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默哥,你就是个禽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我和麻子脸商量好了怎么对付刘峰的计划,大概就是打算趁着这次即将高考的空档,趁着学校不怎么抓的严,打算好好逆袭一回。

具体的,到时候我再部署,反正今天就是大概说说。

有了麻子脸的招呼,我们在宿舍楼里高一这一块算是比较顺利的,东拼西凑,居然也凑了一千多,这样就不怎么差钱了,怕的就是黑大个那一关不好过,这家伙爱面子的很,不接受我的钱怎么办,我想了个主意,让麻子脸亲自出面。

第二天麻子脸算是帮我的忙,带着钱就去了医院,然后还特意去找了一下黑大个,大概的意思跟他说了一下,就是让黑大个来当这个高一老大,我在幕后住持,这样我也不算违反了当初再也不混了的诺言。

毕竟,我实在是没办法放下他们这些兄弟,就好像麻子脸辱骂我的时候一样,我舔着逼脸去找他的时候,我又有什么颜面面对他们呢?

麻子脸和我商量了一下,让黑大个当这个带名老大,也算是接替我的位置,而且,黑大个也是我们之中最能打的,力气最大最狠的,他比我适合多了,只是因为我有小叔的关系,我当初才能当上这个老大。

而这凑出来的给他的医药费三千块,也是我们这些小弟算孝敬他的,他只能接受当老大这个位置,现在的高一老大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当初的苏平跟我关系好,还有小叔,所以基本上高二高三的人,都没有敢不服我的。

可现在他们都走了,老大也换了人,成了芮帆,他以前虽然跟着苏平混的,但始终是看不上我的,觉着我不是靠拳头打出来的高一老大,而是靠关系走上来的。所以现在就算我继续当老大,也不一定能有多少威信,不一定能带的好高一的人团结。

所以黑大个接替这个位置,也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所以这拿出三千块来孝敬未来老大,这也确实不算啥,虽说有点儿跟社会大哥收保护费似的意思,但即使只是学生,哪有老大住院脚都快废了,小弟们还不凑钱的?

所以这三千块钱这样的办法送出去,师出有名,黑大个也不好意思拒绝。

那天我和小胖他们其实也都去了,但是没上楼,就在楼梯口那里抽烟,没敢上去,最主要还是怕黑大个会拒绝我们的好意,当时小胖就在那嚷嚷着,说:“怕啥,上去看看这货死了没,好的咋样了。”

我说了句:“别去了,还嫌不够丢人的么,被人打成这幅逼样了,还磨磨唧唧的。”

当时就有个人从楼梯口那里转过头来,瞅了我们这一眼,冰冷冷的说了句,“确实是被人打成这幅逼样了,还不敢还手,真几把孬比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倒是长刘海看到了是谁,就喊了句,“刘峰那傻比。”

我一看,不是刘峰还是谁,这比确实长得挺帅,好像是最近当老大当的风头正盛,还弄了个发型,弄成的是那种栗红色,就是那种在阳光下面看起来很好看的颜色,平时老是检查不出来的,只以为是黑色的,但其实是染过的。这么一看,确实是挺帅的,勾搭妹子都好勾搭了,可我觉得,这家伙就是在秀逼脸,丑的一比的碧莲,也好意思拿出来秀。

当时我脸就瞬间阴沉了下来,我淡淡说了句,“先让你得意一阵子,仇,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呵呵,你那怂逼小叔都进去了,飞哥虽然被开除了,但人家过的好好的呢,就是蚊子哥的仇,曹尼玛的,等你小叔出来的,我们不得也弄残了他不可,可是在他出来之前,我们就得好好拿你开涮开涮。”

刘峰身边还带了个小妹,长得还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问他,“这是谁啊,就是那个怂逼高一老大许默,你们高中部的?啧啧,长的还行,可惜了,是个孬种,姐姐我不喜欢呀。”

刘峰哈哈大笑,就搂着她,然后还顺带着挫了下她的胸,说:“我就喜欢你这种风情万种的,哈哈。”

那小妹骂了句,“讨厌死了。”

临走前,刘峰笑呵呵回头看了我一眼,说,“虽说我是要整死你给蚊子哥报仇,可现在校风正紧,看老子也看的严,倒是没机会整你了,不过也没事儿,一个怂逼,我想什么时候收拾你,就什么时候收拾你,哦,对了,那边那个死胖子,你的脑袋瓜子,还想不想再开窍一次了?想的话,欢迎你来啊,哈哈。”

“草泥马,臭傻比!”小胖气得不行,就要过去打他,被长刘海给死死的拉住了,说:“你傻啊没看到人家身边多少人呢么,你看看外面。”

我当时顺着医院楼道的缝隙往楼下看,有好几个人呢,他们还有个人是开着车来的,估计是家里有钱啥的,不过他为啥来医院呢,我寻思了下,估计是陪谁来打胎啥的,真是不要脸,有脸做出那种事来,没脸负责任,还他吗的好意思现在还抱着一个。

过了没多久,麻子脸就下来了,我问他搞定了没,他说搞定了,不过黑大个叫我们上去,我就阴着脸问他咋告诉他我们在这儿的呢,麻子脸说,“你以为黑哥是煞笔啊,人早就猜到了是你们搞的鬼,赶紧上去的吧,他已经答应了当高一老大了,没事儿。”

小胖和我们都点了下头,就冲上去了,小胖还说,“默哥,你瞅瞅你,自作聪明吧,走吧,看看老黑去。”

我没搭话,就直接上去了,到了以后,黑大个就盯着我,问我咋回事儿呢,是不是我的主意?

我当时没说话,就看着小胖,还看看长刘海和王安民,我们宿舍,就这么几个兄弟,都在这儿了,我真想找个机会,跟他们结拜一下,人,这一生,能有这么几个好兄弟,真是值得了。

当时我们几个啥也没说,小胖是个急性子,说:“你们倒是说话啊,憋死我了。”

小胖就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还说差点在麻子脸宿舍跟他们干起来了,后来黑大个眼睛也红了,不过他皮肤黑,看不出来什么。

晚上的时候,我们找了个机会请了个假,当时高三的人请假的特别多,说是都是回家里一趟,交代交代事情,就不回家了,直接在学校,一直等到高考结束再回家,因为那时候高考之前有三四天的假期,还有一天是看考场的,所以一共是五天的时间可以回家,但是很多人就不想回去,想在这五天内学习学习,或者好好玩玩之类的。

所以那阵子宿舍管得不严,连值周的学生都不来了,因为这些值周的学生,大部分都是高二或者高三的,高三的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高二的很多得去给高三的寝室值周,生怕他们出什么变故啥的,毕竟,我们学校一年也得出个五六个清华北大的吧,好歹每一批都是有油水可以捞,对学校有大好处的。

那天晚上我们还特意跟旁边两个床位的人申请了变更,要求调换一下,那个小女孩还挺懂事的,说:“行,反正隔壁的床位也没人睡,大晚上的,护士也不能来检查了,就睡一晚上,应该也没啥事儿。”

我当时就对着她笑笑,说:“谢谢你啊小姑娘,你心地真善良。”

她说:“不用谢,大哥哥你们的兄弟重伤住院了,来看看很正常呀。”

然后就抱着被子,扶着她哥哥到隔壁房去睡去了。

她走了以后,小胖就贼兮兮的,说默哥,你真禽兽。我就问他咋了,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废了他。小胖就指了指隔壁房间,说:“你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你还不禽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