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计划打毛寸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的时候,小胖就一个劲儿的给我赔罪啥的,说以后自个儿就再也不会那么冲动了。我吼了他一句,“你还敢有以后?”

他就憋着嘴不说话了,然后我就跟他说,叫他给家里面打个电话吧,从他被刘峰他们绑架以来,好像还没跟家里通过电话吧。小胖就赶紧说,“我不打,我不打,我害怕,我不想打……”

我看他那样子,也挺可怜的,我就说了句,“行了行了,你就问问你家里面是怎么个情况,能出多少钱吧,总不能让人家小雨姐给你都出了这五万块吧,咱都是学生,能给你凑的,也就千百块,上万,那绝对不是我们学生能做到的。”

“这样吧,我从家里跟我爸拿两千,就当兄弟救急的了,这可以吧?”

小胖眼睛都红了,说:“默哥,那,那我打个电话给家里吧。”

他沉默了好久,在宿舍的时候拿着电话又不敢打,那种感觉,就跟当初小叔似的,一个人躲在金野安排的地儿,不敢给爷爷奶奶打电话说说话,就是害怕,不敢面对。

过了好久,他好像是心里挣扎够了,这才起身出去了,长刘海看着我说,“不会有啥事儿吧,要不我妈给我的这些还给班主任的钱,我就不还了,暂时不还,先给小胖吧,我怕不够。”

我摆摆手说,“不用,这两千得还给老师,他对我们的照顾已经很多了,我还每次都麻烦他,这回绝对不能还要他的钱,你赶紧的去还给他把,他不要,你硬塞给他。”

长刘海说了个哦,然后说,“那小胖这里……”

我说:“没事儿,放心,我来解决,等看看小胖家里怎么个意思吧”。

这会儿黑大个好像是睡醒了,问我们咋回事儿,吃完饭回来了是不,我说是,然后把手里的快餐盒子给他,说是给他也带了一份,让他别饿着了。他说行,谢了,又问我们小胖的事儿怎么解决之类的话。

我就跟他说叫他安心养伤,好了以后,咱们再做打算,这些事儿就不用他操心了。

黑大个看我脸色不好,也没说啥,他这人,天生不爱多管闲事,也就没在多问了。

过了会儿,小胖进来了,脸色特别的难看,我看他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哭过似的,我问他:“咋了,小胖,事情怎么样。”

他说了句,“唉,默哥,我真的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我问他咋了,直说就行。他叹了口气,眼睛红的不行,说:“我妈为了我的事儿,病倒了,听到刘明家里说要五万块,我家里哪里负担得起啊,我妈一病不起,我真怕她会出事儿,可我又不敢回去,刚刚幸好还是我奶奶接的电话,要是我爸,估计得捏死我的,怎么办,默哥,呜呜呜……”

“那,请个假,回去看看你妈吧,还是你吗的身体重要啊!其他的事儿,都可以暂且搁置一下。”

“不行。”

小胖拒绝道,“我怕我回家,就没个全尸了。”

长刘海也是这么劝他的,说是让他回去,小胖叹气道,“现在不回去,解决不了这个事,我回去也是挨骂挨打,还会让我妈的病情加重,我想找个机会见一见刘明,让他放弃让我家赔钱这个打算。”

“你疯了吧!”

长刘海骂了句,“你还见他,你不怕被打死啊!”

小胖阴阴冷笑,“他吗的,把老子害的这么惨,把我妈都给害的这样,他要是不答应,我就真的捅死他,默哥,你帮我安排一下,我们得找个机会假装跟他谈判,其实就是逼宫,你看怎么样?”

“闭嘴!”

我骂了句,“小胖,你疯了么,还是等小雨姐那里看看吧,你要是真的那么做了,就算你成功了,你以为刘明他们不是表面上答应你么,这个事,不是你和刘明打一架就能做得了主的,除非你能跟刘明的老爹,那个县长谈妥了,可是,那可能么?”

“先等小雨姐把,如果五万块能提钱凑齐,也就没啥事儿了,如果他还要挑事儿,咱们高中部也不怕他们,说干就干,而且,咱学校的老师校长,也不是吃素的,你说是不?”

“死胖子,你刚刚怎么说的,啥都听我的,你这会儿,又想胡来了?”

我说完了以后,他这才整个人颓丧了一般,坐了下去,两股清泪,从他的脸颊左右流了下去,小胖一直以来都是个乐天派,能让他这样流泪,专业悲伤,还是头一次。

他整个人低着头,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默哥,那就按你的办法,等小雨姐的消息吧。”

他说完以后我点了下头,说:“行,这会儿,整个寝室成了一幅寂静的画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以为他们都睡着了,长刘海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看看楼下的。”

我问他咋了,我看了眼楼下,刚好看到两个眼熟的人,毛寸头和曹小军,这俩货在那抽烟呢,偷偷摸摸的,贴着宿舍墙角,有几个人还帮他们拦着,怕被老师或宿管发现。

长刘海问我,“要不要今天干他,反正气不顺,找个人打打气也好。”

我阴笑一下,也是,这逼昨天不是还跟我们装比呢么,刚好叫上小胖,让他出一口恶气。

长刘海说行,然后问了问王安民的意思,他说可以,小胖突然一个猛子爬了起来,问我们要干啥,是不是有啥消息了。我说:“没有,别激动,是毛寸头。”

我指了指宿舍楼下面,然后跟他说,“今晚干他不?”

小胖霍的的一下站起来,喊了句,“干,干不死他我就不是胖哥”!

反正都吃完了饭,有力气,等黄昏过后,我们想着毛寸头估计是已经回寝室了,就问他们去不去,黑大个喊了我一句,说:“默默,拿钥匙给你,把我柜子里的那个棒子拿过去。”

我皱了下眉头,说:“不用了吧,干他还需要拿棒子么。”

黑大个说,“你傻啊,他寝室又不是他一个人,你们要打他,他们帮忙怎么办。”

小胖骂了句,“还干不过他们不成,默哥是高一老大,就算退役了,他们也不敢还手吧?”

黑大个说:“那是以前,现在默默没以前那么有威严了,还有,你们别忘了,曹小军在他寝室怎么办?带着去,可以起到震慑作用,知道不?”

我说了句,“也是”,然后就拿过黑大个的钥匙打开了柜子以后拿出了那根黑的棒子,心想真粗真重啊,这要是打下去一棒子,谁脑袋不得开花啊。

小胖狞笑了下,说:“我拿着吧,他吗的,他还不服,我就一棒子下去,敲死他个鳖孙。”

我说:“行了,我可告诉你啊小胖,这玩意儿你别动,你什么武器也别拿,我看你情绪不稳定,万一你一激动把人真给打死了,你家里全都变卖了家产,也不够你这败家儿子弄的。”

小胖脸一红,说:“那行我不拿了。”

大概晚上八点左右,整个楼栋这两周没有值周的学生,忙着毕业的,忙着考升学试的,所以学校也就取消了,这也就出现了许多逃课,还有许多敢公然抽烟的学生。

我问了小胖,瞅见毛寸头还在宿舍么,他说:“瞅着呢,出口就这一条道,他绝对没出来。”

我说:“行,咱们走?”

长刘海吼了句,“go!”

小胖帮我拿着铁棒,也吼了句,我说:“你别拿着这个,给王安民,你,我不放心。"

他嘟囔了句,“你就当我自制力那么差啊。”

我切了声,说:“别墨迹了”。

一路过去,铁棒被王安民藏在裤腿里,长刘海也就拿了个甩棍藏着,我也是,小胖就啥也没拿,怕他太激动。

我瞅准了是毛寸头的宿舍,一脚就把门给蹬开了。

喊了句,“毛寸头,给我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