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跟着这种不良少年学坏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骂了句,“行了,还真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啊。”

卓小雨恼怒瞪了我眼,说,“吵毛吵,我不也是为你好,我听说你跟璐璐借钱啊,要不要姐姐也借你一点啊?”

我摇头,“死也不要。”

“当真不要?”

“果然不要!”

我咬咬牙看着萧璐,“你咋也跟她说了啊,她个大嘴巴,唯恐天下不乱的。”

“你说谁呢,说谁呢。”

卓小雨过来掐我嘴巴,可把我给疼的啊,我说别掐别掐,她就问我还敢不敢没大没小的了,我就赶紧说,“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后来我也没说要她的钱,也没说不要,反正就先是收了萧璐的钱,卓小雨的钱,我跟她说了,实在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再找她,其实我是真不想要她的,毕竟小叔亏欠与她,她喜欢小叔,小叔却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这事儿,我都不太好面对她,哪儿还好拿她的钱?

萧璐先去上课了以后,我也走了,过了下,有人过来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一看,是卓小雨,她应该是趁着萧璐走了,绕回来的,我问她:“怎么个意思?”

她说,“我想知道许……”我知道她说的是谁,我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没去看他。”她说,“真的么,这么久,都没去看他?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卓小雨埋怨的看了我眼,我说不是我没良心,是小叔不让我去看他的。她就说:“怎么可能。”

我说,“小叔为了我好,怕我触景生情考的不好,这不转眼就要分班考试了么,所以他不让我去”,说:“是我去了,他也不见我。就只让我爸去看了,还有我爷爷奶奶。”

卓小雨i听我这么说,失望的叹了口气,估计是相信了我说的话了,然后又问我爸有没有跟我说什么没有,我说:“说了啊,我爸说小叔说叫我努力考上重点班,努力上北大,让我连他的那份也一起证明。”

卓小雨问我,“要证明什么啊?”

我看着远方的天空,说,“证明我和他都不是废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不会是永远的小痞子,我们也有用,我们也可以考上北大清华,成为有钱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王语音家哥哥说的那样,我么的都是社会的渣滓,为了证明,我们也是有用的人才!”

我说完以后,眼睛红红的,这也是小叔的目标吧,他就是想这一次以后证明自己,可惜的是,再也没机会了,所以,我要连着小叔的份儿,一起加油!

卓小雨看了看我,拍拍我说,“许默长大了啊,让姐姐都刮目相看了不是?”

我抬头看了看她,她眼睛也闪动着泪花,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吃醋的,估计是都有吧,小叔为了别的女人这样,她多难受啊,可是,她又敬佩小叔,又祝福小叔,就是这样的意思吧,小雨姐,其实也是个坚强的女人吧,至少眼泪都不流出眼眶。

她搂了搂我的脖子,把眼泪往我的脖子里流了一点,滚烫滚烫的,我当时本来也是很伤感的,可她胸那里太香了,又香又大的,整的我可受不了了,感觉鼻血都要趟出来了,赶紧的缩了缩脖子,说:“小雨姐,你干嘛啊。”

她骂了句,“小色跪,还对你小雨姐动起了歪心思了哈,也不怕我抽你。”

我嘟囔了句,又不是没吃过豆腐。我想起跟她开了两次房被萧璐误会的记录,我就有点怀念,其实这也不是我思想背叛萧璐,只是,男人总会有些博爱,也许是和萧璐在一起惯了,想弄她,又弄不到,憋得难受吧,有时候,男人确实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她就问我需要钱不,小胖什么的,她会帮我想办法,钱什么的,也会帮我,她说,“你是许风的侄子,我一定会帮你。”

我摇摇头,说:“不需要,我不会需要你的施舍,也不需要用别人的身份来当做借口帮我,我不用你的帮忙,真的。”

我就觉得,还让她帮忙,太丢人了,她都帮了我多少次了,本身,如果她和我小叔能成为眷侣,那我好歹也是她侄子、弟弟,那我球她帮忙没什么,可她和小叔啥也不是啊,我还天天舔着个比脸求人家办事,那我不是真没比脸了么。

小雨姐走了以后,我拿着萧璐给的几百块钱,就往黑大个那里赶,今天差不多是她出院的日子,我还想叫长刘海一起去找黑大个呢,因为王安民应该是去小胖那里了,我估计着小胖今天能出院,到时候,咱兄弟几个不就能聚在一起了么,想想我就兴奋,总算是可以大家都没事团员一下了,我就感觉咱们寝室四个人,都跟一家人似的。

可还没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我就听到叫嚷的声音,还有人堵着门口在那嚷嚷着,我当时急了心想着是不是刘峰的报复这么快就来了,就赶紧的跑过去,推开人群的时候,发现不是谁,而是一个大妈正在教训长刘海。

我听了听,才知道,卧槽这人居然是伯母,是长刘海的老妈,她咋回事儿啊,来教训长刘海,我擦,而且还连鸡毛掸子都拿来了,一下一下的抽长刘海。

当时宿管大叔也在旁边拦着呢,可是还是管不住啊,人家妈打自己儿子,他也管不着太多啊,他只是当一个宿管,尽自己应尽的职责罢了,管了几声就说大姐什么的,“也别打孩子啊,孩子有啥错,尽量让他改就行了啊,你打孩子干啥。”

长刘海他妈就说,“不打,不打他能长记性么,你说他,一次性一个月就预支了四个月的伙食费,你一年在学校也才十个月不到,一次上学也就刚好四个月伙食费,你都预支到下个学期的伙食费了,我今天过来就问问他,为啥还要预支钱,问问他都在学校干啥了,是不是天天上网打游戏机,还是赌博打牌去了,不然怎么这么花钱!”

她这话一说完,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预支了四个月的伙食费啊,哪怕一个月四百,也有一千多啊,对当时的高中生来说,是巨款啊。

有人就说八成是找女朋友了,或者上网什么的了。然后就问长刘海说是不是,长刘海说:“真不是,如果是,他就切下脑袋给她当球踢”。

他妈就吼,“那是为啥,你说不说!”

我当时立马明白了,他说预支两个月伙食费,其实是预支了四个月伙食费,他自己吃饭的钱都没了,拿来给黑大个当医药费,我当时眼睛都湿润了,长刘海,老子对不起你,吗的,你都这样牺牲了,老子还在为那点儿男人尊严而畏畏缩缩的。

当时他妈又开始打他了,问他到底用刀哪儿去了,是不是上网去了什么的,我马上就站出来了,说了句,“阿姨,我知道,我知道用到哪儿去了!”

当时人比较多,我也不好直接说我们因为打架,黑大个住院什么的花了这么多钱,怕宿管直接给告诉学校里面了,那我们不得吃不了兜着走么。他妈看见有人站出来了,就望了过来,可看到是我的时候,她脸色就特别难看了。

当时长刘海就问我干啥出来啊,叫我赶紧的走,去看黑大个他们去,叫我别管这个事了,他来解决就行。

我在学校里的名气还挺大的,宿管也认识我,高一老大嘛,略有耳闻,然后拿宿管就在他妈的耳朵旁边不知道说了啥,他妈脸色就变了,指着我就骂起来了,“上次我儿子挨打,就是因为跟你们这群不良少年一起玩,厮混,搞得住院被打成那样了,这次,你又坑我儿子,你说,你这种人,还学习干什么,还来学校干嘛,你这种学校的渣滓,我要举报,投诉给校领导,让他们开除这种学生,这种人不配当学生。”

她就出去,然后长刘海就急了,拉着她说问她去干嘛啊,自己的事自己可以解决,叫她别管了,还说,“大不了我暑假打工把钱还给你不就完了么,你还这样叫起来没完了。”

他妈就吼了,说:“你有种了啊,养你这么大容易啊,你为了外人跟我顶嘴啊你,我白养了你这白眼狼了。”

然后指着我说,“就是你,就是跟你这种人学坏了,还什么高一老大,我呸!”

当时就差口水星子弄到我脸上来了,长刘海赶紧的叫我走,到了这时候,我虽然愤怒,但也还是不走,我叫宿管赶紧的给我滚,我当时眼睛红红的,想打人,宿管也知道我小叔是杀过人的,怕我也做出啥过激的举动来,然后就赶紧走了。

长刘海他妈也是个疯子,以为我要杀人呢,就喊了句:“杀人啦,有人要杀人啦。”

长刘海赶紧的拉着他妈,叫她别闹了,可是她还是指着我,说一定要让我被开除,不然就没完!

长刘海看他妈真的去找老师去了,叫我赶紧的走,不然闹大了黑大个住院被老师知道就完了,我说了句,“不用担心,让她来,我总不能一直当个窝囊废躲在后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