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木头,当我爹可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繁闹的大街上炎不离吃着糖葫芦优哉游哉的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行人,脚下一片轻盈的往行宫方向走了去。

一旁的秦首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一人一兽满脸的不爽,眼神幽幽,嘴馋的舔了舔唇,“炎不离……”

“诶,这不是小郡主么!”话未说完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只见夜如墨绿衣飘逸的走了来,脸上盈盈的笑意。夜如媚站在他的身旁,倨傲的瞥着炎不离,冷哼了一声。

“这是宠物幻兽么?可真是可爱,真是随了它的主人,”夜如墨看着肉团眼中闪过一道不明的光芒,笑道。

“呵,”夜如媚嗤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如墨,你还想一个废物能拥有幻兽么?简直是痴想妄想,能有一个宠物幻兽也是不错了,这还得靠当爹的有本事!”对于炎不离怀中的肉团夜如媚是自然而然的想到时炎倾给她搞来的,语气中尽是嘲讽。

“这两傻货是眼瞎吧!”秦首双手枕在脑后看着眼前的夜如墨和夜如媚骂叨了一声。

炎不离瞥了眼秦首,抿唇笑了笑,睥睨的他们声音悠扬,“青天白日的哪里跑来两条疯狗来挡路?俗话说好狗不挡道连这么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也只有动手打狗了!”

说完炎不离对着秦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示意他动手。秦首瞅着她高傲的别过了脸。看着他这样炎不离危险的眯了眯眼,之前答应过她当打手的,泥煤,她白吃白喝的养着你,你丫的连一次打手都没当过。

听到这话夜如墨和夜如媚的脸色变了变,对于她这张伶牙俐齿的嘴他们之前在寿宴上是见识过了!明明是废物却是这般的狂妄自大他们也在那三三两两的蜚语中知道了!

突地,夜如墨瞥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眼下这也不缺乏是个试探她的机会。

“第一郡主是废物南城里人人皆知,真不知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要动手打狗!”

“对于打狗那自然是有打狗的方法,何须用得着我出手,老天是会看不过去的,”炎不离瞥着夜如墨讥讽的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挪动了下脚步,人是狠狠的站在了秦首的脚背上。

顿时秦首响起了犹如杀猪般震耳欲聋的的声音,快速的抽回抱着脚痛叫了起来,“炎不离,你个死小屁孩,好端端的踩老子作甚!你丫的是在找抽!”对着自己的鞋子猛吹气,秦首恶狠狠的瞪着炎不离,是一脸的扭曲。

炎不离眼神凌厉的剜了秦首一眼,冷声道:“有些人似乎是忘了之前答应过什么了。”

答应过什么?在跟他们说话么?夜如墨和夜如媚看着炎不离皱了皱眉。

“算了,如墨,走吧!不要跟一个小屁孩计较这么多,会掉了我们的身价!”似乎只是嘴巴讨人嫌了点又或者是打了其他什么主意,夜如媚拉了拉夜如墨的手说道。

但就算是你们肯不找茬了,但是炎不离又怎么会放过呢!特别是那张跟黑藤一模一样的脸,每次看到她都有种抹他脖子大放血的冲动!威胁的睨着秦首,你若是再想接受一盆狗血的洗礼,你尽管耍赖!

炎不离的眼神秦首读懂了,想起了那被狗血泼了一身的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唉,罢了罢了,他也不是什么不守信之人!打就打呗,反正也没人知道是他动的手,这也算是一缕魂魄的唯一好处了。暗中下了黑手不知道他是谁。

夜如墨看着炎不离没有任何的动作,更是没有理会夜如媚。是打定主意今天要试探炎不离了。

“行了行了,我打就是了吧!”秦首颇为无奈的说了一句,蓦然,身形一动已是冲到了夜如墨的眼前,一锭拳便是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

顿时打得夜如墨身形陡然踉跄了一下,随即便是一阵发懵,捂着真真切切疼痛的脸颊看着眼前的炎不离皱了皱眉,没见看她出手,她已是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了么?不,不会是的,就算是她不是废物那也不可能有这般的身手!

脑海中一阵遐想,夜如墨的脸上又是挨了一拳,身形又是一个踉跄,幸好反应及时的稳住了才没有摔在地上。

看着夜如墨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夜如媚有些错愕,呆呆的眨了眨眼,“如墨,你抽筋了?”

话音一落夜如媚的屁股已是挨了秦首的一脚,预料不及夜如媚被狠狠的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炸毛的一骨碌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谁?谁踢了本公主?不想活了。”

“哈哈,”看着二人完全不知所以然的傻样以及狼狈的模样,炎不离放声的大笑了起来。赞赏的看着秦首,朗声道:“都说了好狗不挡道,若是挡了老天爷也会看不下去的,哈哈。”

夜如媚瞅着她凝眉,这个废物的话究竟是何意?她没有认为是炎不离动的手,一个废物而已就算是有些什么传说中的好身手,可她并未动一分毫啊!她绝对不会相信她有这么厉害!肯定是有人暗中帮助她!

“有种就出来跟本公主堂堂正正的比试一下,偷偷摸摸的暗中出手只有小人才会干这种事,出来,”夜如媚环视了下周围,大吼着。

“这女人真笨,秦首是堂堂正正的打他们的啊!本兽可是看得真真切切,是他们自己看不见而已,”肉团捂嘴偷笑了一声,在炎不离怀中晃起了小脑袋,一双亮晶晶的熊猫里满是看好戏。

“唉,平日里坏事做多了,报应,”炎不离叹息了一声,好以整暇的瞅着她笑道。

“你,”夜如媚皱眉狠狠的瞪了在一旁说着风凉话的炎不离一眼,蓦地脸上挨了一巴掌,顿时夜如媚是怒了。

夜如墨也是怒了,那般被人捉弄于股掌之间让他心中深深感到的闷火。一时之间这对姐弟便在大街上乱打着灵气,行走的路人们纷纷躲闪不及。眼中对他们是深深的厌恶以及恼意,这两人是疯了不成!

秦首是早就收手回到了炎不离的身边,一脸笑吟吟的看着眼前乱打的夜如墨和夜如媚,邀功的看向了炎不离,“两串糖葫芦!”

很快,这一街上的动静惊动了官府,一众官兵肃然而来,一人大声的嚷嚷着,“什么人竟敢在街上闹事?来人,给带回衙门听候大人发落。”

“官兵叔叔,我认得他们,是夜阑国的皇子还有公主。他们没有闹事,只是在表演杂耍逗我们开心呢!”

炎不离从一旁走到了那领头的官兵前奶声奶气的声音很大声,周围的人都能听见她的话,顿时响起一片哗然。

看着她领头的官兵皱了皱眉,威严的说着,“你这小孩是何人?”

“我叫炎不离,我爹是炎倾,官兵叔叔你说我是何人啊?”

稚嫩的小脸上天真可爱,笑颜如花,众人看着她却是一惊,第一郡主么?

领头的官兵愣了一下,上下打量起了她,小小的身子一袭浅蓝色衣裙,清秀灵动的脸上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一双明眸闪耀透着一股天真。

“参见第一郡主,”领头官兵也是个眼尖的人,自是看出了炎不离身上的衣物华贵。当下便明白她就是第一郡主并没有撒谎,而且谁又敢冒充第一郡主,是活腻了么?

领头官兵这一举动那围观的老百姓自也是明白了过来,便要跪下来行礼。炎不离打断了他们,“别给我行礼,我还没死呢!你也快起来。”

啊?众人看着她怔愣了一下,却是明白她是免了他们的行礼。心中对她的好感倍增。

“夜阑国皇子,公主,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哦,好狗不挡道,若是挡道老天爷会是看不下去的哦!你看,你两闹得有多大,刚才乖乖的让路不就好了,唉,夜阑国啊!真是没礼貌,全是些疯狂的人,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炎不离望了望天,惆怅的说着,眸中却是闪过一丝笑意。

一番话下来又是贬了他们又是贬了夜阑国,夜如墨和夜如媚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这时他们可以肯定刚才绝对是有人暗中偷袭他们。

围观的众人看着他们议论纷纷了起来,刚才他们在街上的胡乱打着灵气本来就招人不满,听见炎不离说他们是夜阑国的人顿时是一阵鄙视。

“是故意的吧!仗着自己是他国的使者就是这么罔顾人命么?刚才要不是我逃得快,肯定要被打中。”

“哼,人家是一国皇子和公主,我们这些废物的命在他们眼中算什么,杀一个是一个呗!反正人家后面有夜阑国撑腰。”

“这也太猖狂了点!这里是南泗国可不是夜阑国,杀人以为不偿命啊!呵,还真如第一郡主说是个没礼貌的国家。”

“还是个长舌妇的国家,以后还真不要娶夜阑国的女人,不然真是家无宁日啊!”

……

众人一言一语的说着,夜如墨和夜如媚憋火得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喷死这些人!这些只会道听途说的家伙!

“呵呵,”夜如墨抱拳看着众人歉意的笑了起来,说道:“对不起,各位,在街上胡乱打着灵气是我们鲁莽了,但是我们也不是无事找事之人,是有人偷袭我们才出的手,若是有什么损伤,我们会尽数赔偿。”

炎不离看着夜如墨哼笑了一声,还知道用钱来挽回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炎不离瞥了他们蹬着小短腿离开了,她还得去找苍孤煜抱大腿呢!

看着让他们陷入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去了,夜如媚恨得牙痒痒,她真想一巴掌给她抽去。

一旁雅致又不失大气的酒楼,一袭白衣杉杉高贵清冷的男子站在二楼之上,负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炎不离,勾唇笑了笑,清眸之中闪过一道精光。

“大人,花落怀疑的人就是她么?”在他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雅丽的女人,看了眼炎不离,转眸看着胥婳说道,“大人,你觉得是么?”

“呵呵,”胥婳轻笑了起来,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走回了酒楼里。

女人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下摇了下头,跟了进去。

行宫,接受到守卫的通报,苍孤煜匆匆的赶到了行宫的门口,一眼便瞧见坐在阶梯上的炎不离,小小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眼眸闪了闪,苍孤煜快速的迎了上去,冷冷的喊着,“炎不离。”

听到苍孤煜的声音炎不离立马站起身猛地就朝他扑了去,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大腿,仰着一张笑脸瞅着他说道:“木头,我来抱你大腿了,我今天将炎倾给休了,你当我的爹可好?我没爹了。”

慢腾腾跟上来的溯源便听炎不离的这句话,顿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了地上,嘴角不禁抽搐了起来,神马情况?爹还可以休了!哦,真是,原谅他头发长见识短!而且认他公子当爹?炎王他丫的还不来找他家公子拼命!

苍孤煜看着她皱了皱眉,弯了弯腰抱起了她,眼神直勾勾的睨着她,问着,“发生何事了?为何休,休爹?”

向来冷着一张脸的苍孤煜在休爹这种破天荒可谓是大逆不道的事上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心中却是对她的这番举动有些好笑。也只有古灵精怪的她能想做出这种事!有她在日子可真不会无趣啊!

委屈着一张小脸炎不离看着苍孤煜,声音闷闷着,“这里不好说。”

精致奢华的房间,溯源喝着水听见炎不离的话一口猛地从嘴中喷了出来,看着她声音不禁提高了,“你还看小黄本!靠,炎不离,你真是,”别带坏了他家正直的公子。

随即溯源又无语的望了望天,想当初他看小黄本都是及冠之后的事了,老了,他们都已经老了,唉,跟不少现在孩子的步伐啊!真他娘的早熟。

“就为这事跟炎王闹?”苍孤煜看着她问着。

炎不离吃着苍孤煜剥好的糖炒栗子,抬头看向了他,“木头,我发现你是真的很无聊很无聊。”居然又剥了这么多的糖炒栗子。

“咳,”苍孤煜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

向着嘴里丢进了一颗糖炒栗子,炎不离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冤枉我了,我有那么傻么?看了小黄本还留下痕迹,我是那么傻的人么?根本就不是嘛!反正,别让我知道陷害我的人,不然男的肯定阉女的肯定毁容,泥煤,敢玩在我头上,胆儿还真大!”

一旁的秦首听到这话又是不禁夹紧了下身,好蛋疼啊!一定不能让炎不离知道是他干的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