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默默vs长刘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泥马!”

当时长刘海疯了,眼睛红的不行,跟狼眼睛似的,瞪着我,眼睛里只有我,这会儿黑大个他们不拦着了,王安民他们还瞅了瞅黑大个,劝他还是来拦着点儿,可黑大个就是不动,小胖也不知所措呢,任由长刘海朝着我扑来。

我也疯了,这几天压抑在心里的烦躁,有萧璐给我的,有徐妍给我的,有小胖给我的,但最多最多的,却是夏梦,我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我喜欢她的这件事,也早已成了过去,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还这么难受。

想着她和刘峰去开房了,想着她可能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就这么被一个畜生给拿了,或者她是被逼无奈,可她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她要拒绝我得好意帮忙,可是,我看她的表情,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挣扎过的样子啊,为什么她会同意跟刘峰那种人去宾馆,我就死都想不通。

内心压抑的那种难受,形成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我的心头上,像是久久散不去的烟云似的,难受的不行,也就是因为这片烟云,整的我这段时间脾气特别特别的暴躁,还有卓小雨的事情,反正就是各种屁事儿,压抑的难受,化成了滔天的愤怒。

“草泥马!”

我也骂了句,我都懒得去躲,也懒得去管他打中了我什么位置,我就觉着,身上的疼痛,远远不如心里的疼痛那么疼,疼的让我痛彻心扉的那种,疼的让我无法入睡、醉生梦死的那种。

无形的怒火,化成愤怒的大拳头,朝着我的兄弟,打去。

他打中了我的左眼,我打中了他的鼻子,他两个鼻孔,狠狠的往下流着血,可他没有停手,又抓着我的头发,狠狠的用膝盖顶我的鼻子,我也出血了,我抱住他的腰,反抗,我用膝盖回抗他的膝盖,可是他抓着我的头发,让我怎么用力都不是。

“草泥马,你他吗的是娘们吗,打架抓头发,草泥马的!”

我吼了声,狠狠的撕扯过他的领子,一个抨击往他的脸上闷去,闷到他的牙齿上,他整个嘴巴都开始出血,哇的一声喷了出来。

“咳咳。”

我也被他顶的脸上一堆的糟糠。

“够了!”

黑大个吼了句,“他吗的,你们俩都是猴子吗,都是猴子请来的吗,打个架,连最基本的闪避都不懂,抓头发的抓头发,拦腰的拦腰,煞笔玩意儿,这样还打架。”

他招呼了声,王安民和小胖,一左一右的把我们给拦住,我俩这会儿也没多大力气了,他们要制住我俩,不难,可我俩还是不给对方面子,在那对骂,我骂他孙子,“为啥不过来打我啊继续啊,看你那逼样,你那刘海老子都没抓你,你还抓我头发。”

他就想冲过来继续打我,说:“安民你别拦着我的,你看这犊子,我真的忍他很久你知道不,你放开我的。”

我气笑了,“我说王安民,你别拦着他,你让他来的,我看他能怎么滴我,我今儿个就把他的刘海给拆了,草他大爷的。”

长刘海也冷笑,说,“来来来,你来试试的。”

还冲着我勾了勾手,我最讨厌这么挑衅我的了,我立马就要上去了,突然间我旁边传来一声大吼,

“你们,真的,够了!!”

小胖吼了句,“他吗的,都怪我,行不行?”

小胖整个脸上,都是泪水,“都他吗的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弄出这档子事儿,我也不会被刘峰他们软禁,也不用赔款五万多,默哥也不用帮我去求卓小雨,也就没这么多事儿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们俩,别打了别打了,行不行,都他吗的,是我的错,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他突然间跟疯了似的,往旁边的床板上,狠狠的撞了几下,脑袋都磕破了,血都出来了,当时不光是我,连王安民和黑大个他们都愣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大个吼了声,“你他吗疯了啊,不要命了啊。”

我们都知道,小胖的脑袋本就被开了瓢,被刘峰他们给弄的,还没好完全呢,这下又破了,要万一感染了什么的,那可是很严重的,当时我也紧张了,就停下来了,说,“死胖子,老子不动手了,行了不,别几把干傻事啊。”

我们就都过去拦着他,他这才停下来,幸好,脑袋没破的很厉害,不用上医院,要再磕下去估计会出事儿吧,我也挺紧张的,也就答应他不动手了,就看长刘海是啥意思了。

长刘海也不知道是咋的了,我就觉着现在的他,可煞笔了,跟我打,跟我斗,跟个虎比似的,特别二,为了个娘们,跟兄弟闹翻了,值得么,他看我停下来了,还冷冷的笑了下,他鼻子淌血,也不管了,说,

“怎么的,不敢干了啊?呵呵。”

我当时又差点热血上涌,不过看小胖这样,我也不忍心了,而且身体也没力气了,打的疼得不行,黑大个指着我俩说,谁再动手,我不抽死他的。黑大个不轻易说话,一说出来,就必定实行,他动起手,估计我还真不是他对手,因为我和他没打过,但我看过他打架,非常猛,至少比我猛,但没小叔他们厉害,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看着他,指着他说,“有种的改天来,别比比。”

他切了声,藐视的看了我眼,说:“老子不管什么小胖不小胖,老子就管你,你一天不给萱萱道歉,老子一天不会跟你说话。”

我又被他气笑了,我笑着说,“长刘海,你说笑话呢,我能跟她道歉,除非长江水倒流,另外啊……”我玩味的看着他,“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是不?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稀罕跟你讲话呢?闲的!”

说完我还不屑一笑,他气得要死,然后重重哼了声,就踢开宿舍门出去了,王安民在后面喊他,他也不理,就直接走了,我骂了句,“喊个毛,被女人给腐蚀了他的灵魂,什么人啊!”

王安民难得埋怨了我一句,“默默你,哎,你也是……”

我看他欲言又止,我也没说啥,不过都得去看看小胖得伤势,幸好没上课,去医务室简单的弄了下,那里的老师不至于闲的去告诉我们班主任,就告诉我们小心点,问我们怎么弄的,我们就说是睡觉翻身从床铺上摔下来的,刚好地上有个东西,磕碰到的。

那老师重重叹了口气,说:“是啊,这安全隐患,学校啥时候能给解除啊,床铺边儿上,也不知道按个防护栏,真是,怎么设计的。”

在那嘟囔了几句,我们也懒得听,就跟小胖出来了,问小胖感觉咋样,他说感觉还行,又问他感觉还疼不,他说没啥知觉了。

然后他看着我说,“默哥,还生气不?”

我看了眼他,又看了看远处,说:“生啥气啊,早不生气了”。然后就说,“不信。”我骂了句,“不信个毛,不信你问我做毛。”

他就又问我,“那你能不能,也不生长刘海的气?他就是太喜欢萱萱姐了,他跟你不一样,你有萧璐,有夏梦,你比他强多了,你……”“”

“行了,闭嘴吧!”我恼怒的看了眼他,一听他提夏梦,我就心底又感觉到一股阴霾袭来,很难受,我就让他赶紧别说了,他看我脸色不好,也就没再说啥了。

回寝室歇息的时候,黑大个就瞪了我眼,我也看了下他,没说啥,后来王安民问我们晚上还去苏平哥那里不,小胖说去啊,肯定去啊。我骂了句,“你就想着你那小翠呢,是不?”

他脸红了下,说:“才不是。”

黑大个看了看我说,“默默啊,我跟你说个事儿,行不?”

我说:“行,那你说吧。”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要跟我说啥,黑大个突然拳出如风,我都没反应过来,他就一拳头闷在我肩膀上了,他力气大,挺疼的,当时我坐在床铺上,一下就被他给顶在墙面上了,可把我给疼的,我刚想说啥,小胖吼了句,“大个子,你干啥呢。”

王安民和他一起来拉着黑大个,我刚想还手啥的,黑大个吼了句,“行了,我就看默默有点儿不爽,就打他一下,现在好了,默默,你要打我,就打吧。”

我眉头拧了起来,“我打你干啥,没事儿。”

我也没问为什么,他也没说为什么,心照不宣吧,快到傍晚的时候,小胖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长刘海,他也没回,也没接,我们就四个人去了苏平的酒吧。

第二次到这个酒吧,他们是第三次了,我觉着还是那种感觉,刺激,新潮,就感觉,以后自己出了大学校门,或者以后不念书了,肯定要来这种地方来玩,混的好的时候,带个几个大妞子,来这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喝,都行,看着舞池里不停摇动的大白腿,那飘逸的长发,把所有男人的念想给勾起来了。

苏平看到我们来了以后,挺高兴的,就问我怎么现在才来,我笑了下,说:“平哥,我可是快要期末考的人了,这可能是考试之前最后一次来了,以后考完试,再来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