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你吃了这玩意儿,就可以走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芮帆冷冷一笑,:“我打你怎么了?我还要草你!”

说完这话以后,又是一甩棍过去,直接就开干了,然后还说,“刘峰,你别以为我就怕了赵明飞了,他在这儿,我照样干你!”

然后大手一挥,招呼了一声,他的四十几个人就冲了上去,剩下的刘峰的人已经被我们给打的本就没多少战斗力了,这是一场没有多少悬念的战斗,刘峰最后被芮帆和我、麻子脸一起踩着脸,他才叫嚷着大骂,说:“我曹你们吗的,别他吗被老子逮到你们,老子得让你们死!”

当时杜春雨可贱了,吐了口唾沫在地上,然后推着刘峰的身子,让他的手去摸那里,刘峰咬着牙,瞪着杜春雨,说:“老子记住你了。”

杜春雨给了他一巴掌,说:“你们体院的,上次打老子打的还少么,草,你记住老子,老子就叫杜春雨,就长这样,不会改名也不会整容,你来吧!”

打完了以后,还打算走的时候,我看了眼那些社会人,我说:“等等的”,那个尖嘴猴腮的狗还在那瞅着我呢,当时他打我打的也挺狠的,麻子脸看我看他,就指了指他,说:“你出来的,你这比我记得,刚开始不是叫嚷的挺凶的么。”

那人还挺害怕的,瞅了瞅我,又瞅了瞅麻子脸,看我俩长得挺凶的,说:“我刚也没说啥啊。”

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看了就不像个男人,当时芮帆不耐烦了,说了句:“赶紧的,别磨蹭,还得回去呢”,然后就找了个人过去把那人给拎过来,就跟拎猴子似的,骂了句,“你他吗的还躲,躲你吗啊。”

然后就是一巴掌,然后把他给甩了过来,问我俩想怎么样的,麻子脸也是一巴掌过去,问他,“你刚刚叫嚷着啥呢,你说说,你嚷嚷啥呢?”

那人说了句,“没啥啊,大家各为其主,这次我们栽了,放我们走吧。”

“走nmlgb!”

麻子脸一脚蹬他肚子上,指着他说,“看见没,刚刚那一口痰,你给我吃了。”

当时我们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比,看他到底会不会去吃,其实我挺恶心这种事儿的,但他们太恶心了把小胖用那种氨水来浇灌,恶心人,我也就对麻子脸这种行为默认了。然后我就转过头去不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后来我问长刘海那人吃了没,长刘海没说话,就是喉咙动了动,也不知道是吃了还是没吃,还是长刘海不说,怕影响我的食欲。

回去的时候,我跟芮帆说了句:“谢了,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以后,你要也有这样的时候,我也会千里之外赶来救你。”

他哈哈一笑,骂了句,“就你,还千里之外,不过你恐怕没这机会了,我芮帆,不是你和你小叔这种人,我从来没被人围过。”

他走了以后,我以为他这种话是装比的,麻子脸看着他们走的背影,说了句,“他没说错,他这个人,好像从来没被人阴过,因为每次他知道必败,他就一定会跑,无论被打的人是不是他的兄弟,他这种人虽然自私只顾着自己,但不得不说,他是个聪明人。”

后来我才知道,像他这种人叫做识时务的人,我和我小叔都是那种莽夫,为了爱的人,为了兄弟,敢拼,敢杀人,敢拿命去拼,不怕死,不怕挨打,所以我和我小叔的下场都不怎么好,可芮帆这种人,他不会,他的一生波澜不惊,没有多大变化,他这种人,也活得最久。

但我觉着,一个人要是像他那样,这也不敢,那也不敢,恐怕自己喜欢的女孩被一个自己没办法打败的人物给泡了,他也不敢反抗吧,那样的人生,活着又有啥意思呢?

和他们回去的时候,麻子脸看了眼我说,“默哥,你牛逼,四个人也敢回来。”

然后他眼睛红红的,“默哥,以前的事儿,是我不对,是兄弟们不对,还请你不要嫌弃,继续做我们的老大吧?”

他说完了以后,还嚷嚷着让其他人也跟着劝我,当时长刘海拉了我一下,我没说话,只是淡淡说了句,“黑大个才是你们的大哥。”

我说完这句以后,麻子脸立马反应过来了,这是我的计划,我和麻子脸、长刘海、小胖黑大个,只属于我们几个的计划,我在暗,黑大个在明的当大哥的计划。

和麻子脸告别以后,麻子脸说他改日再去看看胖哥,给胖哥道个歉,然后他就回去了,毕竟兄弟们受伤也不轻,很多人都要回去上课的,逃课的太多,会出事儿的,虽然是高考之前学校纵容,但也不能放纵到这个地步,所以只能回去。

我们到了医院以后,看到了小胖,小胖这比,说是腿也有点问题了,倒是没有黑大个那么严重,只是简单的擦伤,但也是骨伤的一种,属于最轻的一种骨伤,不用打药膏也不用住院,自己会好的那种,只不过小胖好像是一天没吃饭了,身上还弄满了氨水,恶心的不行,,他自己缺乏营养,医生在给他打葡萄糖和氯化钠补充点儿能量,不然他就要晕眩过去了。

看到他这样,我都想哭晕过去了,我骂了句,“你这个死胖子,谁他吗叫你一个人跑去找刘峰的,杀个人都杀不对,杀了个堂弟,你真逗。”

当时小胖委屈的不行,说:

“你以为我想啊,吗的,俩人都长得一个孙子样,鳖孙子样儿!”

说完以后,我们几个都笑了,长刘海骂了句,“你那是作死,学谁不行,非得学小叔,也亏人家这次没出事儿,万一也死了,你不也……”

说完了以后,他看了我眼,怕我说他,见我没啥反应以后,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

小胖骂了句,“怕啥,大不了我和小叔一起,一个监牢,还有个照应呢,出来以后,还不是一条好汉么?”

王安民刚好接热水回来,听到他这么说,骂了句,“没文化真可怕,你和小叔的罪行也不是一样的啊,还能在一个监狱么,而且,你们犯案的地点不同,所管辖的警区范围也不一样,难说把你发配到边疆让你去盖长城呢。”

当时我都笑的肚子疼了,眼泪都出来了,不知道是刚刚看到他的样子委屈的哭的,还是刚刚笑出来的眼泪。就觉得,有这么几个兄弟,真的挺值得的。

后来又问了下医生小胖到底是不是没事儿,确定了没事以后,我这才放心的,可小胖家里和刘明家里协商赔钱的事儿,这事儿到底咋解决,我就问小胖了,小胖说他不知道,当时他哪敢呆着啊,不光是刘峰他们要打死他,刘明他家里亲戚外面找来的混子,甚至连小胖着急的爸妈,也要打死这样的不孝子,五万块钱配给人家啊,在那会儿,可真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个几万块,就能买一套小房子住了,换算到现在这个年代,五万块得换成五十万了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儿,我既然是你大哥,是你默哥,所有的事儿,我都会帮你想办法的,他们也是你兄弟,你的事儿就是他们的事儿,咱们一起扛。”

当时小胖就哇的一声哭了,说他当时也不想杀人的,就是太气愤了,也为我不值,也为小叔不值,还说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当孙子,给这些体院的人当孙子,我不当老大了,麻子脸也啥都不管了,高一没人了,芮帆也不给他们这些高一的做主,好几个高一的呗欺负了来找小胖,小胖过去,也挨打了,所以他气不过,忍不了了,这才去找的刘峰,想要拼个鱼死网破,他是没想过杀人的,只想着去吓唬一下他,哪知道不是刘峰,是刘明那个煞笔,说是不认识小胖,把小胖气得够呛,就直接捅了,也幸好小胖运气好,刘明没啥事儿,要真有事儿,小胖就死定了。

小胖呜呜的哭啊,说:“默哥,我自己都不知道咋办,我爸妈要打死我,他们也要打我,体院的人看到我就打,刘峰也不放过我,你也不管我了,呜呜呜,当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啊,在女厕所躲了一个晚上,后来出来的时候太饿了没力气,才被体院的人给抓住了,暴打了我一顿,然后又被送到刘明亲戚那些人手上的。”

我听了他的话说,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你默哥我就是不管谁,也不能不管你啊,你的事儿,我肯定帮你做主,就是砸锅卖铁,这些钱我也得给你凑出来。”

小胖听完了,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就跟个孩子似的,的确,他不是我小叔,碰到杀人了,这种事儿,他当然会害怕,尤其是那种不知道对方死没死的情况,在女厕所躲了一夜,我都想不到他是怎么过的。就算是我自己,要是碰到这种情况,我会怎么办,我都不敢想我会杀人。

小胖说他一个人可以在这儿养伤,护士那边也说只要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别再受伤就行了,没啥其他事儿,我们就走了,让小胖多打点儿营养液。

去的时候,拿的是长刘海的钱,我身上已经没钱了,我想了下,就去找萧璐拿钱吧,也好久没有找她了,估计她也怪我了,虽说我和她都答应了老师家长不谈恋爱,我和她就一直是地下恋情,不在台面上发展。

但我去找她探讨一下学习的事儿,顺便借点儿钱,这不为过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