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我发誓爱你一万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骂了句,“曹,小娘皮,这儿没人,还由的了你了!”

说着,我一个饿虎扑食,就往她扑了过去,她们家的厨房连着卫生间,我就直接把她给推到卫生间里去了,然后两只手往她的峰上面游走,她啊了惨叫一声,说:“别,默默,别在这,你干嘛啊!”

她就要推我,可是自己差点摔倒了,我就赶紧的扶着了她,说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别摔倒了,她就说,“你到底想干嘛,别假惺惺的关心我。”

我说了句,“我想啊,我想!”

然后我又扑过去了,我就说,“璐璐啊,你今天抓了我那好几次,把我给撩拨起来了,你就帮我泄泻火呗?”

她这才知道了我的目的,一把推开我,说:“你这个禽兽,许默,我说你怎么说来我家喝水呢,动机不纯啊!”

然后她就很生硬的说,“不行,绝对不行,我妈在家呢,怎么可以,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又跟我说,“不是说好了么,等你考上了实验班以后,分班考试结束了以后,我再给你呗,你就不能再等两个礼拜么?”

我叹了口气,说:“璐璐,我要是能等,我就不会进来了,哎,你就给我把,我好难受啊,你忍心让我这样吗?”

她就一个劲儿的推搡,说不肯,不肯的,她这样的,搞得我以为她是欲拒还迎,更撩拨的我受不鸟了,就赶紧的抱住了她,开始亲她的脸,亲她的小嘴,她一开始还反抗我呢,毕竟我是她爱的人,而且我俩阴阳结合异性相吸,她就也开始跟我拥吻起来。

我后来越发的受不鸟,就去她的衣服里摸,摸到了那啥大大的圆,刚一碰到,她就皱着眉头说:“你别这样了,我妈在家呢,你走吧,这样可以了吧,还老占我便宜干嘛,等到考完试那天,咱们到市里去开个房间好好玩呗。”

我叹了口气,说:“行,那你给我弄快点吧,不然我晚上睡不着了”,我就拉着她进了卫生间,一把就关上了门,还反锁了里面的一层面,我说你快点的,帮我弄吧,弄完了以后也不能被发现,应该很快就结束了的。

她叹了口气,就说行,然后就帮我弄,后来弄的手都酸了,这才出来的,她最后说,“你得帮我揉揉手腕的,我都酸死了。”

出去的时候,我就帮她揉手腕,她躺在沙发上,说刚刚被我亲的头晕了,我就说,“有那么严重呢嘛,我都精气大伤了我也没说啥啊”。

正在这时候,里屋的门打开了,我赶紧的放开了萧璐的手,璐璐喊了声妈,我喊了声阿姨,她就笑了,说,“默默来了啊,你们刚刚干嘛呢?”

她好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但还是笑眯眯的跟我说话,我心里紧张的不行,刚刚她看到我摸着萧璐的手了吧,萧璐就脸红红的说,“没事儿啊,我刚刚手酸了,默默帮我揉揉手腕呢。”

阿姨就笑了,说:“你俩感情真好,不过,这么晚了,默默不回家,没事儿么?”

后来我就赶紧的说得走了,这才走了的,其实也不晚,才刚刚七点多点而已,我估摸着是阿姨看到我摸她女儿的手,不高兴了吧。

回去以后,晚上的时候我发信息给她,问问她妈有没有乱想我们的事儿,没想到她妈果然说了,跟她说,“女孩子这么大的年龄,可千万别被男生占了便宜,万一以后嫁不出去了,那可怎么办,还说女孩子要洁身自好,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那可就没人会爱惜你了。”

萧璐给我发完了信息以后,就问我,“默默啊,今天妈妈跟我说了好多,我心里也觉着玄乎,她说以前爸爸也是对她很好的,百依百顺啥的,很多事都顺着她,可是后来就变了,你说,你会不会也变成这样的男人啊。”

我当时义愤填膺,说:“怎么可能呢,你爸是你爸,我是我,我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就又赶紧的发了个信息过去,说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爸的不是,我只是说,我不会做那种不负责任的事情。

然后她又直接给我打电话了,说她在被窝里面,我说:“哦,我也在床铺上呢。”

我就问她:“啥事儿啊,是不是想我了?”

她就呸了一声,说:“美得你。”

我听她的声音,有点沙哑,我问她,“你咋了啊,是不是出啥事儿了,你妈骂你了?”

她说:“没,我就是心理难受。”我问她:“咋了啊,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了,又因为你爸妈的事情?”

她说,“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我就咦了一声,问她,“我的啥事情啊?”

她就说,“我妈都说了,女孩子要洁身自好,可是我,我都已经被你,被你给那什么了,你说,万一,万一你以后对我不好,不要我了,或者看到更年轻漂亮的,喜欢她们了,那可怎么办啊?那我不是无依无靠没人要了,我妈说,洁身不自好的,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说完了的时候,她就呜呜的哭了几声,声音比较小,估计是怕被她妈听到吧,而且是在被子里的,所以i听起来是那种呜咽的声音,闷闷的,听着让人觉着心疼。

我当时意气风发,也有海誓山盟要跟她说,我就跟她说,“璐璐你放心,我许默,既然已经成了你的第一个男人,既然要了你的身子,我就会对你负责,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永远都不离不弃真的,如果给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套用了最古老的周星星方式的表白,也许也是我第一次主动这么正式的跟她表白吧,以前,都是她追我的。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她在我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怎么啦?为啥不说话?”

她突然间哭了起来,说,“默默,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我说,“当然是真的啦,我啥时候骗过你,我告诉你哈,为了你,我都和夏梦刻意的保持了距离呢,所以你就放心啦,你都已经把自己交给我了,我又怎么可能抛弃你不要你呢,如果我是那种男人的话,那我就是个人渣,就不是人了,就跟你说的,那就是禽兽,到时候,你可以亲自把我给剪了嘛。”

她就噗嗤笑了声,说:“你真恶心,不过我记住了,以后你要真的对不起我,我就把你给剪了。”

我就说:“行啊,你剪了我吧,不管你是用剪刀还是用铡刀,都可以!”

她切了声,说:“就你那小蚯蚓,还铡刀,我用指甲剪吧!”

卧槽,,我直接就想冲过去,掏出我的大柱子狠狠的对着她说,你敢说这用指甲剪能剪掉么?

那天晚上,我和她对着电话麦吻了一下才睡的,那时候我觉着,我和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情侣了,郎才女貌的,而且,我俩都是高材生,学习又好,以后肯定能过得很好,我觉着,我和小叔不一样,他混的比我好,但我成绩很好,也许我可以考上清华北大,就可以逆袭了,那时候萧璐她爸爸不可能说是再不认同我吧,没有人会不认同一个从清华北大出来的潜力股吧?

那时候的我和她,天真的以为,我们的一个承诺,一个爱你一万年,就可以让爱情天长地久,殊不知,爱情的轨道,却跟承诺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时间,会把很多东西都给冲淡。距离,也会让更多东西产生隔阂。

第二天我去学校的时候,小胖跟我说晚上的时候,班主任去找过他了,说是这件事解决了,不过要他写保证书,并且在全校同学面前忏悔,当然了,体校的人也会去观看这一次忏悔演讲。

这也是让小胖继续留在这个学校念书的条件之一。时间说是安排在周五早上,跑操时间,但这段时间因为高考,基本上把所有的跑操和体育课都取消了,所以这个时间用来演讲啥的,也没人说不,总比呆在教室里看那呆比书强多了。

周四晚上,小胖在寝室里一个劲儿的请教我和长刘海,问他这个保证书悔过书怎么写啊,他都头疼死了,因为这个东西我写过一次,也没多难,就告诉他了,说:“你这个随便写一个草稿就行,等到时候,班主任还要再帮你改过一遍的,不然,就用你这个版本,还了得?”

我看他的悔过书,真他吗的笑死人,上面写了“因为刘明叫他捅了他,小胖才会动手的,都是刘明咎由自取”,还写了,刘明他们的人,把小胖打的全身都疼,还要弄死他,他这才逼不得已,把刘明和体院那些人的错给骂了个遍,最后才说自己多么多么委屈,才不得已的动手的,而且,自己还是不故意的,才扎到了刘明的脖子,自己看那白花花的肉,不知道是脖子,以为是大腿啥的呢,还说他只是脑子一混,就那什么了。

给我们寝室的人都笑得不行了,说小胖你也忒有才了,小胖就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的我,全校第一吹牛逼大王。

我心思了下,是我教他的啊,这不是变相的骂我呢么,我草他大爷的,我就下了床,追着他打,我就说:“你站住的,我保证不打死你的。”

周五那天总算是到了,当天在操场上,人山人海的,体院的人也来了不少,小胖他们跟班主任去准备了,我和长刘海他们则是想去找找萧璐、小雨还有萱萱姐他们的,可没想到,找她们没找到,居然碰到了刘峰一众。

当时他还拎着一个高中部高三的学生的脖子,说:“哎哟,你胆子很大吗,敢踩我脚?”

“草你吗的,你知道不,你以前老大苏平,还有你们现在那个窝囊废高一老大许什么几把默,也不敢踩我脚,你敢踩我脚,你吗的,给我跪下来,舔干净的!”

那高三学生,好像还被他吓唬到了,好像真的要跪下去似的,我直接就忍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