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谁算计谁/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7 谁算计谁

看着手中的传音玉牌,炎倾皱了皱眉,疯了?怎么回事?

刚才莫子若一本正经的跑来找他,让他回家必须好好的教训炎不离一番,说她当街欲杀夜如墨,真是胆大包天了,叽里呱啦的给他说了一通,末了还赞叹了一句,其实炎不离的身手还挺不错的。ziyougecom

夜如墨,蛋儿和夜如墨能有什么个人恩怨?她不是一直都在他身边,莫非是她还是蛋的时候结下的梁子?但是黑藤又是谁?蛋儿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所有的问题接踵而来让炎倾着实是有些头疼。

青色的竹林落叶不断,纷纷飘扬在空中,炎不离终于是打累了,颓废的坐在地上,一片竹叶落在了她的肩头。

“小爷,让清吟给你的手包扎好不好?”桃夭赶紧迎了上去,看着眼前那张悲伤的小脸,小心翼翼的问着,这样的小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蛋儿,”炎倾匆匆而来,身后依旧是跟着辰让和夜荼。

淡然的声音带着一丝着急,听见炎倾的声音,炎不离蓦地鼻子一酸,站起身就朝他跑了去。

看着炎不离向自己跑来,炎倾蹲下了身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正要将她抱起,耳边传来了大哭声,动作嘎然止住。

轻柔的摸着炎不离的小脑袋,炎倾看着她,轻声的问着,“蛋儿,你究竟是怎么了?”

搂紧了炎倾的脖颈,炎不离的头抵在了他的肩上,稚嫩的声音带着满腔的哭音,“炎倾,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就是一个称号他要我给他就是了,凭什么就因为他的不甘他的容忍不了就抹杀掉一切,呵,什么感情,到头来还不是比不了他男人的自尊心,真是好笑,男人真是好笑……”

这一刻炎不离她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痛所有的憋闷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来得是那么的汹涌。

“蛋儿,你在说什么?”炎倾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是听不懂她的话,什么抹杀掉一切?什么感情?什么男人的自尊心?难道真是她还是一枚蛋的时候是跟在夜如墨身边的?是呀,那时是蛋的她能感应到外面的一切,她肯定是跟过夜如墨,呵,还有感情,真是让他不爽。

心里虽是有些憋闷,炎倾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轻柔的拍着她的背,柔声的哄着,“蛋儿,若是你真想杀了夜如墨,我替你杀了他便是,不要哭了,对嗓子不好,乖,蛋儿。”

听见炎倾的这话,众人一愣,夜如墨出使南泗国若是在南城里出了什么事,那夜阑国肯定会拿此做文章,爷倒是真宠小爷啊!

躲在暗处的苍孤煜和溯源也愣了一下,苍孤煜看着炎倾的眼神幽深了起来,可以为自己儿子陷自家师弟于不义之中么呵?看来炎倾真的是很在乎炎不离啊!

“你杀夜如墨做什么啊?谁要杀他了,”停止了哭泣,炎不离抬起头看向了炎倾,俊美的容颜没有了以往的淡然,好看的眉头紧蹙着,看着她的双眸有些担忧,炎不离心中顿时是一暖,有什么能比这话来得更让人感动,眼神闪烁了一下,黑藤那渣男神马的跟炎倾比起来简直是连个屁都不如,她丫的为他哭个毛线,伤心个毛线!伤她的泪腺浪费她的眼泪。

“你不是要杀他来着,”炎倾的眉头蹙得更紧,莫非是舍不得杀!眸光一黯,炎倾又有些不爽了起来。

“没有啊!”炎不离看着他眨了眨眼,否认着,随即笑道:“爹啊,饿了,吃饭,嗯,饭吃完了去洗澡。”

“你要洗澡,蛋儿,你确定你今日要洗澡?”擦拭着炎不离脸上的泪痕,炎倾诧异了一下,平时给她洗澡就像死了娘一样,今日她倒是挺爽快的,又是因为夜如墨么?

“嗯,今天是我洗澡的日子。”

夜晚,秋风吹拂带着一丝凉爽撩动起了凉亭内的幔帐,夜如墨一袭白衣翩翩优雅的坐在石凳上,深邃的眸子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棋盘,棋盘上杀机四伏,步步惊心,捻着一枚白子落在了一片黑子包围的其中,勾唇笑了起来,“右相大人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七皇子真是警觉,”随着一记浑厚的声音,寂烈一身黑衣大步的走进了凉亭,坐在了夜如墨的身前,扫了眼棋盘,呵笑了两声,“一人下棋总是无趣了一些,不如让本相来陪七皇子那下一盘吧!”

说着寂烈就拿起了一旁的黑子,啪嗒一声,落在了棋盘上。

夜如墨抬眸看向了寂烈,笑着,“右相大人这一招可真是高啊!白子是死了一大半,”说着手落在了棋盘上拿出了一枚白子紧跟着黑子落下了。

“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果真是夜阑国棋艺无双的七皇子啊!”

“右相大人谬赞了,如墨这棋艺也不过是让人给夸大了。”

“是七皇子太过谦虚了,”寂烈落下了黑子,挽回了一片生机,抬眸看着夜如墨说道。

“人还是谦虚一点的好,”随着话音落下白子落在了棋盘上,夜如墨勾了勾唇,端起了桌上的茶盏押了一口,问着,“炎不离真是炎倾的孩子?”

寂烈皱眉了一下,这事他也怀疑过,可是让人去查也没查出什么,只知道炎不离是在飘渺城才出现的,“这事,七皇子知道些什么内情么?”

“呵,这倒没有,只是对炎倾突然有个五岁大的孩子有些好奇而已,炎不离她真的是废物么?”今天让他摔下马的身手可是不简单啊!劲还挺大,一个五岁的孩子有这么大的劲么?

“测灵球测不出她的灵气,都在传她是个废物。”

“呵呵,是么?”夜如墨轻笑了一声,眸光幽幽的看着寂烈,“听说右相大人被他坑了一万金币,右相大人莫不是故意此番一举。”

提起这事寂烈就有气,连带着语气也冷下了一分,“七皇子就莫打趣本相了,是小女愚钝让她给唬弄住了,”也怪他当时想看炎倾出丑,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样么?可是本皇子还听说他折了令千金的手臂又通过了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炎倾的儿子倒是有些古灵精怪,虽是废物也挺有能耐的,右相大人该你下了,”夜如墨落定了白子,提醒着。

寂烈看着脸上挂着一抹笑容的夜如墨,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炎不离是废物可这能耐似乎是过了点!蹙起了眉头,寂烈说道:“七皇子是想说炎不离或许不是废物。”

“本皇子可没有这么说,他不是测不出来灵气,只是有些诧异而已。”

“如果炎不离真的不是废物,这藏得也太深了,炎倾和莫子御是在计划着什么?七皇子真是多谢你的提醒了。”

“本皇子这也不算是提醒,谈笑话而已,不过这事还是弄清楚的好,不然到时动手恐怕就是棋差一招了。”

雅致的房间燃着熏香,炎倾立窗而站看着漆黑夜空中皎洁的明月,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在了窗前,对着单膝跪地,说道:“爷,寂烈相会了夜如墨。”

炎倾呵笑了一声,“这老贼的动作还真是快!他们说了什么?”

“爷恕罪,周围有人把守,属下怕打草惊蛇就没有近他们身,所以属下并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

“嗯,下去吧!”

“属下告退,”话音一落黑影一闪消失在了夜空中。

“寂烈这老匹夫果真是搭上了夜如墨,师兄,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莫子御一袭华贵的紫衣,吃着一块白米酥一脸悠然的来到了炎倾的身旁,语气很是惆怅的说道。

炎倾冷淡的睨着他,“你才知道你很没用么?”

“师兄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么?我这个皇上真的是当得好失败,”莫子御敛了敛眼眸,脸上忧伤了起来。

“莫子御,你少他娘的给我装,就你想坐享其成的心思真以为我不知道,论城府论心计谁比得上你。”

“师兄,你真是太冤枉我了,我是那种人么?”莫子御看着炎倾无辜的眨了眨眼,脸上愤然了起来,倒像是真被人冤枉了一般。

炎倾瞥着他挑了挑眉,嗤笑了一声,“你认为你不是么?让我的人替你去跑腿受苦受累随时都还有生命危险,你的人都他丫的好吃好喝好睡着,不跟你计较,谁让我当初应下了你。”

“师兄,我俩何必分得这么清楚,而且当初我真的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找上你,我真的是能力有限啊!”

炎倾眯了眯眼,走近了莫子御,“莫子御,你该不会是想报复我当初揍你狠了,所以故意让我来替你收拾烂摊子,嗯,现在想来你当初给我下套很有预谋,莫子御,你狗胆挺大的。”

“呵呵,”莫子御看着他讪讪的笑了起来,后退着脚步,说道:“师兄,你真是越扯越远了,我是那种无聊又坏心眼的人么?根本不是嘛!好了,我懒得再与你多语,先回宫了,哦,对了师兄,你该不会真的是想杀了夜如墨吧!师兄,要杀他,等夜如墨出了南泗国再动手吧!”

炎倾的眸光陡然一冷,“你在我王府里插了眼线,这才是你大半夜来找我的目的吧!还说什么有事找我商讨。”

“咳咳,”莫子御不自然的咳了咳,“只是有些好奇师兄有了儿子的日子是怎样的?真的别无他意,师兄,我真该回宫了。”

怯怯的瞥了炎倾一眼,莫子御运起灵气赶紧飞身出了窗子,他得赶紧走,不然依他师兄的性子他怕是要被狠揍一顿,后日他生辰可不想顶着一身伤。

炎倾冷睨着莫子御的身影,勾了勾唇,手上两道灵气向他打了去,敢在他府中插眼线!

“啊,师兄,你算计我,”随着一声落地声莫子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本来还以为他躲过他的攻击,心中还有点雀跃,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两道灵气,娘的,炎倾这个变态,居然连他躲的时间和方向都给算准了。

没有理会莫子御,炎倾合上了窗子,随即走到了床边,轻手轻脚的上了床,小心的抱过了睡得四仰八叉的炎不离。

撩了撩她脸上的发丝,炎倾的眼眸柔了下来,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想起了今日她在竹林的话,眼神深幽了起来,蛋儿,他已经习惯了你的温暖,若是没了你他该是怎么办?

昨天要上晚课没有时间码字跟编辑请了一天假,今天是偶的错,卡了下文,发现码好后过了审核的时间,偶为偶断更表示道歉,偶万更补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