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未婚妻来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2 未婚妻来了

弦月如钩,夜风凉寒,一辆马车自宫门口出来哒哒的在寂静的街道上奔跑了起来。ziyouge.com

“哈哈,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哈哈,”炎不离盘腿坐在卧榻上,怀中抱着肉团一下一下的顺着它的毛发,清秀可爱的小脸在明亮的烛光下熠熠生辉。

看着她得瑟的模样炎倾勾唇笑了笑,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是,你忽悠人是挺厉害的。”

“什么忽悠人,那是能言善道,”不满他的这个说法,炎不离冲着炎倾瞪了瞪眼,随即想到了什么,丢开了肉团,爬上了他的大腿,眸光狭促的瞥着他扯了扯唇,“爹啊,我再怎么能言善道这皇上大叔也答应得太爽快了吧!你实话跟我说,你跟他是不是有一腿?或者说,他喜欢你,所以对我爱屋及乌,果然,这年头后台硬才是王道。”

听到这话,坐在一旁的桃夭嘴角一抽,看着她无力的抚了抚额,小爷你的想象力也太强大了一点。

炎倾抽搐着嘴角无语的瞥着她轻皱起了眉头,“你的小脑袋瓜子一天净装些什么,是不是又想抄清心咒了。”

炎不离瞅着他撇了撇嘴,轻挑了下眉眼,他还不知道清心咒早就被她一把火给烧了,没有再说话,窝在他怀中安静了下来。

森严宏伟的炎王府大门笔直的站着三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着月白色长裙的女子正,此时对着街道翘首以往,她的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一言不发,目光沉着的看着她。

“唉,”叹息了一声,女子貌美的脸上有些沮丧,蹲下了身双手托住了脸颊,“尽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肚子好饿。”

“小姐,你从申时便等候在这一直就没用膳,如今已经亥时一刻了,闯进府再等赫连少主吧!守门的那些人不足为惧,”她身后的完奈麓有些担忧道。

侧头看向了他,完奈凝轻蹙起了弯弯的柳叶眉,语气里有些烦躁,“都说了这样做尽哥哥会生气,我不想惹他生气,不然他又该讨厌我了。”

“小姐,他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现在都跟别人有儿子了,你们的婚约他何时正视过!小姐,梅雪真的很替你感到不平。”

“闭嘴,”这话像是触碰到了完奈凝的一根弦,噌的站起身,冷冷的看着身后的梅雪,清滟的眸子闪过一道怒意,扬手朝她就是一巴掌煽了过去,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插手主子间的事,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

梅雪娇嫩的脸上一道鲜明的五指印,嘴角还挂着一缕血渍,却是不敢用手去捂住,眸光闪烁了一下,低下了头,“小姐,是梅雪逾越了。”

完奈凝冷哼了一声,双眸闪过一道狠意,“就算尽哥哥在外面有一院子的女人,最后他娶的人终究是我,也只会是我,一个孩子我还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更何况还是如此顽劣不堪的孩子,也不知是哪个没有教养的女人生出来的,哼,不过是第一个孩子,尽哥哥多上心了点而已!”

看着完奈凝如此自信的脸,一旁的完奈麓抿了抿唇,小姐似乎是忘了赫连少主一向不近女色,能给他生下孩子的女人怕在他心中的分量不轻。

就在这时,一脸豪华的马车缓缓的停在了王府门前,完奈凝一喜,连忙下了台阶迎了上去。

炎倾抱着炎不离刚下了马车便迎面而来三人,为首的自然是完奈凝。

鲜红的嘴唇愉悦的上扬着,完奈凝站在了炎倾的身前,轻声道:“尽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跟你府中的人说我是你未婚妻但是他们都不相信,不让我进去,我等了你好久,肚子好饿啊!”

声音带着几分俏皮,几分娇嗔,几分抱怨,是亲昵的挽上了炎倾的手臂,温婉的笑着。

未婚妻!炎不离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瞪大了双眼,随即瞥了眼一脸淡漠的炎倾,心中莫名的有些不爽了起来,皱眉打量起了完奈凝。

一身月白色的长裙将她窈窕的身材显示得淋漓至尽,一双黑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的看着炎倾,下身的长裙随着夜风的拂来微微的摇曳了起来,她举手投足之间如杨柳般婀娜多姿还带着一丝优雅,而娇艳如花的脸上皮肤细润如温玉,恰是出水芙蓉,美不胜收,

炎倾看着完奈凝皱了皱眉,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不着痕迹的抽出了手,冷声着,“你怎么来了?”

手上一空,完奈凝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是看着炎倾浅笑道:“尽哥哥,我想你了,我们已经两年有余没见面了,而且再有半年便是我们的婚期了。”

炎不离看着完奈凝瞳孔略微的瑟缩了一下,转眸看向了炎倾,见他也正看了过来。

余光瞥着一旁正目光幽幽看着炎倾的完奈凝,炎不离占有性的搂住了炎倾的脖颈,“爹啊,困了,睡觉,哦,对了,睡之前我们洗个鸳鸯浴先,”这么说着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连忙补充了一句,“今天是我洗澡的日子。”

以前给她洗澡真是求爹爹告奶奶,如今她自己提出来,这对于爱干净的他但是对她却是无可奈何的炎倾自是乐意之极,“待会可不准后悔,不准闹。”

“当,当然,”炎不离敛了敛眼眸,说得有些底气不足,她能说她现在就后悔了么?她是脑抽筋了要求洗鸳鸯浴。

炎倾看着她有些小后悔的模样笑了笑,看向了完奈凝却是马上敛住了笑意,冷声着,“今晚休憩一晚,明儿便走吧!”说完便不再看她抱着炎不离迈步进府了。

瞥了完奈凝一眼,夜荼,辰让和桃夭是连忙跟了上去。

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与受伤,完奈凝也有些恼有些不甘,跺了跺脚,咬住了红唇小跑着追上了炎倾,紧随起了他的脚步。

炎倾瞥了她一眼,没有言语,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起来。完奈凝也紧跟着加快了脚步,却是让夜荼拦下了。

冷冷的睨着她,夜荼冷声道:“完奈小姐,爷现在要去给小爷沐浴,请随我来。”

完奈凝顿住了脚步,眺望了眼远处的炎倾一眼,对着夜荼莞尔的笑了起来,落落大方的说道:“麻烦你了。”

夜荼瞥了她一眼,径直走到了前面。看着他的背影,完奈凝的眼中有些不悦,但很快便是掩盖了过去。

“我家小姐在王府大门等候了赫连少主三个时辰一直没有进食,麻烦给我家小姐备点膳食,”完奈麓看着夜荼说道。

夜荼侧头瞥了他一眼,“我待会便吩咐下去。”

清幽静谧的房间淡淡的烛火跳跃的照耀着,挂着淡紫色的幔帐大床里,炎倾看着蜷缩成一团,脸蛋红扑扑的炎不离笑了笑,轻轻的掀开了床褥,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拿过了一旁屏风上的衣衫穿戴好幽幽的出了房门。

房门刚被合上,炎不离便唰的睁开了眼睛,眸中闪过一道不明的情绪,掀被下床拿过了一件衣衫胡乱的穿在身上,赶紧跟了出去。

屋外洒落了一片银白色的月光,深夜里王府显得格外的静默,就连那在王府各处巡逻的侍卫们也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脚步更是轻盈得让人听不见脚步声。

不紧不慢的跟在炎倾身后,一道夜风刮来吹得炎不离冷飕飕的,拢了拢衣衫却见炎倾拐进了一个院子里。

炎不离抬眸看了看那院名,顿时被雷了一下,春风院,她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妓院呢!跟了几步见炎倾进了一间房,冷哼了一声,蹑手蹑脚的飞身上了屋顶,鬼鬼祟祟的掀开了一块瓦片。

“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干偷鸡摸狗的事还穿着一身白衣,炎不离,你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你么!”

刚轻手轻脚的放下了瓦片耳边便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顿时吓得炎不离心跳加速了起来,抚着胸口炎不离看了过去,首入眼帘的是骚包红的锦裤,抽了下嘴角,炎不离知道来人是谁了。

抬眸一看果然是秦首,一头泼墨的长发披散在裸露的上身倒是遮了一些春光,手上提着一坛酒,雅韵的容颜上透着些许的红晕,狭长的眸中清冽迷蒙染着一丝醉意,看来是喝了不少的酒。

泥煤,吓了她一跳,炎不离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转眸望下了房中。

“咯,”秦首打了个酒嗝,脚步微晃了一下,凑到炎不离身边蹲了下来,“炎不离,你在偷窥房事啊!你还是小孩这样淫秽不好,伤身的,来,让开点,给我看看。”

说着就朝她挤了挤,炎不离翻了翻白眼,忍着一脚将他踹下屋顶的冲动,不带声响的挪了挪身子。

房中,炎倾和完奈凝对面而坐,看了眼桌上未动一口的饭菜,炎倾看着她冷声着,“为何没吃?夜荼说你等了我三个时辰,不是饿了。”

完奈凝痴恋的看着他勾唇笑了笑,递过去了一双筷子,“我知道尽哥哥肯定会来找我,所以就想等着你一起吃,饭菜是热的,我刚让人端下去热好你便来了,尽哥哥来得可真是时候。”

听见完奈凝一声又一声的靖哥哥!炎不离就不爽,呸,你以为你是黄蓉啊!靖你妹!

瞥了眼筷子,炎倾没有接过,“究竟为何来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