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艺术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问完之后满是期望的等我爸的回复,我爸估计当时心情不是太好吧,就跟我说:“电话里说不清楚,等我回去再跟你说吧。”

说完他就直接挂了电话。

我自己在家里等着的时候感觉心里特别的着急,心里挂念着我小叔。

等我爸和徐妍回来之后我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问了问他们最终的情况。

我爸面色凝重,坐到沙发上默默地抽了两口烟,而徐妍则看了我一眼,然后闪身回了房间。

我当时虽说很急,但是也没有催促我爸,一直等他自己开口。

我爸抽了会儿烟才跟我说了说情况。

我听完之后心里有些难受,就算自己有时候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现在亲耳听到结果之后,还是会感觉到难受。

我沉默不语的回到了房间,把门反锁了起来,让自己静了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知道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来,我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过电话来一看是卓小雨打来的。

我揉了揉脑袋,接了起来。

她上来就问我小叔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把情况跟她说了。

因为有金野和刘子铭那边疏通了关系,所以最后判刑的时候是以误杀罪判的,本来是要判四年的,但是因为考虑到我小叔的前科,又多加了一年的刑罚,也就是他要在监狱里面呆五年。

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一段时间,长到可以让很多人忘记你的存在,也短到可以让你觉得自己好像不曾离开过一样。

我不知道我小叔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我只知道我的心情是晦涩灰暗的,好像人生中突然失去了那轮习以为常的太阳一般,接下来的路只剩凄风苦雨。

后来当我再次见到我小叔的时候,已经是在看守所里了,那时候天已经变的燥热了起来,很快夏季就要来了吧。

因为一些琐事的羁绊,所以我直到现在才来看他。

玻璃对面的我小叔的脸庞十分的消瘦,干净,棱角分明,头发理得很短,紧紧的贴着头皮,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对于我的到来他似乎十分的欣喜,不过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所以只是笑了笑。

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冲他缓缓地开口问道:“你过的还好吗?”

他点了点头,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冲我开口道:“挺好的,你呢?”

我也跟他说我过的很好,回去的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再招惹是非,好好地学习告诉他我已经通过了实验班的考试,等高二开学之后,我就可以升到实验班里了。

他听到之后似乎十分的欣慰,夸奖了我一番,告诉我一定要好的学习,将来一定要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光宗耀祖。

说着他神色一黯,低下了头,苦笑着道:“不要像我一样,给家里抹黑。”

我紧紧的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难受,赶紧跟他岔开话题说:“小叔,我来的时候王语音让我跟你说,她也想来看你,但是走不开,所以有一句话让我告诉你。”

我小叔愣了一下,冲我开口道:“什么话啊?她最近过的还好吗?”

我冲他点了点头,说:“好,挺好的,现在她跟萧璐俩走的挺近的,所以她的事儿我基本上全都知道。”

说着我轻轻的笑了一下,开口道:“怎么样,我做的好吧,帮你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我小叔冲我笑了笑,说:“你监视人家干嘛,我已经跟她分手了,对了,你把红绳还给她了吗?”

我冲他点了点头,道:“嗯,给她了,她让我给你带的话也是关于这红绳的,她跟我说红绳她先替你保管了,等你出去之后,她会再还给你。”

当时我小叔听到这话之后神色呆滞了片刻,过了半晌,一下子变得凄然了起来,面露痛苦之色,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嘴唇动了动,才轻轻地开口道,像是对自己说话一般说:“我又怎么能配的上她。”

我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外面的太阳已经悬挂在了半空中了,找在人身上暖融融的,我回头看了眼看守所高高的墙壁,不禁感慨,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小叔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吧。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之后,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就召开了一次班会,说学校要组织一次运动会,让大家都踊跃报名。

在死气沉沉的高中生活中,突然听到这么一次活动,我们班的人瞬间都沸腾了起来。

我们学校的运动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运动会,是以运动会为主,结合了多种项目的,美其名曰“艺术节”。

总共召开两天,头一天白天就是运动会,有各项运动会的比赛,好多运动项目同时开始比,大概一天比完,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在食堂前面的广场上由学生自己随意摆摊,主要是以吃的为主,各种小摊都可以摆,当然,前提是要先申请到学校上头去的,然后批准了再允许摆。

我们班主任当时见我们那么一副兴奋地样子,也没有组织我们,任由我们讨论了一会儿。

小胖当时特别的兴奋,跟我说:“默哥,默哥,艺术节我早就听说过,以前我认识的在解放上过学的跟我说过,可好玩了,而且咱要是能逮住机会的话,还能赚笔钱呢。”

我当时一听他提到可以赚钱,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让他赶紧说说,怎么赚钱。

他咽了唾沫,冲我开口道:“你想啊,到时候艺术节一开始弄的时候,我们几个去摆个小摊,买点小吃的和奶茶啥的,就算是我们一杯奶茶能赚两块钱,咱高中部加上体育部有几千人呢,你说就算有两三百人买,那咱也赚好几百呢,再说奶茶成本那么低,一杯起码赚个五六块吧,那得赚多少钱啊。”

我当时一听到小胖的话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冲他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不,真能赚那么多钱?”

那时候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才四百块钱,要是我能赚这么多钱的话,那能够我好长一段时间的生活费了。

上次我被刀子捅了之后,因为蚊子死了,所以他家压根也没有给我们家赔钱,我的医疗费全是我爸和徐妍俩人找人借的,本来就有那么多的外债了,这样一来更是雪上加霜,所以我听小胖这么说,就想报一下这种活动,帮我爸和徐妍分担一些压力。

其实我爸现在找了年轻那时候他曾经帮过的一个老朋友,找他自己一把。

现在这个社会,人情冷漠,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所以我爸也没指望着他能够帮他,就是去试一下而已,但是没想到,他那个朋友非常的重情义,听说我爸有难处之后立马借给了我爸二十万,让我爸拿着去做生意,而且还不要我爸的利息。

因为我爸以前也是做生意的,所以说靠着这笔钱倒是做了一些试探,效果还不错,但是相比较起我家背负的债款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小胖见我神色兴奋,就使劲冲我点点头,说:“默哥,这次可是好机会啊,你正好能赚个生活费啥的,不过……”

我当时正高兴呢,见他这么说,就反问道:“不过啥啊?”

他面露难色的冲我开口道:“这东西肯定不是想谁干就能干的,每年都有很多人上报,但是学校通过的就那么几个,毕竟场地有限,再说,弄得多了,不好管理不说,大家也都赚不到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