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灵气袭来/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9 灵气袭来

日正中时,福泽殿里歌舞升平,觥筹交错,比起主宴次宴要随意得多,八个人围坐在一桌,席间是一片谈笑风生。ziyouge.com

最上位的一桌莫子御坐在主位上,两旁坐得是莫子若和莫南凌,右边依次下去是炎不离,炎倾,苍孤煜,夜如墨和玺玄国太子君容。

炎不离埋着头专注的喝着碗中的汤,对于桌上客套的寒暄话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舀起一勺汤喝了一口,抬眸瞥向了身旁的莫南凌,他正襟危坐着是一脸的严肃,在这种场合上显然莫南凌是收起了平日的随意拘谨了起来。

勾唇笑了笑,炎不离收回了视线,所以还是小孩好哪里用得着管那么多。

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炎不离端起碗大口大口喝完了汤,舔了舔嘴唇,一勺米饭喂了来,炎不离张口就含下了,看着炎倾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爹啊,你喝那个什么汤,可好喝了,饭前喝汤养胃。”

“嗯,”炎倾看着她轻声的应了一声。

咀嚼着口中的饭炎不离拿起筷子想要夹面前的鱼,然后她发现她的手短了一截,只碰得到她面前的第一个盘子,顿时抽了抽嘴角,她的手也太短了!

正吐槽着自己,却见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看着他们炎不离有些尴尬,讪讪的收回了手,呵呵的笑了起来,“继续,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炎倾看了眼她夹过了一块鱼肉仔细的给挑刺了起来,炎不离眸光幽幽的看着他手中的鱼肉,咽了咽口水,她其实很喜欢吃鱼的但是奈何自己吐不出鱼刺,基本上是吃一次鱼卡一次,所以她很少吃鱼,但她对鱼还是挺嘴馋的。

挑完了刺捣碎了鱼肉又和了点饭一勺喂向了炎不离,“小心点吃,不知道刺有没有挑完。”

炎不离含下嚼了起来,扑闪着一双眼看向了炎倾,“那如果没有挑完,我该不会被卡住吧!”

炎倾皱了皱眉,想到或许会有这个可能性,连忙说着,“那你吐出来还是别吃了,”说着就将碗放在了她嘴边,示意她吐出来。

有些恶寒,炎不离拍了拍炎倾的肩膀,“爹啊,哪有让人吃进嘴里还吐出来的,能别这么恶心么?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炎不离说着就咽下了口中的鱼肉,却是感觉喉咙一疼,不禁咳嗽了两声,这种感觉对于她并不陌生,她知道被鱼刺给卡住了,可是,要不要这么倒霉。

喉咙传来的疼痛让炎不离不敢咽口水,看着炎倾很是淡定的说着,“爹啊,让人给我拿点醋吧!”

“拿醋作甚?”

炎倾不解,其他人也是一脸的疑惑,纷纷注目着她。

“中招了,卡住了。”

炎不离说得很平淡仿佛被鱼刺卡住的人不是她,但众人却是一惊,被鱼刺卡住了还能这么一脸淡定!有些怔愣。

“什么,卡住了!”炎倾惊呼了一声,随即惊慌了起来,抱过了她却是有些懵,他一直嫌吃鱼麻烦就没吃过鱼,这被鱼刺卡住了该是怎么办?“张嘴我瞧瞧。”

“被鱼刺卡住了她张嘴你能瞧出什么,还不赶紧传医师,”见炎倾这么不靠谱,坐在他身旁的苍孤煜当下冷喝了一声,双眸紧紧的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丝担心,语气里也带着他没有注意到的一丝着急。

夜如墨却是听了出来,酌着酒看着苍孤煜挑了挑眉,随即看向了炎不离,眸子闪过一道不明的暗光。

君容懒洋洋的瞥了炎不离一眼,继续吃着自己的,被鱼刺卡住的人又不是他,管那么多干嘛!

莫子御回过了神赶紧大喊了一声,“来人,传医师,”看着炎不离有些担心。

虽是席间各谈各的,但是对于主桌之间的动静众人也是时时关注着,一下子众人都知道炎不离被鱼刺卡住了,纷纷安静了下来,默默的看着主桌上的动态。

坐在邻桌的程如韵有些担忧的看了过来,寂婉莹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心情大好的喝了一杯酒,狠毒的想着最好让鱼刺卡死你!

担心的看着炎不离,炎倾眼中闪过一丝懊悔,他刚才就应该再仔细一点挑刺的,心中咒骂了自己一句该死,心疼的问着,“蛋儿,是不是很痛?再忍忍,医师很快就到了。”

“炎叔,你别让离儿说话,我也被鱼刺卡住过,喉咙很痛的,”莫南凌也是一脸的担心,很想凑过来却是忍住了,坐在座位上张望着脖子瞅着炎不离。

听见莫南凌这么说,炎倾连忙说着,“蛋儿,你别说话,你千万别说话,都是我不好,该再给你挑仔细一点的。”

见着炎倾一脸沉重,炎不离抽了抽嘴角,她只是被鱼刺卡住了又不是生命垂危,“爹啊,给我一碗醋就行了,用不着传医师。”

“醋?蛋儿,这个时候你就别吃醋了,等鱼刺弄出来让你吃个够,唉,你不要说话,医师怎么还不来?”

头挂着三条黑线,炎不离对炎倾有些无语,正要开口说话,被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被鱼刺卡住可以用醋咽下去,在玺玄国我见他们都是用的这一招。”

听见这话炎不离向君容看了过去,只见他专注的吃着饭,而现下嘴中吃的正好就是鱼,看见鱼炎不离禁不住抽了下嘴角。

炎倾瞥了眼君容,对着一旁的宫女吩咐道:“拿醋。”

一名宫女连忙领命急匆匆的走向了福泽殿的偏殿,在举行宴会的时候御厨会等候在偏殿以防君王有什么想吃的菜肴,好以最快的速度上菜,所以那里的食材是非常的齐全,很快宫女就端着一碗醋上来了。

便要福身请安,炎倾一把端过了宫女手中的醋,“蛋儿,快喝。”

围着酸酸的醋味,炎不离皱了皱眉,屏住呼吸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很快一碗醋就见底了。嘴里满是醋味让她忍不住有些恶心,皱着一张小脸吐着舌头,真是酸死她了。

看着炎不离,炎倾就要喊着让宫女来一杯水,恰时苍孤煜递来了一碗汤,炎不离接了过来就大喝了起来,顿时嘴中的醋味是缓解了不少。

炎倾的脸色变了变,冷睨了眼苍孤煜,问着喝完汤的炎不离,“怎么样?鱼刺咽下去了没?喉咙还痛不痛?”

“没事了,鱼刺咽下去喉咙就不痛了。”

顿时炎倾是松了口气,却还是有些后怕,“以后别吃鱼了。”

被鱼刺卡了一下炎不离也没有胃口吃饭了,看向了不远处的韩筠昔,见她对她点了点头,跟炎倾说了句她要如厕就跳下了凳子离席了。

在殿外等候了一会儿,韩筠昔急忙忙的跑了来,见着她就赶紧问着,“炎不离,你没事吧?”

炎不离看着她笑了笑,“没事,不就是被鱼刺卡了一下能有多大的事,走吧!带你逛宫里去。”

“嘿嘿,谢谢你了炎不离,我早就听闻皇宫里各种各种的好,我第一次进宫有些好奇,这次回家一定要告诉娘亲,”韩筠昔乐呵呵的说着,是一脸的笑容。

“那你还知道皇宫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么?”

“嗯?”韩筠昔看着炎不离摇了摇头,随即一脸郑重的问着,“真的么?”

“当然,皇宫里就是女人的战场,各种勾心斗角,各种心狠手辣,其实吧!要我说,为了争一个男人有这个必要么?那些女人都是些傻逼,韩筠昔,你以后可千万别进宫为妃啊!不要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有这么吓人么?”韩筠昔皱了皱眉,有些不敢相信。

炎不离看着她郑重的点了点头,“一个小白都能被染成小黑,真的很吓人啊!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句句是箴言。”

有些懵懂,韩筠昔看着她应了一声,二人说说笑笑的逛起了皇宫,游廊曲折,精致的水榭,错综复杂的宫道小径,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远远看去连绵起伏。

一路走来,韩筠昔是越发的心惊了起来,她一直以为左相府已经是够大够好了,没想到皇宫里简直是美轮美奂,左相府根本就不能与之相比,不过……

“炎不离,我们好像一直在这里打转啊!”看着眼前的不知走过了好几遍的凉亭,韩筠昔终于忍不住说着。

“咳,”炎不离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坚决不承认了起来,“哪有,皇宫里很多这样的地方,走吧!我们去这边逛逛。”

韩筠昔皱了皱眉,有些怀疑,“可是这凉亭……”

话还没有说完被炎不离一把拉过走在了一旁的小径上,路旁矮木丛一片绿色盎然,有几座岣嵝的假山。

看着两旁的风景,不确定的韩筠昔这下是肯定了起来,“炎不离,我们之前就走过这条道,你看,这簇花刚还被你摘下了一朵,你看你看,这里缺了一朵。”

“呵呵,”见瞒不住了,炎不离讪笑着转过了身,刚要开口说话却是感觉空中有异动,一道灵气汹涌的朝她袭了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