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夏梦和陌生男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她就和卓小雨同仇敌忾,一起玩我,把我气得够呛,我偷偷跟萧璐说,“你等着以后看我怎么折腾你的。”

她听出我的意思来了,说:“你敢,你敢我就不跟你出去开房了。”

说的我赶紧的又说不敢了,吗的,可真能急死人。这次玩游戏值得一提的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就是长刘海,他居然故意坐在萱萱姐旁边,萱萱姐右边又是萧璐,所以每次萧璐把酒杯传过去的时候,就是萱萱姐每次都要触碰到长刘海,长刘海这货,真是笑死我了,想碰到萱萱姐的嘴唇,又不敢,害怕人家生气,但是每次我看他那副有贼心没贼胆的模样,就笑的不行,我在下面用脚踹了踹他,意思是让他上,反正萱萱姐又没男朋友,男当婚女当嫁,有什么不行的啊。

有时候从我这边反过去转的时候,是长刘海把酒杯递给萱萱,长刘海还生怕萱萱接不住,就一个劲儿的用舌头根抵住酒杯的底座,整的他口水都流出来了,笑死我们了,搞得萱萱姐也在那笑,长刘海囧死了,特别的不好意思,最后把酒杯放下了,他就代替萱萱姐喝一杯,但萱萱说不用,我自己来吧。

我看到长刘海还是坚持着要帮萱萱姐喝掉,萱萱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啥,也没拒绝,我从高一一开始就希望萱萱姐能跟长刘海有点儿啥,可他俩老是不来电,也不知道为啥,还有秦立那孙子,其实,我也不知道萱萱姐,跟秦立这会儿有没有在一起。

玩完了以后,差不多,大家又吃了会儿,卓小雨就问我:“怎么不意思意思”,我问她,“咋个意思啊?”

小雨就哼哼着,说我不懂事,不会来事。萧璐也说,我当时就郁闷了,问小胖咋了。

小胖没说啥话,小胖很支持小雨姐,还特意敬了好几杯酒给卓小雨,卓小雨脸红红的,瞪着我说,“你看人小胖,多会来事儿,你呢,你是木头人不成?白把你当弟弟了。”

我切了声,说:“我不需要姐,我迟早会成为解放中学的老大,报以前的仇的。”

我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到了,尤其是萧璐,还打了我一下,说:“你干啥呢啊,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你还记仇呢。”

而且,萧璐已经主动为我脱了多少次裤子了,她觉着我应该忘记仇恨了啊,确实,我对卓小雨确实没啥仇恨,反而感激她感激的要死,她帮我多次,这次还是看着我的面子上,帮的小胖,可我就是觉着不爽,靠个女人,像什么劲?

我说完以后,卓小雨也不怕我,说:“行啊,你雨姐我啥时候说过的话不算话了,不过就你,就你这样的,我不觉着能有多大本事拿下老大,别说苏平和芮帆都走了,就是新来的高一的刺头,你能搞定么,即将升高二的黄卷毛他们,早就看你不爽了,就你这几个马仔?”

她摇摇手指,表示不信,我大吼一声,拿着酒瓶就撞在桌面上了,说:“就我们几个马仔怎么了,照样不整的他黄卷毛哭爹喊娘的,你少他吗看不起人。”

卓小雨当时切了声,也许是因为我在酒桌上,一直都不给她面子,她也好几次热脸贴了我的冷屁股,她也不爽了,说:“我今天能来这儿,给小胖面子,给的萧璐面子,倒是不用给你啥面子吧?看来,我不适合来这儿吃这顿饭!”

然后,她就走了,后面是小胖、萧璐在那要去追她,我吼了声,“谁去追,以后别跟我讲话!”

我铁青着脸,我这脸已经丢的够大发的了,每次都要靠她卓小雨,我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她还这样老说觉着,自己能什么事都帮我扛起来的样子,还一副,少了她,我就什么都干不成似的,我气得不行,身为男人,我怎么可以忍受这样的没尊严。

小胖和萧璐这会儿都不敢动了,萱萱姐瞪了我一眼,喝到,“你以后有啥事儿,别几把找人小雨帮忙,人家帮你,你服个软,会死啊?”

“会死!”

我冷冷的看着她,不服输的道,长刘海还在那帮我求情,说:“默默不是那个意思,萱萱姐你别生气,然后还追出去了。”

好好的一次请客吃饭,就成了这样的不欢而散,长刘海去帮我求情,小胖就去追着小雨姐,过去说好话,毕竟,他是此次事件最大的受益者,小胖还跟我说,说:“默哥,你消消气,我过去跟雨姐说说,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我说:“是你个犊子!”

当时借着酒劲儿,我犯下了错,又得罪了她俩,不过也是大男人的尊严作祟,萧璐当时也气得不行,问我啥意思啊这是。

我看着她,“我说你也不懂我么?”

萧璐算是懂我的,她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小雨姐是心直口快,喜欢占你便宜,可是,人家好歹帮你这么大的忙,你谢谢人家,能怎么了?”

我就说,“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好像少了她,我啥也干不成似的。”

萧璐就埋怨我说,“如果没有小雨姐,你这个事儿,小胖那个事儿,你能解决?你就吹牛逼吧你!”

她说这话是事实,我又不得不服气,我说:“怎么就不能解决了,,没看到么,她今天一直在羞辱我,秀什么优越感啊,草,真不爽。”

她也埋怨了我句,说你在这儿一个人生气去吧,真是的,我过去帮你跟小雨姐说说,我就叫她别去,她骂了句,卓小雨为了你,可是禁足一个月啊,尼玛的,你有没有良心?

我当时就愣住了,任由她去求情了,我确实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也是我喝醉酒了,我打算以后找个机会,,旁敲侧击的道歉,可这样的让我现在就去道歉,我做不到,我觉着自己放不下那个脸来。

王安民也在那叹气,说:“默哥,我能理解你”,我红眼睛说,“你理解就好。”

王安民说,“默哥,你会崛起的,总有一天,咱可以不靠女人,不靠天不靠地,就靠自己打出一片天。”

我说,“谢谢兄弟。”他说:“说这个干啥,咱是兄弟,我理解你,来,喝。”

然后我俩就在那喝,后来我俩想走了,可是小胖这货不在,谁结账啊,我俩没带钱啊,长刘海和小胖还没回来,萧璐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打电话给小胖,没人接,我打给萧璐,也没人接,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气死我了。

给我整的老不爽了,结不了账,我俩走不了,就坐着,等吧,反正也还不算太晚,老板也没急着关店,就在那陪我们聊了会儿。过了下,王安民突然指着窗外说,“默哥,你看那,是不是咱班的女生,叫夏梦的那个。”

我说:“你看花眼了吧,这都多晚了,都快九点多了,这么晚,她肯定回家了啊”,王安民说,“不是,你看看,那肯定就是夏梦啊。”

我还不信,就往那边瞅,但没想到的是,真的是夏梦。我看到她,旁边还有个人。

我定睛一看,卧槽,瞎了狗眼了,那人,赫然是刘峰。我草他大爷的,居然是刘峰,那比的脑袋上的绷带,还有他那讨厌死人的样子,化成灰我都认识。

咋回事儿,她俩怎么会在一块儿,这么晚了,怎么搞的!

我当时都惊呆了。

我就跟王安民说了句,“你在这儿等小胖,我出去下”,王安民估计是没看到刘峰,要是看到了,他肯定是不会让我去的,怕我一个人吃亏,所以他就说行,叫我去吧。

然后我就追出去了,我出去的时候,他俩已经走的没影了,给我吓了一跳,以为跟丢了呢,不过等我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现他们往左边的街道走了,我就赶紧的跑到对面去,心想这么晚了,快十点多了,周遭的人虽然挺多的额,但很少有学生这个时候还在外面的,而且,这里,我记得不是夏梦回家的路啊!

难道是……刘峰家,还是?

我带着疑惑,虽然我想直接上去干刘峰一顿,但我还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是干啥,表面上,他俩是风平浪静的,只看到刘峰时不时的笑着跟夏梦说几句话,夏梦也跟他笑着说几句话,俩人就好像情侣似的,这是咋回事儿?

周围的店家也没多少,就一两家吃饭的还没关店,我看到他俩进了个kfc,似乎是吃点儿啥,我有点疑惑,他俩啥意思啊这是,吃饭呢?不过我没等太久,他们就打包出来了,前后没有超过三分钟,我寻思着,该不会是这货又威胁夏梦跟他在一起什么的吧,可是,夏梦却在那跟他有说有笑的,这又怎么解释?

夏梦拎着那一袋东西在路边等他,然后刘峰又不知道咋回事儿,跑到一家性保健的地方,进去了,不知道买了啥,然后出来了以后,俩人又一起走了。

我在路边拿了个砖头,悄悄地跟了上去,吗的,刘峰这货到底是想干啥,又要威胁夏梦干啥了么,老子不是为了夏梦,就是为了干死他的。

于是,我直接追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