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退学/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9 退学

宽敞的房间,简缮看着坐在梨花椅上喝着茶一身白衣的祁尉天眼眸闪了闪,笑着问道:“院长,你是何时回来的?怎么不派人通知一下,”之前是否准予炎不离入学一事就是燕兮传音于他,他点头同意,才让僵持的会议结束了,说实话对于这事他心里一直不满,院长怎么能答应让一个废物入学!

“回来有一阵了,”祁尉天酌了一口清茶,抬眸看向了简缮,“再有一段时间就是学院大赛了,这次我们作为东道主,我又怎可不回来。(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是是是,院长,我们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了,对了,院长,炎不离擅闯禁地一事,按照院规,是要被逐出赤崛学院的,不知院长是如何决定?我想若是不将他逐出学院,可这么多人看见他从禁地出来,怕是难堵悠悠之口,以后也难正此院规。”

“简缮,炎不离擅闯禁地一事怕是有隐情,就这么草率的下决定才是难正院规,”炎不离一口一口的说着他是被人丢去禁地的,这其中……祁尉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大堂,站了不少赤崛学院的长老老师,炎不离坐在椅上,怀里抱着肉团,嘴上一口一口的吃着一旁桃夭剥好的糖炒栗子,那模样甚是悠闲得瑟,哪里有擅闯禁地后的紧张感。看得一旁的众人是不禁嘴角一抽。

看着一个一个丢进嘴中的糖炒栗子,肉团一双黑黑的眼眸闪烁着渴望的光芒,不禁舔了舔嘴,呜呜,主人,它也好想吃啊!呜呜,主人,它不要减肥啊!

“小爷啊,我不过才一会儿不在你身边怎么就擅闯禁地去了,若是遇上危险了怎么办?我要如何向爷交待啊?小爷,我会死的,你一天能别吓我成么?你去浮光森林都已经让我吓得失眠了,求你安分一点吧!我心脏承受不住啊!”

桃夭一脸哀怨的剥着糖炒栗子,苦口婆心的说着,心下是一片后怕,此时她终于是理解到了,她第一天上任时辰让眼中的同情以及幸灾乐祸了,呜呜,小爷太不让人省心,太让人闹心了,跟在小爷身边都不知道要减寿几百年啊!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

“小爷,若是我死了,我一定会缠着你的,”越想越是闹心,桃夭看着炎不离哭丧着脸,幽怨的说了一句。

噗,炎不离咀嚼着嘴的动作顿了一下,侧了侧头,睨着桃夭嘴角抽了抽,特么的这是要做鬼也不放过她的节奏么?

又往嘴中丢了一颗糖炒栗子,看得趴在炎不离腿上的肉团是恨不得跟着栗子飞起来,却终究是只能咂咂嘴。

嚼了两下,炎不离瞥了眼一旁也对她手中的糖炒栗子望穿眼的秦首,笑了笑,“桃夭啊,你做鬼也要缠着我,信不信我一盆狗血就将你给搞定了。”

听到炎不离说狗血,秦首冷不丁的打了个颤栗,想起那日被炎不离泼了整整一盆狗血就一阵后怕,他一直以为炎不离说拿狗血泼他只不过是无关大雅之事,哪知狗血泼到身上的那一刻他恨不得一把掐死他,真他娘的是痒死他了,味道还特么的难闻了,总之,这绝对是他有史以来最耻辱的一次了,以至于他都躲进了炎不离的七灵镯内,不过,话说回来,那七灵镯内不必小光明差!是个不错的住宿之地。

桃夭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小爷,什么是鬼啊?”

风云大陆上并没有鬼的说法,炎不离冲着桃夭挑了挑眉,解释了起来,“鬼就是人死后的魂魄,嘿,对于对付魂魄,我不知是有多少招,别不信我,我已经试验过了,很灵的,”其实上次的狗血里她还加了一瓶清吟特制的痒痒丹,本来只是想恶心恶心下秦首,哪知对他还真管用。

余光瞥着秦首,炎不离嘿嘿的猥琐笑了起来,笑得桃夭和秦首是一阵背心发凉。

“小爷,你就忽悠我吧!”桃夭低下头继续剥着糖炒栗子,嘀咕了一句,小爷就爱忽悠她,真不知道谁才是大人谁才是孩子啊!

“炎不离,你怎么会去擅闯禁地?知不知道凡是擅闯禁地者,轻者退学,重则格杀勿论。”

见到炎不离完全没有紧张感,站在一旁的木蓝卿忍不住说道,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让炎不离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他心底深处似乎是并没有把他当小孩来看,关键是他平时给他的感觉太不像是一个小孩了。

“木老师,我是被人丢进去的,我是吃饱了没事干跑去禁地找死么?”想起那九重塔内被锁住的银发男子,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她一定要变强,被人压制的感觉以及深深的挫败感实在是太难受了,以前她只想有个自保的能力就行了,可是她的身份似乎是不允许她只能自保。

勾唇笑了笑,炎不离看着木蓝卿眨了眨眼,“而且退学就退学呗,赤崛学院我也正好玩够了。”

大大的黑眸笑成了月牙形,木蓝卿看着她被气得噎了一下,他知道他顽固调皮,在赤崛学院也受了委屈,所以他对他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有耐心的,可是,看看他现在说得什么,退学就退学,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就算是废物又如何,也不该像现在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啊!

木蓝卿顿时升起了恨铁不成钢的情绪,走上前,冲着炎不离大吼着,“炎不离,你这是什么态度,有委屈还不让你诉了,什么退学就退学的。”

木蓝卿突来的大吼着实是让炎不离愣了一下,看着他呆呆的眨了眨眼,一直以来木蓝卿对她都是心平气和的,就算是有时被她气得不行顶多也就是冷着一张脸恨恨的说她顽劣不堪,他才懒得管她,可他终究是一直管着她,而现在他这般愤怒的模样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哼,某些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擅闯禁地本就该被退学。”

一同与祁尉天从内室出来的简缮睨着炎不离冷哼道,眼眸之下闪过一丝阴鸷以及不甘,这次明明是将炎不离赶出赤崛学院的大好机会,没想到院长竟是回来了,最后还和炎不离一起出了禁地,哼,炎不离,这次算你走运。

“简长老,”祁尉天不悦的瞥了眼简缮,声音有些冷冽,随即看着众人朗声道:“炎不离擅闯禁地一事有隐情,本院长将会对这事彻查到底,所以对于炎不离退学一事……”

“老爷爷,不用彻查了,我退学,”炎不离打断了祁尉天的话,从椅上跳了下来,看着他笑了笑。

“什么!”没想到炎不离会这么说,祁尉天愣了愣,有些诧异。

“炎不离,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木蓝卿也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回过了神,对着炎不离说着,语气有些急切。

炎不离侧头冲着他笑了笑,走上前了几步,对着站在一旁的一干老师长老深深的鞠了一躬,抿笑着,“这段时间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在这里跟大家说声抱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的任性与胡闹,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们赤崛学院当初不想让我入学,我是真的不爽到了极点,有时根深蒂固墨守成规也不见得是好。”

众人没有想到一向在他们心目中顽劣不堪,目无尊老,毫无礼教的炎不离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话,一时之间不禁有些错愕,愣愣的看着她。

炎不离并没有在意众人的错愕,走到他身旁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吓得肉团赶紧跳到了她的肩膀上,一双熊猫眼对着炎不离是猛翻白眼,主人,它还在你手上啊!你是故意的吧!你绝对是故意的!

扬起一张小脸炎不离甜甜的说道,“木蓝卿,多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也谢谢你没有因为我测不出灵气而像其他人一样看不起我,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真的很好……”

低头看着炎不离稚嫩可爱的小脸,那奶声奶气的声音糯糯的很让人舒心,眼眸闪烁了一下,心中对他升起了心疼,没有灵气不是他的错,是个废物更不是他的错,他不该承受这么多的,他始终都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顽劣不堪也只是想保护自己吧!

抿了抿唇,木蓝卿正要说什么,便见炎不离又说道:“以后你有什么事就尽管来找我,我炎不离以后罩你了。”

伤感的情绪在这一刻瞬间消逝了,木蓝卿瞥着她抽了抽嘴角,罩他了,炎不离你还真是够仗义的啊!“炎不离,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嘿嘿,不用谢不用谢,我们之间哪还用得着说谢啊!”炎不离笑嘻嘻的放开了木蓝卿的大腿,一脸你何必跟我见外的模样说道。

木蓝卿又是嘴角一抽。

瞥了眼简缮,炎不离勾了勾唇,看向了一旁早已石化的桃夭招呼着,“走了,桃夭,今晚是在赤崛的最后一晚了,有得是我们忙的,”说着抱下肉团就朝门口走去。

“不是,小爷,你真打算要退学啊!”桃夭赶紧跟了上去。

漆黑的夜空上没有明月,只有几颗闪烁着微光的星星,一阵夜风吹来带着浓浓的凉意。

一棵树下,炎不离看着地上起码有数十条的花蛇,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肉团的脑袋上,“我是让你去抓蛇,可是你把蛇都拍晕了,我待会还怎么吓唬人啊!你赶快把蛇给我弄醒。”

肉团委屈的捂着脑袋,哀怨的瞅着炎不离,声音闷闷的问着,“主人,都已经拍晕了,怎么弄醒啊?”看着地上晕过去的一堆蛇肉团眼中闪过一道想吃的情绪,不禁舔了舔嘴,虽然这些蛇的味道确实是不怎么好吃,可是当夜宵还是不错的。

见到肉团一副贪吃的模样,炎不离气抽了一下,甩手就给了它一个暴栗,低声吼着,“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赶紧把蛇给我弄醒了,不然我把你吊起来打!”

真是,这么一个二货吃货加弱兽,她又想起了那无缘又拉风的烈风豹,当时她为毛就没有注意到周围,若是注意到了又怎么会让它半路杀出来跟自己契约了啊!

吊起来打!肉团变了变脸色,哀怨的瞥了炎不离一眼,爪子抓起一条蛇就咧开了嘴,露出了闪亮的两颗尖牙,随即张大口就对蛇咬了下去,顿时响起了一声嘶,只见昏迷中的蛇从疼痛中清醒了过来,怒然的吐着蛇信子,却在看见肉团的那一刻,悻悻的收回了蛇信子。

肉团一口一口的将蛇咬醒了,炎不离站起身看向了身旁的桃夭,说道:“桃夭,韩筠昔在这间寝室里,待会在她周围撒点雄黄,千万别将蛇给丢错了。”

“知道了,小爷,我一定不会丢错,敢欺负我家小爷,真是活腻味了。”

冷冷的说着,桃夭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冽,这些小屁孩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她家小爷可爱,真不知道别人家的爹娘是怎么教的,这么没教养。

炎不离首先潜入了寝室中,四人间的寝室里是一片沉睡的呼吸声,走到韩筠昔的床边,炎不离看着她笑了笑,拿出装在纸中的雄黄粉撒在了她周围,随即又走到了那叫恋儿的床边。

恋儿嘴里咕哝了一声,不知道是说了什么梦话,努了努鼻子,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炎不离睨着她冷笑了一声,在她床边寻找了起来,好一番的摸索终于是在她的枕头下摸到了一个小瓷瓶,屏住呼吸打开瞧了瞧,揣进了怀中就从一旁的窗子跳了出去。

见到炎不离出来的身影,早就拎着蛇一脸蓄势待发的桃夭和肉团朝着屋内扔着花蛇。

没一会儿屋内便传来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声,两人一兽嘿嘿的笑开了,脚步轻快的朝着另一间寝室走了去,四个女孩在两间寝室,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听着屋内又传来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炎不离咧嘴笑不拢嘴,摸出了怀中的小瓷瓶,眉眼轻佻了一下,“桃夭,还有简长老和简菁菁,反正明天就要走了,今晚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吼吼。”

“好的,小爷,”桃夭看着炎不离回答着却是不禁咽了咽口水,小爷果真是不好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