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我以后有一个考上清华的儿子了 (二合一大章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峰这一周都没来找我麻烦,我还寻思着他是不是怕了我了,还是我那几下子打的他动弹不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都是小胖和麻子脸他们帮我给扛下来了。

那会儿长刘海跟我说明了他的决心,要追下萱萱姐,那会儿我刚好和萧璐温习完功课,月考完了,她那次考了个级部五十多,还可以,她爸妈都挺高兴的,她妈来学校的时候还特意给我爸带了点儿东西,我当时就说,“阿姨,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她就说,“上次我先生跟你爸说的话,确实是过了,没事儿,要以后我和他离婚了,璐璐归我,你要真喜欢璐璐,就努力,让我,让她那个死爸爸看看,他是不是看走眼了!”

我当时被她给说的眼睛都红了,感动的不行,说实话,她能理解我,我特别感动,当时璐璐都哭了,就说:“妈你说啥呢。”

她妈就说,“我当初就是,有喜欢的人,但对方家里穷,我爸妈不肯,后来我就嫁给了你爸,你爸的确是有钱,家里富足了,都是你爷爷的钱,可现在怎么样呢,闹离婚,整的家庭不和谐,还不如人家穷人家的家庭呢,你说是不是?你妈我啊,也是看透了,怎么过不是过啊,穷一点,又不是死,家里人过的温馨,比什么都强,默默,你说是不?”

我当时就猛地点头,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说“是,阿姨,你说的对,太对了!我家里就是,虽然我……后妈,那不是我亲妈,但她对我好,对我爸好,我爸的店子赔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所谓患难见真情,我家里现在虽然还很困难,但我觉得我一点儿都不怕!”

她妈也被我说的眼睛红红的,说“默默啊,需要阿姨帮忙不,如果需要的话……”

“不用了阿姨,没事儿,我是个男人,这种事儿我自己能承担,我自个儿还能赚钱呢”。

我摆摆手拒绝了她,她妈就睁大了眼睛说,“默默还能赚钱呢?”

萧璐在一旁,也眼睛红红的流泪了,抹了抹眼睛,说:“是啊妈,许默可厉害了,她再艺术节的时候,赚了四五百块呢,就一天的功夫,他还拿了个级部第一,两千多块的奖金,自个儿一分没花,全都给她爸妈周转家里了。”

她妈眼睛亮了亮,说,“不错,不错,默默,加油,以前,我就觉着,你这个小伙儿跟我姑娘谈谈恋爱,处处对象,也许只是暂时的,我也没拦着你俩,兴许哪天你们不在一个学校念书了,不在一个大学了,距离远了就分了,而璐璐呢,也需要一点感情上的磨砺,在老家这边的城市受了伤,至少还有我可以给她安抚,安慰,所以哪怕你是她的初恋,我也没拦着你俩,至少比以后要是在外面读大学谈了个初恋,要死要活的强。”

“可现在我就觉着,你这个小伙,真不错,难说,你有那么一天可以真正成为我的女婿,也说不定。”

说完以后,她就带着璐璐走了,还跟我告别了,我当时也跟她告别了。

不过我的心里却不怎么高兴,咋说呢,五味陈杂,璐璐她妈说的是实话,她妈已经算是很开明的人了,不像是她爸,一味的拒绝我。可她妈也没有很看好我,只是现在觉得我有这个希望而已,看来,她以前也一直不怎么看好我啊,只是把我当成她家璐璐成长路上的一个感情史、垫脚石而已。

不过,既然这样,我更加不能让你瞧不起,我就是要考上北大,考上全国最高学府,让你们这群瞧不起我和我小叔的人,都亮瞎狗眼!

晚上回去的时候,徐妍看到我脸色有些不好,问我,“你咋了,没事儿吧,我看你最近都学习到很晚,是不是很累?”

我说了句,“没事儿,马上就分班考试了,我得加班劲儿分到重点班里去,只有到了重点班,才有机会成为名牌大学的种子学生。”

徐妍兴奋的笑了下,拍拍我的脑袋,说,“嗯,默默加油,那我以后,以后也会有个清华,或者北大的儿子了?”

说到儿子两个字,她突然愣了下,生怕我生气似的,转过头来看看我,苦笑了下,我摆摆手,说“没事儿,喊了就喊了吧。”

我算是默认了她这么叫我了,她一脸兴奋,问我吃了东西没,我说吃过了,在学校里吃的,不饿,她哦了声,就没打搅我了。

不过我看到她离开的时候,眼睛里面,闪动着泪花。

我的亲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以接收这个女人,希望你不要怪我,可是徐妍她,真的对我很好,对这个家很好,她会是个好妈妈,你也是个好妈妈,这叫我怎么选,怎么选啊?如果哪天,我真的喊了她一声妈,那你,会不会在泉下骂我不孝?可是,我真的好想要一个妈……

想着想着,我就泪流满面了,刚好这会儿不知道谁的电话来了,我抹了抹眼泪,就接起了电话,我一看,居然是萧璐的,她打我电话干吗。

我接起来以后,她就说了,“默默,干吗呢,我说没干嘛,刚刚温习了下功课,怎么了,马上打算睡了。”

她说了个哦,然后说,“就要睡了啊,有没有想跟我聊聊啊?”

我说“行啊,聊啥呗,你不困么”,她说“不困啊,我妈都认同你了呢,我挺兴奋的,默默,其实我虽然不希望我爸妈离婚,可是,要是离了,我跟我妈,我妈能认同你,我就能跟你在一起了,虽然说我没了个爸,但多了一个老公,你觉着,我这样划不划算?”

我当时就苦笑,我说“你瞎说啥呢你,你爸妈只是分局而已,还闹不到离婚的地步,另外啊,你现在是这么说,离婚没什么事儿,等到真正离婚的话,你就扛不住了,你现在是说的好听,没有一个爸,多了个老公很爽,等到时候,你还得怪我,是我把你爸给赶出去的。”

我叹了口气,我说,“你还记得当初你说我是没妈教养的孩子,我很生气的那时候,我说我根本就没有妈,记得不?”

她说“记得,怎么了?”

“对啊,你难道想人家说你是从小就没爸的孩子么,万一哪天,别人说你是没爸爸的野孩子,你会不会生气,你还会跟现在一样,这么淡然的跟我说话么?”

我说完以后,那边就轻轻地抽泣了起来,“默默,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万一我爸妈要是真的离婚了,怎么办,我到底该跟谁?”

她哭道,“默默,上次我爷爷奶奶他们来了,问我,如果法庭判决给我选择权,跟我乐意跟谁,还说,我的选择,可以让法官考虑考虑的,我当时就说我想选妈妈,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又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呜呜呜。”

我赶紧说,“别哭啊,别哭璐璐,你是坚强的,真的,你要像以前一样,拿出那个坚强的你的样子,这个时候,你千万要保持冷静,万一真的走上了那一步,你一定要做好自己的选择,不要后悔,可现在你爸妈还没闹到那一步呢,你可千万别乱想不开啊,万一你爸妈原本没打算离婚,被你这么一折腾,适得其反直接就离了,那怎么办?”

她立马哭的不敢哭了,说了个哦,然后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说,“学习,努力学习,跟我一样,努力再努力。你看我,家里遭到大变化,我家里欠债一大笔,小叔又进去了,爷爷奶奶现在也没人照顾,瞧不起我的人,一直都瞧不起我,我只能努力,狠狠打脸!”

“你也是,如果你成绩很好了,好到爆了,你爸妈看你成绩这么好,不想影响你的学习,不敢离婚,想稳住你,直到你高考结束,你想想,这离高考还有个两年多呢,就算他俩打算高考后结婚,那也得两年以后啊,对吧,这段时间,够你们磨合了吧?”

我说完以后,萧璐高兴的破涕为笑,说,“许默,你真聪敏”!

我笑了,听到她的笑声以后,我也高兴的笑了,我说,“也不看看是你男朋友我是谁,哪有我摆不平的东西?”

她就切,然后损我,最后我问她,“这次我帮了你,打算怎么谢我啊,是不是该给我点儿报酬什么的”,她说了句,“对啊,是该给我可爱的小男朋友一点儿报酬,你说说吧,你想要啥?”

我说了句,“我啥也不想要,我就想要你,璐璐啊,你快给我吧,我可要憋死了,我都憋了两个礼拜了,一炮没放,你叫我怎么办啊,万一憋出点儿毛病了,你以后的老公就废了”!

萧璐就疑惑的问我,“真有这么严重?”

我心里一喜,这小傻妞还不知道这事儿呢吧,其实憋多了会得前列腺,这确实是一种病,但是,我只要自己发泄出来就行,可是她不知道啊,只要我把她忽悠到炕上去了,还由的了他么?

我说,“当然啊,你以为啊,我们男人构造跟你们差不多,你们女人一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需要放点儿东西出来,我们男人也是,一个月总有几天需要放点儿东西出来,如果不排出来,那对身体就不好,还容易生病,严重的,可是会得癌症的呢!”

我当时就在心里面笑死了,心想只要把她给骗到炕上了,她还想反抗,都没用,我这么骗她,想想自己太坏了,不过我喜欢。而且我这么骗她,一个月我能弄她几回,不至于憋得这么难受,那种感觉,想必很多男人都享受过,特别难受的感觉,憋着,再憋着,谁受得了啊。

其实我也没骗她,这玩意儿,确实会得癌症,什么前列腺癌,什么尿毒症啥的,都是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性生huo来发泄,所以才会得的病,如果得到发泄了,自然就不会有啥病了。当然了,有可能这个男人弄多了,就会变得不行了。

我就跟她说,“那可不,可严重了,这玩意儿,就跟你们女人似的,来那啥月事,不能碰冷水,不能洗冷水头,还不能吹冷风。我们男人,要是一个月不让发泄几次那种事,那就会憋出前列腺癌来,所以这几天,你得好好对待我,把我给整的舒服了,这样我就没事儿,你知道不?”

她哦了声,说,“是这样的吗,我怎么没听小雨姐说过啊?”

我说是啊,“就是这样的啊,我还能骗你不成,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你可是我老婆!另外,那啥,你啥意思啊,小雨?”

她说是啊,我一般有一些不懂的方面都会问小雨,她,她对男性好像更懂一点。

就这一点让我确定了,这小雨肯定应该不是个处了,难怪萧璐萱萱她们好像都是处,但都懂的挺多的,原来就是有了小雨姐这个损友啊,难怪难怪。我就赶紧跟她说,叫她别听小雨姐的,小雨是个女的,再懂男人,哪有男人自己更清楚自己啊。

忽悠了她半天,她总算是答应,等下周把月考的试卷讲解结束以后的下周末再陪我出去一趟。

当时我就说,“真的?那可说好了啊,不许反悔,为了我,你可得上点儿心。”

她说了,“瞧你那色急的,我还真不知道男人不弄这个事儿,居然还会得病,得等我找机会问问小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