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就叫你木头/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3 就叫你木头

苍孤煜出了房间就往炎不离奔去,站在了她面前,冷眸微眯了一下,冷声道:“一个人?”

看着突然站在自己眼前一袭黑衣的男子炎不离皱了皱眉,她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却是想不起他是谁,瞪大眼睛仔细将他打量了一番,有些惊喜道:“你是木头!”

“苍孤煜,”依旧是冰冷着一张脸,苍孤煜说着自己的名字,显然是不喜欢那个木头的称呼。|ziyouge.com|

但炎不离哪会理会这么多,走上前就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仰着一张笑盈盈的脸瞅着他问着,“木头,你怎么会在这?嘿嘿,你来逛青楼啊!呵呵,男人嘛,血气方刚,我理解我理解。”

炎不离好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苍孤煜看着她眨了眨眼,对于她的这话并没有多大的表情起伏。

正要开口说话,炎不离却放开了他,转身看着老鸨伸出了短小带着一点婴儿肥的手掌,说道:“老鸨,其实我是进来找人的,把我刚才的金币还给我。”

听见炎不离伸手要钱,老鸨顿时是脸色一变,哪有吃进肚子还吐出来的道理,看了苍孤煜一眼,想要翻脸的冲动给忍了下来,这位公子是她接待的,出手阔绰,穿着华贵,想必身份定是不凡,而他跟眼前这个小屁孩显然是认识的。

脸上挂着姗姗的笑容,呵呵笑道:“这位小爷,凡是进百媚居不论是找人还是寻欢作乐那都是要给钱的,刚才小爷也要了厢房,物有所值,岂有退钱之理。”

炎不离是懒得跟老鸨周旋,瞥了她一眼,看向了苍孤煜,脸上委屈了起来,“木头,她不还我钱,那是爹爹给我的零花钱,我还想去买糖炒栗子。”

奶声奶气的声音小小弱弱的带着满腔的无助,苍孤煜垂眸瞥了炎不离一眼,其实他很想吐槽一句,既然想买糖炒栗子那你作甚还来逛青楼?

不过吐槽归吐槽,苍孤煜还是会意了过来,眸子冷若刀锋的睨着老鸨,伸出了一只手,冷冷简短的说了两个字,“拿来。”

老鸨看着苍孤煜抽了抽嘴角,脸色冷了下来,娘的,进了她冯圆圆口袋的钱那是绝对不可能交出来的,南城里谁不知道她是出了名的爱钱,铁公鸡一毛不拔啊!哼,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遇见敢跟她要钱的人。

也不再顾忌苍孤煜的身份了,那也不过是她的猜测,他顶多也不过是富家子弟而就算是朝中大臣的公子,她背后的人可是权倾朝野的右相大人,没什么可怕的,她也无须可怕!

寒着一张脸,老鸨冷睨着苍孤煜和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看来二位是存心想找百媚居的麻烦了,既然是这样,我也无须客气,来……”

冯圆圆正要大喝叫人来,溯源笑呵呵的迎了上来,打断了她的话,“哈哈,老鸨,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何须大动干戈,以和为贵吧!这闹起来也不好看,金币也不会让你退还了,就息事宁人吧!”

“哼,”冯圆圆瞥着溯源冷哼了一声,寒着的一张脸稍微好了些,“算你们识相。”

说完不悦的瞥了眼炎不离和苍孤煜扭着腰肢离去了,竟也是不带炎不离去厢房了。

“卧槽,你今天不把我金币还给我,你休想走。”

见老鸨就这么走了,炎不离顿时是火大,吼着就要走上前却被溯源拎住了后领,只能是蹬着一双小短腿走动不了半分。

“擦,你放开我,”炎不离沉着一张脸,转头瞪着溯源吼道。

溯源是压根就没有理睬她,拎着炎不离的衣领任她在手上挣扎,自个是看着苍孤煜叹了口气,教育着,“公子呀!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很是丢脸,以你高贵的身份怎能做出这种举动,公子,小孩不懂事,你也是小孩不懂事么?”

苍孤煜冷冷的瞥着他没有说话,拍开了他的手,将炎不离一把抱在了怀中,这时冷眸却是一道光芒闪过,手掌微动,一道灵气向溯源打了去。

“公子,你不是小孩,这种丢脸的事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做了,作为你的……”溯源还在对苍孤煜教育着,是一脸苦口婆心的看着他,蓦地感觉到了空中的异动,想要躲开却是来不及了,整个人被灵气打中,顿时人在楼廊上的栏杆上翻了一圈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大堂上一张一男子正与女子调笑的桌子上,惊得男子是连忙抱着女子就跳开了。

砰的一声夹带着稀里哐啷的瓷碗破碎的声音,溯源躺在残碎的桌子上,疼得是龇牙咧嘴,眼眸幽幽的看着二楼,大吼了一声,“公子,你个没良心的,万一我被摔残了你养我一辈子啊!”

苍孤煜抱着炎不离探头冷睨着他,“残了就滚,不养无用之人,”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苍孤煜抱着炎不离回到了厢房,大堂里传来了溯源气急败坏的声音。

“公子,”抚琴的女人看着进来的苍孤煜连忙惊喜喊了一句,之前看着他和溯源不留一句话便跑了出去,她还以为他们离去了,抱着琴正要回房却见他回来了,只是他怀中抱着的小孩是谁啊?

“公子,好可爱的小孩,是你的儿子吗?公子真是有福气,”女子一脸慈爱的看着炎不离,笑盈盈的说道。

“出去,”瞥了眼身前的女子,苍孤煜的眼眸冷得没有温度,冷漠的吩咐着抱着。

女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怔愣了一下,抱着琴对着苍孤煜福了福身,有些不舍的说着,“公子,那奴家告退了。”

没有理会那名女子,苍孤煜径直抱着炎不离在桌旁坐了下来,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眸光幽幽的说道:“小孩逛青楼不好。”

炎不离接过了水杯就仰头喝了一口,随即看着苍孤煜扯唇笑了笑,“那你还逛。”

“我不是小孩,”苍孤煜冰冷的陈述着。

见着苍孤煜依旧是冰冷着一张脸,仿佛是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有什么表情起伏,炎不离撇了撇嘴,真是跟夜荼一样面瘫,不,比夜荼的面瘫还要严重一些。

“真是木头,”炎不离嘀咕的吐槽了一句。

“苍孤煜。”

“什么?”炎不离喝着水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说的这句话。

“姓名。”

“啊,”炎不离反应了过来,冲着他挑了挑眉,“可我还是喜欢叫你木头,这表明我们关系很熟,不熟的人我才懒得这么叫他呢!而且我已经把你当朋友了,叫名字多生分啊!是吧?”

“按礼数你应该是叫我叔叔,”对于炎不离的忽悠,苍孤煜显然是不吃这一套,冷静的分析着。

炎不离抽了抽嘴角,这是在告诉她她没有礼貌么?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桌上,炎不离跳下了凳子,双脚并用的爬坐在了苍孤煜的腿上,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当你是朋友,可是你却要做我叔,而且,我一向没礼数惯了,若是哪一天你看见我突然跟人懂礼数了起来,那就证明我是非常讨厌那人,好了,就叫你木头,抗议无效,上诉无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

“唉,其实吧!要不是那日你将我从伏山上带下来,有恩于我,我才懒得跟你熟呢!说不定转个背就不认识了,你就且叫且珍惜!”

糯糯的声音充满了稚嫩,话说得那是一个条条有理,头头是道,苍孤煜冷冷的看着她,眼眸闪烁了一下,牛头不对马嘴的问着,“为何来逛青楼?炎王应允了?”

炎不离看着他摇了摇头,“我是趁他去给我买面具自个跑来青楼的,”说着炎不离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现在他应该是气得不行吧!吼吼,她气着了又怎么可能让你独善其身,得有气同享啊!

“为何要跑来青楼?”

“我存心气他呗!”

“为何要存心气他?”

“他非要给我洗澡,可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真心很气人有木有,那都这样了,我自然也是要让他闹心一下。”

“洗澡不好么?你洗澡要分日子,为何?”

哪里来这么多为何啊?炎不离睨了他一眼,心中已是升起了一丝不耐,却还是回答了他的话,“洗澡会死人的。”

“会死人?”苍孤煜狐疑了着,看着炎不离的眼眸深幽了一下,继续问着,“为何洗澡会死人?”

终于炎不离是忍受不了苍孤煜的为何为何了?皱着眉头有些没好气,“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何为何?”

见炎不离烦躁了起来,苍孤煜愣住了,他竟然在不觉中问了她那么多!这可不是他平时的作风啊!冰冷的脸上有些微微的浮动,苍孤煜看着她敛了敛眼眸,冷声道:“是我多话了!”

“嗯,”炎不离看着他应了一声,此后二人是陷入了沉默之中,气氛也渐渐的尴尬了起来。

炎不离有些忍受不了这气氛,撇了撇嘴,爬下了苍孤煜的双腿,刚站在地上,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只见炎倾冷着一张脸站在了门口,一双黑眸里没有以往的淡然反而是一种正在酝酿着怒火的沉寂。

看着炎倾生气,炎不离一下就没骨气的怂了,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笑呵呵道,“爹啊!恭喜你找着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