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爹啊,想你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0 爹啊,想你了

次日,一大早桃夭去给炎不离办退学手续去了,而炎不离还窝在被窝里沉沉的熟睡着,小小的胸膛上肉团正仰躺在上面,嘴巴微张的沉睡着,鼻子的出气一呼一吸的声音,随即砸吧下了嘴,翻了个身趴在了炎不离的胸膛上。/class-7-1.html

肉团的一番动静是将炎不离给弄醒了,看着它抽了抽嘴角,泥煤,她就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感觉身上很重,一把将肉团挥开在了床上,炎不离坐起了身,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被炎不离一爪子就挥开的肉团是一下就惊醒了过来,噌的站了起来,紧闭着双眼的转动了下脑袋,是好一副警惕的模样,“谁?是哪只活腻味的敢打扰本兽睡觉,信不信本兽一爪子拍飞你,”话音一落身子一扬便又躺在床上继续睡了起来。

一大早就见到肉团这般耍宝的动作,炎不离嘴角一抽,一巴掌就狠狠的拍在了它的脑袋上,“还敢一爪子拍飞我,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才把你拍飞。”

脑袋上又是一疼,肉团的睡意是全无,捂着脑袋坐起身,看着炎不离幽怨的说道:“主人,你又打我!”

炎不离睨着它冷哼了一声,掀开被子便要下床,寝室的门被打开了,便见一身宝蓝色锦袍,风度翩翩的炎倾站在了门口,看着她炎倾扯了扯嘴角,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炎倾,炎不离愣了愣,昨晚桃夭就准备要传音告诉他她退学一事,但是被她给阻止了,她想要给他个惊喜,可是,为毛他一大早上就出现在这了?谁来告诉她这是为毛?

“爹啊,你怎么来了?”炎不离回过神来疑惑的问着就要跳下床向他奔去,却被炎倾快了一步抱在了怀里。

好久没有抱到怀中暖暖的小身子,炎倾贪婪的汲取着她身上的温暖,想到没了她夜晚一个人独自睡在那张冰冷的大床上是又孤独又冷凉,抱着她的力道不禁紧了紧,沉声着,“蛋儿,近日有些忙就没有来看你,你不会怪爹爹吧!为何要提出来退学?是不是在学院受了什么委屈?是谁活腻味了敢让你受委屈!告诉我,爹爹找他算账去。”

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敢欺负他女儿!你认为你有几条命能让你这么作死!

“嘿嘿,”炎不离笑了两声,拍了拍炎倾的肩膀,咧着嘴的两个小虎牙闪亮的露了出来,“爹啊,你来晚了,昨晚我就已经算完账了,吼吼。”

想到昨晚对简缮和简菁菁的所作所为炎不离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形,是说不出来的得瑟。

看着炎不离一副狡诈的模样,炎倾不禁失笑了起来,他倒是忘了她不会是个吃亏的主。

“对了,爹啊,你为什么会知道我退学的一事?”

将她放在了床上,炎倾拿起了一旁的衣裳轻车熟路的给她穿戴了起来,“昨晚桃夭告诉我的。”

“什么!我明明让她不要告诉你,想给你个惊喜的,”炎不离大声了一句,语气有些失望,她本来是想悄悄的退学了然后悄悄的回到家中,等到夜晚炎倾熟睡后她再偷偷的上床睡觉,等第二天早上他看见她绝对是惊喜有木有?然后她在趾高气扬的告诉他,世上只有爹爹好,她愿意不去上学回家陪他!然后他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

哎呀,这么美好的一幕就让桃夭活生生的给破坏了,好想一巴掌拍死她的冲动。

炎倾自是不知道炎不离是这么遐想的,不然他绝对会吐槽一句,他睡觉时有人偷偷近他身,他绝对会一巴掌拍飞的,恐怕那时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扣着衣扣炎倾抬眸看了她一眼,淡然的嗓音藏着一丝笑意,“桃夭跟了你这么久你还不知道她是大嘴巴么?在她身上是藏不住秘密的,所以一般机密的事我都是不会告诉她的,蛋儿,你错信她了。”

炎不离抽了抽嘴角,她确实没有发现桃夭是个大嘴巴!

“把小爷的早膳拿进来,”给她穿好了衣裳,炎倾吩咐了一句抱起了炎不离,便要往一旁的桌子坐了下来,怀中却是突然多了一个毛茸茸的身子。

只见肉团抓住了炎不离的衣裳,转过头龇牙咧嘴的瞪着炎倾,是颇有一番要给炎倾下马威的架势,“本兽是主人的爱宠,本兽叫肉团,本兽允许你对本兽好,若是想让本兽喜欢你那你就得拿吃的给本兽,本兽说不定会喜欢上你,”高傲的扬了扬毛茸茸的小脸,肉团做着自我介绍,一双熊猫眼里全是对吃的渴望,却还是装着很得瑟的模样。

炎不离进入浮光森林有了一只宠物幻兽一事桃夭是早就告诉他了,看着肉团毛茸茸的身子上黑色的污秽,炎倾的眼中闪了闪冷冽,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一手拎着它脖颈的皮毛随手便是一丢,肉团唰的从窗子飞了出来。

“你这愚蠢的人类,你竟然是敢丢本兽,你给本兽等着,本兽会回来的。”

窗外传来了肉团气急败坏的声音,炎不离不禁是头挂三条黑线,该说这只弱兽是蠢还是蠢呢?跟她爹啊玩傲娇,你只有作死的份!再说谁稀罕你喜欢了。

“蛋儿,它脏死了,”炎倾蹙眉嫌弃了说了一句,抱着她坐了下来。

夜荼早已是将从王府带过来的饭菜摆好在了桌上,炎不离冲着夜荼笑了笑,打了声招呼,就要拿起碗筷开始吃饭,被炎倾拦下了,“净手后再吃,那只宠物幻兽着实很脏。”

炎不离歪头思虑了一下,说着,“脏吗?我觉得它还好吧!”

上下看了她一眼,炎倾的眼眸闪烁了一下,“蛋儿,你是不是入学赤崛学院后就没有沐浴过。”

看着他眨了眨眼,炎不离倒也是没有撒谎,点了点头道:“嗯,洗澡干嘛,我又不脏。”

他就是知道会是这样,炎倾抽了抽嘴角,蛋儿实在是太不爱干净了。

早有眼力劲的辰让在看见炎倾扔开肉团的动作,就转身出去打着清水去了顺便将肉团给绑住了,端着铜盆走到了炎倾的身旁,对着炎不离笑了笑,“小爷,好久不见了。”

“辰让啊,你确实好久不贱了,”任炎倾给自己洗着手,炎不离对着辰让语笑嫣然的回了一句。

辰让微愣了一下,为何他怎么觉得小爷的这话有些不对劲啊?可是又说不上来。

给炎不离洗好了手,炎倾从怀中拿出一张洁白的手帕认真的给她擦拭了起来。

低垂的眼眸可见又长又翘的眼睫毛缓缓的一上一下,束在脑后的一缕青丝垂了下来,飘落在了俊美无双的脸上,他依旧是淡然如水却是一颦一动之间风华绝代。

好久没有感受到他照顾自己的感觉,炎不离此时才知道她竟是如此的想念,看着他认真的擦拭完自己的最后一根手指,炎不离扑在了他的身上,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闪烁着一双水灵灵的黑眸看着他,“爹啊,我想你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一丝连她都没有察觉到的撒娇。

怀中又是一暖,炎倾看着她扯唇轻笑了两声,抬手轻轻的点了点她小巧的琼鼻,抱紧了她,“我也想蛋儿了。”

炎倾的声音很轻很淡,可是却不乏能听出那满满的温柔和宠爱。

最近寂烈的动作是越来越多了,将一批支持莫子御的忠良给弹劾了,寂烈的气势是越来越高涨了,近日为了这事他是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抽出时间来赤崛学院看她,之前倒还没怎么注意,如今细数下来他们竟然是将近大半个月没有见面了。

“好了,吃饭,爹爹从王府带来了你最爱吃的菜,等吃完后,爹爹再带你去算算账,你虽算完账了我可是还没算。”

炎倾说着拿起了碗筷,炎不离咧嘴笑了笑,坐在了一旁的凳上,有爹的孩子就是宝啊!

昨晚学生寝室有蛇出没是一大早便在赤崛学院传开了,然而就在众人还在热议之中,又传出炎不离要退学一事,顿时又是掀起了一阵热潮。

清风馆里,炎倾抱着炎不离慵懒的坐在椅上,他的身后站着夜荼,辰让和桃夭。

“院长,本王是送孩子来赤崛学院上学的,而不是让人随意诬陷她,她被丢进禁地一事,小孩子心善说不用追查了,但本王怎会容忍别人欺负本王的孩子,这件事院长若是不彻查到底,本王绝对不会善摆甘休。”

说完,炎倾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丢给了坐在一旁的祁尉天,讽刺着,“高级的晕麻剂,果然不愧是赤崛学院的学生,真是好大的手笔。”

祁尉天接过了瓷瓶,蹙了蹙眉,不卑不亢的说着,“炎王请放心,炎不离这事本院长绝对会彻查到底,不会让她白白的受了欺负,只是这晕麻剂?”就算炎倾不说他也是打算彻查到底的,炎不离能进入九重塔一事他心中终究是有些疑虑,毕竟封印在塔内的人实在是太重要了。

“有人打算迷晕她想黑揍她一顿,可惜没有揍到就让人给丢进了禁地,院长,这赤崛学院作为高级学院,学院风气你该是要好好的正正了,别什么歪风邪气的就给收进来,若不是本王知道这是赤崛学院,本王还以为是让自家孩子入学到什么不入流没教养的低级学院了,院长,造成这样的误会,丢脸的可是你们赤崛学院。”

被炎倾不客气的毒舌了一番,祁尉天也没有恼,爽朗的笑着,“学院的不良风气是本院长疏忽了,今儿是多谢炎王提醒了,本院长以后会好好正正学院风气的。”

“炎不离,你个死废物,你给我滚出来。”

突然一道怒吼声在清风馆外响起,炎倾的脸一下便沉了下来。

听见这声音炎不离知道来人是谁,扯唇笑了起来,简菁菁,你这时候来找她算账可真是作死的节奏。

待会还有一更,补昨天断更的,昨天放学回家晚了,来不及码字就断了,表拍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