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手气非常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宫潇墨慵懒的靠坐在椅上一脸愤愤的吃着案桌上糕点。他只要一想起自己被那炎倾父女坑得那么惨,他就心塞死了。

一旁,宫潇瑶瑶和沐虞菀手挽着手的站在厅门口,翘首以盼的看着外面,小离子怎么还不来啊?

抬眸瞥了急切的二人一眼,宫潇墨咀嚼着糕点抽了下嘴角,“你们两个别再想着去赌了,忘了上次输得被人扣在了疯癫赌坊了么?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

“我们哪有想去赌啊!只不过是太久没有看见小离子太想她了,是吧?菀菀。”宫潇瑶瑶的眼中闪过一道心虚,却是理直气壮的看着宫潇墨说道。

“嗯嗯,墨哥哥你这次真的是想多了,我和瑶瑶上次已经发誓不会去赌了就不会去赌了,”沐虞菀连忙点着头附和着,看着宫潇墨是一脸的真诚,相信我吧墨哥哥,相信我吧!

说话间炎倾的身影翩翩而来,看见他宫潇墨的脸就沉了下去,眸子眯了眯,丢下了手中的半块糕点朝炎倾走了去。

“倾哥哥,小离子呢小离子呢?”宫潇瑶瑶看着炎倾连忙迎了上去,张望着炎倾的身后问着。

“她在写字,没有跟来,”看着宫潇瑶瑶,炎倾笑了笑说道。

“炎倾,”咬牙切齿的喊着他宫潇墨站在了他身前,是一脸的凶神恶煞,却是突然猛地抱住了炎倾的腰身,哭喊了起来,“把我的七灵镯还给我,把我的七灵镯还给我,那是我家那老头子在我那偷的,我根本就没想过要给你的,还给我还给我,我的七灵镯……”

炎倾睨着宫潇墨抽了下嘴角,脸色微沉,冷声道:“放开。”

宫潇墨抱着他的力道更紧了,“不放不放,你不把我的七灵镯还给我,我死也不放,或者,你给我一千金币,就当我卖给你的。”

被炎倾当成重伤卧在床上已经是够肉疼的了,可是却意外得知他的七灵镯被他那无良的老爹借花献佛给了炎不离。当时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心灵的肉疼直线上升超过了他肉体上的肉疼,那一刻他感觉他的人生好灰暗好灰暗!

看着如此死皮赖脸的自家老哥,宫潇瑶瑶顿觉得好丢脸。上前几步对他就是大脚一踹便是用力的拉过了他,带动得炎倾脚步微微的踉跄了一番。宫潇墨更是一个踉跄的摔坐在了地上,大怒:“宫潇瑶瑶你胆子大了,居然敢踹你老哥,皮痒了是不是?”

没有理会宫潇墨,宫潇瑶瑶满脸讨好的笑容看着炎倾,“倾哥哥,我们能去找小离子么?这么久没见好想她啊!”

炎倾睨着她挑了挑眉,对此表示怀疑,“真的想她?”

郑重的点了点头,宫潇瑶瑶一脸的真诚,“嗯,真的好想她。”

“她在沁竹居,让夜荼带你去。”

“啊,好的好的,谢谢倾哥哥了,菀菀,走,我们去见小离子去,”宫潇瑶瑶高兴的答应着,拉过了一旁的沐虞菀就朝大厅外走了去。

“她去找炎不离没好事的,”宫潇墨看了眼她们离去的身影,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裳的灰尘说道。随即余光瞥着炎倾又要扑上去。炎倾淡淡的开口了,“再敢扑上来,我让你三个月下不了床。”

说着就朝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撩了撩衣袍,抬眸看向了宫潇墨,“七灵镯是郧叔送给蛋儿的,怎么又是你的了?宫潇墨,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宫潇墨大声的重复了一句,陡然火大了起来,噌噌的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瞥着炎倾,“炎倾,你他娘的给老子睁眼说瞎话是不是?当初我买下这七灵镯的时候你不也是在旁边的么?靠,你居然还敢跟我说我无理取闹!炎倾,你丫的心肠能不能这么黑,反正我不管,这七灵镯你今天必须得还给我。”

宫潇墨一顿火大的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说得口水星子是满天乱飞。

淡定的喝着茶,瞥了眼激动的宫潇墨,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悠悠的问着,“你买七灵镯的时候我何时在一旁了?”

沁竹居,看着这地上的孝经炎不离就是一阵火大,翻了翻白眼,一脚踹飞了孝经,怒笑着,“呵,不让我抄清心咒就让我抄这劳什子的孝经,我抄个屁!桃夭,你去告诉炎倾,我还真休了他。”

“对,休了炎倾休了炎倾,主人,肉团支持你,肉团支持你!”坐在桌上的肉团听见炎不离这么说顿时是一阵激动,嗷嗷的连忙说着。它只要一想到平时炎倾不然它接近它家主人它就恨不得一爪子拍飞他。

桃夭狠瞪了肉团一眼,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平日真是白疼它了。随即殷勤的迎上了炎不离,“小爷啊!自古以来哪有休爹一说,你休了爷要找苍孤煜抱大腿去,爷怎么能不生气啊!回来小爷也不好好的跟爷认错还跟他对着干,爷没有台阶下啊!再者,爷不过是罚你抄孝经而已,这要是换作我们谁犯了错,皮是不能完好了,你看辰让不就是让爷下令给打了二十大板,现在都还躺在房间嗷嗷的叫唤呢!”

“嗯,辰让为什么被打了?”炎不离看着桃夭疑惑着,辰让又干了什么傻事了?

“他也是傻,非要大张旗鼓的砍被小爷抱了大腿的人的双腿,是闹得王府一片哭声哀叹,人心惶惶,能不被爷下令打么?该,”其实一想到辰让被打桃夭心里就一阵爽快,说着这事声音里都带着不可言喻的高兴。

瞅着桃夭嘴角处愉悦上扬的弧度,炎不离抽了下嘴角,她这算不算是幸灾乐祸?“不过他为什么要砍被我抱了大腿的人的双腿啊?”

“不知,这是爷看了小爷的休爹书后下的令。”

“唉,是我害了他啊!不过,他也真是傻,让他砍他还真砍啊!”叹了口气,炎不离走到了桌旁爬上凳子便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小离子,小离子,我来找你玩了,想我了没?”

正喝着水便听见屋外传来了一道咋咋呼呼的声音,炎不离皱了皱眉,自觉得有些熟悉,一时间却又是想不到是谁的?放下了水杯转头看向了门口。

便见宫潇瑶瑶拉着沐虞菀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看见凳上呆呆看着她们的炎不离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前一把抱起了她,“小离子,小离子,看见我高不高兴?”

“还有我,小离子,高不高兴?”沐虞菀看着炎不离也连忙说道。

看着她们炎不离怔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声音里有些惊喜,“瑶瑶,菀美人,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参加学院大赛呗,然后来看看你,知不知道你离开后我们好想你,你想我们了没有?”

“嗯,想了,”炎不离看着宫潇瑶瑶点了点头。

“小离子啊!”宫潇瑶瑶说着看了一旁的桃夭一眼,抱着她走到了一旁小声道:“最近我和菀菀的手头有点紧,小离子你看你……”

话未说完但炎不离已经是知道她的意思了,轻挑了下眉眼,“想让我去帮你们赢钱。”

“嗯嗯,”宫潇瑶瑶如捣蒜般的点着头,是一脸期盼的看着她。

“老规矩,三七。”

“小离子,我们好歹也这么久没见面了,一见面就三七也太坑了点吧!而且我和菀菀还要对分,五五成么?”

“友情价四六,不然就算了。”

“啊,行行行,四六就四六,总比三七好!我们现在就去。”

宫潇瑶瑶说风就是雨,在宫潇墨缠着炎倾要回七灵镯的时候,宫潇瑶瑶和沐虞菀是抱着炎不离直冲向了南城里的疯癫赌坊。

桃夭无语的跟在她们身后是恨不得在她们身上戳出个洞来!竟然敢这么带坏小爷。然而在看见炎不离在疯癫赌坊里的赌运时,先是诧异了一番随即是掏出自个腰包里的钱跟着下注了起来。

一下子疯癫赌坊里是全聚集在了炎不离的这一桌,跟起了炎不离下着注。虽不是把把都能赢但总比他们把把都输的好。瞬间庄家是黑下了一张脸,想要出动下赌坊里的暴力,却让管事的看见了桃夭,顿时是一个心惊!

娘的,这是桃堂主啊!虽然之前只是匆匆的一瞥但是桃堂主长得这么美他还是一下子便记住了,可是他的顶头上司是辰堂主啊!二人是死对头众人皆知,泥煤,这桃堂主是要来砸场子么!

管事的哭相着一张脸挥了挥手,不准打手们轻举妄动,随即自个便是急忙忙的赶去炎王府禀报自己的顶头上司去了。

炎王府,宫潇墨几番的死缠烂打让炎倾好话说尽,最终是失去了耐性将他暴打了一顿。然后宫潇墨安静了下来,此时正躺在大厅里的地毯上小眼神哀怨的瞅着炎倾。

“就是欠打!”炎倾冷淡的瞥着他说道。

“那你已经是打了就把七灵镯还给我吧!要不给我钱,”身痛还是比不了不心痛,宫潇墨坚持的说着,一副你打死我我也要七灵镯的模样。

炎倾的嘴角抽了一下,这宫潇墨爱钱的程度又是升了一级啊!

“爷,”夜荼从大厅外走了进来,冷冷的瞥了眼地上躺着的宫潇墨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附在炎倾耳边轻声道:“小爷去了疯癫赌坊,手气非常的好,又是在金币桌,赌坊里的赌徒全都跟风了起来,再这样下去这赌坊怕是要损失好大一笔钱,管事的看见了桃夭所以没敢轻举妄动,特来请示爷。”

皱起了眉头,炎倾看着夜荼说道:“我不是让她在沁竹居内乖乖的抄孝经怎么又去赌坊了?”

“宫小姐和她朋友带小爷去的,上次在飘渺城她们不也是带小爷去赌坊赢了不少钱,小爷的手气真的挺好。”

“好个屁,她会听骰子,”上次在飘渺城怀疑宫潇瑶瑶带她出去的心思便一路跟着她们,却是没想到那丫头居然能听骰子赢了不少钱,还好知道见好就收他就没有出面。

“唉,”叹息了一口气,炎倾有些头疼,真是不给他省心。这宫潇瑶瑶也真是,看小黄本绝对是她教的!

“我早就给你说了她们去找炎不离没好事,”宫潇墨一脸幸灾乐祸了起来,眼神儿也不再幽怨了,双手枕在了脑后好以整暇的看着炎倾,愉悦的勾了勾唇却是牵动到了脸上的伤口,顿时疼得嘶了一声。

哈哈,宫潇瑶瑶干得好,就让炎不离赢光她爹的钱,哈哈!真是给他出了口恶气!是呀!不坑爹坑谁呢!

赌坊里嘈杂一片,众人几乎是全围拢在了金币场二十,只有寥寥的几人在其他的赌桌,都还是挤不进去,无奈之下在这心不在焉的下着注。

宫潇墨一脸欠扁的笑容跟在炎倾的身边,看着那围了一层又层的金币场二十脸上的笑容是更加的深了。

“小离子,买大还是买小还是买双?”桌前堆满了好大一摊的金币,宫潇瑶瑶已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兴奋的问着炎不离。

一旁的众人也是期待看着炎不离,脸上全是跃跃欲试的激动。

还不待炎不离回答,一道凉凉的声音传来了,“买你这双手行不行?宫潇瑶瑶,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带她来赌坊!”

人群中被炎倾用灵气分出了一条路是畅通无阻的走到了前面,黑眸深深的睨着宫潇瑶瑶,微微的挑了挑眉眼。

看见炎倾的身影宫潇瑶瑶连忙抱着炎不离站了起来,心下一片怯懦,紧张的瞅着他不安的喊着,“倾,倾哥哥,你怎么来了?我我我,我只是带小离子来玩玩而已!但是小离子的手气真的非常好,你看我们赢了好多钱。”

看向了那桌上的一堆金币炎倾的眸子闪了闪,没有上万至少都是六七千!若是他不来这赌坊还真是要损失不小!

一把抱过了宫潇瑶瑶手中的炎不离,炎倾瞅着她危险的眯了眯眼,“胆儿不小,炎不离,让你给我抄的孝经你竟敢给我抄到赌坊来了,回去给我抄十遍,不抄完你休想出炎王府大门。”

此时此刻众人才明白,他们眼中的摇钱树竟然是第一郡主!天呐!第一郡主的手气也特好了点!

“宫潇瑶瑶,若这事你不想让郧叔知道以后就不准来赌坊,不然传音给郧叔剁了你这双好赌的手。”

冰冰凉凉的声音让宫潇瑶瑶禁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看着炎倾连连的点头,郑重道:“是是是,倾哥哥,我再也不来了,”反正今天赢得这钱也够她花一阵子的了。

瞥了宫潇瑶瑶一眼,炎倾抱着炎不离离开了疯癫赌坊。

看着他的背影,宫潇墨摇着扇子嘴角是恨不得笑到后脑勺去,转头看向了宫潇瑶瑶赞道:“瑶瑶,干得好!”

啊?宫潇瑶瑶和沐虞菀愣住了,他不是一向都反对她们赌博的吗?怎么今儿夸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