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你不能做禽兽啊默默/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哦了声,她拿了盆就出去了,她出去以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房间里还真是香,我心想要是菡姐是我女朋友,该多好啊,又温柔又体贴,完全不像萧璐那个女汉子,动不动就跟我闹,房间里哪有这么淑女啊?

还有菡姐这里,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被子什么的也叠的整整齐齐的,书本什么的,也是整整齐齐的放在桌面上,毛巾也是,还有其他的东西,也一样。

我心想,要是谁娶了菡姐这样的女人,真是以后幸福了,什么都打理的这么好,不用自己干,而且,她的摆放顺序都是这么的井井有条,看着又舒服,又好看。不过我马上摇摇头,心想菡姐都是大学生了,我还只是个高一学生,起码相差了三四岁的代沟,我和她,又怎么可能呢。我摇摇头,傻笑,就算我愿意,人家菡姐也看不上我这样的小屁孩。

她完全,就把我当小屁孩了,不然,也不会让我这样一个陌生男人进入她的房间吧。

没多会儿,她就把水给放进来了,让我先坐在床边洗洗脚洗洗脸什么的,她说她就一个盆一个桶,只能委屈委屈我,让我跟她用同一个盆了,让我洗完了以后,就给她洗。我感动的说好那我洗完了,马上就给你吧,真是谢谢菡姐了。

她就切了声,说:“小屁孩子,你来姐姐家里,姐姐照顾你,不是应该的么,再说了,上次姐姐被绑架,不也是你带着人来救姐姐的嘛,看你那副拼死拼活为了姐姐的模样,难道姐姐招待下你,也不值得么?”

我脸红红的,说:“姐你再夸我,我就飘飘欲仙了啊。”

她就哼哼,说:“你赶紧的洗吧,我都热死啦,另外哦,我脱衣服,你别偷看哦。”

因为房间就那么大,也就十平不到的小房间里,也没什么隔断着,她好像很不顾虑我似的,就开始脱鞋子,脱袜子,尤其是她拖黑丝袜的时候,我当时眼睛都快瞎掉了,咋说呢,她的腿和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尤其是那双长腿,尤其美。

可是,我拼命的忍住,让自己洗脚洗脸,不去看她的腿,我感觉脸发烧的厉害,可我总是想忍不住起来看看她脱完了没有,她把黑色的皮裙给脱了,我当时惊呆了,赶紧的低下头,心想我可不能亵渎姐姐啊,可我忍不住啊,我心里的小恶魔,就让我赶紧的抬起头来看一眼,反正菡姐也是背对着我的,不会被发现的。

于是,我偷偷抬起头来看,尼玛,原来,她的皮裙下,还穿了一条黑色的裤子,什么都看不到的,那黑色的裤子里面,才是黑丝。后来,随着知识的增长,我也知道了那个黑色的裤子叫保险裤,为了防止走光什么的。

当时把我给害羞的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自己想偷看菡姐,却发现弄巧成拙了,没看到不说,整的自己好像很丢脸的样子,因为,她此刻已经转过头来,质问我,“你偷看了没,默默?”

我就说,“没。”

这声音,有气无力的。她切了声,说:“那你怎么脸这么红红的?”

然后她瞪着我,说,“默默,你不会是也跟大学里的那些色狼学长一样吧,喜欢偷看女生的裙底?”

吗的,可真被你给说中了,我还真是这种人,虽然我刚刚做了很多心理的挣扎,但是,我确实是抬起头来看了,只是什么都没看到而已。我脸上很发烧,这种被她给揭穿了的滋味,很不好受啊,可是尼玛,那叫我怎么办啊,在这不到两米的距离里,她当着我的面儿,脱了皮裙,脱了黑丝,这叫我不看一眼怎么舍得啊!

我虽然不是小胖那种色中饿鬼,但也不是一点欲望都没有的性无能啊,所以,我偶尔也会不正经一下的啊。

这叫我,怎么回答菡姐啊,我来她家,她收留我,就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我却还偷看人家的裙底,我还是不是人啊,我他吗的,真贱,许默,你可真贱!我这样骂自己,恨自己不争气,刚刚为什么没忍住,居然去偷看她的裙底。

“噗!”她突然间哈哈大笑,说,“吓到了吧,默默,你这傻瓜,还真是单纯啊,我就知道,你还是个雏儿,还没恋爱过,对吧?看你这紧张的,脸红的这样子,就知道,你肯定不是那种人啦,好啦,你洗完了没有,赶紧的,把盆给我。”

我哦了声,就赶紧的擦干了脚,把盆和桶给了她,她就啪啪的走出去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我,“你吗,这什么情况啊,她诈我的啊?”

原来如此,她原来没发现我偷看她,只是在诈我,她还是认为我,很单纯,不会偷看她,唉,菡姐这么善良这么单纯的女孩子,要我是坏人的话,肯定直接就把她给那什么了。

要知道,刘峰跟我也差不多大吧,赵明飞也就比我大一岁吧,他们都比菡姐小,但他们干出来的事儿,绝对比那些社会上的人还要恶劣。

不想那么多了,我坐在她的床铺上,回味刚刚她的话,而且很惭愧,自己居然会对菡姐产生那种想法,我真是个畜生,我这样产生这样的想法,我还是不是个人,她对我这么好,是我的亲姐姐一般,可我却在yy她!

我拼命的摇晃自己的脑袋,把自己的脑袋里的邪念给弄出来,都怪萧璐,这么久不给我,害的我精神都出了异常来了,连菡姐都开始yy了,真是猪狗不如。

等到我的心绪终于稳定了以后,我想看看她的书桌上的书,看看大二的书,大学的书,到底是怎么样的,以后我们肯定也要学习的吧。

可是,当我走到书桌前面的时候,我发现椅子上的东西的时候,我直接就愣住了。

一条黑色的东西,一个黑色的大范围的东西,还有一双黑皮鞋。

三个东西,都是刚刚菡姐脱下来的,她出去洗脚了,穿着个拖鞋去的,这些东西就脱下来了。

黑丝,黑裙和黑皮鞋。我感觉自己心跳都在发抖,草泥马的,我不该这样的啊,我又不是那种没见过女人的小处男,我不是处男了啊,为啥,我会这么激动。畜生啊,我感觉自己畜生,为啥会对姐姐产生这样的想法,我感觉是自己亵渎了姐姐的纯洁,我拼命的摇头,摇头,不要,千万不要,许默,你不是那种人,你从来都不是那种人。

幸好,我在紧要关头,刹车了,没有去伸手拿那一条东西,我只是静静的看了会儿书,过了下,她就开门进来了,说:“哎呀,默默,外面可热死我了,还是里面舒服,空调舒服呀。”

进来的时候,我发现她脸上手臂上,还有腿上脚上都有晶莹的水珠,这样的菡姐,看起来更美了,我心里颤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正常,笑道,“菡姐,你回来了啊,辛苦了。”

她就问我,“你在看啥呢许默?”我就说,“我看看你们大学的书而已,啊看看你学啥,我以后难说也会学的呢。”

然后她就跟我说,“那可不一定,到了大学,是要选专业的,初中高中都是广泛的,什么都学,到了大学以后,就学一样东西就行了,数学的,就一直专攻数学,物理的就专供物理,不会学的那么广泛的,这才叫专业,知道吗?”

她跟我解释了挺多的,我渐渐的明白了,原来高中初中不过是为了我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了解的多一些,懂一些,这样,才好以后学专业知识,不然的话,一个人,只会天天算算术,学数学,一点物理知识都不懂,或者一点点英文都不会讲,那就成了三等白痴了。

突然,她尖叫了声,说,“哎呀,我怎么忘了洗这些东西了。”

她跟我讲的入迷了,都忘了椅子上的东西,她脸红了一下,问我有没有偷看,我就问她啥啊,她就赶紧说没啥,然后就笑嘻嘻的,赶紧的拿着黑丝黑裙出去了。

我松了口气,幸好没犯错,她可是我姐姐,我怎么能作出那种事,甚至,我连那种想法,都不能有才对啊。

她洗完了以后,回来的时候,打了个哈切,又盯着我,问我,“好了,说说吧,默默,我知道你肯定是有故事的,不然,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你又怎么会沦落街头不回家呢,来跟我说说吧,是不是因为家里的事儿?”

我看着她突然间感觉鼻子一酸,就想流眼泪,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她就说,“好了,想哭就哭吧”,她还把我的头,往她的肩头靠去,说,“来,姐姐的肩膀,借你,你哭吧。”

我没哭,只是无声的流泪,她就问我,“到底咋回事儿,说吧,说啊。”

我就简单的开始说了,从小叔进去,到小胖出事儿,到萧璐误会,到小雨的事儿,到我和长刘海闹翻,再到夏梦发生那种事,但是我都没说名字,只是用兄弟A,兄弟B,女孩A,女孩B来代表的,我不太好意思把夏梦的那种事给说出来,所以,我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了。坑双介技。

菡姐倒是没怪我,只是嘴巴越来越张大,当然了,我和萧璐处对象的事儿,她也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我和她啪啪过了而已,还有夏梦,我也只是告诉她,夏梦和刘峰背叛了我,而没有说她和刘峰去开房了。

她最后惊呆了,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默默,原来你这么风流啊!真看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