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小胖出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长刘海是先去的小胖那里,毕竟他所在的医院近一点儿,而且他应该是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具体的,我是想看看他恢复的怎么样了,然后他出院以后,就可以去黑大个的医院看他恢复的如何。

到了医院以后,快到小胖的病房的时候,就听到他的大嗓门儿了,在那喊着,“我吃这种东西能行么,卧槽,你是在喂羊还是喂猪啊,喂猪也不带这样的啊,半点儿荤腥么有,吃鸡毛!”

然后旁边就有个护士说你这是被人弄的屁屁那里有了点痔疮,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不能那些荤腥,否则你恢复不好,可不怪我们的事啊,我们可是警告了你的啊。

小胖就嚷嚷,说:“老子就算是得死了痔疮,也得吃荤啊,不然他这些素菜都没法下咽。”

我和长刘海进门的时候,他还嚷嚷呢,我就让护士先走,我说对不起了姐姐,这个兄弟我来管教他,麻烦您帮我们退一下房,我们出院。

那护士说,“好咧,那可得谢谢你了,大兄弟!我们可巴不得他出院呢,弄脏了好几个床单了,这不,还在这儿嚷嚷着要吃肉,不知道自己是病人咋的。”

我又跟她说了几句对不起,她才肯走。小胖还嚷嚷着,说:“默哥,你那好脾气把她给惯得,那看她那样儿,谁惯得她,曹,真把自己当天仙了是不,我看她是天仙下凡脸朝地!”

然后逗得旁边的床位上的人都笑了,说:“这胖子真逗。”

王安民也苦着脸,说:“胖哥你妹的,你不吃就不吃,以后我不给你带了,吗的,这给你带饭,你还磨磨唧唧的。”

我和长刘海就把小胖给说了一通,小胖也挺委屈的,说我也不想这样啊,吗的,那刘峰他们太不是个玩意儿了,居然这么整我。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不单单往他身上倒那种污水,还把他整个人都泡进去了,而且,打他的时候,把他的屁股给打开花了,导致他屁股上的伤口接触到了那些污水,而且一直没洗澡,现在就弄出痔疮来了,他说完以后,哭丧着脸说默哥,这能怪我么?

他说完以后,我们都笑得不行,长刘海说那些人也真是可恶,这仇虽然已经报了,但还是觉着不够爽快,得把刘峰也给按到汾水里面去,让他也试试那些味道。

小胖说就是。我骂了句,“你们还嫌麻烦不够多?”我指着长刘海说,“你妈没跟你说么,还有咱老师来的事儿,你都忘了?这几天,咱最好是消停点儿,再说了,黑大个还没出院呢,那脚还没好呢。”

长刘海说了个哦,小胖和王安民问我俩怎么了,我们就把来的时候,碰到他妈,还有班主任的事儿给说了,当时小胖和王安民都低头了,说,“对不起啊刘海,我们不知道你家里是这种情况,唉。”

长刘海骂了句,“咱几个是兄弟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还做不到,那算个几把的兄弟啊?”

小胖说了句也是,说:“等老子屁股好了,以后我就是卖屁也得给你把钱给弄回来。”

长刘海恶心的做呕吐状,说:“你快别了,我不要你这种脏钱”。

小胖还学着小姐的口气,说,“哎呦,我这钱又不偷又不抢,是我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嘛,怎么就叫脏钱了?”

我就踹了他一脚,说:“行了不,玩够了不,走吧,今天出院吧。”

这会儿,那个护士也过来了,准备好了新的被单和床单,然后叉着腰说,可以走了吧,手续办好了,你们去交一下床位费就行了。

当时王安民就问了,说不是已经交过了么,那护士就说,“床位清理费。”

虽然很憋屈,但也没辙,没几个块钱,但我们很不爽吧,小胖说,“早知道老子就拉一坨在你们床上,看你们怎么扫。”

那护士骂了句,“你试试的?”

小胖边跑边笑,说:“老子不单单要拉在床铺上,还要拉在你脑袋上,哈哈。”

那护士叫他回去的,说:“你过来的,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们也算是出了口恶气,至少把那个逗比护士给气得半死,逞了一下口舌之利。

出去以后,我问小胖身体没事儿了吧,疼不疼什么的,要不要买点儿红药水啥的涂涂。他说了句,“不用了,我就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涂了也没用,让他自然好吧。”

我当时就挺难受的,心想自己这所谓的大哥,到底是怎么当的,因为上次跟他见面,没来得急看看他伤得如何,这会儿我得看看,于是我就找了个地儿,让他把身上的衣服给掀开来给我们瞧瞧。

当时我看到他身上,背上,大腿上,青一块块的,我就心头一酸,吗的,差点流泪了,不过大家都在呢,我也得忍住,长刘海当时就抓了石头在手心里,说你等老子直接把那刘峰给拍死,还有那刘明,小胖没弄死他,我来弄死他!

王安民叹了口气,说“刘海,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照顾着小胖过来的时候,他昨天比今天还严重,整个人,多处软组织受伤,骨折什么的都是小事,不过地方太多了,也不好弄,医生说让他最好自己恢复,这样更好一点。”

我看长刘海这么激动,我骂了句,“你别给我乱来啊,我告诉你们的,我是老大,什么都得听我的,就算我要叫你们去杀人,你们也得有我的命令以后,才准去,就看这次小胖,你看看你煞笔不煞笔,你要去杀人,你告诉我一声啊,带我们一起去啊。”

“你看你这,人没杀成功,自己弄的这破德行,像个什么样?等刘峰他们还要打你,他的亲戚,还要弄你,你怎么办?”

我看小胖还想说啥,我就问他,“你爸妈怎么办,你要他们怎么办,这五万块,你家里给的起么?”

小胖沉默了,不说话了,我说,“你咋哑巴了,你说啊,你说话做事,就不知道考虑考虑后果的么,小叔的下场,你们没看到么,什么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都是狗屁我跟你说,进去以后,判个五六年,出来以后就废了,你想进监狱,是不是?”

小胖说不想,说他也挺怕的。我点点头,说,“所以啊,咱们有了前车之鉴,为啥还要去做?都是煞笔么不是?”

“其实小胖,你狠刘峰,咱们可以找个机会,把他狠狠打一顿,就好像你似的,人家也不杀了你泄愤,就是让你去吃粪水,让你泡在里面羞辱你,你觉得,是杀了他泄愤划算一点,还是这样做划算一点?”

长刘海说,“废话,那肯定是这样做更划算,又不会付法律责任,又不要赔钱,还不用坐牢,还更解恨!”

小胖也说“是”,是他冲动了,早知道就跟我商量商量了,然后委屈的看着我说,“默哥,是我冲动了,可是,是他那比崽子,太瞧不起人了,太恶心人了,我受不了了,我才……”

我说,“我懂,其实,我比你更受不了,他们这些卑鄙小人,把我小叔给害的进去了不说,还各种羞辱咱们,你以为我能忍受吗?你以为我不想杀了他们泄愤?可是我不能啊,我不能走小叔的老路,咱们得学学赵明飞。”

“你记得他以前怎么说的么?”

他们都摇摇头,说不记得了。我说,“小胖应该有印象,赵明飞说过,他说,许风这些年,虽然每次都混的比他好,比他叼,打架也比他猛,但是,每次都是他赵明飞赢,为什么?”

“因为他奸诈,狡猾,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卑鄙的手段都可以用出来。所以他现在仅仅只是被开除,没别的事儿。可我小叔却这么惨,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好人没有好报,咱们做事,需要用脑子好好去想,然后再去做,而不是跟个莽夫似的,做了以后,为自己的莽撞付出惨痛的代价!”

小胖问,“那咱们,也可以拿住刘峰的把柄,用来要挟他,让他服从咱们,咱们也这么干,弄死他来,成不成?”

我摇摇头,“不成!”他们问我为啥。

我笑了下,“因为我是许风的侄子,许风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我许默也不差,你们是我兄弟,你们也是光明磊落的汉子,不是赵明飞、刘峰那种小人,如果我们也跟他们似的,卑鄙无耻下流的伎俩也用上,那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长刘海说:“我说的有道理,那们光明磊落,怎么玩的过他们呢?”

我嗤笑一声,“长刘海,你傻了吧,光明磊落,并不代表傻,笨,对吧咱们不玩卑鄙无耻,咱们可以玩计策啊,咱们不干那种打女人,拿女孩儿威胁别人的事儿,但咱们也不是不可以玩埋伏啊,对不对?”

长刘海说了句,“也是。”

小胖说:“你们说的啥啊,我怎么还是听不懂?长刘海拍拍他的脑袋说你的这种脑瓜子,就不用懂了吧?”

搞得小胖在后面要跟长刘海决斗,说:“你吗的,别以为你的刘海长,老子就怕你,你过来的,老子受伤了,也一样一只手单挑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