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合作/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檀香弥漫,炎倾坐在椅上看着地上跪着苦苦哀求不要砍他们大腿的三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夜荼沉默不已,脸上是一片悲怆。桃夭和辰让是破天荒的默契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哭嚎着。

太阳穴的青筋跳动了一下,炎倾不耐的打断了他们的哭嚎,“闭嘴,再敢出声真砍了你们的大腿。”

闻言,桃夭和辰让赶紧噤声了,可怜兮兮的瞅着炎倾。

无力的闭了下眼,炎倾对自家手下的智商真是不敢恭维,“杵在这作甚?还不赶紧去找小爷。连抱大腿的意思都不知道真是蠢死了。”不过话说回来抱大腿究竟是何意思?

炎倾厉声的冷喝着吓了三人一跳。抱大腿不就是抱人大腿,爷,他们哪有不知道啊!怯怯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其实只要不砍他们的大腿就行了,三人连忙应着声一溜烟的便跑了出去。

瞥了眼三人飞速离去的背影,炎倾展开了手上被揉成一团的休爹书,眸子眯了眯,眼神深幽了起来。

行宫,肉团津津有味的吃着零嘴,溯源在一旁逗着它,某兽是傲娇得连个眼神都没给,更别说理他了。但溯源依旧是乐此不疲。而秦首怕事迹败露早就开溜不知去哪了。

矮桌旁,炎不离和苍孤煜在玩着弹棋子。抬眸瞥了被画的满脸磨痕苍孤煜一眼,炎不离嘿笑了一声,屈起中指狠狠的弹向了拇指前的白子,咻的一下,白子打中了离着四五个格子的黑子。顿时黑子被弹下了棋盘,白子留在了棋盘之上。

“哈哈,木头,你又输了,”炎不离得瑟的大笑了起来,拿过了一旁的毛笔,对他挑了下眼,“我这次画哪里好呢?”

苍孤煜看着她敛了下眼,嫣红的薄唇紧抿着快似一条直线了,冷声着突然夸起了炎不离:“穿女装很好看!”

“嗯?”炎不离瞅着他狐疑了一声,随即明白的笑了起来,身子趴在棋盘上靠近了苍孤煜,说道:“木头,就算你说我再多的好话我也是要在你脸上画画的,不过,我真没想到你还能这样,哈哈,真是逗死我了。”

苍孤煜睨着她眼眸闪烁了一下,“没有,真夸你。”

“那我谢谢你的夸奖啊!”炎不离嘿嘿的笑着,毛笔伸向了苍孤煜的俊脸上便要落下,蓦地,一道悠扬尖细的在房中响起吓得炎不离手抖了一下。

“太子殿下,南泗国炎王来了,”一个身穿着枣红色的小太监进来禀报着。

炎王!她爹来了!这么快就找到她了!炎不离顿时一惊,连忙丢开了手中的毛笔,便是跳下椅子着急道,“木头,快,哪里可以躲?让我躲躲。”说着炎不离走过去连忙抱起了趴在桌上吃着零嘴的肉团。

看着炎不离的一张花猫脸溯源噗的一声笑出了声,她是把自己的脸当画纸了么?调侃了起来,“炎不离,就你这样你爹肯定认不出来你的,用不着躲。”

“我带你进卧房,”苍孤煜走来冷冷的说着。

听到声音溯源看向了他,顿时惊得从凳上摔坐在了地上,看着脸上被画得乱七八糟的苍孤煜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娘的,这还是他家公子吗?哪里来的‘黑人’?

炎不离连连的点头,“嗯嗯,躲卧房去,快快快。”

“快去哪儿?嗯,炎不离。”

一道淡然温润的声音传来,炎不离抬脚的动作陡然愣住了,转眼看向了门口,只见大门口炎倾一袭修身的紫色华服,俊美无双的脸上一片冷然,深幽似海的黑眸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睨着她。

看着他这般模样炎不离知道炎倾肯定是生气了,心中不禁想要怂一下,可是她既然写了休爹书那自然也是想到了后果。瞥着他冷哼了一声,紧紧的抱住了苍孤煜的大腿,高傲的扬了扬小脸,说道:“我去哪关你什么事?你已经被我休了。”

听到‘休’这个字,炎倾的眼角不禁抖动了一下,迈着脚步缓缓的向她走了来。对着苍孤煜笑了笑,“苍太子,真是麻烦你照顾本王的女儿了,本王这就带她回府,不给你添麻烦了。”

“她说了她没看春闺秘事,”苍孤煜冷冽的看着炎倾说道。

炎倾瞥苍孤煜他一眼,没有理他,看向了炎不离,“过来,回家。”

“爹啊,昨晚你真的冤枉我了,”炎不离依旧是抱着苍孤煜的大腿,瞥着炎倾说道。

“嗯,我知道了,”炎倾看着她笑着点了点头,声音很是和蔼,随即蹲下身拉过了她便抱了起来,“事儿我们回家再说啊!”

要给她道歉么?嗯,那也是应该的,让你冤枉她了,不给你点行动你丫的不知道反省,睨着炎倾,炎不离眼神儿高傲,“好,木头,那我就先回家了,改天再来找你玩,掰掰。”一脸笑容的对着苍孤煜挥了挥手,炎不离说道。

见着炎不离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哪还有刚才说打死也不回去的威风凛凛,被炎不离扔在地上的肉团将手中捏住的一个糖炒栗子放进了嘴里,对着她翻了翻白眼,没骨气!

肉团是不知道炎不离的心思,本来她这个休爹书也只是一时的气愤才写下的,哪有真的离开炎倾的心思?这么做也只不过是心里不爽想要矫情一下!待在苍孤煜这么大半天火气也是消了大半,她就是这样的人,火气是来得快也散得去,火气一过那便是没事人了。所以有了这个台阶下她自然是明理的往下跳了。

“大人,今天炎王去了行宫见了北苍国太子,”一个身着深黑色衣衫的人跪在地上对着正在茗茶的寂烈说道。

喝茶的动作倏然一顿,随即寂烈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从椅上站了起来,负手走到了窗台,一手搭在了窗台上,一双如鹰般的眸子眯了眯,炎倾真的是搭上苍孤煜了么?

“大人,还有一事。”

“何事?”寂烈皱眉朗声道。

“有一个女人想要见大人,她说她能帮助大人除掉炎王,大人是否见她?”

“哦,”寂烈来了兴致,转过了身看向了地上跪着的男人,轻佻了下眉眼,“让那女人来见我。”

“是,”男人应了一声,躬身退下了。

须臾一个蒙着面,身材姣好一身艾青色衣裙的女人进来了。寂烈看着她眸光闪了一下,“姑娘,既然有心合作何不以真面目示人!你这样本相可真不得不怀疑你是炎倾的人来给本相设什么陷阱。”

“呵呵,”女人轻笑了两声,看着寂烈说道:“右相大人可真是想多了,我来这与大人合作也只不过是奉了我家主子的命,若右相大人不愿意相信于我,我是不会勉强的,毕竟我家主子日后有的是机会除掉炎倾,只不过是主子想走一条比较快捷的路罢了。”

“哦,不知你家主人是谁?”寂烈问。

“右相大人可知炎倾的真实身份?他是赫连一族的少主,赫连倾尽,你只要知道我家主子视他为眼中钉,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便行,不知右相大人可否愿意合作?”

赫连!三大部族之一!寂烈不禁吃惊了一下,难怪他查不出炎倾的身份,他竟然是赫连一族的少主!部族之间的争斗并不亚于皇室的争斗,看来是赫连族中的人也嫌他碍事了。

寂烈看着女人勾唇笑了起来,“本相就与你合作!”

回炎王府的一路上炎不离沉默不已,抱着炎不离下了马车往王府里走了去,看着她脸上的墨痕斑斑哼哧了一声,“倒是有些能耐,脸上都能开出花来了。”

炎不离看着他嘿嘿的笑了起来,“比起木头我这还算是少的了,他玩弹棋子玩不赢我,嘿嘿。”

“哟,人找回来了啊!这休爹可真是风云大陆上破天荒的一事了,”完奈玥凝翩翩的迎面而来睨着炎不离讽刺着,身上香味扑鼻得让人鼻痒痒,“尽哥哥,如此离经叛道不守孝道的孩子,你又何必要去寻回,这种孩子不要也罢。”

刚才辰让在王府里闹腾了大半天,说是炎不离休爹要抱别人的大腿去,爷怒了,下令凡是被小爷抱过大腿的纷纷砍了,众人还没有缓过这休爹的事来便是纷纷哭喊了起来,说自己并没有让小爷抱过大腿,霎时王府里是一片哀嚎声。气得炎倾黑着一张脸下令给了辰让二十大板子,嫌弃他智商的同时并还说着他妖言惑众。

然而经过辰让这么一闹,王府上下都知道炎不离休了炎倾这个爹!众人心中一片骇然,但个个都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往外传,是让这事烂在了肚子里。

“阿嚏,”忍不住鼻痒炎不离大大的打了个喷嚏,捏住了鼻子嫌弃的瞥着完奈玥凝,还未来得及说话,花落的声音便传来了。

“哎哟,我就说哪里这么臭,找了炎王府大半圈原来源头是在这啊!啧啧,知道自己臭就别出来熏臭别人了,你这样做真的很不厚道。”

拇指挡在了鼻间花落一脸嫌弃的走来了,看着炎不离惊喜了一下,“诶,回来了啊!我还真以为你休了这个爹不要了诶!那我不是当不成你娘了,我正惋惜着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呸,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休想嫁给尽哥哥,”完奈玥凝沉着一张脸看着花落火大着,心中是被她刚才的话气得闷火不已。自己明明吩咐过自家手下不准将她泡童子尿的事情说出去,但王府还是传得风风雨雨,她就知道是这个女人干得好事。

花落瞥着她挑了下眉眼,“不要脸,哪有你不要脸,泡了童子尿身上臭得跟什么似的,你也好意思弄得自己满身香味的出来,以为就没人知道你泡了童子尿了么,需盖弥彰的作甚!装你娘。”

这般无赖的话让完奈玥凝的脸陡然又沉下了几分,身上臭那不得让自己身上香来掩盖住!不要脸,哪不要脸了。

“贱人,你别跟我得瑟,”美眸中杀气腾腾,完奈玥凝狠狠的瞪着花落声音尖锐着。上次算你命大,这次一定要杀了你,跟着炎不离一起杀!

懒得理会这两女人之间的争斗,炎倾抱着炎不离往沁竹居走去了,他的正事还没有解决呢!

炎不离趴在炎倾的肩上满脸笑意的看着二人是看得叫一个津津有味。跟在后面的夜荼和桃夭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同情了起来,小爷,趁现在能笑就多笑一下吧!待会有得你哭。

回到沁竹居并没有像炎不离期待的那般是炎倾深情并茂的道歉,反而是让举着书罚站了!

“给我站好,手再给我弯一下试试,伸直了,”炎倾手拿着一根棍子,一脸肃然的瞪着炎不离厉声着,“呵,炎不离,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休爹,呵呵,还敢休爹了,以前怎么说过的,忘了!”

说着炎倾一棍子狠狠打在了一旁的矮几上,啪的一声让炎不离抖了一下。然而看着对她如此凶狠的炎倾,炎不离到现在都还有点懵!呆呆的眨了眨眼,“你带我回来不是要跟我道歉的么?”

炎倾本就难看的脸顿时是沉下了几分,又是几声怒笑,“道歉,你休了我还要我跟你道歉,炎不离,你是不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错哪了?是不是非要让我把你的双腿给打断!”

擦!她刚才被炎倾那温和的一面给骗了!眨着眼睛看着炎倾,眸子泛起了水雾,随即嘴一瘪便要哭出来被炎倾喝住了。

“炎不离,你别给我装哭,知道你上次醉酒告诉了我什么秘密了吗?”

“什么秘密?”抿着嘴唇,炎不离泫然欲泣好不可怜,声音闷闷的问着。

“你说你跟我哭都是装哭的,”说着炎倾挑了下眉眼,“所以,你觉得你现在跟我哭我还会心疼吗?炎不离,你自己好好的给我反省一下。”

泥煤,怎么就把她最有力的武器给说了出来,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炎不离懊悔的闭了闭眼,瞅着炎倾承认着,“是呀是呀,我哭我都是装的,是你自己要冤枉我看那春闺秘事的,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了,看了我一定会承让的,没看我是绝对不会承让,休下爹怎么了,以后惹着我,我还休夫呢!”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炎不离愤然的丢掉了手中的书籍,瞪大了眼睛睨着炎倾。

炎倾看着她抽了下嘴角,休夫!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爷,宫潇墨来了,”夜荼进来禀报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