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毒发/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爹啊,你怎么了?爹啊,”看着突然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炎倾,炎不离跪在他身上大声的喊着。

他清隽的面容苍白一片,青色的线络在脸上不停的窜动着看上去十分的恐怖吓人。眉黛上和如墨的青丝染上了层层的白霜,就如是久久站在大雪里渲上的冷意。

“蛋儿,离我远点,会冷到你,”声音虚弱无力,炎倾的手缓缓抬起推开了身边的炎不离,白皙好看的手此时也是暴起了青筋,可见其主人的痛苦。

身上又是一波冰冷噬骨的痛意传来,炎倾忍不住痛得呜咽了一声,蓦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染红了他早已苍白无血的双唇以及他身下地毯上绽开的白花。紧接着一阵意识涣散,炎倾晕了过去。

明明自己都痛到不行了却是担心会将她冷到,炎不离看着他双眼泛红了起来,见他闭眼晕过去了更是一惊,连忙凑到了他身边,“爹,爹啊,”惊慌的喊着炎不离想要将他扶起,刚触碰到他的身体霎时一阵沁骨的冰冷传来,炎不离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终究是力气太小,炎不离只能是拉动着他的身体。看着虽然是晕过去但还是一脸狰狞痛苦的炎倾,炎不离知道他肯定是毒发了,抬眸看向了矮几上的肉团,“肉团,赶紧去将清吟找来。”

随即又冲屋外大喊了起来,“桃夭,夜荼,辰让,你们快进来,快点。”

烛火闪耀,流光璀璨,紫檀木的床上炎倾安静的躺着,炎不离依偎在他身旁已是冻得瑟瑟发抖,担忧的看着炎倾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她就靠着他便都冷成这样了,不知道他该是有多冷?

床边清吟一脸的沉重,皱起眉头默默不语,看着他辰让忍不住急急的问出了口,“清吟,爷到底怎样了啊?”

“唉,”清吟叹息了一声,“我之前明明抑制住了爷体内的噬心冰骨,毒发应该还有一年的时间,爷怎么会提前便毒发了?我暂时给爷止痛了,这次有点棘手。”

“提前毒发,清吟,你看不出爷为何会提前毒发么?”夜荼轻蹙起了眉头,瞥了眼炎倾,冷声的问着。爷毒发的事来得有点蹊跷啊!

清吟看着夜荼摇了摇头,有些呆愣,“我没看出来。”

桃夭顿时火大的一脚就给他踹了去,“他娘的你这都看不出来,你这个庸医。”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之夜,这一夜沁竹居内灯火通明,这一夜炎不离一直趴在炎倾身上给他温暖。

早上,看着冻得脸色发青的炎不离,桃夭满是心疼,爷毒发后整个人比冰雕还要冻人,昨晚无论她怎么叫小爷离爷远点小爷只是一个劲的拒绝,说爷冷她不怕冷,竟是硬生生的抗了一夜。

“桃夭,带小爷去沐浴暖一下身子,”看着清吟走进来的身影,夜荼说道。

桃夭点了点头,走到床边轻柔的抱起了她,顿时是一股透心凉的冰冷自炎不离身上传来,桃夭忍不住打了个抖,好冷。

炎不离趴在桃夭身上嘤咛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人有些不清醒的看着她,“桃夭,怎么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睡意的慵懒。

桃夭看着她笑了笑,“小爷,去洗个热水澡吧!暖暖身子,接下来交给清吟便是了。”

“他会没事吧?”担忧的看着床上的炎倾,炎不离问着。

“嗯,爷会没事的!”

待炎不离洗了个暖和的热水澡回到沁竹居后完奈玥凝已经候在屋内了,娇艳的脸上一片担忧和薄怒,此时正对管家发着脾气,“中毒这事给我彻查到底,真是不要命了,敢对尽哥哥下毒!”

中毒!炎不离看着完奈玥凝皱了皱眉,她不知道炎倾是早已身中剧毒么?此次是毒发么?狐疑的看向了桃夭。

桃夭敛了敛眸,在她耳边小声道:“爷中噬心冰骨这事没几人知道。”

很快炎倾中毒一事便在王府内不胫而走,一时之间王府内人心惶惶,管家也赶紧彻查起了这事。对于他们的动静炎不离一众人没有理会,毒发这事终究是来得有些蹊跷,闹腾一下也好。

而这事也终是瞒不过王府外的,下午,炎不离和完奈玥凝在外室,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不顺眼中,莫子御便带着一众医师匆匆的来了。

“炎王怎么样了?怎么会中毒?让人彻查这事了没?”还未见其人便闻其声,紧接着莫子御的身影出现在了房中,说着又挥了挥手,“快,去看看炎王。”

身后的一众医师领命,便要进入内室被夜荼拦了下来,看着莫子御冷声道:“莫皇,多谢你的好意,有清吟就行。”

莫子御怔愣了一下,拉过了夜荼走到了一旁,蹙着眉小声道:“师兄该不会是噬心冰骨的毒发了吧?”

夜荼冷睨着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怎么回事?上次师兄毒发后不是抑制住了吗?”眉头蹙得更紧莫子御声音有些焦躁。

“提前毒发了。”

“该死,”莫子御忍不住咒骂了一声,随即转身对着一众医师烦躁的挥着手,“回去回去,都回去。”

一众医师愣了愣,刚才他家皇上急匆匆的将他们召集在一起,就走在王府的路上还不停的催促着他们走快点,现在又让他们回去,皇上你究竟是要闹哪样?虽是这么吐槽着一众医师还是领命离去了。

两日过去,清吟待在内室就没有出来过,没人敢进去打扰他,在外室里一个个是提心吊胆,忐忑不安。

完奈玥凝也不知道是发了多少的脾气,但除了她的两个属下没人理她,炎不离更是将她无视到底。

期间也来了不少人,莫子若,莫南凌,韩戈兄妹以及一些平日里与炎倾交好的大臣们。莫子御高调的带着一众医师来炎王府的事是传遍了南城,是人都知道这肯定是有事,这不便传出炎王中毒了。

南城里是一片风风雨雨。当然也自有人是隔岸观火了起来。

八角檐的凉亭内,夜如墨神色淡淡的捻着棋子看着对面的苍孤煜,一头乌黑发丝在和煦的温风中微微的拂动着,勾着唇落下了手中的棋子,说道:“炎王中毒一事,不知苍太子是如何看待?”

苍孤煜一身黑色的衣袍周身散发着不寒而栗的冷意,狭长的凤眸毫无波澜的睨着他,冷声道:“七皇子煞费苦心的拦下本宫便是为了炎王的这事?”

夜如墨笑了笑,“难道苍太子对炎王中毒的事不感兴趣么?”

“别人中毒与本宫何干!”苍孤煜说道站起了身,看着夜如墨冷眸之中闪过一丝讥讽,“七皇子倒是个热心之人。”

意有所指的说完苍孤煜转身便离开了凉亭,夜如墨看着他的背影挑了挑眉,手指一下一下的轻叩起了石桌面,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公子,夜如墨找你说了什么啊?”等候在一旁的溯源看着苍孤煜迎了上来问着。

“没什么?”苍孤煜瞥了他一眼语气顿了一下,“炎王如何了?”

“不知道。”

“不是让你去打听了,”苍孤煜不悦的看着溯源说道,本就冷的声音陡然间是更冷下了几分。

溯源丝毫没有在意自家公子的不悦,双手枕在了脑后,有些小埋怨,“炎王府那边都不知道炎王如何了?我怎么能打听出来啊!”

“饭桶,”嫌弃的瞥了溯源一眼,苍孤煜加快脚步走开了。

顿时溯源有苦说不清,一脸憋屈的看着他,终是火大的叹息了一声,公子的脾性真是越来越喜怒无常了,靠,大爷的。

炎王府,沁竹居,炎不离刚吃完饭便传来了完奈玥凝阴阳怪气的声音,“自个爹生死未知竟还有心思吃饭,可当真是孝顺。”

拿起帕子擦着嘴角,炎不离懒洋洋的向她看了过去,“那你有种就别吃饭。”

“哼,”完奈玥凝哼哧了一声,睨着炎不离神色有些小得瑟了起来,“自从尽哥哥中毒后我已两日未进食了。”

“傻逼,”炎不离冲她翻了个白眼,骂叨了一句,“以为你不吃饭我爹就感动了,饿死了尸体就丢去喂狗,晦气。”

“炎不离你,”完奈玥凝顿时气结,貌美的面容上染上了一层怒意,凶狠的瞪着炎不离。

“清吟你出来了,爷怎么样了?”

辰让的声音响起,人已是迎上了他。众人看着他出来的身影皆是围了上去。

“尽哥哥如何了?他没事吧?”完奈玥凝看着清吟小心的问着,一脸的不安。

清吟挥开了众人来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便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似乎是被渴惨了,一饮而尽后人无力的坐在了凳上。

两天不眠不休的为炎倾医治清吟的体力已经是严重透支了,灵气更是所剩几无,喘息了一口气,看着众人面容凝重中有着一丝的愧疚,“我只能暂时抑制住爷的毒发,至于抑制的时间我不敢保证,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个时辰,也或许是一炷香。”

声音到后面是越来越小,桃夭又是一阵火,冲上去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大吼着,“清吟,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次抑制的时间这么少?你大爷的不是六品医师么?”

“桃夭,放开他,清吟已经够累了,你没看到他脸色苍白么?”炎不离走上前来拉开了桃夭,看着清吟沉声的问道:“然后呢?要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将尽哥哥带回蓬莱山解毒,那里什么奇珍异药没有,事不宜迟,马上动身,完奈麓,你快去准备,”完奈玥凝大声的说道。

“是,小姐,”完奈麓应了一声便领命的急急出去了沁竹居。

完奈!三大部族之一的姓氏!莫子御看着完奈玥凝皱起了眉头,他之前并不是没有问过这女人是谁?但是没人告诉他,后来他准备去跟她搭讪一番,结果遭到了她的鄙视和仇恨,得,他很有自知之明的将她无视了。但是没有想到这女人竟是完奈一族的人!

三大部族,赫连,完奈,曲。是上古神兽白虎,玄武,朱雀的契约传承者,在风云大陆上是占有一席地位的,没人敢轻易去招惹这三大家族的人,曾也流传过这样一句话,宁可得罪阎王爷也勿可得罪三大部族之人。这足以可见这三大部族的影响力了。

“清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夜荼睨着他冷声的问着。

看了眼进入内室的完奈玥凝,清吟沉声道:“刚才我给爷医治的时候发现爷的噬心冰骨是被强行激发的,而且其中还加重了噬心冰骨的毒,爷这次毒发是来势汹汹,若不是有冰灵珠护体,爷怕是会彻底毒发当场就毙命了,这根本就是有人想要爷的命。”

清吟的这话一出众人脸色大变,气氛霎时凝重了起来。

“又是激发又是加重,显然这人是知道爷有中噬心冰骨的毒,是那女人吧!她不是一直想要置爷于死地,”辰让道。

众人缄默了起来。炎不离是不知道辰让说的那女人是谁?但是想要她爹死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鸟!

眨了眨眼,炎不离问道:“那真的就如完奈玥凝说的回什么蓬莱山了?”对于帮不上什么忙,炎不离有些挫败!

“爷才不会回那劳什子的蓬莱山,这女人就她丫的爱自作主张,他娘的,她以为她是哪根葱,”桃夭怒道便转过身要找完奈玥凝却见没她身影,皱眉问道:“那女人去哪了?”

“进内室看爷去了,”清吟看着她回道。

“大爷的,谁让她去看爷的,完奈玥凝你给我滚出来,”桃夭大吼着撸了撸衣袖就气势冲冲的往内室走了去。

炎不离看着她嘴角一抽,“桃夭她该不会是喜欢我爹吧!不然她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反应?”

“小爷你别误会,桃夭是提到蓬莱岛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别理她,”辰让看了桃夭一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看着炎不离说道。

“去师傅那吧!上次师兄也是师傅帮忙才抑制住噬心冰骨的,”莫子御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随即叹了口气,看来他想再懒一阵子是不行了。

“嗯,去黑谷。”

夜荼的话音刚落,内室里传来了桃夭的咆哮声,“大爷的,你这女人是谁?你想对爷做什么?喂,从我家爷身上滚下来!靠,你要不要这么饥不择食,我家……”

声音到此桃夭突然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了一眼,众人赶紧警惕的走进了内室。

内室,完奈玥凝和梅雪笔挺挺的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桃夭皆是如此,只是动作却是半蹲着,姿势是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看见了她们进来了咕溜溜的转着眼珠子,是一脸的焦急。

紫色的幔帐透出了两道人影,这时不知从何而来的凉风将幔帐吹得在屋中凌乱飞舞了起来,炎不离他们也趁机看见了床上盘坐着一个身着绯色古纹双碟水裙的女子,她面容姣好艳丽,皓齿丹唇,眉细若柳,一头青丝一半挽起一半披散在背上,在凉风微微的起舞着。

炎倾盘坐在她的对面,二人相对而坐。他们还未来得及开口,那女子便看了过来,双眸似水闪烁着幽光潋滟,勾了勾唇,轻声道:“想要救你们家爷就不要打扰我。”

说了这一句,那女人执起了炎倾的双手便闭上了眼睛,一道圆形的光晕将二人围在了其中。

“她是医师,”清吟看着她喃喃道,随意又是惊讶着:“还是八品医师,爷何时认识这号人物了?”

“是离儿的娘亲吧!”莫子御看了那女子看向了炎不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听到莫子御的这话,本就脸色难看的完奈玥凝瞬间脸色更难看了,目光阴霾的看着床上的那女人是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一个洞来。刚才她一进来刚想要走到床边去看尽哥哥如何了?这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着她们就是手一挥然后她发现自己是动弹不得了,想要开口说话却也是发不出一个声。

炎不离无语的瞥着莫子御,嘴角抽搐了起来,“皇上大叔,你多想了。”

“那不是你的娘亲是何人?靠,师兄这家伙还说什么自己不近女色,居然有如此艳福瞒着我们,简直是太不厚道了。”

“莫皇,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敢保证我家爷是绝对不认识这女人,哼,她肯定是仰慕我家爷,”辰让哼哧了一声,语气中颇有些自豪。

“仰慕么?那这女人挺不错的,八品医师在风云大陆上很少见啊!想要别人出手相助没点能打动人心的宝贝还真不行,娶了她师兄也是赚了,以后我若是有什么事不也是更方便么?嗯,很不错!”

莫子御说着抿笑了起来,炎不离看着他危险的眯了眯眼,随即一脚就给他狠狠的踹了去,顿时莫子御哀嚎了一声,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炎不离瞥了他一眼,“不好意思,腿抽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