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我在你心中就这德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笑了,我说:“你都没上过人家,恋个毛啊,你牵过手,吻过人家么。”他就说,“吻过啊,怎么就没吻过,吻过她的脸啊”,我就哈哈大笑,我说,“你就没亲过人家的嘴,那叫个毛线的吻啊,你这煞笔。”

晚上我也没回家吃饭,就在寝室里等他们人齐了,就一起去苏平的酒吧转转,问问重要的事儿,小胖他们都一直在,就只差长刘海了,也不知道他干啥去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发短信也没回,我就问小胖王安民他去哪儿了到底是,王安民说,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在早上,他说有事儿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我就想起那天晚上他帮萱萱不帮我的那副态度,我心里挺难受的,想着萱萱当初不信他,不信我,就信秦立那个孙子,如今,长刘海重色轻友,我真不想带他去了,就说,他不去拉倒的了,省的看了他就烦,一天到晚萱萱姐萱萱姐的,少了个娘们会死似的,走吧,咱自己去,他不去拉倒。

我当时说完这话,也就是开开玩笑,跟小胖他们在背后埋怨一下长刘海,没有真的怪他什么的,可当时不知道他咋的就从我背后钻出来了,好像是刚刚进的宿舍的,我都愣住了。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啥,就笑了下,说,“默默,原来我在你心中,就这点儿分量呢?”

“那个,长刘海啊,我刚刚瞎说的呢,你别瞎想啊,我就那么一说,有口无心啊。”我尴尬的看着他,心想刚刚真是说错话了,整个宿舍,人都满了,小胖、王安民,黑大个,都在呢,可是,却静悄悄的,谁也不说话,都知道这一刻,气氛很诡异,很尴尬。

然后他在我面前,收拾了下东西,然后说,“你们去呗,就不用带我去了,反正,我就是个重色轻友的货色,行了吧?你说得对,我就是喜欢萱萱姐,我就帮着他了,怎么的吧。”

说实话,如果他只是说前面那几句,不加最后一句话,不提到萱萱姐,我也许还会让着他点儿,毕竟,他是我兄弟,可他居然加了句萱萱姐,一听他提这个,我就火冒三丈,他吗了个比的,我就笑了,气笑了,冷声笑道,

“行啊,那你帮呗,我可提醒某些人一句,那萱萱,可是答应跟秦立好了,万一哪天某些人喜当爹什么的,可别怪我没提醒啊。”

我这话也说的挺贱的,就是为了气他,事后我也后悔,可尼玛,在气头上,就想着,气死人不赔命,往死里打击他,哪知道他一听我这话,脸色立马变了,刚刚还会笑嘻嘻的跟我装一下客气,这会儿,立马嘴脸变了,两只眼睛,跟利剑似的,直勾勾的盯着我,冷喝道,“你他吗的,你说谁呢,你说谁呢?”

他说话的同时,两只手,还狠狠地把我的领子给提了起来,勒着我的脖子有点疼,咋说呢,他跟我差不多高,我俩都比小胖高半个头,比黑大个矮一个头,所以他提着我的领子,勒我脖子,我也挺吃力的,感觉喘不过气来的那种感觉,很难受,可是,最难受的,还是我的心。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也没动手,没跟他动手,一年多的兄弟,我和他之间,算是同生共死过了,我心里一阵阵抽疼,我瞪着他,一字一句的喝到,

“你为了她,萱萱,跟我动手?”

他盯着我,没说话,只是同样跟我喝到,“你不要说萱萱姐,我随你怎么样!你要是敢说他,我兄弟也不认!”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凌厉,眼神很坚定,声音直接好像刺入我的心底似的,丝丝生疼,我想不到这种滋味,背叛的滋味,兄弟之间的情谊,居然为了个女人,成了这样。

“默默!长刘海,你俩干什么”!

寝室里的人,这会儿才知道下来,才反应过来,立马下来,要拉着我俩,小胖拍拍长刘海的肩膀,说:“干啥呢你,跟默哥叫嚷啥呢,赶紧的,俩人都给我松开手。”

黑大个和王安民也劝我俩,说:“干啥呢这是,体院的人呢不打,自己人倒是闹起来了,丢人不?赶紧的,放开,长刘海!”

“不行!”长刘海吼道,“他得答应我,不准说萱萱姐坏话,我就放开,我还可以跟他道歉,不过前提是,他必须给萱萱姐道歉!”

小胖也过来拍我,说:“默哥,要不算了,长刘海估计是脑子抽了,你就说句软话……”

“啪”,我狠狠打开了他的手,“要你管么?给老子滚。”

我狠狠的打开了他和黑大个,还有王安民的手,我说,“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儿,谁都别插手。”

然后,我回头,狞笑着,盯着长刘海,微微扬起嘴角,凄然一笑,

“你是让我,给你的萱萱姐,道个歉,你就放开手,放过我,是,这意思,是么?”

他好像有点愣神,估计也看出来了我现在有点不正常,然后他点了点头,我哈哈大笑,也没跟他动手,就是笑,笑完了以后,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道,“你听好了,长刘海,老子不给萱萱姐道歉,老子不但不给他道歉,老子还要骂她,她就是个婊。子,不但把你的魂儿给勾去了,还跟秦立勾搭在一块儿,这样的人,不是婊。子是什么?要我给她道歉,告诉你,两个字……没,门!!”

我吼了以后,长刘海就疯了,大吼了声,“我草泥马!”

然后一拳头就闷在我左边眼睛上,我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被他给打倒在地上,他却不停留,直接坐在我肚子上,然后压着我,一拳一拳的打在我的脸上,小胖他们拉都拉不过来,我也怒了,吼了句,“草泥马,也翻起身来,爆发了似的,跟他厮打在一块儿。”

首先,他是压着我打的,但没想到,我居然能爬起来,整个人把他给绊翻了过来,变成了我压着他打,不过我没有那么卑鄙,给了他好几下重拳以后,我看他的脸都边青了,我就起身,冲着他勾勾手,说:“你吗的,来啊,来啊,你起来啊。”

他站起来以后,小胖他们就死死的拉着他,说:“别打了,被打了,那可是默哥,咱们是兄弟啊。”

长刘海吼了句,“兄弟个几把,,有他这样的兄弟不,草他吗的,就顾着自己泡妞,也不为兄弟的幸福想想,老子追萱萱容易么,他个马的,老这样跟萱萱闹别扭,搞得她连我都一起不理了,这他吗的不就是他在无理取闹么,为了那点儿该死的自尊心,跟小雨姐说声谢谢,有他吗的那么难吗,又不是什么富二代高富帅,整的自己多清高似的,真几把装比!

打架的时候,跟个愣头青似的,人小叔有牛逼的本事,他吗的,他有吗,人家装比,他也装,切。”

我听完以后,愣住了,原来他吗的,在他眼里,我就是这样的形象,我吼了句,“草泥马,老子的小叔,不是你的小叔,你再提一句,我他吗生撕了你!”

说完,我又扑了过去,因为小胖和黑大个是拦着长刘海的,我的爆发力不错,王安民一个人是拉不住我的,我过去,就抓住空档,踹了长刘海的小腹一脚,他闷哼一声,跟着小胖一起朝着后面倒去。长刘海指了指我,跟小胖说,“小胖,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你看看他,这什么德行,当个老大,不好好当,没点儿破本事,装比那一套学的一溜溜的,把咱们害的还不够惨吗,曹他吗的,还在这儿跟我装,行,你要打,老子就来陪你!”

他又朝着我扑了过来,,我笑了,感觉眼泪都流下来了,兄弟,就是这样的兄弟,呵呵,我他吗的,这几天难受的要死,各方面受挫,他还来这一套,给我的伤口上补上一刀,好,很好的补刀。我心寒啊,当初,萱萱姐,怎么对他的,“呵呵,行,很好,很好。”

我骂了句,“来得好,狗x的!老子今天就打死你个狼心狗肺的!”

“狼心狗肺的人不是我,是你!”

长刘海大爆发,我踹他一脚,他也踹我一脚,我给他一拳,他给我重重一拳,我俩心里都很痛,都很难受,我俩也没有深仇大恨就是气的,所以,我和他打架,也不闪不躲,感觉不疼,因为疼的就是心,而不是身体。

“我狼心狗肺,我他吗的,弄死你!”

我笑了,也流泪了,他居然说我狼心狗肺,我当时气得都快死掉了,我要把这几天的愤怒,都集中起来,打死长刘海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

好像最后小胖和黑大个也没拦着我俩了,喊了句,“别拦着了,让他俩打,打死了算他俩的,俩人疯了么这是,自己人窝里反,有病呢!”

小胖就跟黑大个说这样不好吧,黑大个说,“现在老子是老大,坐着看他俩打吧,打死了更好,俩傻逼。”

只是当时我和长刘海打的正酣,听不到黑大个这话,只是后来小胖告诉我的,后来想想,那时我俩确实是煞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