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学院大赛/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终究是耐不过炎倾,在他的监督之下炎不离乖乖的有一搭无一搭的抄着孝经。其实她宁愿他抽她一顿都不愿意写字。

宫潇瑶瑶和沐虞菀第二日便来找过炎不离,被炎倾勒令不准进王府二人也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客栈,准备着院大赛。

一连好几日过去了,学院大赛终于是开始了。今儿天上孤阳高挂,空中万里无云,和煦的阳光普洒而下照耀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不禁之间生出了一丝的困意。

原本学院大赛只是学院之间的切磋和交流,但不知何时学院大赛渐渐地变成了国家颜面的争斗了。每每到这时各国君主都是较为重视的,若是不能亲临观看那也会派人到场观看的,其二这也不乏是个挑选人才的机会。各位参赛的学生自也是明白这点,在这一刻都是会拼了命的全力以赴。

马车里炎不离趴在软榻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肉团在一旁早就仰躺着身子,蜷缩着爪子呼呼大睡了起来。

转眼瞥了眼炎倾,炎不离哼哧了一声。马不停蹄地的被抄了好几日的孝经,她这双稚嫩的小手都要快被写出茧来了。

听见她这声轻哼,炎倾看着她勾唇笑了笑,伸手将她抱坐在了腿上,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梁,“这么几日连一遍孝经你都没抄完,还好意思哼。”

“哼,”炎不离瞥着他重重的哼哧了一声,“你厉害你怎么不抄啊!”

“又不是我不守孝道,”炎倾慢悠悠的说着。

炎不离顿时缄默,瞪着炎倾撇了撇嘴,离开他的腿重新趴在了软榻上。

赤崛学院是这次学院大赛的东道主比赛的场地自然是在赤崛学院。马车缓缓的停在了赤崛学院门口,炎倾抱着炎不离走了下来。

此时,赤崛学院已是人来人往,一片人声鼎沸。

学院大赛进行三天,第一天是淘汰赛,第二天是半决赛,第三天便是决赛。期间赤崛学院是向外开放的,目的就是方便各方老百姓们来观看比赛。

比赛场是在赤崛学院北面的一个中央场地上进行。一来到赛场炎不离便到处张望的寻起了宫潇瑶瑶和沐虞菀,她可是记得那日在赌场赢的金币还没有分呢!

在人群中寻寻觅觅了半天,终于在举着飘渺学院旗帜的一圈地看见了二人。连忙挣扎着从炎倾怀中下了地,跟他说了一声便急急的走了过去。

就知道这丫头还在挂念着她那分成的金币,瞥向了身后的桃夭,炎倾说道:“拿到金币就带着小爷来找我,人多别让她到处乱跑。”

“是,爷,”桃夭应了一声急急的跟上了炎不离。

“那天赢了多少?”远远的炎不离便看着宫潇瑶瑶大声的问着,紧接着人也小跑了过去。对着宫潇瑶瑶伸出了手,“四六,我的那份给拿来。”

宫潇瑶瑶弯腰抱起了她,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说道:“我哥没有给你么?他说他给你啊!”

糟了,宫潇瑶瑶暗叫了声不好,她那个嗜钱如命的老哥她就不该相信的!那日她和菀菀去炎王府找小离子本是想把金币给她的,也许这次倾哥哥是真的生气了吧!下令不准她们进府,后来她老哥就找来了,还给她再三保证说会给小离子的。泥煤!她怎么就相信他了啊!

歉意的看着炎不离,宫潇瑶瑶讪讪的笑了两声,“小离子啊!这几日我和菀菀进不去炎王府,我老哥就自告奋勇的说把金币给他,他给你,我想你的那份金币应该让我老哥给坑了去,他之前明明再三给我保证过会给你的,小离子……”

“我们赢了多少?”炎不离并没有怀疑宫潇瑶瑶的话,对于她的人品她还是能信任的。

“七千五百四十个金币。”

炎不离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泥煤,贪了我四千多,宫潇墨在哪?有没有来看学院大赛。”

“刚刚人还在这,应该是逛赤崛学院去了,小离子,是我对不起你啊!”宫潇瑶瑶歉意着,看着小离子这副模样她就知道她会去找她哥给要回来的,但是进了她哥腰包的钱那是别想让他给吐出来!

凝重着一张脸炎不离找起了宫潇墨,居然敢坑她的金币!宫大叔,你作死!眼神愤愤的在赤崛学院找了大半圈也没看见宫潇墨的身影,炎不离一顿火大。

“小爷,这事交给爷吧!爷说了让你别到处乱跑,走吧!我们去爷那。”

看着桃夭,炎不离挑了挑眉,是呀!这事就该是让炎倾出马的!宫潇墨哪能坑得过炎倾。想到这炎不离的心情陡然大好,“嗯,走吧走……”

“什么人?”抱着炎不离躲过了一道灵气,桃夭眼神一凌,冷声着。

桃夭的话音刚落,四五个蒙面的黑衣人站在了她们面前。个个手持着利剑动作敏捷的便是攻了上来。

远处传来了一记响声,学院大赛是已经开始了。人们都是涌向了赛场观看去了,此时哪还会有人在别处晃悠着。黑衣人也是看准了这点才出手的。

“小爷,你快走!去爷那里,”桃夭迎上了那群黑衣人对着炎不离大喊着,这几人的等阶都不低,其中有两三个就是青阶初中级。一束火焰自手中打向了一黑衣人。那人连忙用剑抵挡了起来,彼此一个黑衣人向着桃夭的身后刺了来。

“桃夭,小心身后,”看着向桃夭刺去的剑炎不离大吼着手上便要运起灵气,蓦地脖颈一疼,随即便是强烈的晕眩袭上脑,一瞬间便是夺走了她的意识。

身子无力的瘫软了下来,一黑人接住了她,抗在肩上便是运起灵气飞身离去了。

“小爷,”看着炎不离被劫走的身影,桃夭着急的大吼了一声,一个火拳打退了黑衣人便是要追上去,另一个黑衣人便缠了上来,一时之间让她挣脱不了。

赛场,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时不时传来的一片叫好声。擂台一旁坐着众位学院的长老以及各国的来使,此时正喝着茶对台上的学生谈笑着。

“这叫许霍的学生是北苍学院的吧!苍太子,北苍国真是人才辈出啊!开赛怕是就要连赢两场,”莫子御喝了口茶悠悠的说道。此时擂台上比赛的是北苍学院的学生和阑湾学院的学生。

“还未分出胜负,”坐在一旁的苍孤煜冷冷的瞥了眼莫子御冷声道。

“莫皇,你也太看好北苍学院了,难道是因为之前赤崛学院的学生败给了北苍的原因?”夜如墨看着莫子御盈盈的笑道。

“哈哈,”莫子御看着夜如墨大笑了两声,“七皇子,朕只是客观的评价,还望七皇子勿怪!朕对赤崛学院还是很有信心的。”

“依本公主看,这赤崛学院怕是气数已尽了,不然之前的入学考试怎么就让一个废物给通过了,若不是成心放水便是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没什么难度,”夜如媚哼哧了一声,瞥了眼炎倾,语气里有些不屑。

“皇姐,”夜如墨呵斥了她一声,随即对着莫子御歉意着,“莫皇勿怪,我皇姐她一向心直口快惯了,毕竟这废物通过入学考试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怕是风云大陆上的第一人吧!这也难免人会猜疑微词一下,莫皇就见谅,”虽是歉意但那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莫子御的脸沉了沉,对着夜如墨挑了挑眼,他倒是没想到他们会拿这件事来找茬。转眸看向了一旁的炎倾,想看他这个师兄是什么反应,额,一脸淡淡的喝着茶没有任何的反应。

“是挺匪夷所思,之前七皇子不也是被一个废物给撂翻下了马背,”苍孤煜瞥着夜如墨声音依旧是一贯的冷意,嘲讽着。

夜如墨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苍孤煜会帮着炎不离说话,呵呵的笑了两声,“只能说这个废物挺厉害的。”

“爷,”就在这时桃夭不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人一身是血的走了过来,“不好了,爷,小爷让人给劫走了,花落她追……”

话还没有说完,人还未走近,桃夭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再也支撑不住的晕了过去。站在炎倾身后的辰让连忙几个箭步在她未摔在地上接住了她,眼中有着一丝担忧,着急的喊着,“桃夭,你没事吧?桃夭。”

喝着茶盏的动作猛然一顿,炎倾淡然的眸子瞬间冷冽了下来。席间也是安静了下来。谁不知道这第一郡主是炎王的心头宝,这下她让人给劫走了怕是风雨欲来啊!

“何人这么大胆竟敢劫走第一郡主,来人,马上派人去找,”莫子御大喝着,看着炎倾瞬变的脸色莫子御知道他是动怒了,皱起了眉头,这个节骨眼上究竟是什么人劫走了离儿?寂烈么?

没有看莫子御,炎倾冷然的站起身离去了。夜荼抿了抿唇,跟了上去。

看着炎倾离去的背影苍孤煜轻蹙了眉头,炎不离!冷眸之中闪过一道不明的光芒,给身后的溯源使了个眼神。溯源立马变会意了过去,颌了颌首也离去了。

瞥着溯源也离去的身影,夜如墨思虑着,这苍孤煜是真的跟莫子御结盟了么?手指轻轻的点了起来,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是寂烈动的手么?但怎么没有提前通知他?

原本还只是借比赛的学生热嘲暗讽着的气氛在这个变故后众人瞬间是各怀心思了起来。

炎不离是被一阵滚烫的热水给泼醒的,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身上脸上全都是炙热的痛意。虽然跟被那烈火灼伤的痛意比起来这点痛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但是依旧是有些疼痛,忍着那灼人的痛意炎不离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被绳子紧紧的绑住了,根本就不能动弹一分。

又是一波滚烫的热水浇在了身上,炎不离不禁痛呼了一声。

“擦,泥煤的要不要这么没良心,老子不是已经醒了,还泼个毛线啊!特么的你眼睛瞎了,”炎不离对着那穿得就跟乌鸦一般的黑衣人火大的吼着。

“哟,还有力气骂人啊!炎不离,你这张伶牙利嘴依旧是不饶人啊!”

一道温和娇柔的声音响起,炎不离抬眸看了去,只见是一身月白色绣花广袖纱裙的完奈玥凝,此时正勾着红唇居高临下的瞥着她。

在炎不离身前优雅的蹲了下来,完奈玥凝温柔的笑着一把抓起了炎不离的头发,手上用力的使着劲扯着。扯得炎不离一阵头皮发疼。

“炎不离,我说了你蹦跶不了几天吧,你看我是说话算话吧!”强迫着炎不离扬起了小脸,完奈玥凝凑到了她耳边轻声道,手缓缓的抚上了炎不离细腻光滑稚嫩的脸上,眸光一黯,“我让人用刚烧开的热水泼你居然只是红了而已,”扯着炎不离的头发又是一个用力,“炎不离,你的运气还真好。”

说完,完奈玥凝重重的将炎不离的脑袋磕在了地上,顿时撞得只觉得炎不离是一阵眼冒金星。还不待她接下来有什么动作,完奈玥凝一脚便狠狠的踩上了她的脸颊,用力的捻了起来。

“一个野种不配得到尽哥哥的宠爱,那段时间小日子过得很舒适吧!嗯,可惜现在美梦结束了,”随着话音一落完奈玥凝一脚重重的踹开了炎不离,睨着她美眸之中尽是痛快之意。

被地上的灰尘呛住炎不离狠狠咳嗽了起来,随即扭动着身子缓缓的坐了起来,瞅着完奈玥凝呵呵的笑着,大大的黑眸之中没有一丁点的畏惧。

“完奈玥凝就你这副贱样还想嫁给我爹,给他提鞋都不配,说好听一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难听一点你他妈的连癞蛤蟆都比不上,也只能是泡泡童子尿祛祛你身上那龌蹉的骚味。”

“小野种,你死到临头还敢跟我嘴硬,”听见炎不离这话完奈玥凝的脸黑沉了下来,步伐悠悠的朝着她走了去,“知道你爹的真实身份么?他是赫连一族的少主,而你这个废物只会拖累她让他受到耻笑,如今要你命的人不是我,而是你那个跟你有着血缘关系的爷爷,这些人全是他派来抹杀你的,是我下令要把你玩玩后再让你死,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跟我说话跟我嚣张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