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拜寿钱/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8 拜寿钱

秋高日爽,惠风和畅,今日是莫子御二十五岁的生辰,早已下令今日宴请百姓,凡是在九霄酒楼里吃饭皆是不用给钱,大一早九霄酒楼是排起了长龙,老百姓脸上个个是喜庆洋洋,谈笑风生,瞬间南城里喧闹一片,可谓是热闹至极。ZIYOUGE.COM

“爷,莫皇是昨晚就下了这道圣旨,说是什么要普天同庆,可莫皇只给了一块他亲笔题字的匾额便打发了过去,爷,莫皇这也太缺德了点。”

辰让看着冷沉着一张脸,穿着衣衫的炎倾,小心的禀报着,若是不去给莫皇要钱那这次九霄酒楼就损失重大了啊!掌柜的早就急得满头大汗了。

扣好了衣钮,炎倾端过了一旁的一盏清水涮了下口,随即又拿起了玉盘上的一片洁牙果含进了嘴里,须臾吐了出来,看向了辰让,“让掌柜照着办,无需担心。”

辰让一愣,随即明白爷是有了办法,会意的笑了起来,“好的,爷,我这就吩咐下去。”

看着辰让匆匆离去的背影,炎倾的眼眸闪烁了一下,转身拿过了一旁的衣衫走到了床边,抱起了窝在被褥里蜷缩成一团的炎不离,“蛋儿,起床了。”

炎不离嘤咛了一声,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趴在了他的肩上蹭了蹭,又继续睡了过去。

看着她炎倾叹息了一声,拿起衣衫就这样给她穿了起来,动作很是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穿戴好后给她洗漱了一番,炎不离也已经完全清醒了,看着炎倾眨了眨眼,拿出了嘴中的洁牙果,“爹啊,今天是不是皇上大叔的生辰。”

听见她这话,炎倾看了过去,“嗯,怎么了。”

抱着她出了内室便坐在了八仙桌旁,桌上早就备好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炎倾拿起了碗筷就布菜了起来。

“若是我去给他拜寿有钱么?”炎不离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问了一句,端起坐上的虹牛奶喝了起来。

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勾唇笑了笑。

巍严宏伟的皇宫在阳光的普洒下泛起了金灿灿的一片光芒,高大的宫门口一辆辆马车停了下来,高官大臣携带着一众家眷纷纷下了马车,三三两两的打起了招呼,一片和睦融融。

就在这时,一辆拱顶的豪华马车穿过他们踢踏踏的直往宫门内疾驶而过,众人看着那辆马车无不是羡慕。

宫道上,夜如墨把玩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噙笑着看向了一旁的苍孤煜,“苍太子可知这辆马车上是谁?”

苍孤煜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甩开了他。

看着他的背影夜如墨也没有恼,笑着看向了一旁来迎接他们的小太监,“你说,是谁?”

小太监颌了颌首,“回七皇子,是炎王的马车,皇上允许炎王驾马车进宫的。”

“呵呵,是这样啊!”夜如墨轻笑了起来,轻佻了一下眉眼,语调悠长,“你们家皇上可真是宠炎王啊!”

明御宫,莫子御斜靠在软榻上优雅的喝着茶,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莫子御抬头看向了一旁的王文桡,“炎王进宫了没?”

“回皇上,炎王已经进宫了。”

莫子御抿笑了起来,九霄酒楼是他的产业,师兄,让你前晚算计他了,眼中闪过一丝得瑟,吩咐着,“待会若是炎王来了说朕不在寝宫内,嗯,你就胡乱说个地吧!”

“哦,不知皇上是为何要撒这样的谎?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么?”

王文桡还没有答话便传来了炎倾的声音,随即便见他抱着炎不离已经踏进了明御宫。

莫子御看着他顿时是一惊,连忙正坐了起来,娘的,他怎么就来得这么快!不是让人在寝宫外拦着他了么?真是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拦不住!

“哈哈,师兄你来了,哇,离儿,来让我抱抱,”莫子御站了起来讪笑着朝着炎倾走了去,抱过了炎不离。

炎倾瞥了他一眼,坐在了桌旁给自己斟了一杯水,端至唇边喝了一口,懒洋洋的看向了他,“莫子御,一块匾额就想让我给你的慷慨付账,你这算盘也打得太好了吧!”

“师兄,今儿可是我的生辰,送我下寿礼怎么了,”莫子御抱着炎不离坐在了他一旁,说得那是一个理所当然。

炎倾笑了起来,“嗯,这事是应该的。”

见炎倾这般,莫子御怔愣了一下,嗯?这就行了,他还以为要纠缠一阵呢!这可不是他师兄的作风啊!不知怎地他莫名的不安了起来。

“皇上大叔,生日快乐,”炎不离满脸笑容的看着他贺寿道。

听见炎不离的声音,莫子御向她看了去,念叨了一句,“生日快乐,哈哈,”爽朗的大笑了起来,“离儿你这样的说法还真是新鲜。”

“嘿嘿,”炎不离也跟着笑出了声,眸光一闪,伸出了短小的一手,“皇上大叔,我爹说给你拜寿是有钱的。”

莫子御愣了一下,看了眼炎倾,见他抿着笑容是一脸的意味深长,当下莫子御心里咯噔了一声,果然便听见炎倾说道:“蛋儿,皇上贵为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君,别说你给他拜了寿就今日执事的宫人们都是有赏钱的,而且皇上不是也慷慨的宴请了百姓,放心,皇上如此大方,肯定是会给你拜寿钱,是吧?皇上。”

“哦,”炎不离来了精神,一双大大的眼睛闪亮的看着莫子御,喃喃道:“上次右相伯伯就给了我一万金币还有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皇上大叔比右相伯伯大,那岂不是有好多的拜寿钱,”炎不离笑颜如花了起来,赞了一句,“皇上大叔,你真的好大方啊!”

“呵呵,”莫子御干笑了起来,心下泪流满面,不愧是他师兄的儿子,他若是比寂烈给得少那岂不是说明他一国之君还比不上一朝右相了,这传出去很伤面子有木有?

蓦地莫子御想到了一个办法,“那离儿不如这样吧!我也有些宝贝,嗯,你就在这些宝贝里选三件你喜欢的当你拜寿钱行么?但是你只能自己挑,不准让你爹给你挑。”

听到这话炎倾瞅着他眯了眯眼,炎不离豪爽的答应了下来,“好呀,皇上大叔。”

“那皇上大叔这就带你去,”莫子御说着不经意的给王文桡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明白了过来。

一间雅致的房间整齐的摆放着各种物品,炎不离看着眼前的奇珍异宝挑挑选选了起来,莫子御看了眼她忙碌的身影看向了身旁的王文桡,见他冲着自己点了点头,放心了下来,得瑟的冲着炎倾挑了挑眉,这么多宝贝中只有三件是上品,呵,他还不信炎不离有这么好的眼光,将这三件上品给挑到手。

炎倾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哼哧了一声,在看到这堆宝贝时他就明白了过来,呵,莫子御为了出口气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真是,有必要么?只能彰显自己更傻!

挑选了大半天,炎不离抱着三件物品走了出来,“皇上大叔就这三件,给估个价,我要现金,哦,货币或者币票。”

看着她怀中的物品炎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睨着莫子御眼中尽是看好戏。

莫子御和王文桡看着她是一脸诧异,挑得居然是三件上品,该说她是眼光好还是狗屎运好。

不自然的咳了咳,莫子御蹲下了身,看着她笑道:“离儿,这三件灰尘这么多,你确定了?要不要再挑挑?”

炎不离摇了摇头,“不了皇上大叔,我喜欢脏的玩意,就这三件,”说着抬头看向了炎倾,“爹啊,这值多少钱啊?”

“蓝绒晶石,紫金玺塔,玉髓珊瑚,加起来有十万金币吧!”

“哇,拜寿钱给我十万金币,皇上大叔你真的好大方啊!我再次祝你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狠狠的瞪了眼王文桡,莫子御看着炎不离哭笑了起来,“呵呵,离儿真是好眼光,王文桡还不快去给宏瑞世子十万金币的币票。”

怯怯的瞅了眼强颜欢笑的莫子御,王文桡有些背脊发凉,应了一声连忙退身下去了。

窝在炎倾怀中炎不离心情大好的数着手中的十张一万金币的币票,抽出了五张小手豪迈的趴在了炎倾的胸膛上,“爹啊,说好一人一半,你的五万金币。”

炎倾看着她好笑了一声,收起了币票。

跟在他们身后的夜荼,辰让和桃夭看着这一幕砸了砸舌,十万金币,爷和小爷真他娘的坑,莫皇你说你作何要去算计爷,到头来苦得还不是自己,啧啧。

此时的莫子御也是心塞死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他算是深深的体会到了。

幽静的小径上,假山成群,葱木阴郁,转过了一个拐角来到了宽敞的宫道上,远处的殿宇恢宏,气势浩然。

无聊的趴在炎倾的肩头上,炎不离眨着眼睛看着在桃夭怀中沉睡过去的肉团,抽了抽嘴角,这弱兽一天就知道睡觉,正吐槽着也有些倦意的打了个哈欠,随即便昏昏欲睡了起来。

炎倾看了看她,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条白色的披风轻柔的盖在了她身上,传来了一道娇柔的声音,“意见过炎王。”

只见后方韩意一袭白色广袖绣花纱裙对着炎倾请安着,她的身旁还站着一袭蓝色衣裙的韩筠昔,此时脸上有些惊慌,结结巴巴的请安了起来,“参,参见炎王。”

虽是见过炎倾多次但如此正式的场合见到他韩筠昔是十分的紧张,她是左相府不受宠的庶女,是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参加皇上的寿宴的,但是不知道二姐为何会央求爹爹带她来参加,进宫后更是对她一个劲的嘘寒问暖,一时之间倒是让她手足无措了起来,她不知为何二姐会突然对她那么好?要知道平日里二姐是根本就没有瞧过自己一眼。

“起吧,无须多礼。”

“谢炎王。”

起了身,韩意浅笑着朝炎倾走了去,“炎王,若王和我哥还正在各宫找你呢!没想到炎王竟是躲在这里来了。”

炎倾冷淡的瞥了韩意一眼,她有什么心思他还不知道么?但他对这个女人实在是没什么好感,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韩筠昔身上,顿了顿,说道:“你是蛋儿的同学吧!”

正低着头的韩筠昔听见这话猛地抬起了头,看着炎倾有些错愕,“啊,是,是的,”说着目光落在了趴在炎倾肩头上的炎不离,却是连忙挪开了视线。

炎倾看着韩筠昔笑了笑,解释了起来,“她刚睡着了。”

声音很亲和还带着一丝笑意,韩筠昔的紧张感是消散了不少,看着炎倾笑了起来,“他肯定是无聊了,在课堂上他一无聊就爱睡觉。”

“哦,是这样吗?敢情她去上课就去睡觉去了,”炎倾挑了挑眉,语气有些悠长。

韩筠昔以为炎倾不满炎不离这个行为了起来,连忙又说道:“炎王,你不要怪炎不离,他其实很厉害的,他在浮光森林里待了好几天,还带回来了一只宠物幻兽,我们都可羡慕他了。”

“你就是炎王,”突然一道娇喝声传来,随即一道灵气朝着炎倾攻来。

炎倾眸光一冷,侧了侧身子躲过了那道灵气,却是一道长剑刺来,炎倾微眯起了眼眸,灵气侧漏挡住了尖锐的剑锋,瞬间两个半圆的白色光波在空中乍现,两者僵持了一会儿,炎倾身前的白色光波大势,震开了持剑的女子踉跄的退着脚步。与此夜荼和辰让赶紧朝那女子迎了上去。

“竟敢行刺爷,好大的胆子,”夜荼冷声道,手上聚起了一把紫色的长剑,手腕一动紫剑划破空中向着女子刺了去。

女子连忙用剑挡了下来,美目冷冽,身姿矫健,动若脱兔。

“来人,有……”看着这一幕韩意放声大叫了起来,话未说完被一道冗长的笑声打断了,只见夜如墨一袭宝蓝色锦袍走了上前来,对着正与夜荼辰让打斗的女子朗声道:“皇姐,南泗国的皇宫是不允许灵气打斗的,还不赶紧住手。”

说着向炎倾躬了躬手,“炎王,是如墨的皇姐不懂南泗国的礼数惊了炎王,实属抱歉,我替皇姐给你道歉。”

“如墨,你向他道什么歉,那日绝对是炎王想给你下马威,什么认错人,呸,本公主才不信那套。”

夜如媚推开了身前的辰让,大步走了上来,提着一把泛着灵气的长剑,依旧是一脸的肃杀与怒然,瞪着炎倾冷哼了一声,质问了起来,“三国使者为何偏偏欲杀本公主的皇弟?你的儿子,炎王你敢说这不是下马威。”

“要给人下马威那也是要得看人的,你以为给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下马威是闲得蛋疼么?你的皇弟,”炎倾睨了眼夜如墨,冷声道:“本王还不屑给他下马威。”

“你说什么!炎王……”如此轻看了她的皇弟,夜如媚顿时是勃然大怒,大吼着。

“嗯,爹啊,好吵,”被闹醒炎不离烦躁的说了一句,在炎倾怀中有些不爽的动了动身子,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抬起了身子。

炎倾看着夜如媚的眼中闪过一丝愠怒,“若是声音大得无处使用那就在床上尽情的叫吧!”说着转眸看向了炎不离,动手撩了撩垂在她脸上的发丝,柔声道:“吵醒了要不再睡睡?”

夜如媚看着炎倾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是好不火大。

炎不离看着他摇了摇头,有些不清醒看了看四周,看着夜如墨顿时不爽了起来,“一醒来就看见这张欠杀的脸,真是倒胃口。”

夜如墨也没恼,睨着她轻笑着,“不知宏瑞世子是为何觉得我这张脸欠杀?我倒觉得挺好看的。”

“切,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炎不离瞥着他不屑的哼哧了一声,突然瞧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韩筠昔,惊喜的咦了一声,连忙挣扎着下了地就朝她跑了去,“韩筠昔,你怎么在这?没有上学么?”

“我爹带我来参见皇上寿宴的,我们放假了,每月的最后四天都是假期。”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玩?你说你要来找我玩的,我快无聊死了。”

“我昨儿才回家,今天就进宫来了,其实进宫前我有想过会不会遇见你,嘿嘿,果然遇见了。”

两人就这么一言一句的对话了起来,是完全忽视了所有人,炎倾看着炎不离叹了口气,向她走了过去。

夜如墨和夜如媚是彻底被无视,夜如墨倒是一脸不介意,夜如媚是窝火了起来,怒笑了一声,“呵,真是,本公主还是头一次遭人无视呢!”

就要跟着炎倾过去被夜如墨拉住了,一向温和的声音有些冷,“皇姐,这里不是夜阑,容不得你胡闹了,别闯下什么祸,走吧!该去福泽殿了。”

“如墨,你难道都不生气?这南泗国的人也太嚣张了,太不识礼数了,”夜如媚眸光幽幽的问着,瞥着走到一旁的炎倾一众,最后一句故意说得很大声。

夜如墨笑了笑,“无需放在心上就何气之有。”

还有两千字,明儿补,对于偶的码字速度偶也不想吐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