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炎倾的身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3 炎倾的身份

敛了敛眼,完奈凝讪讪的收回了手,夹了一筷肉片放进了碗中,“就算我不来,赫连叔叔也会派人来的,而且我真的很想你。ZIYOUGE.COM”

“我跟赫连一族早就没了关系,”声音幽凉不带一点温度。

“但你的身上始终是流着赫连一族的血,你一直都是赫连倾尽,只不过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尽哥哥,我不知你为何要插手南泗国的政事?但三大部族都有规定族中人是不准插手于帝王之间的事,尽哥哥你犯了族规,收手吧!我会替你向赫连叔叔求情的。”

“我说过我跟赫连一族早就没了关系,别拿我跟那肮脏的部族混为一谈,明儿你就给我滚,再让我在南城里看见你,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深邃幽暗的眸底蔓延着不寒而栗的冷芒,脸上更是冰冷彻骨,睨了她一眼,炎倾站起了身朝着门外走了去。

“我走了赫连叔叔还会派其他人来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完奈凝连忙站了起来急急的冲他大喊着。

炎倾顿了顿脚步,微微的侧了侧头,余光冷冷的瞥着她,“你口中所说的那桩婚姻我从未承认,你还是趁早断了这个念想吧!”

说完了这一句,炎倾头也不回的迈了出去。

完奈凝看着他呵笑了一声,颓然的坐在了凳上,眸中已是一片氤氲,眼底却是深深的疯狂,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白裙,暴起了手上的青筋,尽哥哥,她一定会让你娶她的,一定!

见着炎倾离去的身影,炎不离一惊,连忙站起身便要离去,却瞥见一旁呆愣的秦首,眸光闪了闪,炎不离一脚狠狠的向他踹了去,随即才飞身离去了,擦,要人是怕惊动炎倾她早就踹了去。

赫连这个称呼让秦首感到陌生又觉得莫名的亲切,正在纠结着,蓦地身子被挨了一脚,不用看都知道是谁,脸色略微的沉下了,抬眸看了去,只见一道白影划过眼底,顿时秦首的嘴角抽了抽,这算是踹了他就开溜么?

叹息了一声,秦首瞥了眼屋内的完奈凝盖过了瓦片,仰躺在了屋顶上,秦首大灌了自己一口酒,眼神迷离的看着夜空,眸中闪过一道黯然,他到底是谁?

“赫连,赫连,”轻喃了起来,秦首突然脑子一疼,一个片段在脑中闪过,他想要抓住却终究是让那片段消逝在了记忆深处。

从窗外纵身一跳进了屋内,炎不离马上脱掉了衣衫,随手就丢在了一旁爬上了床,刚闭上眼睛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紧接着传来了炎倾轻盈的脚步声,炎不离连忙调整了呼吸。

走到床边炎倾便脱着衣裳却瞥见一旁的地上躺着一件凌乱的衣衫,顿了顿动作,炎倾眯了眯眼,看向了床上装睡的炎不离勾了勾嘴角,甩开了脱掉的衣裳轻轻的掀起被褥躺上了床。

一把将炎不离捞在了怀中,炎倾瞅着她,撩了撩贴在她脸颊上的发丝,“去哪了?蛋儿。”

炎不离心下一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努力的保持着平稳的呼吸。

见她没动静,炎倾又说道:“知道你没睡着。”

炎不离努了努鼻子,手搭在了炎倾的身上,声音闷闷着,“睡着了。”

“睡着了还说话。”

“梦话。”

炎倾嘴角一抽,梦话还能跟他对上话,无奈的呵笑了一声,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双手抱紧了她,闭上眼睛睡觉了起来。

翌日,炎不离是女儿身且舌战乾坤殿被莫子御改封为第一郡主的事像是一阵旋风瞬间席卷了整个南城,顿时又是掀起了一阵热潮。

众人是兴致高昂的讨论了起来,说是炎王的儿子,哦不,女儿还真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从她来到南城后她的话题就没有断过,先是众人诧异她是炎王的孩子,接着打了右相大人的一双儿女,后又作为废物通过了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却是上了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退学了,前几日又是欲杀使者,今儿呢!小世子直接变小郡主了,有那个废物活得像她那般‘多姿多彩’的,这真的是看他们平日里的生活太无趣了给他们增点调味剂么!

行宫,一间大气的苑落,苍孤煜坐在凳子上一脸认真的剥着桌上的糖炒栗子,好看的手指不停的扭动着,剥的动作是十分的快。

坐在一旁的溯源看着最近迷上剥糖炒栗子的自家公子,抽了抽嘴角,悠闲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看着他说道:“公子,果然南城里是传遍了炎不离的事,但是,昨日她在乾坤殿上确实是表现得非常出彩,我是见过无赖但没见过这么无赖的,据说昨晚寂烈回府后在书房是摔了一夜的东西,看来着实是被气得不轻啊!不过想来也是,年纪拿来做文章最后还受了一阵冷嘲热讽,是个人也觉得憋火。”

“炎不离那张嘴可真毒了……”似乎是一个人太无趣了,溯源一打开话题便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手上拿过一个糖炒栗子剥着壳瞥了眼苍孤煜,状似漫不经心的说着,“公子,要不你也生个像炎不离那样的孩子吧!保证你的生活不会像现在这样剥壳度日的,相信我绝对会是非常的精彩,”当然麻烦事善后事肯定也是不断的,但是总比一天无所事事的好啊!

剥好了壳就要将糖炒栗子丢进嘴里,一道灵气打掉了他手中的糖炒栗子,溯源还未来得及叫唤一声,便响起了苍孤煜冷冷的声音,“不准吃,要吃自己买去。”

看着在地毯上滚得溜溜圆的糖炒栗子溯源抽起了嘴角,怨念的瞪着苍孤煜,溯源很是不满,“公子,你要不要这么吝啬,一个栗子你宁愿扔了也不给我吃,你跟炎不离才认识多久,我又跟了你多久了,不带你这么没良心的,啊,我的心好痛,”溯源说着就耍宝似的捂着胸口一脸痛苦了起来。

别说是看他苍孤煜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依旧是专注的剥着手上的糖炒栗子,“地上的,一枚金币,赔。”

听到这话,溯源也不装了,愤然的从凳上跳了起来,手颤抖的指着苍孤煜是一脸的义愤填膺,“那明明是你自己打在地上去的,公子,你让我赔,还一枚金币,就你买的这堆都还没有一枚金币,公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心这么黑呢!”

“赔不赔,”没有与他多语,苍孤煜直截了当的冷声道。

“我,赔就是了,”溯源很没骨气的怂了,不甘不愿的从怀中摸出一金币丢在了桌上,哀怨的瞥了苍孤煜一眼,忿忿又心塞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那剥了好几袋的糖炒栗子,苍孤煜微微的勾了勾唇,剥好了给她送去,这么想着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一间奢华又不失雅致的房间,燕兮倚靠在窗边,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里看着窗外的风景,玫红的薄唇微勾着,修长纤细的手转动着短短的玉萧,听见一旁十一的话,转头向他看了去,挑了挑眉眼,“哦,你是说我的小离儿是女孩。”

“是的主子,莫子御知道后不仅没有治欺君之罪反而将小少爷封为了第一郡主,南城里已经是闹翻了天。”

“呵呵,”燕兮轻笑了起来,眸中一片潋滟,“小离儿舌战乾坤殿的画面肯定是十分精彩,可惜我没看到这一幕,真是越来越想见她了,该怎么办?”

燕兮苦恼了一下,略微的皱了下眉,随即眼中闪烁着坚定之光,“这次回去一定要将小离儿抢过来当我儿,女儿,不,还是娶她当我女人好了,这样一来也可以跟炎倾免了一场恶战,只不过让炎倾当我岳父还真是不爽,但是,为了小离儿,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他当吧!真是便宜他了。”

语气不情愿中还带着愤愤不平,看着这般自寻苦恼的自家主子,十一和十四剧烈的抽搐着嘴角,对燕兮委实是无语极了,这番强悍的老牛吃嫩草恐怕也就只有他们家主子能想得出来。

“主子啊,小少爷,不,小姐现在才五岁,等她长大了你都已经老了,你确定小姐能瞧得上你,主子,你还是认小姐当女儿吧!别想这么不切实际的。”

不知是不想让自家主子查毒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还是出于他意?十一一脸苦口婆心的劝慰了起来,他这一番不怕死勇于谏言的精神实属是精神可嘉啊!

燕兮当下是变了脸色,看着十一桃花眼里一片沉寂,像是在酝酿什么风暴,站正了身子步伐优雅的朝着十一走了去,轻佻了下眉眼,运气灵气便狠狠的朝着十一打了去。

房间里霎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看着眼前暴力的一幕,十四不忍的别过了脸,哥啊!主子老牛吃嫩草这事你知就是了,何必说出来,这不是自找主子虐么?真是,活该!

这些动静炎不离是不知道,而此时她正抱着肉团一脸不爽的站在院中,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紧闭着的书房大门,若是眼神有攻击力的话这扇书房门是早就被她削成泥了。

终于是忍无可忍了,炎不离双眼簇着小火苗,蹬着小短腿蹭蹭的往书房走了去,身前却是被人给拦住了。

“小姐吩咐过不准任何人进书房打扰到她和赫,炎王的谈话,擅闯者不必留情,”想到早前小姐吩咐不准暴露赫连少主的身份完奈麓立马改了口,居高临下带着一丝鄙夷的瞥着炎不离,冷声道。

“让开,”炎不离阴郁的看着完奈麓语气十分的不悦,她现在是火大到了极点,以前炎倾下了早朝便是会来叫她起床然后喂她吃早饭,可今天她是被饿醒的,后来听桃夭说炎倾一下朝完奈凝便找他谈话,如今二人已经是在书房里谈了整整两个时辰了。

泥煤,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干柴烈火,而且炎倾长久以来又没碰过女人,万一这积压的情欲爆发了,或是让完奈凝霸王硬上弓了,特么的,这美好的画面她就是想一丁点都觉得想一巴掌拍死那不要脸的死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