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是谁去体院杀人了 (二合一大章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长刘海黑大个他们就可劲儿的笑啊,我一脚蹬在小胖的屁股上,把他给踹下床去了,我说:“今晚你跟长刘海睡去吧,这里不欢迎你。”

然后长刘海、王安民他们估计也是这意思,也说不欢迎小胖,让他滚到一边儿睡去,没人鸟他,当时把黑大个都给逗乐了,说:“你们别这么逗好吗?”

到了晚上实在是没办法,一合计,还是小胖跟我睡,因为我算是第二瘦的了,而长刘海最瘦,只不过他洁癖严重了点,非说跟着小胖睡,那肯定就睡不着了,没办法,就只能暂时跟我挤挤了。

晚上我们就聊了下,小胖问我和麻子脸怎么合计的,打算怎么弄刘峰,我就跟他说了,说是等到高三的高考期间,或者之前,都行,反正就是不能现在,另外,我们还打算找高三的芮帆聊聊,希望他把老大的位置让出来,反正他们也是要毕业的人了,这样毕竟名正言顺,还能拉拢一批高二的,或者高三复读的留级生,也能收拢一些以前苏平的旧部,这样至少不用把学校老大的位置让给黄卷毛吧,我和他可是有挺深的仇的。

就算因为苏平和小叔的缘故,他和我也算是握手言和了,可他们现在都走了,我和他还是互相看不顺眼对方的,如今老大之争,他肯定会出马。

这方面的事儿,黑大个当然也要出面,名义上的老大,他是要当的,什么时候可以让我来接任老大的位置,他把老大的位置还给我,这还是个未知数呢,我已经答应过很多人我不混了,所以明面上,绝对是不能公然承认是老大的。

背地里,我的几个兄弟知道就行,晚上聊啊聊,就聊到了我当初怎么混起来的时候,还问我当时不是被欺负的要死么,怎么崛起之类的,我就说,“全凭这个,和这个。”

我伸出拳头,挥了挥,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他们就又都切了一声,后来讲到了打算以后毕业做什么,聊了挺多的,最后小胖问我们乐意结拜为兄弟不,咋说呢,我们那个年代,不是以前那种九零年代,太老土了的事儿,干起来也没劲的,不过黑大个倒是好像挺想的,不愿驳了他的意思,我们都勉强答应了,说是以后等毕业后如果我真的成了学校老大,统一了体校和高中部,咱们就结拜,成为整个解放中学的五大金刚,成为五个兄弟,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的存在。

聊到最后的时候,小胖好像还问了问我们,打算啥时候干死刘峰的,他都气死了,我们当时都挺困的,就模模糊糊的说,“等两周以后吧,看看情况再动手。”小胖就嫌我们磨磨唧唧的,说当时他是没跟刘峰打,要跟刘峰打了,铁定不得把他的脸都给刮烂了,然后还说今天看到刘峰那逼样,他就来火。

还在那墨迹,我听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好像,好像还听到他说,自己当初在初中的时候,这个刘峰就是他们学校的老大,耀武扬威的,人还长得帅,一直追求夏梦,人品也还不错,哪知道他会是这种伪君子,现在一下就暴露出来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本来还每次都巴结他的小胖还被他打破头了,他哪里放得下这个面子啊,小胖怎么说现在在整个高一也混得还可以,被刘峰这么玩,这么打,今天还嘲讽了他一番,他当然气不过了,骂骂咧咧的。

长刘海当时吼了句,“曹,赶紧睡了,墨迹个啥,有能耐,你自己拿刀去捅了他的,就跟咱小叔似的,你敢不敢?”

当时他就吼了,说:“我哪儿会不敢,我是找不到机会,曹。等我找到机会的,我不弄死他,我就不是你胖爷。”

黑大个估计也是困乏了,半睡半醒之间,我好像听到他低沉的吼了句,“赶紧死睡吧,别墨迹了,大家都睡了,你还叫嚷个啥。”

小胖气呼呼的,拿起长刘海的烟和火机,就出去了,说:“老子打灰机去,气死我了”。

长刘海哼了声,说:“少抽我两根。”

当时我就直接睡死了,谁也没想到,小胖会那么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没看到小胖,长刘海他们也起来了,好像是王安民他们被抓到了睡在床铺上,护士过来问他们是谁,不是病人怎么擅自睡在床铺上,这不是坑床位费么,之类的说了一通,就是骂呗,其实就是想要钱,然后还说以后再这样,直接就从黑大个的总体医药费里面扣了。

当时黑大个低沉的嗓音吼了句,“你扣一个试试?”

那护士估计还年轻,虽然跋扈,但看了眼黑大个的眼神,估计是怕了,就没敢在墨迹啥了。说叫我们这些人赶紧走吧,以后在发现谁说都没用。

出去以后,问了下医生,去了一趟住院部,问问还剩下多少的医药费住院费,刚交了的三千,一晚上就去了好几百,真黑啊,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一个礼拜了,就希望黑大个的腿能早点好起来,不然这耗钱速度,再来一个黑麻子也不够啊,那得去抢了啊。我们当时离开医院的时候,唯独找不到小胖,找了他好久,还打了手机,结果还是没人接电话,一直都是显示打通了,没人接的状况。后来长刘海骂了句,说走吧,估计是把我的烟抽完了,不好意思回来了呗,赶紧跑了,吗的,这鳖孙,等我去学校扒他的皮的。

后来我想想,也是,小胖能出啥事儿,可是为啥我的眼皮都是乱跳呢。我就只能期盼着小胖肯定是没出啥事儿,他虽然是个莽撞的人,但却干不出啥大事儿来啊,他每次干坏事儿啥的,不都得我带着他啊。

早上赶着早读,我们到了学校,就听说出事儿了。

有人说听说了没,昨天有个高中部的,半夜跳墙到了体院那边,捅了人了,那人也住院了,不知道死了没。

还有人说好像还是咱们高一的呢,我当时就紧张的不行了,心想坏了,不会是小胖吧,这小子一夜没回来啊,我就问我们班的杜春雨,问他什么情况,毕竟他也算是个混混,对这种消息知道的很清楚,我则是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好一阵子了,不清楚这些,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根本就没人给我通报。

杜春雨当时看到我的时候,还啊了一声,说:“默哥啊。”

当时他还挺惊奇,估计是觉着,我都很久没关注学校的事儿了,怎么还问起他这个来了,我说:“是我,你就赶紧说说吧,怎么回事儿,咱们和体院又闹起来了么,到底是谁啊,你知道不?”

我估计杜春雨打心眼里也有点瞧不上我的感觉,因为我退役了,不混了,没担当,不像个男人。可我毕竟是曾经的老大,而他又没有麻子脸那么有话语权,而且,我有我的人脉,也许哪天我登高一呼,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那我就还是老大,所以他不太敢驳我的话,就跟我实话实说了,他说默哥啊,我还真不知道,就是听说有这么回事儿,但具体是谁,我就不清楚了。我就问他知道是谁传出来的,他说他是听高三的一个学长说的,我就问他是谁,哪个班的,他告诉了我以后,我就说,“没事儿,我就只是去问问。”

他告诉了我以后,我就赶紧的出门了,趁着下课的十几分钟,夏梦当时看到我走出班门口,还问我咋回事儿呢,还说,“你是不是又跑去混去了,这两天怎么没看到你放学加班学习啊?”

我看了她一眼,其实我很想说,关你屁事。心里挺烦的,因为她现在老莫名其妙的找我说话,以前呢,老是遥遥拽拽的不鸟我,不过我嘴上还是说,出了点儿事,不过我没回去混。

然后我就出门了,出去以后,碰到萧璐了,她也是问我这两天去哪儿了,怎么找我没找到,还说昨晚上去我家里找我了,看到我后妈了,说是我打了个电话回来就不在家住了。徐妍也没怎么怀疑我,毕竟我这段时间表现的好,又拿了奖学金给老爸救急,他也不能觉着我是去打架了,所以我就说:“去同学家复习学习,他也不会说啥,也没啥不同意的。”

我就说:“璐璐啊,我真是去同学家复习了”,她就问我,“切,你去谁家复习了啊”,我就说,长刘海。她说,“鬼信你,不会是夏梦吧?”

我摇摇头赶紧说:“不是,然后说我对天发誓,绝对不是,否则就让我以后每次跟你办那事的时候不举。”她就赶紧让我别发这么严重的毒誓,万一真的不举了,那可不就完了么。

我就笑着说,“这不就证明我发的誓含金量高么,如果我真去了夏梦家,背叛你了,就让我不举,这有啥的,你说是不是?”

她说了句也是,“得该让你不举,让她也吃不到你的……”说完她就意识到说错话了,脸可红了,可爱死了,我真想晚上跟她办那什么,可又没机会,为今之计,是要探清楚小胖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昨晚他去的体院弄伤了人。

她就问我:“晚上一起回家不”,我就说:“我没空啊,我得去一趟高三的”,她问我去干啥,我说,“对了,萧璐,你们班上有没有人谈论到昨晚上跳墙到体院捅人的到底是谁啊?”

萧璐啊了声,“还真有这个事儿啊?我听曹小军他们说来着,我当时就在想,如果不是我知道你已经不混了,我八成会以为这个人就是你,怎么的,真的有这个事情啊?”

我说“是啊,可不是咋的,i挺严重的吧,我怕是小胖,他昨晚上一晚上没回来,我还把他被刘峰今天羞辱的事情给说了。”萧璐说,“那你赶紧的去问问高三的吧,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他,这个事情就算是真的,学校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公开弄出来说,都快高考了,多少教育局领导啥的关注着咱解放中学呢,关系到学校以后的发展。”

我说了句,“也是,那我去了啊。”

她就说行,然后说确定了就给她打个电话,我说“好。”

我就去了高三,一下又忘了那个学生是哪个班的了,就直接去找了芮帆,我想着,不管什么秘密,对高三老大来说,应该不是啥问题吧,就算藏的再深,高三老大都不知道,那估计不会有人知道了。

到了芮帆的教室的时候,刚好,这比刚好在教室里,坐着抽烟呢,在最后一排,他们班上就十几个人在上课,其他全部逃课,他居然没逃,真是好心情。

我当时敲了敲后面的门,老师看到了,问我进来还是出去,八成以为我是这个班的了,我就指了指芮帆,说我找他。

芮帆愣了下,然后笑了笑,把烟灭了,把烟头扔到垃圾通里,给我开了后头的门,然后跟我说,“进来吧,默老大,来我这儿是啥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