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长刘海的妈妈来闹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刘海他妈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就找到了我们班的班主任,还骂骂咧咧的让他开除我,我和长刘海就在宿舍里等着她呢,没过多久她就带着我班主任来了。

我班主任在那说,“这个事情他会了解,具体是哪个学生,问他妈清楚不清楚”,他妈说,“我不知道那个不良少年是叫啥,反正上次打架我儿子被打进了医院,也是因为他!”

刚好这话我听到了,因为他们刚好往我宿舍这边走,他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妈跟我班主任说的这话。

我当时就紧张了下,心说她还真的把班主任给找来了啊,妈的,不过这样我也不怕。

我正想着,他们就推门进来了,长刘海他妈就嚷嚷着进来了,指着我说,“就是他,他刚刚还嚷嚷着让我去找老师呢,他还不怕我找你的样子,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老师,到底治不治的了他!”

班主任看到我的时候,眉头还是皱了下,这会儿长刘海急了,说:“妈你干嘛啊,这本来就没啥事儿,也就是他们借了我点儿钱,我把生活费借给他们了,但他们也没说不还给我啊。”

长刘海他妈就不依不饶了,指着我说,“你!刚刚不是很嚣张的吗,我让你老师过来,你就哑巴了?”

当时看她那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要不是看她是长刘海的妈,我都想直接掐死她,实在是太拉仇恨了。

班主任就跟她说,“那个,大姐啊,我看我们还是搞清楚一点事情的始末比较好,我们让你儿子来说说事情的开端和结果吧!你看怎么样,不然,不搞清楚事情的开端和始末,又怎么给你儿子清白呢,你说是吧,就算你要把这个同学拿去治罪,也得有理有据吧?我这么说,你能懂吧?”

班主任这么好声好气,他妈也没话说,就说了句可以,指着长刘海,让他老老实实把事情给说清楚来。

长刘海叹了口气,我就跟他说,“你说吧。”

其实我冲着他眨巴眨巴了眼睛,当然是不能把事实真相给说出来的了,不然,班主任也在这儿,那我们不得遭殃了啊,然后长刘海就把他自己想好的借口给说了,就说我们生病住院了什么的,还说黑大个腿从楼梯上摔下去了,花了三四千块,我们的钱都出出去了,还是不够,这才借用他的钱,他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就预支了两个月的伙食费,可是后来我们不够吃饭了,就又预支了俩月的。

说完了以后我还点头说,“如果不信,那大不了我过两天,把这钱还给你不就完了么,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么?”

他妈还在嚷嚷着不信,还说:“你要能还钱,会拖这么久么?”

我班主任这会儿就问了句,“长刘海四个月的伙食费多少钱,他就说了句两千。”

班主任这会儿打开钱包,掏出了两千块,然后递给了长刘海,说,“拿着,这个就当我给许默还了这钱了,以后,他就得还给我这钱,给你妈一个交代吧。”

然后他妈瞪大了眼睛的时候,班主任还搂着我的肩膀说,那个大姐,这个学生,是我班上的第一名,他的成绩是第一名,虽然不敢说他的人品也是第一,但他的话,我是绝对相信的,他决然不会为了骗长刘海一点儿钱,然后让长刘海跟你预支钱,也不是你嘴巴里的那种不良少年。如果你不信他,至少你得相信我吧我可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好歹,咱们见过不少次,是吧?

他妈见班主任都这么说,也没啥话说的了,叹了口气,说:“那行吧,老师,我信你。那个,刘海啊,以后要是碰到这事儿,你跟我说清楚来,不要再让我担心了,知道了么?”

然后还跟班主任说,其实,她也只是为了长刘海,怕他学坏,也不是为了刁难我,说着,还想把钱还给老师,还说老师是个好老师,班主任摇摇头说不用了,给长刘海拿着吧,他估计都没有钱吃饭的吧。

最后他老妈拗不过老师,也就这样了,然后还红着眼睛跟长刘海说了好久的话,叫他努力学习,千万别学坏了,钱不钱的没问题,还问他有没有信心考进平行班,也就是比重点班差一点的班。长刘海说没问题,有许默的的帮忙,肯定没啥问题,他可是我们班的第一名,还是年级的前几名,还拿过级部第一的。

后来他妈走了以后,班主任叹了口气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说了句,“也是,本来我还很气愤的,但这会儿,我也不觉得多生气了。”

长刘海就去送他妈了,班主任这会儿冷下脸,瞪着我说,“不用装了吧,许默?”

我啊了声,问他:“干啥啊,老师,刚刚,谢谢你了啊。”

他骂了句,“谢个屁,我还不够为你担责任的,你自己说,我自从带了你这个学生以来,你惹多少事儿,你自己说的!”

我低下头,没敢说啥话,我说:“是,对不住,老师,就算我分到重点班里,不是你当班主任,以后我考上大学的庆功酒,首席的位置,肯定也是留给您的,您放心,您对我的恩情,我就是再怎么报答,也还不了”。

他冷冷一笑,说:“你少扯这些没用的,我怕我还没到你毕业考上名牌大学呢,我就被你给气死了!”

“你以为小胖这个事,我不知道?这肯定跟你有关系吧?”

我没说话,他瞪着我,“别当我是傻子,黑大个出事儿住医院,我想,肯定也不只是摔倒那么简单吧,你这睚眦必报的性格,我会不知道?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替你担着,你直接就被开除你信不信,就你这样的,还能让我安安心心等到你的庆功酒?白日做梦呢?”

我头低的很下去,低低的说了句,“老师,你,你都知道了啊?”

他说了句,“不然,你以为呢?”

我叹了口气,说“老师,你怪我吧,打我吧,是我错了,可我,我没办法啊,小胖他被人……唉。”

他盯着我,说,“我劝你,最好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给我闹事儿了,学校担着这事儿已经压力很大了,你知道体院那个刘明他的爸爸的身份是什么么?”

我说,“知道,县长!”

他一巴掌拍在床铺上,喝到,“你知道,你还去惹人家,你知道不知道,你们捅了多大的篓子?要不是我帮你担着,你以为你不会被开除么?这事儿人家刘峰那边,一口咬定就是你,人家没让你们赔命,只是把你开除,这都是小意思,你懂么?”

“你以为老子稀罕你这个种子学生,所以保着你,你以为老子,把你这个种子学生送上重点大学,老子能有几块钱工资可以加?”

他吼了几声以后瞪着我,眼睛有点红红的,“老子要不是看在你跟我特别像的份上,我还就懒得管你了!”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

其实,我是真的不会这样了,以后,哪怕我会打架,会混,会跟他们斗,我也不会再出人命,出大事,打架,可以,冒冒失失的伤人,不行,那是莽夫所为,打的他动不了,打的他没脾气,打到他服,这才是王道,而不是伤了人,自己进去了,跟我小叔似的,这叫不智!

所以我答应老师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也无可厚非。

班主任叹了口气,“行了,许默,要不是你当初的一句,你跟我是忘年交,我也不会这么帮你,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这是我第一次当班主任,也就是因为我是第一次当班主任,才会对你特别钟情,也才会这样任性的给你一次又一次机会,你懂么?”

“我想,也许以后的以后,我成为一个像林主任他们那样任教二十年的资深老师的时候,我就不会这样缅怀了,我也不会这样对一个学生,一次又一次的放纵了。”

他说完了的时候,就直接走了出去,也没看我,是啊,我一次又一次的打架,让他失望,我都答应了他好几次了不打架,不惹事,可是,我还是犯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不惹事,人家事儿会不惹我么?我也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才没办法再忍下去的啊!

我对着老师走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个躬,“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又一次让你失望了,可是,你放心,有朝一日龙抬头,我必定会让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因为,你是我的恩师。”

长刘海回来的时候,脸色也有点黯然,好像跟我似的,也一样哭过,我是被老师给感化了,他是被他妈,我问他咋了,他说,“默哥,以后,你得帮我。”我说:“行,你说啥都行,我都帮你,不管是学习上的,还是感情上的,我可以帮你追萱萱姐。”

他说了句不是,说是学习上的事儿,然后跟我说,“默哥,我想考上平行班上的前几名,我想坐前面一点儿的位置,让我妈看到以后,会欣慰一点。”

我愣了下,他也知道自己考上重点班是不可能的,但是平行班里,是按照分数高的坐前面的,所以他让我帮他,我说了句,“可以,没问题。”

然后他就笑了,说,“你猜猜,我这里又多少钱?”

他就掏出了刚刚的那么多钱,我问他咋回事儿,他说,“本来他是把这些钱还给他妈的,可他妈不要,非要塞给他,让他还给老师,另外还给了他一千块,让他不准再要钱了,以后要有出息。”

我叹了口气,跟他说,,“你妈,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他也是个好妈妈,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他骂了句,“行了,走吧,黑大个和小胖,还等着咱们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