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炎王府不管饭么/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堂,苍孤煜负手而立,一袭黑色缎子衣袍显衬着他的身材更加的高挑,雪白清俊的脸上长眉斜飞入鬓寒若成冰,一双深邃的眸子更是冷得没有温度。

看着炎不离轻跳而来的身影,凤眸闪烁了一下,她身着一袭墨蓝色的锦袍,如墨般的青丝被一根发带束在脑后,虽是已被揭穿了女儿身但她依旧是一身的男装,眨了眨眼,苍孤煜迈步迎了上去却见跟在炎不离身后的炎倾时顿住了脚步,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木头,你怎么来了?找我玩啊!”炎不离一脸笑呵呵的走进了大堂,朗声的问着。

炎倾紧随着她的脚步跟了进来,淡然的看着苍孤煜轻挑了下眉眼,“不知苍太子来此是有何贵干?”

半晌没有说话,苍孤煜的薄唇抿得近乎成一条直线,突然眸中流光一转,看着炎不离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十几个纸袋,里面全是装着剥好的糖炒栗子,俊俏的面容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自然,递了过去,声音冰冷,“给你。”

“嗯?什么啊?”炎不离疑惑了一声,狐疑的看着苍孤煜抱了过来,看着纸袋中一颗颗金黄色饱满的糖炒栗子炎不离有些吃惊,抬头看着他,“这是?”

“没吃完,想到了你便给你拿来了,”苍孤煜简短的解释着。

看着炎不离怀中的糖炒栗子炎倾嗤笑了一声,看着苍孤煜眸光深了深,“苍太子来炎王府该不会只是将自己吃不完的东西送给本王的女儿,你把本王的女儿当成乞丐了。”

“爹啊,木头不是这样的人,”炎不离拿起一颗糖炒栗子吃了起来,抬眸看了眼炎倾为苍孤煜辩解了一句,随即含笑的看向了他,“木头,你是又无聊了吧!”

“嗯,”敛了敛眼眸,苍孤煜轻轻的应了一声。

“唉,”炎不离叹了口气,看了眼糖炒栗子抬眸看着苍孤煜感慨了起来,“剥了这么多我能想象你是有多无聊了。”

“王爷,膳食已备好,是要在饭厅用膳还是沁竹居?”管家从大堂外进来禀报着,瞥了眼一旁的苍孤煜敛下了目光,是在饭厅用吧!北苍太子来访难道不请人家吃一顿饭么?

“沁竹居,”清清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炎倾瞥着苍孤煜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说道,“北苍太子若是无事便请离去吧!”

“炎王府不管饭么?”苍孤煜冷酷的容颜依旧是面无表情,可那双乌黑幽暗的眸子却是藏着一抹不自然,睨着炎倾轻声的问道。

幸好溯源因为置气没有跟来,不然就苍孤煜的这一举动绝对会惊呆他的这个小伙伴,然后大吼一句,公子你没事吧?能别这么丢脸的蹭饭么?

炎倾和炎不离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苍孤煜会有此举动,掩下了眼中的诧异,炎不离看着他呵呵的笑了起来,“管饭,管饭。”

蹙起了好看的眉头,炎倾看着苍孤煜,目光有些深究了起来,转眸看向了一旁也是怔愣住的管家,淡淡道:“还是在饭厅用膳吧!”

“是王爷,老奴这就吩咐下去,”管家回过了神,连忙躬了躬身应道便匆匆的走出了大堂。

苍孤煜还真只是留在这吃了顿饭便走了,坐在凳上的炎不离看着他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抽了抽嘴角,他该不会只是来王府蹭顿饭的吧!

炎不离是不知道苍孤煜是非常的郁闷,他不知道自己为何鬼使神差的要求留下吃饭?想来人家已经是下逐客令了自己还死皮赖脸的他就一阵窘迫,像是行宫不管饭似的,泥煤,这行为很丢脸。

精致的房间透着一股书香,香炉里袅袅的燃着白烟萦纡在房中,寂烈站在案几前一脸沉着的练着字,那双如老鹰般的眼眸锐利而又隐忍,手上的狼毫毛笔一挥一个杀字龙飞凤舞的呈现在宣纸上,恰时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房内。

恭敬的跪在地上,那人说道:“大人,北苍太子刚才去了炎王府。”

拿着毛笔的手一顿,寂烈抬眸看向了他,微眯了下眼眸,“北苍太子去了炎王府,”声音沉寂的念叨了一句,思虑了起来,他去作甚?莫非莫子御拉拢了他?该死,如果真是这样那计划就得缓一缓了。

“苍孤煜去了炎王府,”与此,身在行宫的夜如墨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说道,手指轻轻的扣起了案几面,他去作甚?也打算参与进来么?

“呵,有趣,看来苍孤煜也是打算进南泗国的这趟浑水了,唔,我还是睡觉好了,最讨厌管闲事了,还是赶紧学院大赛完了回国吧!”君容轻笑了一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闭眸翻身侧躺在了软榻上。

“苍孤煜为何去了炎王府?”莫子御看着眼前禀报的暗卫,疑惑了一句,难道师兄拉拢了他?唔,管他的,反正有师兄在,他有他的考量,自己还是再懒一阵子吧!

在这样一种风云暗涌又十分紧张的局面苍孤煜的炎王府一行自然是会引起各方的猜测,他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怕是一向面无表情的他也会忍不住抽一下嘴角吧!你们真是想多了,他只是去送糖炒栗子的而已!

虽然不知道完奈玥凝跟炎倾说了什么让她留在了王府但炎倾自是有他的理由,炎不离也懒得管,只要那女人不来惹她就行了。

秋日的午后总是带着一丝的凉爽,炎不离窝在一颗树干上吃着苍孤煜送来的糖炒栗子,肉团坐在她的腿上一双爪子使劲的往嘴里塞着糖炒栗子,没一会儿便鼓起了毛茸茸的脸颊,是好不可爱!

炎不离瞥了它一眼抽下嘴角,这货是桃夭没给它东西吃么?

“主银,窝不喜欢炎倾,他一直不让窝接近你,呜呜,那个愚蠢的男人,”她是它的主人凭毛不让它接近,收住了往嘴里塞的爪子,肉团咀嚼着糖炒栗子带动着腮帮子一动一动的,看着炎不离声音含糊不清的说着,一双亮铮铮的熊猫眼里满是哀怨。

“肉团,主要问题是你身上太脏了,其实我倒是没什么,但是他爱干净,”炎不离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往嘴里塞了一颗糖炒栗子,蓦地又想起了那跟她无缘的拉风烈风豹,顿时有些心塞的收回了手,叹息了一声,有些惆怅的望了望天,她好想要个拉风的交通工具。

听到炎不离的这话,肉团瞪起了它圆圆的一双眼睛,一脸愤概的说道:“窝哪有脏,窝一天还只才在土里打滚了四五次,而且桃夭天天都给窝洗澡,”换作是以前在浮光森林它起码一天要在土里打滚个百八十次!

炎不离睨着肉团抽了下嘴角,在土里打滚四五次能不天天洗澡么?桃夭真是辛苦你了,感叹了一句,炎不离突然想到了什么,狠狠的瞪着它,“以后跟在我身边你敢去土里打滚,看我不把你吊起来打!”

肉团瑟缩了下脑袋,虽然炎不离一直把它吊起来打挂在嘴上但从来没有实施过,可是看她平时那凶狠的模样它还是有些怕怕,低头吃着糖炒栗子,在炎不离看不见的角度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吐槽了起来,它喜欢在土里打滚怎么了,桃夭还说你喜欢玩屎呢!比起你它真的是大巫见小巫了。

“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背后非议你的主子。”

突然一道呵斥声传来,炎不离看了过去,只见这棵树对立过去的那条道上完奈玥凝两巴掌狠狠的煽在了两名身着同色婢女服的丫鬟身上,她的身后跟着完奈麓和梅雪,此时正一脸凉淡的看着她们。

被当场抓包的两个丫鬟已经是吓了一跳了,如今脸上又是重重的挨了一巴掌,心下大惊,连忙跪在了地上,告饶了起来,“小姐恕罪小姐恕罪,奴婢不该多嘴,小姐恕罪。”

虽是不知道完奈玥凝是什么身份,但是看王爷对她的态度那显然是他们不能惹的。

没有查到炎不离的娘亲是何人?完奈玥凝的心情是非常的不爽,出了院子散散步平复下心情便听见这两丫鬟在乱嚼她的舌根子,说什么她只是破例住进来的一女人而已,王爷爱的还是她们小郡主的娘亲,不然王爷为何平日里那么宠小郡主……

炎不离是尽哥哥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本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两个丫鬟的话更是让这根刺更进了一分,完奈玥凝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阴厉的睨着她们冷漠的勾了勾嘴角。

“不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那本小姐就告诉你们,本小姐是你们王爷的未婚妻,你们未来的女主人,至于你们口中说的那小郡主的娘亲不过就是个贱人,她这辈子是休想嫁给你们王爷。”

娇脆的声音带着森严的冷意让两个丫鬟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更是惊悚于完奈玥凝的这番话,她们虽然是明白她的身份不凡,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是王爷的未婚妻。

两张清秀的小脸瞬间是苍白了起来,“王妃饶命,是奴婢们有眼不识泰山,王妃饶命王妃饶命,”二人连连的在地上磕着头惶恐的说道。

“两个巴掌便吓得叫起人王妃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么?你们两个没长脑子么?王妃,我爹明明没有娶妻何来的王妃,看来你们两个的礼数还得让管家派人再教一遍呢!”

炎不离抱着肉团从树上下来缓缓的走了来,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一丝清冷,瞥着面前的完奈玥凝笑了起来,“贱人,刚才你说的贱人是谁?”

“说你娘,如何?”完奈玥凝高傲的扬了扬脸,丝毫没有避讳的说道。

稚嫩的脸上笑容更深,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肉团的毛发,炎不离的眸光诡谲,“哦,原来你是贱人啊!啧,我只是问问而已,没想你就这么大方的承认了,这么干净利落倒是落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完奈玥凝轻皱起了眉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她大方的承让自己是贱人了?

见着她有些迷茫的模样,炎不离热情的解释了起来,“刚才我问贱人她说的贱人是谁?你看你不就回答我了,而且,你不是说你是我爹的未婚妻么?那以后我爹娶了你,你不就是我娘了,人傻不是你的错,只怪你出生的时候脑子被夹了。”

说完炎不离对她挑了挑眼,一副我理解,我完全能理解的模样。

清婉艳丽的面容顿时阴沉了下来,完奈玥凝目色阴霾的瞥着炎不离,正要开口却见她又乐呵呵的说了起来,“我刚才说的只是客观的理论,事实我爹能不能娶你还是个未知数呢?所以。”

炎不离语气一顿,陡然间黑白分明透着清澈的眸子闪烁着冷冷的讥讽笑意,“别太看得起自己了,一介外人是没有资格打王府中的人,来者是客就请以客的身份懂礼数一些,哗众取宠到头来只是会落得一番嘲弄而已。”

“呵,”完奈玥凝怒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她竟然是被一个野种给教训了!

“真是一张伶牙俐齿的小嘴,但你也别太看得起自己,废物,一个耻辱的存在只会给尽哥哥带来耻笑,炎不离,”完奈玥凝冷声着走近了她,俯了俯身,纤细的手指一把钳住了她小小的下巴,眼神阴郁而狠毒的睨着她,似血妖艳的大红色嘴唇张合着,“废物迟早是要被抹杀的,没有例外,你别得瑟,你蹦跶不了几天,趁现在还能跟尽哥哥撒娇的时候就好好的再撒娇一下吧!以后在尽哥哥怀中撒娇的会是我的孩子,那时你将会被你爹彻底的遗忘。”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她们二人才能听见,而那之中还带着无尽的阴煞森冷,让人听了不禁会有些种毛骨悚然,若炎不离真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听见这番话说不定会真的被吓到,可她不是五岁的孩子!

炎不离目光妖冶的瞥着完奈玥凝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扯着嫣红的小嘴轻笑着,“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看着炎不离完全不是这个年纪的反应,完奈玥凝怔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了一声,眸中闪过一丝狠辣,蓦地手上一疼,条件反射的完奈玥凝飞快的抽回了手,看着手背上的五条血痕脸色又是沉下了几分。

“主人,这女人好臭啊!差点没熏死本兽,”肉团可爱的毛茸茸脸上皱成了一片,两只短短小小的爪子还嫌弃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瓮声瓮气的说道。

完奈玥凝这才注意到炎不离的怀中竟然有这么一萌物,看着它微眯了下眼眸,感受不到它的等阶,是宠物幻兽么?

“臭么?嗯,是有点,那走吧走吧,我们走吧!”

炎不离说着也嫌弃的皱了下鼻子,瞥了眼完奈玥凝迈步离去了,在路过两个丫鬟的时候脚步顿了下来,瞅着她们笑了笑,说道:“起来,记住以后可别跪错人了,别再弄错了主子,若是有人再敢动手动脚尽管告诉管家,到时我爹会处理的,脸上的印痕去找管家拿点药抹上吧!女为悦己容,毁容了可是一件闹心的事。”

说完炎不离便扬长而去了,看着她娇小的背影两个丫鬟热泪盈眶了起来,心中是满满的感动,刚才她们还真的以为小郡主会让管家来派人来管教她们一番,结果没有而且还让她们去找管家拿药,小郡主她人好好!

两丫鬟站了起来瞥着完奈玥凝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了,听小郡主的。

见那两丫鬟就这么无视自己离去了完奈玥凝被气得哼笑了一声,炎不离,你要跟她玩是吧!她倒要看看是谁玩得过谁?

“小姐,你的手上药吧!”完奈麓看着完奈玥凝被抓伤的手背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瓷瓶说道。

完奈玥凝瞥向了他将手伸了过去,完奈麓打开了瓶盖便小心的给她擦拭了起来。

“嘶,下手这么重你要痛死我啊!”完奈玥凝吃痛的叫唤了一声,怒然的瞪着他甩手就是一巴掌煽了去,随即大手一挥打掉了完奈麓手中的瓷瓶,掉在地上响起了一声咣的清脆声。

“不上了,”完奈玥凝烦躁的说了句迈步离去了。

“你没事吧?”看着脸上起了五根手指印的完奈麓,梅雪有些心疼,小声的急急问着,眸中是一片担忧,他被炎王打中的伤还没有好呢!

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瓷瓶,完奈麓瞥了梅雪一眼,“没事,”冷淡了说了一句快步的跟上了完奈玥凝。

梅雪看着他匆匆跟上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须臾吁了口气,松开了手跟了上去。

黄昏时分,西边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余晖倾洒而下在大地上渲染起了昏昏暗暗的隐隐光亮。

晚膳时分,王府的厨房井然有序的忙碌着,一众婢女等候在旁看着大厨们装盘修饰,袅袅的食香自盘中传出是勾起了人的一阵食欲。待所有的菜都完成后,婢女们纷纷俯下身用一块测毒晶石测了下无毒后才端起菜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厨房,步伐优雅整齐的往沁竹居而去。

走在最后的一个婢女看了看只目视着前方的众婢女又看了看四下无人的周围,端着汤盅的手动了,左手掌握着托盘右手轻轻的揭开了一点盅盖,弹起了小拇指指甲下的药粉。

药粉弹尽婢女赶紧盖好了盅盖,端着托盘的双手又匀了匀,摇散了汤中的药粉,婢女勾了勾唇,仰首跟着前面的人步伐优雅整齐了起来。

沁竹居,炎不离吃着糖炒栗子坐在凳上,吊在半空中的腿一前一后悠闲的晃悠了起来。

“就这么喜欢吃这糖炒栗子?”一旁的炎倾看着她目光深谙了一下,问着。

炎不离看着他点了点头,从纸袋中拿出了一颗喂向了他嘴边,“爹啊,很好吃的,你吃一个!”

炎倾瞥着炎不离手中的糖炒栗子皱了皱眉,苍孤煜剥的他才不吃,拿过了栗子又没收了炎不离手中的纸袋,丢给了一旁不停用爪子抠着矮几面的肉团,凭毛不让它上桌吃饭?凭毛凭毛?讨厌的炎倾它真是讨厌死他了。

“马上就要吃晚饭了,糖炒栗子就别吃了,”看着那糖炒栗子炎倾就心气不顺,对着炎不离轻声的说道。

正心中愤愤然的埋怨着矮几上丢来了香脆脆的糖炒栗子,与此炎倾淡凉的声音响起,“再听见你抠矮几的声音,宰了你的爪子!”

抠着矮几的一双爪子倏然顿住了,宰爪子!泥煤,比它主人还要凶残!愚蠢的炎倾果真是讨厌死了。

肉团扭过毛茸茸的小脑袋一脸凶狠的瞪着炎倾龇牙咧嘴了一下,最终还是屁颠屁颠的抱起糖炒栗子香喷喷的吃了起来。

炎不离看着炎倾眨了眨眼,随即打了个饱嗝,“爹啊,我好像吃饱了。”

“让你吃那么多糖炒栗子了,就跟肉团一样吃东西没个节制。”

炎倾的声音有着一丝嗔怪,炎不离瞥了眼矮几上专心致志吃着糖炒栗子的肉团瞬间不满了,瞪着一双眼睛说道:“我哪跟肉团一样了,它是恨不得撑死自己,我哪有它那么傻!”

见到炎不离不满的模样炎倾呵笑了一声,“那待会多多少少都吃点,不然大晚上你又要闹着肚子饿了。”

“晚上少吃点正好吃宵夜啊!”炎不离睨着他嘀咕了说了一句。

恰时,婢女们端着菜肴走了进来,纹条不乱的上好了菜,福了福身退出了房间。

“爹啊,我就喝碗汤,”仰着脑袋看了看桌上的菜肴炎不离说道,随即是觉得诱人食欲,连忙又说道:“算了,我多少还是吃那么一点吧!”

炎倾看着她轻笑了一下,端起了碗给炎不离盛了完汤递给了她,“小心烫啊!”说了一句又盛了小半碗饭布菜了起来。

“嗯,”炎不离轻声的应了一声,拾起汤勺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缓缓的喝进了嘴里。

“啊,”一勺咽下去,炎不离满足的赞叹了一声,“这汤好鲜啊!爹啊,你尝尝,”说着炎不离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向炎倾喂了去。

炎倾看了过来,低了低头将勺中的汤喝了下去,“嗯,是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