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黑大个出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刘海指了指他,说:“行啊,你就一只手吧,来啊。”

……

我叫他们别闹了,跟他们一起做了个公交,一直到了黑大个所在的医院,轻车熟路的,我们到了黑大个的病房,可尼玛,没看到他的人,当时我就紧张了,说是:“不会吧,难道是刘峰这狗知道了黑大个的住院地点,然后就来把人给劫走了来威胁我?”

“有这个可能。”长刘海说,“因为咱们来黑大个的医院,这一路上也没注意有没有人跟着,兴许是前阵子被人给发现了也说不定。”

我咬咬牙,“这刘峰,真是想死了。”

小胖骂了句,“这种人,就跟赵明飞一样讨人厌!太恶心了,不然,我也不会想要置他于死地!”

可是后来有个护士过来,问我们是找谁,我们说了以后,她笑了,说你们别紧张,沿着这个走廊一直走,走到最外面的地方,在通过一条长廊,外面有一个病人的活动中心,可以晒太阳的,他好像是这两天都去那里练习走路,做复健呢。

她说完以后,我们才松了口气,然后我还给她说了句:“谢谢护士啊,你真美。”

她骂了句,"说啥呢,流氓。"

小胖就骂我,流氓。他们也跟着骂我,流氓,我骂了句,“草,这不是让人家帮忙,说个谢谢,又怎么地了?”

小胖扭了扭腰,说:“没事儿啊,我就只是说了句流氓,又不是说你。



我怒了,说:“要不是看在你菊得了痔疮,我得踹死你的。”

他赶紧捂着屁股跑了,还一边跑一边亚麻跌,真恶心人。

后来我们的确在那个阳光普照的地方找到了黑大个,这货,我们没让他发现我们,他居然已经可以一步步的走了,但我看的出来,他额头都是汗,应该还是疼吧,不过他能这样走,已经说明恢复的额很不错了,估计不要半个月可以完全恢复,不要一礼拜,就可以走动了。

我喊了声:“大个子!”

当时他还练着呢,没听到我说话,就在那一步步走,差点撞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皱了皱眉头,黑大个说了句对不起,那小姑娘也没理他,就走了。

黑大个脸都黑了,嘴里好像还骂咧咧的说了句啥,他本来就比我火气大的多,所以骂人也很正常的,我又喊了一声大个子,他才看到我,然后就笑呵呵的走过来了,一瘸一拐的,我看了就挺心酸的,到了跟前以后,他问我,“你们怎么来了?”

我说:“来看看你呗,咋了,不准啊?”

我没好说是来给交钱来了,我怕他一下生气就不住院了,因为我跟他说的是,加起来一共三千块,可是实际上,已经快一万了,医院就是坑,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给了这么多钱了。

他说了句不是,我这不是怕你们没空嘛,我寻思了下,这两天就出院吧,你看我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然后他又问了一下小胖的事情,我们也就跟他说了,黑大个说行,等老子出来的,肯定当好这个老大,让他们闻风丧胆。

送他进病房了之后,我和王安民就往住院部收费处去了,顺便找了一下主治医生,问了下情况,主治医生说,这可以出院了已经,再拖下去,也是得等他自己恢复了,药效和打针水已经没啥效果了,或者,可以介绍我们去一个中医那里试试。

我说了句不用了,然后就让他给我们开了个准许出院的条子,拿着病历本就往住院部收费处那里去了,问了下,还要交两千多,太坑了,回去的时候,王安民问我们要是回寝室,被宿管大爷看到咋整,我说了句没事儿,大不了就说是摔倒了啥的,这期间又是要高考了,人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事儿。

他说了个哦,然后我们就到了黑大个那里,黑大个他们看我们手里拿着病历本啥的,就问我们,“办好了,就出院?”

我说:“是啊,没钱了,供不起大个子的脚了”。我这是开玩笑的,黑大个也哈哈笑,说:“行了,别装了,赶紧的吧,我早就呆腻味了这地儿,可烦死我了,还是我们寝室那里好,想抽烟抽烟,想喝酒喝酒,想打人打人,是吧。”

出院了以后,王安民和长刘海,一左一右的搀着他,怕他出啥事儿,黑大个骂了句,以后我可是你们明面上的老大,别把老子当弱不禁风的人似的,然后推开了他俩,一个人一拐一拐的,往出租车走去,我们几个打了一辆车,虽然有点拥挤,但还是i挺好的。

一路到了学校门口,进去的时候,保安还问我们咋了,有个保安还记得我,知道我是打架的主,高一老大,我说了句,“摔倒的。”

他就不信,说:“可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快进去吧,别说我看见了。”

我心想他估计是还念着旧情呢,我小叔在的时候,跟他关系还行,我说了句,谢了,然后就扶着黑大个,一路往宿舍楼那边走去,虽然情况还挺艰难的,但总算是没啥大事儿。

快到寝室的时候,碰到个人,也就是这个人,让我们今天爽了一次。

没错,他就是我们以前的老室友,毛寸头。

他现在好像是跟曹小军一个寝室的,狼狈为奸,都不是啥好东西,看到他的时候,小胖没好气的骂了句,趁我们现在心情好,你别在我视线里出现,赶紧的滚,或许我们还可以放过你。

毛寸头以前,我还可以说是同情他,但现在经过了这么多次的背叛,以及他对我们的落井下石,他跟我已经算是敌人的那种了,虽然没有刘峰、秦立这样的死对头那么仇恨他,但我就是瞧不起他这种人,人秦立,起码也是家里有钱,有权,刘峰呢,有钱有势,可他毛寸头有个屁啊,跟我们屌。

毛寸头似乎不怕小胖,还哟,哟,哟了三声,说:“这是谁啊,胖哥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你能活着回来,我能看到活着的你,真是太好啦。”

然后还指着黑大个他们说,“哟,当初不是很猛的吗,怎么这会儿成残废了啊,啧啧啧,幸好我没继续在你们宿舍呆着,不然啊,我估计也成这样了,幸好幸好。”

他拍着胸脯,就要走,小胖骂了句,“滚,你再不滚,老子现在就抽死你。”

我看着他说,“毛寸头,你现在走,还来得及,黑大个刚刚回来,我不想在这里动手。”

毛寸头畏惧的看了我眼,说:“你不是退出江湖了么,还想打我不成,切,我怕你们啊,你信不信,我把黑大个和胖子回来这事儿告诉他们,肯定有人得来你寝室堵你,我不说,是我仁慈,你懂么”?

说完切了声,鸟都不鸟我,就走了。

长刘海就想上去干死他的,被黑大个拦住了,说:“别动”,他说的没错,咱们现在是处于这种情况。

长刘海骂了句,“你瞅那贱人嘚瑟的,真他吗的想抽死他。”

我狞笑了声,说:“没事儿,咱们有机会的。”

黑大个好久没回来,宿舍的床铺上都是一层灰了,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多到让我都应接不暇,小叔的事儿,小胖的事儿,黑大个又这样了,我感觉人生都没啥希望了。

现在就只能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帮黑大个弄完了床铺以后,小胖就跟我说,问:“我晚上要不要出去活动活动筋骨”,除了黑大个以外,都想去。我说:“行啊,到时候叫上萧璐她们,看看萱萱姐能不能来吧”,我还看了眼长刘海,说:“这可是你的机会啊”。长刘海说:“行”,他会把握好的。

小胖就打击他说:“你还没放弃呢,黄花菜都快凉了,不知道那萱萱姐,这会儿被秦立那狗得手了没有。”

长刘海听他这么说,一下就冲到他的面前,扣住了他的脖子,说:“你要是再说,我得让你吃石子儿的!”

小胖就赶紧说不敢了,长刘海这才松开他,我和王安民都骂了句,“活该。”

夜幕很快降临,我们几个,除了黑大个之外,都去了,到了一个餐馆,我打电话给萧璐,她说行,反正今天晚上晚点儿回去,也没事儿,快高考了,我们也快要放假三天了,高考三天,就是我们放假的时间,挺爽的,说实话。

我还问了句萧璐,“萱萱姐来不来”,萧璐说,“咋了啊,你想她啊,那行啊,我特意跟她说一下,帮你争取争取。”我啊骂了句,“你就是作死,想让我怎么收拾你的,你自己说吧。”

萧璐说:“你要是欺负我,我今晚就不来了”,我就赶紧说:“不是欺负,叫她记得把小雨姐给叫上,因为借钱的事儿,我估计小胖家里也出不起五万块。”

在去了餐馆以后,我问小胖他家里怎么打算的,这五万块,还得起不,他说还不起,家里顶多能出两万五,然后就没钱了,剩下的,得去借。我就说:“待会儿你嘴巴甜点儿,问你小雨姐拿点儿,估计可以,以后你家里宽裕了,就赶紧的还给人家小雨姐,能行不?”

小胖说,“能行。”

然后我又跟他说,“看看小雨姐那里能出多少吧,其他的,我再从家里借点儿。”

小胖就赶紧说了句不用,说:“默哥啊,你家里房子都卖了,店铺都没了,你哪儿来的钱啊。”我骂了句,“滚,你知道没钱,以后就别做出这种没脑子的事儿!老子没钱,还不至于让兄弟送死的地步!”

他眼睛红红的,说了句,“默哥,以后,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大哥,真的。唯一的大哥。”

这会儿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谁是你一辈子的大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