一丝恻隐之心,虽是心中对她充满了怀疑可终究是俯下身抱起了她。

刚才他在厨房吃夜宵就感觉到九重塔内有两股很强悍的灵气波动,塔中有变故!不舍的放下了手中香喷喷的烤鸡,急忙的赶来了这里,却见炎不离站在角落里,这里早就被设下了结界,外人是不可能进得来的,她又是怎么会在这的?

看了眼一旁负手而站的凰战,老人眯了眯眼,另一道灵气波动会是炎不离么?

“你最好安分一点,别妄想能冲破封印,走出九重塔,”冷冷的说了这一句,老人抱着炎不离就转身离去了。

凰战看着他的身影冷哼了一声,随即看向了锁住自己的铁链,冰冷的眸中闪过一道愠怒,五百年了,他被封印在这五百年了,对他加固封印的人也不知是换了多少人,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深入骨髓的怨恨一下便涌了上来。

老人抱着炎不离出了九重塔,却是脚步一顿,侧头看了眼塔上的金色纹印。

炎不离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随即看着他状似不经意的问着,“老爷爷,那个被锁在塔内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啊?”

“一个大魔头,”老人看了炎不离一眼,回着。

“嗯嗯,”听到这话,炎不离忙不迭的点头道:“老爷爷,我也觉得他是个大魔头,刚才他就打我了,打得我老疼了。”

“他真的打你了,”老人似乎是有些诧异,看着炎不离不禁瞪大了眼睛一下。

炎不离郑重的点了两下头,脸上又委屈起来,“真的,老爷爷,我真的好可怜,不知道是什么人将我丢在了这里,若是你不来,说不定我就被那妖怪男人给杀死了,呜呜,到时我还怎么见我爹啊,呜呜。”

说着炎不离趴在老人的肩上大哭了起来,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

看来是被吓坏了,老人睨着炎不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别怕了别怕了,我们已经出来了,”心里忍不住吐槽了起来,果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连个小孩都不放过,过几日一定要加固封印,不封死他我。

“对了,炎不离,刚才是谁在跟大魔头打架?”娘的,不会真是你吧?

“刚才打架啊!”炎不离拖长了声音看向了一旁的秦首,勾唇笑了笑,“是一个男人,但长得特丑了,我就看了他两眼是不忍直视啊!不过那男人真的是挺厉害的,跟那大魔头打得两败俱伤,后来就在你来之前遁掉了,我想估计是大魔头的仇家,是来杀他的。”

咳咳,秦首瞪着炎不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你才丑,你全家都丑!不过话说回来,他跟那男人绝对是认识的,刚才的打斗竟是让他感到无比的熟悉,他是什么人?他自己又是什么人?

一路无雾的出来了,炎不离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大雾缭绕,随即目光落在了一块石碑上,看着上面血红的‘禁地’二字,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冽!

秦首自也是看到石碑上的字,看着炎不离呵笑了一声,“炎不离,看来是有人故意将你丢来这里的?”

炎不离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不远处却是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一大波的人涌了上来,为首的是那日想关她禁闭的简长老。

“有人擅闯禁地拿下那人。”

随着话落,一些拿着夜光石的人围了上来,团团将他们围在了中间,却在看到老人的一瞬间愣住了,须臾齐刷刷的喊着,“院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