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公子,那不是炎王的儿子/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2 公子,那不是炎王的儿子

随着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大地上,夜幕降临了,漆黑的夜空就犹如被泼了浓浓的墨一般,一轮孤月高高的挂着,周边有着几颗闪亮的星星。(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沁竹居,炎不离正站在凳上吃着晚饭,跟着肉团在软榻上睡了一下午,醒来是发现自己已经是在沁竹居了,而肉团也不见了,细问了炎倾才知道被他扔去给了桃夭。

炎不离以为炎倾是还在嫌肉团脏,眨巴眨巴下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却是不知炎倾是嫌肉团打扰到他们父女的温馨时光了。

“爹啊,肉团它洗了澡了,已经不脏了,”炎不离说着扒了一口饭又咬了一口手中的鸡腿。

“爹啊,你究竟在做什么啊?为什么都不喂我饭了?你在生气么?我又哪里惹到你了啊?”炎不离看了眼内室问着。

虽然在赤崛学院都是她自己吃饭的,可是回到了炎王府她的懒病一下就出来了,看了眼手中的筷子,炎不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不是她懒病出来了是习惯炎倾喂她饭吧!

内室,炎倾身着白色的单衣,一头犹如绸缎般柔滑的墨发在身上披散着,他就那么随意的站着,俊美的容颜上一片淡然,嫣红的嘴角浅浅的勾起了一抹弧度,随着黑眸闪烁了一下,炎倾翩翩的走了出来。

他是实在忍受不了炎不离这么久没有沐浴,可是他又怕自己强行让她去沐浴她就真的去给燕兮当儿子去了,所以他再三斟酌了一下,决定小用一下美男计,对于他的长相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看着站在凳上的炎不离,炎倾垂了垂眸,用手缭乱了下身着的单衣,衣衫半解,妖娆妩媚的走向了她,一把将其抱在了怀中,浅笑勾唇,温柔道:“蛋儿,去沐浴可好?”

炎不离淡淡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大的起伏,“爹啊!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啃着鸡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却是用一贯的借口委婉的拒绝着。

炎倾抽了抽嘴角,再次柔声道:“可是蛋儿,爹爹一个人沐浴总是孤独寂寞了一些,蛋儿就陪陪爹爹吧!”说着炎倾莞尔一笑,眨巴着一双清眸,打算用自己的风华绝代来魅惑自家女儿。

对于炎倾这番反常的举动炎不离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他的意图,恶寒的睨着他,不雅的冲他翻了个白眼,鄙夷着,“爹啊!你居然想无耻的色诱你女儿,你敢再禽兽一点么!”

说完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丢开了手中啃完的鸡骨头就挣扎着站在了地上。

“说了不是洗澡的日子就不洗,”炎不离瞥着炎倾说道,潇洒的朝内室里走了去。

炎倾看着她叹了口气,他美色都牺牲出去了,让她沐浴咋就这么难?

起身跟了上去,便见她一脱鞋就要上床,炎倾顿时脸色一变,他可是没忘记她那双油腻腻的小手,赶紧大步上前,拎住了她,睥睨着她说道:“炎不离,你看看你双油腻腻的手,就想这么上床了么?”

听到这话炎不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啊,是有点油,爹啊,你放开我,我去洗洗。”

炎倾睨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放开她,眸子闪烁了一下,拎着她的手上一个用劲就将她抱在了怀中。

丫的,她若是敢去给燕兮当儿子他打断她的腿!今天这个澡她必须洗,为何她会如此不爱干净,不是他孵出来的么?

“爹啊,大晚上不睡觉你去哪啊?”见到炎倾抱着她就往沁竹居外走,炎不离皱了皱眉,问着。

炎倾看向了她,笑了笑,“你不是才睡醒,这么快就能睡着么?我带去你散散步。”顺便沐浴一下。

哟,她爹啊想得还挺周到的嘛!炎不离心中甚是满意,提议着,“爹啊,不如我们去街上逛逛吧!我还从来没有去看过南城晚上的风貌呢?”

“好,”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炎倾答应着。

“爹啊,你最好了,最喜欢你了,”炎不离心中一个激动,双手搂住了炎倾的脖颈,响亮的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咳,”炎倾有着一瞬间的怔愣,随即回过神来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瞥了眼一脸高兴的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不明的光芒,待会她会生气的吧!

就如炎倾所想,当炎不离知道他压根就不是带她出府去玩而是带她去洗澡的,她是勃然大怒,在炎倾怀中好一番挣扎,却终究是让炎倾给丢进了浴池,痛痛快快的给洗了个澡。

“你个骗子,骗子,”不爽的睨着眼前给她穿衣裳的炎倾,炎不离冷冷的哼哧了一声,小小的脸上是一片怒容,用力的扔开了给她系着单衣衣绳的大手,带着一丝赌气的吼着,“不要你给我穿,自己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

真是,色诱不成便改成诱骗了,泥煤,她终究是低估了炎倾的洁癖症,胡乱的拿起了一件衣裳,炎不离烦躁的穿着。

“蛋儿,这件是外衫,得先穿这件,”知道她心里不痛快,炎倾也任她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看着炎倾递过来的衣衫,炎不离又是一怒,欺负她不会穿衣裳是不是,挥开了他的手,吼着,“我知道,我不想穿这件衣服,不行啊!”

“嗯,行,反正晚上睡觉也是要脱衣裳的,省了这一步也挺好,”炎倾说着就要扔掉手中的衣衫。

炎不离被他这话又是一阵气噎,见他要扔赶紧抢了过来,“谁说我要睡觉了,我还要去逛街。”

脱掉了穿好一只衣袖的外衫,炎不离又胡乱的穿起了从炎倾手中抢过来的衣衫,该死,这衣裳为何拉不过来?

见到炎不离扯着衣襟半天也扯不过来,炎倾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便见炎不离杀过来的眼神,顿时敛住了笑意,蹲下身一把就脱下了衣衫,“蛋儿,你穿反了,还是让我给你穿吧!”

看着炎不离就要拒绝的模样,炎倾抢先一步说着,“照你这个穿衣的速度,待会可是要宵禁了。”

正要吼着不用的话一下便哽在了喉咙口,炎不离恨恨的白了他一眼,却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大声着,“我就这样穿出去逛街不行啊?”

“嗯,不行。”

炎倾淡淡的说着,炎不离又是气得一抽,不停的朝着炎倾翻着白眼。

南城的夜晚依旧如白日的繁华,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一阵夜风吹来,掀起了一旁的柳枝条飘逸的摇曳了起来。

吃着一串糖葫芦炎不离蹬着一双小短腿走在了炎倾的前面,顿住了脚步,侧头睨着身后的炎倾,指着一旁面具摊上的一个面具,没好气的说着,“爹啊,我要那个面具。”

炎倾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随即上前就要拉着她一起去,被炎不离躲开了,“我才不要过去。”

“那你在这等我,别乱跑啊!”炎倾看着她叹了口气,叮咛着。

“知道了,你快去吧!”炎不离咬着一颗糖葫芦说着,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见她答应了,炎倾有些不放心的走去了一旁的面具摊前。

炎不离看着他走开了背影,狡黠的笑了起来,脚步慢悠悠的挪动着,待有了一段距离后,看着炎倾的身影大吼着,“爹啊,我去逛逛青楼,待会你来青楼找我吧!”

说着炎不离就朝不远处的百媚居一溜烟的奔了过去。

炎倾刚从面具老板的手中接过面具就听见炎不离的这话,转身看了过去刚好见炎不离跑进百媚居的身影,抽动了下嘴角,炎倾赶紧追了上去,胆儿还不小,当着他的面还敢去逛青楼!

“哟哟哟,这是哪里来跑进来的小孩子,这里……”

老鸨的话还没有说完,炎不离就向她扔去了一袋金币,“小爷有的是钱来嫖,给小爷开个房间,快点!”

接过了钱袋老鸨打开一瞧,顿时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对着炎不离哈腰点头道:“是是是,小爷,楼上请。”

一间雅致的厢房弹着古调清幽的琴声,一袭黑色锦袍,冷眉冷眼的男子单膝屈起侧卧在软榻上一杯一杯的喝着酒,黑眸幽幽的看着眼前正弹着琴的女子。

女子低眉敛眼,嘴角浅笑,白皙的脸上透着一抹红晕,柔媚无骨的双手拨弄着琴弦,却是时不时的抬眸一脸娇羞的瞥着软榻上冷峻的黑衣男子,真是好俊俏的公子,若是与他行欢好之事,想到这女子的脸上又是一红。

八仙桌旁,溯源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饭菜,却从窗子里看见正被老鸨领去厢房的炎不离,连忙惊呼了一声,“公子,你看那不是炎王的儿子么?没想到小小年纪就学会逛青楼了,嘿嘿,”溯源猥琐的笑了起来。

听见溯源的话,苍孤煜透过窗子看了出去,小小的身子一袭鹅黄色的锦袍,清秀可爱的小脸上挂着一个狡黠的笑容,此时正脚步的轻快的跟着老鸨,却是时不时的回头看什么,待回过头来时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

冷眸闪烁了一下,苍孤煜站了起来,便朝厢房外走去。

溯源叼着一块青菜看着他的背影,连忙问着,“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