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叫我一声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应该是摔倒了,然后还捂着背,应该是扭到腰了,可是,我爸都睡了,她这个外人,还硬撑着自己的身体,出来要给我做东西吃,我鼻子一酸,整个人眼睛红红的,就感觉,好像她真的是我妈似的,好像,我妈真的没离开过我,而是一直都在我身边似的。

她,虽然是我的后妈,是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可是,在家庭遭大变,在我爸欠债百万的前提下,她依然没有离开这个家,做好了她贤内助的工作,还经常对我嘘寒问暖,我就是石头人,也会融化的啊。

我好累好累,就想要妈妈一个温暖的怀抱,就想要一个妈。

徐妍背对着我,在那找姜片,想要给我做姜汤醒酒来着,可是,我却泪眼摩挲的扑了过去,整个人,直接抱住了她的身子。

她的身子很软,很香,也很舒服,温暖的感觉,跟妈妈似的。我抱着她,把脸和眼泪埋进了她的背,她那温软和洁净的背上,我嘶吼的喊了句,“妈。”

声音很大,可是因为我把嘴巴狠狠的压住,压在里面,只有嗓子发出的那种声音,只有徐妍,她能听到我喊了一声妈,估计,我爸那个屋,他睡着了是听不到的。

喊了以后,我感觉我又有无数的眼泪,无数的口水和鼻涕,都往她那洁白的背上流去,泪水好像是断不了的线似的,不停的往她身上流,她身上那股香香的味道,我狠狠的抱住她,两只手,扣住了她的腰。

只喊了那一声妈以后我就没再喊了,只是把脸埋在她的背里,拼命的哭泣,我不是个男人,帮不了小胖。

我不是个男人,救不了小叔,还害了小叔。

我不是个男人,我不配当高一老大。

我不是个男人,每次都靠女人的力量,我才能翻身,才能逃难。

我他吗的就不是男人!第一个喜欢的女人,却被我亲手送给那种禽兽,也许,今晚过后,从女孩蜕变成女人的过程,就会在夏梦身上发生,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无奈,无尽的悲伤,数不尽的凄凉,都由我的眼泪,喷涌而出。

也许是我第一次这么喊她,徐妍整个人,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不过,马上她就停下来了,问我怎么了,说:“默默,没事吧,有什么委屈,你跟妈说,妈会帮你解决的,没事,你说吧。”

好了默默,一切都过去了,有啥委屈,尽情的哭出来,就好了。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她就把我抱了过来,我喝了酒,哭的整个人都虚脱了,没啥力气,她就抱着我,把我的脑袋往她的怀里放,我能感受到她那大大的那什么,但我心里没一点杂念,就感觉,真的像是妈妈的味道,也许,我是可以一点点接受她的。

旧人一去不复返,妈早走了,我也没办法让她再回来,也许,妈在九泉之下,也能理解我的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到床铺上的,我就知道,我醒来以后,整个身子光溜溜的,啥也没穿,我惊呆了,尼玛,谁帮我脱的衣服,我昨晚上,怎么睡的啊。

徐妍,难道是她?

她进来的时候,笑眯眯的,说:“小默默,妈来了,给你端了早餐过来,你昨晚上喝多了,所以,身上很脏,我就帮你给脱了。”

我脸红的不行,也想起了昨晚上的事儿,我红这样,瞪着她,说:“你能不能不提了,赶紧的出去,别逼我发火!”

她笑呵呵的,说:“是,是,默默大少爷你慢慢来,再睡个回笼觉也没事儿啊,反正今天不上课嘛。”

我吼了句,“滚出去!”

我实在是囧的不行了,昨晚上,我他吗的,到底是说了啥话啊,怎么把她给弄的这么开心的样子,对了,我好像是喊了妈啊,他吗的,我到底做了什么啊,这要我怎么面对她?

我脸红的不行,赶紧的找衣服,找裤子,穿上以后,我才感觉安全了。

出去的时候,她让我吃饭,说,“默默,对不起啊,昨晚上,你喝酒了吧,我不会跟你爸说的,放心哦。”

她俏皮的笑了下,搞得她不是三四十岁的少妇,而是个少女似的,给我整的可臊了。我铁着脸,说,“以后不经过我同意,不要帮我脱衣服什么的,知道不!还有,那什么,昨晚上发生的事儿,能不能当没发生过?”

她笑嘻嘻的,说:“默默,怎么了啊,我虽然看到了,但也不算小啊,你用不着害羞啦”。

“别说了!”我吼了句,“徐妍,你放尊重点,注意自己的身份,行不行?昨晚上的事儿,都是错觉,错觉懂吗,我……”

我挠了挠头,“昨天,那个,对不起了。就当没发生过吧,你敢再提,我就不回来了。”

我的言下之意就是,每天住校,周末也不回来了,她的脸色,一下子就黯然了下去,不知道为啥,变得十分失望的样子,她淡淡地哦了声,然后问我要不要吃早点,我哪里还好意思吃啊,赶紧的找个借口就走了。

出去的时候,我就一个劲儿的怪自己,觉得自己太傻比了,昨晚上那么说干嘛呢,也许,我是真的找不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所以才抱住了她吧,不过tmd,这也太蛋疼了吧,可我又想想,确实很对不起她啊,她这么满怀希望的,以为我认可她了,可是第二天,却给她泼了冷水,唉,以后找机会,再给她道个歉吧。

也许,我需要的是时间吧,现在就让我天天对着她喊妈,我真的是觉得别扭死了,不是对不起我死去的妈什么的,而是,我真的觉得别扭,以前看到她都是喂喂喂的,最多就是喊她名字,从来没喊过妈的,这让我一天天的,怎么呆的下去啊,每天起来,喊个妈,我要吃奶,中午回来的时候,喊,妈我回来了。

唉,想想都他吗的一身的鸡皮疙瘩,难受。

出去以后,我就不想回去了,怕回去尴尬,幸好我拿了手机出来,看了下,卧槽,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看了下,有小胖的,小胖还发了个短信问我没事儿吧,还给我道歉,说自己说话重了,说默哥是为了我好,我心里想了下,算你还有良心,等回寝室再说吧,就懒得回他了。

我看了下,还有萧璐的,打了电话,但是没发短信,也不知道啥事儿,还有一条,关键性的人物,是夏梦的,我紧张的不行,赶紧的打开来看,心想她还发短信给我干啥呢,不是已经跟刘峰那逼人在一起了么。

我看了下,她的短信是,“许默,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的,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的,可是,我做不到,真的。”

这啥意思啊?我就回了她一句,问她啥意思,什么东西做不到,还问她回家了没。

其实发短信的时候,我心里挺疼的,好歹,也是我喜欢过的女生,被人给草了,还是我最恨的人,我心里咋会不难受?

我到宿舍的时候,王安民在,说小胖回家去了,这么个大事儿解决了,他家里都开心死了,叫他一起去的,我问他,那长刘海呢,王安民说,“不知道,昨晚上就没回来。”

我就问他昨天我走了以后,你们干嘛了,王安民说回去以后,小胖和黑大个还碰上了麻子脸,黑大个脚已经能走了,然后麻子脸就当众宣布黑大个以后担任高一老大,问问谁不服。

曹小军就站出来说他不服,就跟黑大个单挑,我紧张的问,“结果咋样?黑大个不是脚还没好呢么。”

王安民笑了,说:“大个子脚没好,曹小军那煞笔也不是他对手”。

我听了,高兴的问咋了,王安民就说了,说:“曹小军这货轻敌,估计是听说了黑大个脚受伤的事儿了,就专门的攻黑大个的下三路,结果黑大个就刚好用另外一只脚,蹬在这货的下巴上,刚好他咬到自己舌头了,差点没断了,哈哈,笑死我了。”

我就也笑了,说,“这货以后还能不能讲话了,还都是个问题。”

王安民说,“这种人,活该呗。”

我就又问黑大个去哪儿了,他说:“去麻子宿舍了,他现在可是老大,当然少不了应酬了”,我笑得不行,就说:“我去看看的。”

然后我就去了麻子脸宿舍,他们几个货色还没起来呢,黑大个,还跟麻子脸一个床,也不怕传染上了麻子,我推开门的时候,尼玛,这也就是高考期间,没人检查,不然这一地的瓜子扑克啤酒香烟,哪个不是违禁品,得扣个十分八分的,累积多了,那得记过录入档案的。

“嘿,嘿,起来了,死麻子。”

我拍了拍他的脸,这货,还嚷嚷着,“谁他吗的打搅我睡觉,我弄不死你的。”

我当时哈哈笑,说:“是你爷爷我,许默。”

他当时一个猛子扎起来,吼了句,“默默?”

因为我们那个上铺,没有铁栏杆的,而且他又跟黑大个一个床,挤的很,这会儿一下没稳住,整个人从床上掉下来了,“哎呦,尼玛,疼死我了。”

然后麻子脸还揉揉屁股,说,“卧槽,掉下来的还真是我啊,我以为我做梦呢。”

给我笑得不行不行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