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第一郡主/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1 第一郡主

夜如墨挑了挑眉,看着炎不离勾唇笑着,把玩起了手中的酒杯。ZIYOUGE.COM

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的苍孤煜也顿下了动作,向她看了过来,一双凤眸依旧是寒冰渗人,好看的剑眉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

君容吃着糕点打了个哈欠,一副懒洋洋的表情却是好以整暇的看着殿上的这场闹剧。

看戏的不止君容一人,殿上的人在反应过来几乎都是看起戏来了,女儿身,这可是犯了欺君大罪啊!

众人反应不同,神色各异,是紧紧的注目着炎不离,乾坤殿的气氛一下便沉重了下来。

莫子御看着炎不离眉头一皱,随即呵呵笑着的看向了夜如媚,声音之中有着一丝冷意,“宏瑞世子是女儿身,不知如媚公主是如何得知?会不会是有些人故意放出此谣言,而如媚公主信以为真了。”

“啊,是吗?我也只是无意之间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诺,就是她和他说的,在出恭房前似乎是宏瑞世子进了女房他们才得知的,”夜如媚无辜的眨了眨眼,指着对面的韩筠昔和寂恒说道。

被她点中,韩筠昔和寂恒吓了一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他们想一个劲的隐瞒却没想到早已是让人听了去,有些歉意的向炎不离投去了目光。

此般或许炎王犯了欺君之罪的机会寂烈又岂会放过,看向了坐在身后的寂恒,对他使了个眼色,严厉道:“恒儿,如媚公主所说是否属实?你老实交代,可别欺骗皇上欺骗大家。”

对于寂烈的眼色寂恒置若罔闻,苍白的脸上恢复了神色,站起身瞥了眼夜如媚对着莫子御躬了躬手,朗声道:“启禀皇上,宏瑞世子只是去了女房出恭而已,单凭这点就说宏瑞世子是女孩未免太武断了一点,没有王法规定小男孩不准进女房出恭吧!至于如媚公主听见我们说的,那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

听见寂恒的话寂烈简直想一巴掌就朝他煽去,这个逆子,难道就没看见他刚才使的眼色么?脸色冷沉了下来,瞪了眼寂恒,却见他完全没有理自己,顿时又是一个憋闷。

似乎猜到寂恒不会承认,夜如媚浅笑的看向了韩筠昔,一脸的柔和,眼神却是无比的犀利,“小妹妹是这样吗?可是我清清楚楚的听见是你说宏瑞世子是女孩的,小孩说谎可不是一件好事,可别因为自己的谎言到头来害了自家人啊!”

韩筠昔脸色惨白的看着夜如媚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说实话可是炎不离,但不说实话又是犯了欺君之罪,也许会因为她而连累到家人,额上冒起了冷汗,韩筠昔呼吸紧促了起来,慌乱的瞅了下炎不离,韩筠昔紧紧的咬住了嘴唇,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韩戈看着韩筠昔皱了皱眉,他与她几乎是没照过面,要不是儿突然让爹来同意她参加寿宴他压根就是忘了她,此时见她慌乱无助的模样心中升起了一丝怜惜,看了眼一脸冷漠根本就理会她的自家爹一眼,韩戈的眉头皱得更深,抿了抿唇便要出言,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他。

“都说女人是长舌妇,夜阑国的公主可真是将这演绎得淋漓尽致,是当真无愧的夜阑国女人长舌的典型代表人物啊,在座的叔叔哥哥以后可千万别娶夜阑国的女人,不然就这般长舌又好奇害死猫的功夫,娶回家恐怕会闹得家无宁日。”

“再者,本世子是不是女孩关你屁事?夜阑国的皇宫是在海边的吗?管得这么宽,还好奇,怎么就没见你好奇路边的乞丐是怎么变成乞丐的?堂堂一国公主不去好奇自家的子民老百姓在做些什么,跑来他国来好奇别人家的家事,啧,这人品!”

炎不离瞥着夜如媚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最后的一声啧那是出奇的有韵味,炎倾看着她笑了笑。

殿上的众人也是醉了,这话不止说得是条条有理还句句带讽,贬了夜如媚不说还贬了夜阑国,可真是又毒又损,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宏瑞世子真是太伶牙俐齿了。

夜阑国的使者团顿时是变了脸色,不悦的看着炎不离,北苍国和玺玄国的使者团却是相反,一个个忍俊不禁,幸灾乐祸的瞅着他们,脸上那是一个得瑟,被一个五岁的孩子说成这样,传出去你夜阑国还不丢一番脸。

把玩着酒杯的夜如墨也顿住了动作,沉着一张脸紧紧的盯着炎不离,却见她讥讽的瞥了眼自己,幽光潋滟的眸子闪过了一道愠怒。

夜如媚看着炎不离美貌如花的脸上是一片怒然,隐忍着怒火,呵笑了一声,说道:“我也只是出于好意不想让南泗国的莫皇被人欺骗了去,所以才如此多管闲事,莫皇,是如媚多事了,请原谅如媚的无礼。”

以退为进么?炎不离瞥着夜如媚挑了下眉眼,倒也不是个笨女人。

“皇上,宏瑞世子是女儿身这事来得空穴来风,不如让宏瑞世子验明正身,别让人有心欺骗了皇上还让三国使者笑话吾国男女不明,”寂婉莹一袭淡绿色宫裙,宽大的袖口绣着金丝线的蓝色牡丹,美目盼兮,笑颜如花的看着身旁的莫子御说道。

听到这话炎倾淡然清隽的脸沉下了一分,眉眼微挑的睨着寂婉莹,清韵淡雅的眸子闪烁着冷厉,红唇微张便要说话,炎不离抢先了一步说了起来,“欺骗!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男孩,何来的欺骗。”

话音一落大殿上响起了抽气声,宏瑞世子这是承认他是女儿身了!这可真是坐实了欺君之罪啊!

苍孤煜紧紧的看着炎不离,眸下一片深晦夹杂着几分的担忧,便听见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目光不悦冷冽的看了过去,只见寂烈站在了座位上,一脸的大义凛然道:“皇上,宏瑞世子自己也承认了他是女儿身,炎王如此欺君……”

“欺你妹,”话未说完被炎不离不客气的打断了,寂烈愣了愣,不明白欺你妹是什么意思?便见她又说道:“哪条王法规定了女子不能身着男装了?自己瞧不出来我是女孩,到头来还把自己的眼瞎怪到别人的身上,真是够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哦,对了,右相伯伯你多少岁了?”

本来还像小刺猬一样见人就刺却是突然温和了下来,这番转变让寂烈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答了起来,“四十七。”

这刚回答完炎不离是拍案而起,大吼着,“明明就是六十岁的糟老头子却是故意要装嫩说自己四十七岁,右相伯伯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欺君。”

噗,众人喷了,憋着笑意,嘴角剧烈的抽搐了起来,见过颠倒是非黑白的没见过如此颠倒是非黑白的,宏瑞世子也真是绝了!

脸色一片冷沉,寂烈被气得嘴角抽动了一下,阴鸷的看着炎不离冷笑了一声,厉声道:“本相四十七岁就是事实也是众所皆知,何来的欺君?”

炎不离瞥着他勾唇笑了起来,“我是女孩也是事实,只不过是你们自个没瞧出来,不知我这欺君又是何来?”

泥煤!宏瑞世子竟然是在给右相大人下套!这招可真是高了!这般心计真的只有五岁么?

“哦,还有右相伯伯,长得像六十岁的糟老头子不怪你,只怪你老得太快了。”

“炎不离你大胆,容许你胡言乱语是越发的得寸进尺了起来,皇上,炎不离是女孩,炎王就应该是如实的禀报他却是选择隐瞒了,这居心叵测啊!”寂婉莹厉声着,随即看着莫子御语气又婉柔了起来。

“居心叵测,呵,当初的圣旨是皇上大叔下的,难道要我爹抗旨不从,告诉众人是皇上大叔搞错了,这不是让天下老百姓笑话皇上大叔居然连性别都没弄清楚便下旨册封了。”

“我与我爹为了皇上大叔的颜面选择辛辛苦苦的隐瞒,我甚至连一次女孩漂亮的衣裙都没有穿过,天天穿如此骚包的男装,我们容易吗?而你们一个身为后宫贵妃一个身为当朝的右相到头来竟然是帮衬他国如此揭自家皇上的短,让皇上大叔当着三国使者如此尽失颜面,这传出去还不知天下老百姓该如何耻笑皇上大叔?你们才是居心何在?居心叵测!”

“皇上大叔,你有如此只顾自己私利却陷你于水深火热中的妃子与臣子,我都替你感到深深的寒心,唉。”

炎不离大大的叹了口气,一副痛心疾首了起来,“问世间忠诚为何物,直教臣事事为君想。”

问世间忠诚为何物,直教臣事事为君想!乾坤殿内一片安静,众人不禁有些动情的看着炎不离,炎王为了保住皇上的颜面竟然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这么久以来小世子隐忍得很辛苦吧!那番话真是句句在理又有情有义,

看着寂烈和寂婉莹众人有些不满了起来,这种家事他们私下解决就是了,非要去帮衬那胸大无脑的夜阑国公主,结果还不是让人家笑话了去,真是没脑子吗?

“啪啪啪,”一阵拍手声响起,苍孤煜站起了身,他俊美如斯的脸上依旧是冰天寒冷,看着莫子御说道:“莫皇有炎王这般忠臣真是南泗国之福啊!”

见此,莫子若也从座位上出来单跪在了地上,躬手对着莫子御道:“臣恳请皇上将炎不离封为郡主。”

“儿臣也恳请父皇将炎不离封为郡主,”莫南凌也走出来单膝跪在地说道。

“臣也恳求皇上将炎不离封为郡主,”一些大臣也走了出来,跪在地上齐声道。

看着炎不离,莫子御微微的勾了勾唇,他还在想该如何给他们开脱没想到炎不离却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为了朕的颜面这么久以来辛苦炎王和离儿了,但这事确实是朕的过错,朕现在宣布将宏瑞世子改封为第一郡主,赐十套天丝明锦女服。”

炎不离眼力劲的走了出去,跪在了地上谢恩着,“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炎倾看着炎不离深笑了起来,淡凉的眸中闪过一丝宠溺,她倒是挺会忽悠人!

看着这一幕寂烈和寂婉莹气得脸色大变,明明想让炎王坐实欺君之罪却是给他们做了嫁衣。

夜如媚也有些气愤,美目之中闪过一丝不甘,她本是想看一出好戏,看着炎不离皱起了眉头,这个炎不离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