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你他吗的真可悲/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哈哈大笑,说:“行啊,来呗,随时欢迎。”“我看你们怎么少了个人。”他说完这话以后,我就没说话了,小胖就说长刘海有事儿来不了,苏平就说行,让我们进去玩,勾搭上哪个妹子就跟他说,他保证能罩着我们不出事儿。

小胖这家伙就问小翠在哪儿呢,苏平看了眼他,然后愣了,说:“小翠不是不干了么,你不知道啊?”

小胖啊了声,苦着脸问他是不是真的,苏平点了跟烟,深深吸了一口,说:“我骗你干啥,我就管着这里的,我能不知道么。”

小胖就问她去哪儿了,苏平和我们都乐,说:“你干啥啊,还想打听人家去哪儿了啊,看上人家了?”

不是。小胖摇头,就有点儿事儿想跟她说,还没说呢。然后他就一脸遗憾的样子,苏平就嘲笑他,“煞笔,都是婊子无情,你还真信人家对你有情啊,人就是为了靠你巴结我这个管事儿,知道你跟我熟,知道不,不然以人家那模样,就是当小姐,也不能看得上你啊。”

苏平说完,小胖的脸色就黯淡了下去,他说的虽然是实话,但也太伤人心了。

苏平后来又笑了几下,看小胖这比样子,就说,“死胖子,过去的,那边儿,有个叫小美的,你去找她,就说是平哥介绍你跟她认识的,行了吧?”

小胖也没说啥,就暗暗点了个头,默默的过去了。

等他们都去玩的时候,苏平把我给拉倒了一个小包厢里,想跟我单独聊会儿,他突然间勾住我的脖子说,“你的人把人刘峰的弟弟都给弄的差点死了?”

我叹了口气,说:“是。”他就问我是谁,我就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说,“就是刚刚你叫他去找小美的那个。”

“那个……死胖子?”他傻眼了,看着我,连烟头都忘了扔,搞得烫到了他,我在他那啼笑皆非的脸色下,点点头,说:“是,就是他。”

“哈哈,哈哈”。苏平笑的要死,烟和火机都被笑的掉地上了,就差抱着肚子笑了,说现在体院赵明飞他们那一批走了,现在就剩下一帮孙子了么,就他这样的,还能半夜混进去?要知道,我们那会儿跟他们斗的时候,基本上是别想混进去,时时刻刻都有人守着,赵明飞还特别安排人守夜,上半夜和下半夜都有人轮班,哎,真他吗一代不如一代。

我嗤笑了声,说:“也是。”

又沉默了大半分钟,他问我,“现在怎么样,学校里,你能搞定不,听说你们和芮帆联手干了刘峰一顿啊,学校处分了没?”

“哪能啊,那么多人,处分下来,分到谁身上?我估计芮帆会分到一点儿,刘峰那边,他一点儿事儿都没有,都被他学长给分担了,完全没啥事儿。”

苏平看着我说,“默默,太老实了,还是不行,虽说你不该跟你小叔你那样莽撞的来,但你也不能当孬种啊,你小叔可是……”

“我不是孬比!”我瞪着他,“你要再这么说,我以后就不来了啊。”

苏平赶紧的说,“行,行,我不说了,行了吧。”他投降了,他说他还是把我当弟弟的,叫我有什么困难就跟他说,小叔不在了,他就是我哥,还说大不了他就找人干刘峰一顿,给我出气,绝对抱我满意的,还说,他在这里认识了不少人,都是外面的混子,比学校里那些小打小闹的,可带劲儿多了。我赶紧说:“不用了,平哥,你也知道我这人的脾气”,我说:“不用你帮忙,就不用你帮忙,你要帮了,我还得生你气”。

“噗,行,行,知道了。”苏平哈哈笑,说:“你就跟你那小叔一个德行,非要自己报仇,你看现在好了吧,我告诉你哈,你小叔,他想对付吴琼兄弟,想对付赵明飞,不是我说的,找找金野,找找南哥,直接就能收拾了,还需要那些逼事儿么?你小叔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说到底,你和你小叔,都是莽夫,太蠢了,知道不?”

“行了,平哥,我来这儿,有个事儿想问问你”。我看着他,目不转睛的说道。

“啥事儿,说吧,知无不言”。他看着我道。

“赵明飞!”我咬牙看着他,“听说他要回来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不,有啥消息不?”

“呵呵,默默,你是怕了?”苏平看着我笑,我赶紧说:“我怕个毛线,他就问我,是不是怕他回来偷袭你?”

其实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我不能跟他承认啊,我就说,“随便问问,我就想找他给我小叔报仇呢。”

他说,“行了,默默,我还不知道你小子,死鸭子嘴硬!得咧,我告诉你吧,我还特意找关系问了,这赵明飞,确实是回来了。”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我的心,不知道为啥,绷起了一根弦,咋说呢,以前只是对付这个刘峰,我感觉我就算不出山,绰绰有余,而刘峰虽然卑鄙无耻下流,但他至少还太嫩,不如赵明飞那么狠,赵明飞下手就是差点把我小叔给弄死,每次都是最极端的手段,而我和他的仇怨,不可谓不深,所以我不得不防。

他看着我说,“不过你放心,他好像是在一个工地上打工,没啥时间来找你麻烦,他还有个妹妹,你知道不?”

我点点头,心里想了下,眼前好像就浮现出了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的脸,我想我似乎猜到了苏平想说什么。

苏平阴森森的看着我,冷笑道,“都说赵明飞阴,咱可以比他更阴,尤其我现在跟南哥、铭哥他们的手下混的都挺熟的,在这一条街,以前不认识我苏平的,现在也都认识了,要叫人,要找个能下黑手的,比比皆是!”

他看着我,笑了下,“你说着赵明飞老拿你的人要挟你,他这个妹妹天真可爱,难说你是可以利用一下滴,到时候,请她妹妹去哪里玩玩,赵明飞还敢不来?”

“呵呵,好办法,好办法。”

我哈哈笑,他也笑,说:“这个办法好吧,默默,姜还是老的辣,对吧?我就说,你这小子,还太嫩,要没有我教着点儿你,替你小叔管着点儿你,你左右肯定得出事儿!”

“好个屁!”我撇撇嘴,看着他那愣神又疑惑的表情,我喝到,“我许默要是赵明飞那种人,我就不是我许默了。”

说完了以后,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平哥,那我就先下去了。”

他喊我站住,我又问他有啥事儿了,他就笑了笑,问我,“南哥叫我再问问你,要不要来店里帮忙,或者,给你找个好一点儿的路段,你可以当路霸,到时候整条街的保护费,都是你收,你看怎么样?”

我笑着摇摇头说我的答案跟我以前一样,他又叫我停下,我说,“平哥,有啥事儿你不能一气儿说完?”

他笑了下,臭小子,最后一件事儿,南哥跟我说,“金野大哥想见见你。”

我愣了下,在门口停滞住了,问他,“什么时候?”

他说,“不知道,反正南哥跟我说了,但他没说具体时间,也没通知我啥时候让你去见金野大哥,只是他这么跟我说了一句,也许,他还不希望让我通知你,我觉着,我既然该替你小叔照顾你,这事儿我就该告诉你。”

“无论他让不让你告诉我,我都不见金野。”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了,金野这种大人物,我招惹不起,招惹不上,就跟我小叔似的,惹上了,就下不了船了,我可不是笨蛋,不想被他骗上犯罪的道路。

下去以后,跟他们玩了一会儿,黑大个在那儿一个人喝酒,闷闷的,不说话,好几个过去搭讪的美女,都被他黑回来了,都黑着脸骂了句,神经病,来酒吧,还装什么酷,这不有病呢么,黑大个就骂了句,说:“啥呢,有种站过来说一句的。”

骂的那些美女都不敢靠近了,我拿着个酒杯过去,就跟上次似的,我说,“哥们,喝一杯啊?”

他看到是我,红着眼睛,估计是已经醉了一些了,说了句,“是你这犊子啊,你来干啥,你不是跟苏平进去了么。”

我说:“我这不出来了么,咋了,看我不爽,想干我,是么?早看出来了,你想打我。”

今天我和长刘海打完了以后,他给了我一下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干我来着。他说了句,“是,我就是想干你,你太装逼了。”

我当时也不觉着有啥生气,就觉得,跟长刘海干完架以后,我也没那么大的怒火了,我看着他,他又说,“我觉着,你这人,太可悲了,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放过自己,你说这世界上,靠女人吃饭的,老鸨、爹地,多的是,多少混的牛逼的,不是靠黄赌毒发家致富的?他们的钱,难道不是靠女人来的?而你呢,你就觉着,人卓小雨帮你,让你低个头给她说声谢谢,人家不过是想当你姐姐,人家母性大发,你何必装逼哄哄的,非要整的众叛亲离才是?”

“你说你,可悲,还是不可悲?”

我叹了口气,狠狠来了一杯酒,又要了一杯,然后又喝了,又要了一杯,三杯下肚,我感觉心里没那么痛,没那么伤了,我看着他,笑了,

“是啊,我是可悲,第一次爱的人,被人给搞了,我却无能为力,我的确可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