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不能说忘就忘/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6 不能说忘就忘

走出了人群,炎不离蓦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翻身上马的夜如墨,皱了皱眉,他真的不是黑藤么?

想到那每次都会在她出完任务回来给她端来一杯温水的男人,炎不离禁不住想要大哭一场,从五岁一同与他进入组织便开始并肩作战,在多少次生死格杀,在多少次孤岛训练,在多少次接受教官的惩罚,他们一直都在一起鼓励着对方激励着对方,他们是对手也是家人!

十几年来早已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所以连在一起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那晚她还买了生日蛋糕补偿她因为任务错过了他的生日,那晚她身上还带着枪伤,只是把子弹取出来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回到家时他依旧是温柔的笑着给她端来了一杯温水,他们还在一起浪漫的吃烛光晚餐,餐桌上他还在为她讲着笑话,听她讲她这次出任务‘惊心动魄’的时刻。ziyougecom

那一把军刀来的太突然太让她措手不及了,当时她只是觉得头很晕,待回过神来时只觉得心口很疼很疼,她错愕的看着他,只见他一如既往笑着,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他轻声的唤着她一一,还说他其实不想杀她,但是从进组织时她便一直踩在他的头上,他真的容忍不了她比自己优秀,王牌杀手么!他讥笑了一声,说着,“一一,作为男人我很不甘呢!”

所以就为了他心中的不甘,容忍不了,他便将她们的一切都给抹杀了,那时她很想反抗,心中想着她死你也别想活,但是全身无力头晕目眩让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妄想而已,他早就给她下了药,后来头越来越沉重,她知道她快要死了,在临死的时刻她幼稚的诅咒他永远也登不上巅峰,会跌到最底层过着无穷无尽的追杀。

穿越后她偶尔还是会不禁的想起他,虽然每次都是想着将他千刀万剐,让他跪在她面前认错,但是她发现她将他记得很深,后来她选择刻意的忘记他,可是今日在看见夜如墨的那一刻她所有的情绪都涌上来了,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其实是将他藏到了心底的最深处。

可毕竟是十几年的感情,她所有的酸甜苦辣咸都是他陪着过来的,哪有轻易说忘就能忘的……

“你想杀他。”

一道冷声在头顶上响起打断了炎不离的思绪,抬头看向了来人,只见依旧是一身黑色锦袍,面目冰冷的苍孤煜。

炎不离看着他笑了起来,“认错人了而已。”

苍孤煜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将手中的一个泥黄色纸袋字递了过去,“糖炒栗子,”看着她语气顿了一下,遂继续说着,“你之前说要买。”

瞅着他挑了挑眉,炎不离接了过来,打开袋子一瞧竟然全都剥了壳,一个个圆滚滚的堆砌在一起,诧异的抬眸看向了他,“你剥的。”

“不是,他剥的,”苍孤煜瞥了眼身后正吃着一串冰糖葫芦的溯源一眼,冷声道。

吐出了嘴中的山楂籽,溯源瞥着自家主人哂笑了一声,“公子,就说你自己闲来无事买来了摊贩所有的糖炒栗子,然后又一个个剥的壳会怎样啊,我可没有你那么闲得蛋疼,有时间剥壳还不如睡觉。”

“哇,主人,剥了壳的比没剥壳的糖炒栗子要好吃多了,肯定不是一家买的,”肉团从桃夭怀中跳到炎不离身上,一爪子就捞出了一个放进了嘴里,评价了起来。

“真的吗?我也想吃,炎不离你给我留一点啊!”秦首也凑了过来,看着她手中的糖炒栗子舔了舔唇。

炎不离抽了抽嘴角,这两个吃货,拎起肉团就将它扔给了桃夭,一脸笑容的看着苍孤煜道谢着,“木头,谢谢。”

苍孤煜看着炎不离冷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抿了抿唇,冷冷的解释了一句,“只是无聊。”

“啊?”炎不离愣了愣,随即明白了过来,呵呵的笑着,“我明白我明白,人无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完全能理解,走,请你喝酒去。”

说着炎不离就上前拉着苍孤煜迈开了步子,一旁的桃夭一惊,大喊了一声,“小爷,你还是小孩,怎么能去喝酒!”

品酒居充斥着各种醉人的酒香,明亮的大堂一片谈笑风生,炎不离率先走了进去,寻了靠窗的位置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老板,把你们店里最烈的酒拿一坛来,”说着就看向了走过来的苍孤煜说道:“木头,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吧!”

桃夭赶紧跑了上来,一脸悲惨的瞅着她,“小爷,你没事吧?玩真的啊!”刚才你当街扑了夜阑国七皇子一事肯定会传到爷的耳朵里,现在你还要不醉不归,小爷,爷知道了会死定的,能别闹成吗?

苍孤煜看着她坐了下来,恰时,酒童也拿着一坛酒放在了桌上,看着苍孤煜满脸笑容的推销了起来,“客官,这是本店最烈的舌青酒,独家酿制,后劲可大了,绝对是借酒浇愁的好选择……”

“行了,下去吧!喝个酒哪有这么多的废话,”见着酒童就要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说着,炎不离不耐烦的冲他挥了挥手,便要抱过酒坛。

手掌刚抱到酒坛便被苍孤煜抓住了,目光幽冷的看着她说道:“小孩喝酒不好。”

听到这话,一旁的酒童看着炎不离瞪大了眼睛,“你喝!啊,不行不行,这酒大人喝都很容易醉,你一个小孩,还是不喝的好,诶,你是他爹吧!给管管啊!不然喝醉了可别来找我们闹,我们可是不负责。”

“喂,酒童拿酒来。”

一旁传来了要酒的声音,酒童看着他们甩了甩肩上的帕子,应着走了过去。

“你怎么了?”苍孤煜看着炎不离轻皱起了眉头,问道,自从刚才他在街上欲杀夜如墨的那一刻他就不对劲,现在是越来越不对劲了,他跟夜如墨有什么恩怨啊?不是说小孩子的心思最单纯么?可为何他却是觉得这么的复杂?让他不懂不明白更是猜不透!

“没什么,就是想喝酒。”

炎不离说着就要抱过酒坛却是不能拿动一分,不爽的蹙眉瞪着苍孤煜,便见他说道:“会醉,不能喝。”

“擦,老子不就是想喝个酒都这么麻烦,”炎不离抽回了手,语气很火大的说了句,从条凳站在了地上,“木头,那你慢慢喝,我下次再陪你玩,桃夭,我们回去吧!”

“诶,好的,小爷,”一听炎不离要回去,桃夭连忙答道,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高兴。

将肉团甩在了自个的肩上,桃夭俯身便要去抱起她,被苍孤煜抢先了一步,顿时桃夭怔愣了一下。

“我送你回去,”小小的身子依旧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软,苍孤煜抱着炎不离紧了紧力道,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将她给摔在了地上。

炎不离看了眼他,搂住了他的脖颈,脑袋趴在了他肩上,声音有些闷,“麻烦你了。”

苍孤煜看着她抿了抿唇,很想说不用这么见外,可终究是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的抱着她出了品酒居,往炎王府走了去。

各国使者已经离开,街上又恢复人来人往,是一片喧闹。

就如桃夭所料,炎不离当街欲杀夜阑国七皇子一事很快便传开了,这些时候怕是已经街知巷闻了,从路人中走过都能听见他们正要讨论这事。

桃夭叹息了一声,微微的摇了摇头,爷肯定是知道了!不知爷会是什么反应?看着趴在苍孤煜肩膀上一言不发的炎不离,桃夭皱了皱眉,不是小爷的作风,今天的小爷很是反常啊!

炎不离的反常就连肉团也察觉出来了,毛茸茸的小脑袋凑到了桃夭的耳边小声的问着,“主人她到底怎么了?刚刚都还笑着跟我们吃糖炒栗子呢!”

桃夭侧头看了它一眼,轻轻的拍了拍它的脑袋,“肉团,你自个小心点,别惹到小爷了,不然小爷这次可能真把你吊起来打!”

“呜,桃夭,主人她好暴力啊!”肉团嗷呜了一声,有些委屈,麒麟爷爷它貌似挑错主人了,主人真的能带它回家么?

苍孤煜抱着炎不离回到炎王府时炎倾还没有回来,估计是在忙各国使者的事。

从苍孤煜身上下来,炎不离看了他一眼,对着一旁的管家说了句“送客”便往王府后院的竹林里走去了。

桃夭看了苍孤煜一眼,笑了笑,连忙追了上去。

“公子,这炎王的儿子很不对劲啊,”溯源看着炎不离远去的身影,在苍孤煜一旁呢喃着。

苍孤煜的冷眸闪烁了一下,看了眼炎不离,抬脚离去了,溯源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竹林依旧是苍翠欲滴,秋冬之际的凉爽自是不如夏日炎热的凉爽让人感到舒沁,带着一丝渗人的冷意。

抬头看向了上空,一片绿意盎然且浓厚的竹叶,今儿没有太阳,所以并没有和煦的阳光从竹叶的隙缝中照射下来。

炎不离眼神一凌,心神一动,朝着竹林深处奔了去,一拳一脚的打在了竹干上,她身形诡异,变化莫测,招招带劲,打落下了一片又一片的竹叶缓缓在空中飘洒下来。

桃夭看着她咂了咂舌,这些招式看似散乱实则是步步紧扣,遂是一不留神便能被制住,咽了咽口水,桃夭不禁哇了一声,她家小爷果真是厉害。

时间在那眼花缭乱的招式中慢慢的流逝,渐渐地桃夭看着炎不离生出了一丝不妥,小爷已经打了竹子很久了,小爷没事吧?

思虑着桃夭走了上去,一眼便瞧见了炎不离打在竹子上流血的拳头,当下桃夭大吼了起来,“小爷,够了,你别打了,你手都流血了,快,我们去找清吟包扎一下。”

“桃夭,你敢再靠近我一步,以后别跟着我身边,”炎不离冷睨了她一眼,冷声道。

桃夭愣住了,小爷刚才看她的那一眼好冷还带着重重的煞气,皱起了眉头,小爷这究竟是怎么了?

“肉团,快去吧清吟叫来竹林,”对着肉团说了一声,桃夭拿出了传音玉牌,“爷,你快回来,小爷她,她好像疯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炎倾说炎不离的情况,桃夭找了个她认为的理由。

传音玉牌在桃夭手中闪亮了一下,传来了炎倾淡然的声音,“在路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