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两个女人一台戏/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幽的光晕不停的散开在炎倾和那女人的身边,内室里一片沉默,依稀之间能细微的听见那各自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光晕终于散去之时炎倾的身子也无力的躺了下去,女人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吐了口气,随即下了床,慢腾腾的走了来。

清吟看了她一眼,连忙凑到了床边,为炎倾做起了检查。这个女人虽是口口声声说救爷,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想救爷啊?

冷睨着她,夜荼冷声的质问着,“你究竟是何人?”难道就是激发了爷毒发的人?是她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她接近爷有何目的?

看着夜荼女人抿唇轻笑了一声,走到桃夭身边在她的鼻间打了个响指,顿时桃夭响亮的打了一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桃夭恶狠狠的瞪着眼前一脸笑颜如花的女人,火大的便要抓过她,被她躲开了。

“你不记得我了么?在红霞镇你还给我送过伤药呢!”女人看着桃夭挑了挑眉,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说道。

桃夭愣住了,夜荼和辰让也愣住了,红霞镇,那不是爷准备去死亡海域然后被迫回来落脚的小镇么?这女人他们在红霞镇见过么?为何一点印象也没有?

一把抢过了女人手中的小瓷瓶,桃夭皱了皱眉,这确实是她的东西。蓦地,桃夭突然想起那日他们上岸去客栈的路上爷出手救下过一名女子,虽然爷只是嫌他们在大街上挡路了,后来那女人还被爷一掌挥开了。

瞪大了下眼睛桃夭看着女人恍然了一声,“啊,是你啊!那个被调戏的花魁,”说着又转头看向了夜荼和辰让,“就那日有人在街上挡了爷的路被我教训了一顿,这女人就是那挡路中的人之一。”

“嘿,你自己都是医师,为何还要坑老娘的药?”桃夭又激动了起来,瞪着女人大声道。

“是你自己要给我的,难懂要我还给你?多伤你自尊啊!这么缺德的事我干不出来,虽然你的药确实很劣质。”

桃夭看着她抽了抽嘴角,你现在说出来就不伤她的自尊了么?

一名八品医师去做花魁,还被人在街上欺负,这算是何事?这女人来得蹊跷,她分明就是故意接近爷的。夜荼看着她眸中闪过一道冷意。

但不管如何?炎倾在她的医治之下还是醒了且体内的噬心冰骨也被抑制住了。抑制的时间自然是比清吟那不靠谱的时间多了去,至少再毒发也会是一两年之后了!不得不说那女人的医术的确是有些高超。

幽静的午后,细碎的阳光自窗棂照射进来斑驳的洒落了一地。内室里香烟袅袅,淡淡的清香弥漫了一室。

炎不离靠在炎倾的身旁,不爽的看着坐在床边便要褪去炎倾衣裳的花落,大吼了一声,紧紧的抓住了炎倾的衣裳,“你看病就看病,脱我爹的衣服干什么?”

炎倾的脸色也有些微沉,眸带不悦的睨着花落,轻皱起了眉头,冷淡着,“不劳烦你,让清吟给我看就行。”

花落看着炎倾呵呵的笑了起来,“不行,是我给你医治的自然也得我自个来检查你的经络,快点,别磨蹭,经络堵塞可不是一件小事,我一个女人都不害羞你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啊!”

“爷,就让她给你看呗,反正你也不吃亏,”一旁的清吟笑盈盈的说着,看着花落是一脸的崇拜,果然是高他两品的医师,居然会练生机丹!要知道这生机丹他是屡练屡败!

炎倾冷郁的睨向了清吟,“那你留下来作甚?白吃白喝当饭桶!这样就给我滚。”

崇拜之意陡然打破,清吟一脸正色了起来,“爷,我不是这意思,我……”

“他医术不如我,”花落打断了他的话,一把豪迈的就给扯开了炎倾的衣裳,顿时露出了他精壮白皙的胸膛。

炎倾的脸一下就乌云密布了下来,一旁的众人也愣住了,这女人的胆子真是大!

阴沉沉的看着花落,炎倾手上运起灵气就朝她打了去,被花落笑容满面的躲了过去,灵气打在了一旁的软榻上,‘砰啦’一声软榻跨了。

挑了挑秀眉,花落睨着炎倾调侃了起来,“哟,还能打出灵气,那就说明你的经络没堵塞,”说着又对着他轻浮的嘘了一声,抛了个媚眼,“说实话你的身材还真不错,要不要,咳,我的身材也很不错哦!”

炎不离睨着花落脸上有些怪异了起来,一个古代女人竟然说出如此轻佻露骨的话!不是说很保守么?泥煤,保守个屁!

炎倾的脸沉了沉,拉拢好了被她扯开的衣裳,便听见花落又说着,“其实我看见你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你了,那日你出手相救让我发誓今生非你不嫁。”

花落一脸羞涩了起来,更是娇羞的对着炎倾抛着媚眼。那一副忸怩猥琐的模样还真让炎不离恨不得一巴掌就给她丫的煽去,这个奇葩的女人堪比七刹了!

“不要脸的女人,就你也想嫁给尽哥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道不屑的娇脆声音传来,只见完奈玥凝冷着一张脸端着饭食款款的进来了。

不悦的瞪了眼花落,完奈玥凝走到了床边,语笑嫣然温柔的对着炎倾说道:“尽哥哥,这是我亲手为你熬的鸡汤,你现在身子还很虚得要补补。”

说着将托盘递给了身后的完奈麓,随即又给炎倾盛出了一碗汤。狠狠剜了眼一旁的花落,完奈玥凝顺势将她挤开自个坐在了床沿上,笑道:“尽哥哥,我喂你吧!”

还不待炎倾说什么,自个便低下头优雅的翘着兰花指拿起了碗中的勺子。那一副浅笑嫣然的模样可真是落落大方。但随即而来的一幕让完奈玥凝的表情成功的皲裂了。

一把抢过完奈玥凝手中的瓷碗,花落浅抿了一口,嫌弃的丢开了,“呸,好难喝的鸡汤,”鄙夷的睥睨着她,花落哼笑的嘲讽着,“就这手艺也好意思端来让人喝,喂狗狗都不吃,你是要给人补还是要人命啊!真的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居心何在了?”

被抢了鸡汤还让人如此数落,这怎么能让人不怒。“放肆,你这不要脸的贱人,”完奈玥凝当下就对着花落怒吼了一声,娇媚的脸上一片怒意盎然。美眸之中闪过一道杀意,手上运起灵气就要朝花落打去,被炎倾一声冷喝顿住了动作。

“夜荼,辰让,将她们两给我丢出沁竹居。”

看着夜荼和辰让走上来,花落笑嘻嘻的摆着手,“嘿嘿,不用不用,我这就出去,”说着又给炎倾抛了个媚眼,“记得要想我哦!”

“喂,女人,要打架,出来打,我绝对奉陪到底,”高傲的对着完奈玥凝挑了挑眉,花落眨了下眼,噙着笑走出了内室。

还敢挑衅她!这女人是在找死!完奈玥凝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冷哼了一声跟了出去,你既然想死,本小姐就成全你。

“真是两个女人一台戏,”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炎不离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却是来了兴致,热闹她最喜欢看的就是热闹!打架她最喜欢看的就是女人打架了!

“爹啊,我出去瞅瞅她们啊!你好好休息!”炎不离说完翻身过炎倾,胡乱的穿上了鞋子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小爷,等等我,”桃夭赶紧了跟了上去。

看着跑出去要凑个热闹的炎不离,炎倾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看向了一旁的夜荼,“花落那女人的底细查到了没?”

“爷恕罪,还没有,”夜荼冲着炎倾躬了躬手说道:“据红霞镇的探子来报,说是她自愿留在春红楼当花魁的,而且春红楼在她未去之前已经是频临关闭了,她去了之后春红楼支撑了下来,如今已是红霞镇最好的青楼!这女人的身份不简单!”

“当日爷毒发,负责给爷上菜的婢女锦莲被发现晕倒在房中,想来是有人在爷的膳食动了手脚才激发了爷的噬心冰骨,管家已经对那名婢女连夜审问了但是没有头绪,这花落出现的也太巧合了点!该不会就是她激发了爷的毒发吧!难道她是千柳儿的人?”辰让沉声着,此时的他已没了平日里的嬉笑,一本正经了起来。

“不会是她激发了爷的毒发,千柳儿一心想要爷死又怎么会让人来救爷,所以她绝对不会是千柳儿的人,辰让你别诬陷了她,”不满辰让的说辞,清吟急急的说道。

“清吟,她不过就是高了你两品你就胳膊肘往她拐了,有点志气行不行!就没觉得她很打击你!”

“她高我两品只能说是我平日里不够努力,怎么就打击我了,总之爷,你相信我她绝对不会是激发你毒发之人。”

“让她留下,看看她究竟玩什么花样?”炎倾淡然道,幽深的眸子划过一丝黯然。

当炎不离屁颠屁颠的追上花落和完奈玥凝时二人已经是打了起来。宽敞的十字道路上,花簇盛开好不娇艳,假山石旁凤尾竹瑟瑟的摇曳着。

灵气在空中汹涌的涌动着,花落和完奈玥凝身形交错的迎着对方,手上一道又一道的灵气攻击凶猛而出。一旁路过的奴婢侍从纷纷躲避不及,他们大多数是废物,遇上异者之间的打斗只能是逃命!

炎不离爬坐在了假山石上兴致高昂的看着眼前的激战,空中散发出的灵气波动掀起了她的衣衫微动,松松散散被束在脑后的长发也舞动了起来。

肉团也从桃夭的怀中跳出,蹭蹭的瞪着短小的四肢扑在了炎不离的怀中,耸了耸鼻子,看着完奈玥凝和花落问着,“主银,你说那两女人谁会赢?”

“小爷啊,你爬那么高当心摔了下来,快点下来,”看着假山上的炎不离,桃夭有些心惊,这座假山的高度不一般的啊!

炎不离摸着肉团的毛,瞥了她一眼,“放心啦!桃夭,我不会摔下来的。”

“可小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你点背就摔……”

桃夭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灵气朝炎不离飞了过来,顿时桃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跃起飞身抱下了炎不离,看着她有些后怕,“小爷,我就说了吧!万一点背。”

瞥了眼炎不离,见她没事,花落隐隐的松了口气,看着完奈玥凝的眼眸冷冽了下来,“那道灵气你是故意打向她的吧!我们之间的打斗何必要牵连无辜之人!”

完奈玥凝睨着嘲讽的勾了勾唇,哼哧了一声,“怎么,就这么急着想要讨好那个小野种,呵,可惜,你再怎么讨好她你也不可能嫁给尽哥哥,他是我的。”

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完奈玥凝眼神一凌,一把泛着幽幽冷光的长剑出现在了她手中。手腕陡然一转便要向花落刺去,却是一道白花花的粉状扑面而来,鼻子一痒,完奈玥凝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你对我做了什么?”完奈玥凝皱着眉警惕的看着她冷声着,她是医师,自己刚才吸进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药粉。

花落看着她笑了起来,挑着眉眼,风轻云淡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身上会痒而已,但也不是很痒,不过你千万别去挠哦!抓破了皮可就是毁容了。”

听到她的话完奈玥凝面色发青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身上已经开始痒了起来,忍着那闹心的瘙痒完奈玥凝紧紧的咬住了嫣红的下唇,好痒,真的好痒!她好想去挠,完奈玥凝紧紧的握住了双手。

“解药交出来,”完奈麓一脸阴郁的看着花落,冷声道。

“童子尿泡上三个时辰便可解毒。”

“你少唬弄,解药拿出来,不然对你不客气。”完奈麓根本就不相信花落的这话,让小姐泡上童子尿三个时辰怎么可能!

勾着唇笑着,花落看着完奈麓真诚的眨了眨眼,“这是真的,且你们也只能相信我,与其在这里纠缠于我倒不如替你家小姐收集童子尿去,一个时辰没泡上肌肤可是会开始溃烂哦!”

完奈麓变了变脸,难道真要让小姐泡童子尿!

“还不去给我找医师,贱人,你给我等着,”完奈玥凝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可见她是有忍得好辛苦了。

凶狠的瞪了眼花落,完奈玥凝甩袖离去了。梅雪跟了上去,完奈麓看了眼她,急急的走向了另外一条道。

看着她们离去,炎不离走上了花落,站在她面前挑了挑眼,“真的要用童子尿泡上三个时辰?”

花落看着她眨了眨眼,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炎不离嘴角一抽,“真狠!”说着语气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是你能确定骗到她么?”

花落笑了笑,“待会去瞅瞅不就知道了,这是你的契约幻兽么?倒是一萌物,”指着炎不离怀中的肉团,花落问道。

“你难道就没听说我是个废物么?”炎不离睨着她反问着。

花落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幽光,笑道:“呵呵,是吗?走吧!我们看好戏去。”

琉璃院的房顶,炎不离,花落和桃夭轻轻的落在了上面。

一来便看见大刺刺躺在瓦片上闭着眼睛的秦首,炎不离皱了皱眉,他怎么会在这睡觉?怀中的肉团刚想要叫秦首被炎不离一把捂住了嘴巴,只能是唔唔的发着音。

拍了拍桃夭的肩膀,炎不离示意她往秦首那去。看了眼炎不离指的的那处桃夭也觉得是个隐身的好地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花落紧随其后。

站在了瓦片上炎不离状似不经意的一脚便踩上了秦首的手掌,顿时一道响亮的哀嚎声响起,刚还在挺尸的秦首噌的是坐起了身,“哪个杀千刀的混蛋敢踩我的手,丫的,好痛!”

“炎不离你个小屁孩踩我干嘛?”看见一旁的炎不离,秦首眉头一皱,站起身对着她就是一阵居高临下的咆哮。

“嘿,躲好,好戏开始了,”看着院中跟着完奈麓匆匆走着的医师,花落说道,已是蹲下了身小心翼翼的揭开了一片瓦片。

“又来窥房,女人怎么就净喜欢看这种事,”秦首打了个哈欠,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她们说了一句,随即又是摇晃了下脑袋,捏着后劲叹息了一声,“这七日醉还真是醉人,炎不离你几天没有看见我了?”

炎不离抽了下嘴角,敢情他在这屋顶上昏睡了七日,也幸好是没人看见他。瞥了他一眼,蹲下身时对他做了个七的手势。

“嘿,这还真是醉七日啊!啊,好饿,我要去找吃的,”秦首说着转身就要离去却是顿住了脚步,转过头看着她们嫌恶的诶了一声,“怎么就爱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说完

已是飞身离去了。

房中,医师为完奈玥凝看了一番,叹了口气,“小姐,请恕我配不出这解药。”

完奈玥凝一听这话忍着的怒火瞬间爆发了,一把挥开了桌上的水壶水杯,顿时哗啦的碎了一地。

“你这个庸医,滚,滚出去,”怒视着眼前的医师,完奈玥凝大吼着。

他只是医术有限什么庸医!医师有些不满完奈玥凝的这话,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拂袖离去了。

“小姐,”看着一脸怒容的完奈玥凝,完奈麓小心的问着,“小姐你看是否要用童子……”

话未说完完奈麓的脸上便响亮的挨了一巴掌。完奈玥凝一脸狰狞的瞪着他,“让我去泡童子尿我宁愿痒死!那贱人绝对是在骗我,绝对是,啊,好痒,好痒,怎么能这么痒!”

终于是忍耐不住身上噬骨的瘙痒完奈玥凝烦躁的在身上挠了起来。完奈麓赶紧上前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挠自己,“小姐,用童子尿吧!我刚才已经让人去收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