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好好学习,别走他的老路/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平出现的那一刻,小胖他们心中的阴霾估计这会儿都解开了,一个个直接往我这里扑了过来,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一边笑一边骂,“好哇默哥,我说呢,我还寻思着你咋带我们来这地儿呢,万一整了个娘们儿,交不出钱来,咱不得呆这儿当鸭啊。”

我骂了句,“滚,要当也是你当,你屁股更白点儿。”小胖这逼就一脸默默无语的骂了句,“你咋知道的呢?”当时王安民和长刘海也在跟前呢,捂着肚子都笑得不行了。

他说完以后,苏平就直接走到跟前了,我笑着跟苏平点了个头,叫了声平哥,其他人也纷纷叫了声,小胖当时还盯着那边几个大臀的靓妞猛看呢,说,“平哥,你这被开除了,在这儿混的挺屌呢啊?”

苏平饶有兴趣的瞅了瞅小胖盯着的那靓妞,笑了下,“我啊,现在是这个酒吧的管事,咋的了,看上小翠了?这电臀够不够辣?就你我看还是算了吧,你那小短根还不够人家瞧不起你的。”

他这么一说小胖就不乐意了,憋着嘴说:“你一个,默哥一个,你俩就可劲儿损我呢吧,要小叔在,着实得收拾你们!”

等他说完,周围都沉默了,就立马觉着不对劲了,自己说错话了,就赶紧给我认错,说:“默哥,我,我知道错了,我这瞎嘴,净瞎扯犊子,你打我吧。”他就不停给自己掌嘴,说他错了。

我当时心中痛的不行,好不容易出来开心一次,又想起小叔了,我当时就想,我们在这里潇洒快乐的同时,他是不是在铁窗的里面看着外面的天空默默无语,曾几何时,他就是这样带我第一次去ktv,那会儿多激动啊,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现在呢,我第一次来这么气派的酒吧,却少了小叔带我装逼。

“默默,你没事儿吧?”苏平估计是见我有点沉默,我摇摇头说:“没事儿,我想起小叔跟我说的,我要好好生活,努力学习,过好我的日子,这才是他最大的欣慰,所以,我不能伤心在过往里。”

我擦了擦眼睛,小胖估计也是知道自己错了,刚刚过来了一个小黑妞找他玩,他都一脚把人家踢开了,搞得人家不高兴的样子走开了,不过看到了苏平在这儿,也不敢说啥。

“默哥……”我摆摆手,“行了,小胖,没你的事儿,我不难过了。”

长刘海他们也凑了过来,我就问苏平,“平哥,你这管事是干啥的啊,还有这场子……怎么回事儿?”苏平懂我意思,笑了下,说,“这也是我找你来的原因,你跟我来,其他人都留在这儿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消费算我的,对了,你们等我一下。”

说着他就去了一下吧台,估计是帮我们点了点儿好喝的,又招呼了一个大美妞过来,当时我看小胖眼睛都直了,他裤腿旁边微微好像撑起了一点点小帐篷,我想,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不过那大美妞确实给劲儿,舞跳的好,走到跟前,挺长的大长腿啊,够小胖吃的了。

苏平过来给小胖介绍了下,说:“这是小翠,陪我几个兄弟玩一会儿,等会儿我就下来了。”小翠当时扭了扭腰肢就说,“嗯哼,平哥,我等你。”

那声音,甜的能腻死人,我听了都磕碜,小胖直接傻眼了,盯着人家腿看,真猥琐。

苏平骂了句:“小骚.货等我回来的。”然后就拉着我要走,小胖说也要去,苏平就凶了句,“你去个死?”

说实话,小胖还是挺怕苏平的,他以前毕竟是学校老大,哪怕现在退役了,威风犹存。跟着他往楼上走的时候,我就问他啥事儿啊,还问他在这儿是给谁干,东家是谁,是不是金野,他就骂了句,“默默,我听学校里那些旧部说你变了,我还不信,你咋现在这么婆妈了?”我摸摸鼻子不知道说啥好,说,“是吧,是变了。”

然后跟我说上去以后就知道了,走上去的时候,迎面总是会走来一些服务生,有些是女的,个别男的,漂亮的居多,当时心里还是觉得苏平在这儿干挺爽的,一个管事啊,多半应该就是金野的产业了。

大概是到了一个类似总统包房的地儿,周围黑漆漆的,推开个门,我看里面金碧辉煌的,关了门,把外面吵杂的低音炮都隔断开来,里面有个人端坐在里面看着大屏电视,我一瞅,这不南哥么?

“南哥”,我和苏平喊了声,南哥转过头来,瞅见我来了,说,“小默来了啊,过来坐。”他拍拍大沙发的旁边儿,给我让了个位。当时看着,这整个包房大的比我家客厅还大一倍呢,还敞亮,里面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沙发,大茶几,还有一股诱。惑的香水味,我心里就挺高兴的,问南哥咋在这儿呢?南哥笑了,“这是金野哥旗下产业,我不在这儿在哪儿啊?”

我猜的果然没错,他就跟我说了,说原本这里是打算给我小叔守着当管事的,月当月里还能拿点提成啥的,小破万的收入,可我小叔就非说不干,我寻思着,他估计是还想着王语音呢,我记得当时他跟我说,干完了赵明飞报了仇以后老大位置就给我,再也不混了,好好念,争取配的上人家,可是,想到这里我就心酸,最后这一战,其实完全可以是友谊战,谁当老大有那么重要吗,现在两个开除一个进去,还死了个人。

南哥说你小叔不干,苏平也出来了,后来这位置就给了苏平,反正他现在也算死心塌地跟着金野混了,他说完这些,我沉默了,我想不想起小叔都不行了,他这段时间占据着我整颗心,想想,这原本属于小叔的荣耀和权力,就都被监。狱的铁窗隔开了。

南哥皱着眉看我这样,揽着我肩膀,“小默啊,你金野哥其实挺看重你的,如今你小叔进去了,他问问我,你需要啥帮助不?听说,你家里欠了人家一笔巨债啊?”

听了他这个话,我内心翻涌了起来,虽说南哥救了我几次,我该感谢他,但自从老爸跟我说过小叔以前跟金野时候,金野让他送犯.法的东西,害的小叔顶罪少管所两年,我就对这个金野有些亦恨亦敬的地步了,再也不是我从前敬畏的那个小叔的牛逼靠山了。我对南哥笑了下说“不用了,我家里能解决好这个问题”,南哥拍拍我肩膀,说,“放心,小默,你不要觉着你小叔进去了,就没人疼你了,就没人保着你了,不是你南哥吹牛逼,只要有我一天在,你学校那群憋犊子敢动你一个试试?”

“另外,听说你前段时间到处找工作,要不,你也混个小管事当当,等你熟了,让你接苏平的位置?”

虽说我对金野印象不好,但我看南哥这样,真心有点感动,不过我还是摇摇头说,“南哥,真不用了,马上我就要升高二了,我想好好念,争取上北大上名牌。”

南哥愣了下,吃惊的看着我,苏平在笑盈盈的旁边补上,“南哥,默默可是他们级部第一名。”南哥啧了啧舌,竖起大拇指,夸了句,“草,敢情你能文能武,文武全才啊曹,你小叔都没你那么屌,这要放在古代,那就是武状元啊。”

我说:“南哥快别说了,再说我脸都红了。”又跟南哥墨迹了几句,南哥就说,“说真的,小默,你家里的情况……”

我再次抬手拒绝了,说,“南哥,真不用,金野大哥、铭哥的好,我都会记住,但我老爸这阵子做生意算是有了小起色,前阵子才入账七八万,所以真的不用了,如果真有需要,我会找你的,谢谢你了,南哥。”

南哥愣了下,说“哦,是吗,我咋没听说呢?那你跟以后有啥事儿再给我电话吧”,我说:“行。”

他看我老是拒绝他,他也是个爽快人,就没再坚持了,但我看的出来,他有点不高兴。

其实我拒绝金野不光是因为他以前坑过我小叔,还因为他能随随便便就查到我的家底,就好像上次菡姐被抓,他一个电话就找到人了,这种能力,如果是我的敌人,岂不是让我骨子里生寒?小叔当初也想着干完那一架就不混了,可他真的能退出江湖么,他乐意,金野会同意么?我怎么感觉这盆水越来越混了。

拒绝了南哥,我出去的时候,他盯着我看了会儿,不知道在想啥,苏平喊了声,“那南哥我们走了啊”,南哥摆摆手就让我们出去了,在走廊的时候,苏平就跟我说,“你傻啊,默默,你家里的情况我也了解了点儿,南哥说给你,你为啥不要啊?再说了,你来这儿,就算给我打个下手,也有个六七千一个月的,总比你在那牛排店当啥服务员累死累活强的多吧?”

我叹了口气,“平哥,小叔在里面怎么跟我说的,你知道吗,他跟我说混是一条不归路,让我好好学习,别走他的老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