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小胖和长刘海被打进医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胖就不说,黑大个也死都不说,就这样,他们被打了好一阵子,直到保安来了,他们才赶紧翻墙跑了的。

后来小胖黑大个和长刘海合计了一下,说是一定要去报仇,就等明天,然后他们周五晚上也没回家,就在那合计呢,我原来跟他们一起买的甩棍,他们就拿去了,打算夜袭体校,非要干一顿刘峰。他们还找了麻子脸呢,麻子脸说了句,许默都不管这个事儿,我怎么管,小胖也没说啥,毕竟人家麻子脸帮的忙够多了,还麻烦人家,多不好,就算人家不帮忙,也不能怨恨人家吧。

然后小胖他们就自己自发的去了,第一是为自己出气,第二是为我出气,他们也不是白痴,知道就那么莽撞的冲进去,迎来的肯定是体校所有人的围攻,那时候可就不是打架开除的事儿了,而是只有你们高中部的人来打人,我们体院只是正当防卫而已,那到时候可就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没理可说了。

所以干嘛人家刘峰要来偷袭,就为了让人找不出理由来开除他,只有小胖他们自己知道是刘峰,那又有啥用呢。

小胖也算是跟我混了那么久,也不笨,知道只能智取,人少,不能力敌。他们找了个小胖以前的同学,也是刘峰的同学,以前他们都是一个学校的,问了下刘峰的行踪,知道他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都会在一个网吧里玩一两个小时游戏,一直玩到宿舍快关门的时候,他才会回去,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小胖他们就立马前往那个网吧。

可后来才知道,被那个同学给卖了,为啥,那同学人家是体院的,当然是跟着刘峰混的啊,跟小胖虽然是同学,但那也仅仅只是以前是同学罢了,又没有多大的交情,而且体院和高中部闹得沸沸扬扬的杀人事件,他们能不知道么,还会帮你小胖?

王安民说,“小胖他们一起进了网吧的时候,还没啥事儿,当时瞅见这刘峰果然在那玩着游戏,身边没啥人,当时他们都高兴死了,心想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报个仇了,哪知道,他们刚刚走到刘峰面前,才开始斗嘴说了几句话,刘峰就拍拍手,尼玛当时一个网吧有一半儿以上的人都站起来了,当时我们还想跑来着,可是后来就。。”

当时刘峰叫他们都放下武器,跪在地上喊他三声爷爷,然后再喊三声许默是孙子,龟孙子,就放他们走,啥事儿没有。可是,你也知道,要他们这么喊,是绝对不可能的。

王安民眼睛红红的,说:“黑大个和长刘海还是拼了命杀到了刘峰的面前,弄的他脸都花了,

长刘海当时还骂了句,老子几个就算被打死,也只会喊你是孙子,许默是你爷爷!”

“当时刘峰就疯了,点了根烟指着我们说,打死他们,打到残,残了我负责!”

“那里也不是学校,在校外,还是个黑网吧,这事儿传不到警方那里去,当时我看小胖还蛮拼的,渐渐地就被一堆人,数不清的人,往他身上砸,脑地上全是血,长刘海和黑大个最惨,他俩把刘峰的脸给刮花了,好像是黑大个被打断了腿,我当时听到刘峰说让人废了他一条腿,因为,他给刘峰的脸的伤害是最大的。”

“后来我看了一下,我也不是孬种,我只是知道,如果没有一个人照顾他们,送他们去医院,那肯定会很危险。”

王安民哭的眼睛都肿了,“当时那群畜生,打完了人,好歹叫个救护车啊,就那么走了,还是网吧的老板,赶紧的把我们给送到了医院,还偷偷的给我塞了一千块钱,让我先垫着医药费,就是别把这事儿传出去是在他的网吧里发生的。”

“后来到了医院以后,我看黑大个的腿都不能动了,吓坏了我了,小胖脑袋都破了,就长刘海还好,手腕脱臼了,没法动,我说叫他们爸妈过来,他们不肯,尤其是长刘海,他说,要我这样子,叫我妈过来,我不完了么,上回你还记得怎么回事儿不?”

“小胖说也是,他就躲着几天不回家,也没事儿,下周末之前,把绷带给拆了就行。倒是黑大个最严重,倒也没有断腿,都是些高中生,谁能下手那么黑啊,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当时我问了问黑大个需要叫他父母来不,他说了句,“不用,我爸妈都是农民,我从来没回过家。””

“当时我也想起来了,黑大个的家离这里特别远,他好像自从开学以来就一直没回过家,每次都是放暑假寒假或者很大的假,他才会回去一次,回去最频繁的就是我和小胖,其次就是王安民了。”

“所以他们仨现在都在医院养伤呢,倒是没让任何人知道,学校里知道,怕被开除,家里人若是知道,也怕墨迹出事儿来。就私自把这个事儿给压下来了,至于医药费的问题,估计今天快花完了,那个黑网吧老板的一千块,他今天来本来是来凑凑钱,顺便等我一下问我有没有钱的,后来又怕被我问出个什么来,影响了我考重点班,又怕我冲动以后被开除,所以就没敢说,想等我去上课以后,他再请假去医院看他们仨个。”

我拍拍他的肩膀,坚定又感动的说,“我有你们几个兄弟,这辈子都没无悔了,真的。其实,为了你们,而被开除,那又怎么样呢?”

“别,别,默默你家里面这么困难,你小叔的前车之鉴,你都忘了吗,他们那些废渣被开除倒是无所谓,可你不一样,你可是种子学生!你比他们值钱十倍百倍,这不值得!”

我怒道,“我说值得就值得!”

他说,“默默,你听我说,你别去。。”

你放心,我不会去,我不是个莽夫,你放心好了,就算我要整死他刘峰,也不是现在,我也不会在明面上整死他,而是在暗地里。我阴阴的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我只知道,这个叫刘峰的家伙,会是我日后报复的对象,我要让他知道,得罪了我,是什么下场。

我跟王安民道,“其实老王,你就是瞒着,也没用,明天就要上学,你们都不在,我一看就有猫腻,你们怎么躲也躲不了被我发现。”

王安民说:“是,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你,就想着多拖个几天,长刘海估计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他的伤不是很严重。”

我问他现在可以带我去医院了不,他说可以,然后就跟着我一起坐车到了医院。他俩虽然一个是骨伤科的,一个是脑科的,但估计是他俩强烈要求在一个病房吧,果然跟王安民说的一样,长刘海没事了,但要注意手腕那里不要再这个礼拜内再受伤,也不要搬重物。

当时看见小胖脑袋上裹了个绷带,黑大个的脚被吊起来固定防止碰撞的样子,我就眼泪都出来了,

“小胖,黑子,长刘海!”

“默默,默哥,你咋来了呢?”

当时小胖就过来,给我一个拥抱,说默哥你砸来了呢,我说我来怎么了看看你这副熊样,他说我这副熊样咋样,帅不帅,我好像减肥了不少,你看看。我看了下,果然,瘦了一圈儿似的,这你吗,我和他踩几天没见啊,才两天而已,他这是流了多少血啊,天杀的刘峰,我肯定不能放过你,我捏紧了拳头。

小胖就过来捏着我的脸说,“哟,哟默哥,你这是啥意思啊,流马尿呢?草,咱们可都是东北大老爷们儿的,你要流马尿,可别怪哥几个看不起你啊,你个犊子,还流马尿,真几把没出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