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你孬,你就走/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他就笑了,指着我们说,“你们这群孙子,差点儿让你给唬住了,我当是谁呢,就是这家伙的同伙吧?”

他指了指胖子,我心想你不是有病呢么,我不是早就表明身份了么,刚刚那人也认出我来了啊,我就说:“是,我刚不是说了么,你放人,我们就不动你。”

他们毕竟是社会上的人,瞅我们都是学生,说:“一群小逼崽子怕个啥,敢动咋的?”

当时我狞笑了声,说:“你们要是不放人,就算你们都是社会人,我也照样得罪了,我告诉你们,这事儿已经解决了,小胖家里也答应了赔五万块,人你们也打的差不多了,该侮辱的你们也侮辱了,我也不怪你们,毕竟刘明伤得重,可这会儿,你们还不放人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当时一马当先,就把甩棍给亮了出来,长刘海和王安民也不甘示弱,也亮了出来,说:“大不了玉石俱焚,今天也得把小胖给救出来的,当时那边的人不敢比比了”,咋说呢,我们人这么多,是他们的三倍多,而且都是高中生了,动起手来,也不比他们的差,我看的出来他们的眼神里有点儿畏惧之色,又跟我们叫嚷了几句,还又打了个电话,我当时看到他又打电话,我寻思着估计是刘峰那煞笔,就赶紧过去,我说了句,“吗的,让我接电话,有种不?”

本来那人还说不的,估计是电话里的刘峰听到我的话,然后就让那人把电话给我,电话到了我手里的时候,刘峰呵呵的笑,说,“行啊,许默,你也不孬啊,知道集结人来对付我的人了,我告诉你去,你就去啊?你咋那么呆逼呢,我还以为你不敢去呢!”

我骂了句,“没你爷爷我不敢去的地儿!今天我就把小胖接走了,其他的来日再算,钱什么的,我们自己会想办法跟刘明的家里交代,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了吧?人你也打了,被你都折腾的不像样了,你要是个男人的,你就痛快点儿!”

他说:“你怕了啊?行,这事儿我是觉得够了,看在你当初放了飞哥一码的份儿上,我也放了那死胖子一马,不过我告诉你,事情没这么简单,你要能安然的从月山上下来,我就算你厉害!”

话说到这里,电话就断了,我当时愣了下,他这话是啥意思?难道是有埋伏?

我看了看左右,也没人啊,我就问了下麻子脸,说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这附近有人什么的,麻子脸说“,咋的啊,没啊,哪儿有什么人?”

我说:“行,那你看到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儿不,看看有没有埋伏”?

他说了句,“啥埋伏啊?”

当时我还没给他解释清楚,那边的十几个社会人就把小胖给放了,还是长刘海逼着他们放的,说不放就拿甩棍抽他们,他们人少,一个人要对付我们四个,打不过,只能妥协。

王安民还嚷嚷着让他们滚,好几个混的还行的高一的头头,就也叫他们滚,口气倒是挺嚣张的,咋说呢,能把大我们好几岁甚至十岁的大人,教训的服服帖帖不敢动弹的感觉,对我们高中生来说,是很爽的,所以他们也都很兴奋,有个家伙看到个很瘦弱的成年人,骂了句就上去了,说尼玛的你看个几把啊看,不行的出来单练啊?

那个成年人叫嚷了几句,也没敢出来。小胖被揪出来以后,一脸一声都臭死了,还没穿衣服,我都快哭了,赶紧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下来给了他穿,长刘海也是,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当裤子,小胖就说了句,吗的,臭死我了,给我找个卫生间,我要洗洗澡,不然我要恶心死了。

说完他就吐了,当时我和长刘海也想吐来着,不过光着个膀子,没那闲工夫。

我就说:“先下去吧,别墨迹了,此地不宜久留。”

扶着小胖的时候,这家伙说他的腿差点都被打断了,疼的很,我看了下,青一块紫一块的,特别严重的感觉,我看他这样,眼睛一酸,就想哭,我就说:“小胖,真对不住,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想去报仇弄死刘峰。”

小胖骂了句,“你真酸,别说你是我默哥,赶紧的吧,,我都快不行了。”

我说:“行,赶紧的走。”

当时往山腰上走的时候,那群社会人就嚷嚷了句,说:“孙子,这么快就跑了啊,刚不是还要打我们来着么,怎么这就走了?”

当时我就气的骂了句,“你他吗的,你再说一句试试,我上来撕了你的嘴!”

那人立马不敢说话了,赶紧缩了脑袋,但是十几个人,都往前面走了几步,没人跑的感觉,我就奇怪了,心里也感觉有点儿不妙,麻子脸问我咋回事儿,刚刚我问他的话是啥意思,我说:“没啥意思,赶紧的走吧,我就是猜猜的,兴许我刚刚想的不对吧。”

长刘海和王安民还说,“怎么不回去干死这群煞笔去啊,本来就窝火着呢,小胖被打成这样了,还忍的下去啊,默哥,你啥意思啊你,不帮小胖报仇啊,就算送小胖去医院去洗澡,俩人去就不就够了么,其他人留下干死他们的。”

当时其他的人也听到了,说:“是啊,为啥不干他们的,火气大的很,需要发泄呢。”

当时有的人就不爽了,说;“你算什么高一老大,老大是麻子哥才对,我们都是响应麻子哥才来的,又不是响应你,体院的人打我们兄弟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又想当孬比,你I自己去当吧,我们不赔你了!”

我当时气得不行,说:“那你们滚回去打吧,出了事儿别怪老子。”

他们有的说切,有的说算了吧,为你的孬比找借口之类的话,倒是麻子,叫他们安静,问我说,“默哥,到底咋了”,我就把刚刚的怀疑说了,麻子脸在那考虑,考虑了下,说,“那我们大家都回去吧,反正也没啥事儿,回头我请大家喝酒啊。”

当时我跟麻子脸说的话,很多人都听到了,至少在我们周围的那十几个兄弟是听到了的,他们都很不屑,说,“凭啥啊,刚刚那几个孙子,还冲我们装比呢,这个仇必须得报。”

说着,有的人就捡起石头,拿起自己带来的甩棍,就回去了,还嚷嚷着要打死他们的话,这会儿那些上面的社会人也配合,在那嚷嚷着,“来呀,一群小臂崽子,给你们点儿碧脸了,赶紧回来呀!”

有几个家伙就真的冲过去了,不听我的,我就跟麻子脸说,我说出了事儿你自己负责,我不管了,我就拉着我几个亲一点的兄弟,还有长刘海他们,说:“赶紧的走吧,万一出了啥事儿咋整。”

他们说“行,反正打架也没啥意思,万一还受伤呢”。

等我们下了山,到了外面马路上的时候,长刘海就跟我说,你听,好像有啥声音来着,王安民说也是,好像是有声音来着,然后叫我听一下,当时有个哥们就往半山腰上跑了一截路,然后往上面瞅,然后大喊,

“默哥,刘海哥,不好了!”

我俩就问他咋了,然后他就说,“有人,有好多人,大概五六十个,好像都是咱……体院的啊,是刘峰!对,是他们!”

“他们的人把麻子哥他们给围起来了!”

当时我们和小胖一起走的,加上长刘海、王安民,我,还有杜春雨,还有俩人,麻子脸那边也有四十多个人,我寻思了下,当时我还挺生气的,我说,管他们干吗,不是不信我们么,我当时就想着会有埋伏,吗的,非不听,现在管他们干吗?

长刘海说,“也是,咱们赶紧的送小胖去医院吧,不然这腿估计废了。”

王安民说听我意思,他说我不是个怂比,我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我当时听了他这个话,特别的感动,心想知我者,真的是只有王安民了。

我为了小叔而退役不混了,也许就只有他能理解我吧。

长刘海和小胖当时皱了皱眉头,小胖突然间说,“默哥,去吧,这是你最好重出江湖的机会,借着这个机会,挽回你的声誉,还可以痛扁一顿赵峰那个孙子!”

我皱了皱眉头,长刘海说,“吗的,默默,你是不是害怕那多出来的十几个社会上的人?我看他们都是怂逼,他体校的人,不光脑子是残废,腿脚也是,干他们,我一个干一双,小意思!”

小胖也说,“去吧,默哥,我跟安民去医院就行,你们都回去。”

杜春雨也说,“走吧,默哥,老子气死了,刚那个犊子,咱刚好教训了他们算了。”

我说句,“行,不过杜春雨,你先打个电话给芮帆他们,叫他们带过来,能过来就过来,带不过来就算了,你就这么说一声,爱来不来是他的事儿!”

然后我就把我的手机给了杜春雨,他说:“行,打完了以后,我马上过去支援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