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主人,她们要煮了我吃/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1 主人,她们要煮了我吃

简菁菁身着鹅黄色的衣裙,戴着一条紫色的方巾遮住了额头,杵着一根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是一脸的怒容。言情小说无弹窗无广告阅读

今日她一早睡醒便发现她的头发和眉毛全没了,在医馆里火大的大发雷霆着却在枕头下发现了炎不离留下来的纸条,上面嚣张的写着‘炎不离到此一游’,正怒着便又听人说他要退学了,她就说敢如此狂妄的挑衅她,原来是要走了!可她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炎不离,你死定了。

此时清风馆里还是有着一些休息的老师,看着简菁菁的身影,众人顿时是脸色大变,他们虽然是瞧不起炎不离是个废物那也只能是在心里表现一下,而且现在当着炎王的面敢如此对炎不离说话,那不是找死么?

众人看着简菁菁的眼神同情了起来。

“死废物,是谁借你的狗胆敢这么说她,”炎倾冷着一张脸瞥着走进来的简菁菁喝道,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道杀意。

这就是他家蛋儿在赤崛学院过得日子么?炎倾大怒,手掌一挥,一道灵气就朝简菁菁打了去。

祁尉天是早就看出炎倾的怒气,料到他会向简菁菁动手,便要出手阻止那道灵气,夜荼却是出手拦下了他。

“凡是侮辱小爷者,死,”夜荼挡在了祁尉天的身前,睨着他冷冷的说道,语气里充斥着浓浓的戾气。

简菁菁只觉得有道渗入骨子的冷意朝她袭来,紧接着身子一痛,整个人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打飞在了院子里,喉咙口一热,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去。

将炎不离抱给了辰让,炎倾悠悠的走向了院中,悲悯的睥睨着躺在地上的简菁菁,手掌抬起,一道白色的冰团出现在了他手中。

“炎王,请手下留情,”伴随着声音一道人影站在了简菁菁的身前。

看着炎倾,简珏跪在了地上,“炎王,是家妹不懂事,还请炎王大人大量原谅家妹吧!我替家妹道歉,求炎王别动家妹动手。”

“炎叔,这简菁菁平日里是有些刁蛮,给点教训就行了,别动真格,她承受不起的,”莫南凌走了上来,说道,他是听说炎不离要退学过来清风馆看看他的,哪知和简珏一进来就看见简菁菁被炎倾打飞的一幕,炎叔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就对人动手的,那肯定就是简菁菁做了什么惹怒他的事,这简菁菁真的是找死!

“爹啊,没事,废物神马的我完全是不在乎,不要动怒,跟这种小屁孩计较什么啊,会失了你王爷的身份,我们都是有素质的人,”炎不离一脸笑呵呵的从屋内走了出来。

撤回了手中的冰团,炎倾转身抱起了她,炎不离在他耳边细语着,“爹啊,你不是说暗地动手才是王道。”

炎倾睨着她顿时勾唇笑了笑,对,暗地动手才是王道。

“那就听你的,”炎倾轻声道,跟刚才的模样是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众人看着他微微的有些诧异,没想到炎王竟是宠炎不离到这种地步了,幸好他们没有之前只是对炎不离鄙视了一下,没有做出什么过火的事,不少老师在此时是庆幸了起来。

“谢谢炎王,”简珏松了口气,连忙道谢了起来,随即对着炎不离歉意着,“炎不,小世子,我替家妹向你说声对不起,请原谅我家妹对你的过分行为,也多谢小世子对家妹大人不记小人过。”

“呵呵,没事,”炎不离看着简珏抿笑着,她这个人其实很小心眼的,若是惹了她她是十倍奉还的,今儿不跟她计较那也是因为昨晚她就做了她该做的事了,此时心情甚好。

“离儿,你为何是要退学啊?”莫南凌看着炎不离问道,声音里有些急切。

“赤崛学院不好玩,还不如我窝在王府里无聊得发霉好,所以我退学了。”

听见炎不离的这个回答,莫南凌汗了汗,离儿一直说她是来赤崛学院玩的,他还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竟是真的。

既然离开赤崛学院了那怎么也得去跟人道别一下,当炎倾抱着炎不离出现在了教室时,嘈杂的教室是顿时安静了下来,默默的看着他们大气都不敢喘,听说炎王是很宠炎不离的,他们之前对炎不离的态度不是很好,走之前是不是来找他们算账的啊!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做了点什么坏事全表现在脸上,瞥了眼底下一众紧张担忧的小孩,炎倾并没有理会,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炎不离,他就知道蛋儿是废物的事肯定会有人瞧不起她,她嘴上虽是说着不在乎,可她真的是不在乎么?

“炎不离,你真的要退学了啊!其实这也许也是件好事,我放假了能去找你玩么?”韩筠昔拉着炎不离有些不舍的说道。

“可以,欢迎你来找我玩,我在王府里无聊死了,好了,就是来跟你道别一下的,你在学院里可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韩筠昔点了点头,“嗯,我会的。”

炎不离只是跟韩筠昔道别了一下便离开了赤崛学院,马车里,炎不离吃着糕点侧头问着一旁,酌着清茶的炎倾,说道:“爹啊,你打算对简菁菁怎么下暗手?”

放下了茶盏,炎倾抬眸看向了她,问着,“让她变成废物可好?”

炎不离勾唇笑了笑,睨着他挑了挑眉,“爹啊,你怎么老喜欢干让人当废物的事啊!不过说实话,爹啊,你这招比我高,我也只是剃了他们父女的头发和眉毛而已。”

“谁让她说你是死废物了,那我也只好让她尝尝是死废物的滋味了,”炎倾说着轻笑了一声,“蛋儿,你这招可真损的,不愧是我女儿。”

“嘿嘿,爹啊,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不损我才不干呢!”炎不离呵呵的笑着,塞进了手中剩下的糕点。

“爹啊,”咽下了糕点,炎不离抿了抿唇喊着,随即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说道:“你是不是很介意我没有灵气的事?”

炎倾看着她眨了眨眼,不知她为何会这么问?伸手抱过了她,说道:“蛋儿,我说过无论你是废物还是异者,你都是我炎倾的女儿,我定将护你一生,宠你一生,所以,你敢去给燕兮当儿子试试!”

对于这个要抢他女儿去当儿子的燕兮,炎倾是觉得有深深的威胁感,像燕兮这种不要脸,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人,他还真怕他将她抢去当儿子了!

“噗,”炎不离看着一本正经的炎倾笑了出来,她还真没想到炎倾还在较真这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爹啊,我是女儿可不是儿子,燕兮连我性别都不识,我才不会认他当爹呢!哪有你好,最喜欢你了。”

此时的炎不离还不知道,当燕兮知道她是女的后是嚷着要让她当他娘子,待那时炎倾才该是真的头疼。

一直刺在他心中的算是拔掉了,炎倾会心的扯唇笑了起来,温柔的看着她,“蛋儿,回家后沐浴吧!”

炎不离的脸一下变了,从炎倾的怀中爬了出来,坐在了一旁,“爹啊,其实我觉得我还不脏,没必要洗澡的。”

“蛋儿乖,”炎倾凑近了她说道。

炎不离挪了挪位置,看着他摇了摇头,“嗯,我不洗,对了,爹啊,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车外的辰让打断了,“爷,到王府了。”

回到王府的一天里没有炎不离想象中的温暖温馨,炎倾时不时就唠叨着要让她去沐浴,炎不离听着就烦,板着一张脸威胁他若是敢强行让她洗澡她就去认燕兮当爹,这下炎倾是安分了,忙他的自个的事去了。

炎不离看着坐在案几后忙事的炎倾抽了抽嘴角,她发现他爹啊不止爱干净应该还有强迫症吧!

无聊得打了个哈欠,炎不离正要在软榻上睡一会午觉,书房门口传来了肉团的哭喊声,“呜呜,主人,她们要煮了我吃,好口怕好口怕。”

话音一落,肉团已经扑在了炎不离的怀中,毛茸茸的脸上挂着两条清晰可见的泪痕,一双熊猫眼委屈的看着她,是不好可怜。

炎不离看着它愣了愣,有些疑惑它的话,“什么煮了你吃?”

“她们把我扔进了一个很热的水里,然后就在我身上乱摸,摸得我掉了好多毛,呜呜,主人,这里好口怕,好口怕,呜哇哇,”想起刚才‘虐兽’的行为,肉团越说越伤心,最后抓着炎不离的衣裳大哭了起来。

炎不离皱眉,它说的应该是洗澡吧!抬眸看向了炎倾,恰巧炎倾也看了过来。

“它太脏了,”炎倾一脸淡然的解释了起来。

顿时炎不离嘴角一抽,这已经不算是爱干净而是洁癖的程度了吧!

安抚起了怀中大哭的肉团,炎不离说道:“没事,洗澡而已,不是煮了你吃,其实你洗个澡是也不错,你多久没洗澡了?”

听见炎不离这么说,肉团停止了大哭,抽泣着鼻子看着她,嗓音还带着哭音的问着,“主人,什么是洗澡?”

炎不离摸着它毛的动作顿了顿,难怪会说是煮了吃,它肯定就没洗过澡,嗯,比她还不爱干净。

炎倾是抽了抽嘴角,疑虑了一下,真是物以类聚么?

“就是刚才你认为的煮了吃,那就是洗澡。”

“呜呜,主人,我不要洗澡,她们乱摸我,我还掉了好多毛,我不要洗澡了,”听见炎不离这么描叙,肉团又扑在炎不离怀中大哭了起来。

炎不离甩手就给它一个暴栗,“哪能不洗澡,那得多脏,你敢不洗澡,我把你吊起来打!”

此时的炎不离是根本就没有认识到,她自己也是跟肉团一样的货色,是义正言辞的教育了起来。

“呜呜,主人,”肉团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炎不离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