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许默给我出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着就出去了,我听着莫名其妙的,然后小胖就跟我说了,说是嫂子来了以后,长刘海在那哼哼着,说:“不知道某人在教室里跟班花干啥呢,所以就没回来呗。”

萧璐就被气走了,这也就有了刚刚我看到她的那一幕。我气得不行,直接就走到走廊上,长刘海刚好去卫生间洗刷刷去了,我直接就冲过去了,想要跟他干起来,却被小胖直接给拉住了,说,“默哥,默哥你冷静点,冷静点。”

他连拖带拽的,帮我给拉到了寝室里,跟我说了好一大通,还说这会儿长刘海是疯了,连他们也骂,说这人被女人给弄的疯了,叫我让着他点儿,别跟他一般计较,黑大个也过来说,说:“默默,昨天的事儿,对不住了啊,喝多了,说话也就糊了,说的都他吗糊话,长刘海这货这会儿也是精神有点不正常了,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要你再闹的话,这一个寝室,咱们兄弟几个,得散了啊,你想想,咱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才凑到一块儿的啊。”

后来我想了下,也就没发作了,的确也是这样,晚上的时候,我给萧璐发了个信息,问她找我干嘛,还叫她别误会,我和夏梦只是有点儿学习上的事儿要谈论,所以我才跟她单独在一起的。

我感觉自己的性子,也在慢慢的改变,没那么冲动了,也许是因为,夏梦又让我找回了希望吧,至少,她不会是真心喜欢刘峰的,而且,那天晚上,也许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我想多了而已。

所以我的心情也没那么坏了,萧璐没回我信息,估计手机都被她妈或者她爸给收了吧,马上就要分班考试了,关键时刻,肯定不能疏忽,在家也是要学习的。

晚上,我在寝室里打了个小手电,看书,是时候抱佛脚了,再不抱抱佛脚,连级部前三十都没有,我估计到时候分到重点班的机会就悬了。

那可就麻烦了,这可是重中之重的大事儿,我答应了父母,答应了班主任的,还有萧璐妈妈那边,我得拿出点儿本事来吧,不然人家妈妈怎么能相信我对萧璐的感情,还有我小叔,他对我的期望多高啊,我要是落榜了,那不得对不起一大帮子人啊,那可不行。

晚上我都快睡着了的时候,突然有人打电话给我,我挺生气的,接起来就问,“谁啊,这么晚了。”

对面说了句,“我是萱萱。”

我一个猛子就扎起来了,差点没摔倒在地上,我就说,“啥,你是萱萱姐?”

她说是,我问她啥事儿啊,她就问我方便接电话不,我说:“行,那你等我一下,我找个地儿接电话。”

我就出去了,到厕所最后一个坑里面,然后喂了声,问她什么事。

她就问我,“默默,有时间出来不,我在外面”,我啊了声,问她,“咋了啊,你不是住校的吗,这被抓到要被开除的啊,夜不归寝。”

她就吼了句,“你出来不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说了句,“我为啥要出来啊”,她吼道,“因为我喜欢你,够了吧?”

我直接愣住了,真的,我说:“这个玩笑不好笑,萱萱姐,你别这样好吗,你喝醉了吧,我想办法出来,你在哪儿?”

她就说在美食一条街那里,然后电话也没挂,估计是掉了,然后再那喊着,说:“许默,你过来快点过来,呜呜呜,你快来!”

我赶紧的喂了几声,说:“我马上就出去,行不行?你赶紧的别叫了,找个地方坐好来,注意安全啊。”

我看了下时间快十一点了,这时间,对她这样的女孩子来说,挺危险的,而且萱萱姐长得还好看,这才是最危险的。

我回去的时候,小胖问了我一句去哪儿了,我说我要出去一趟,然后问他怎么还没睡,他就打起呼噜来了,你吗,原来刚刚他是在做梦还跟我说话呢,我笑了下,穿上衣服,打算出去,长刘海就突然问我,

“你去哪儿?”

我就说,“你也还没睡啊?”

他这算是这三天里,第一次这么沉稳,冷静的跟我说话,而没有跟我吵架的,自从我俩打了那一架以来,就一直互相不对付,能这样跟我说话,还真难得。坑场讽划。

我就说:“没去哪儿,出去见个人。”

他问我,“见谁啊”?我可不敢说我是去见萱萱姐,不然他非得要跟我一起去不可,要跟他又发生啥不愉快,又得干起来的。

我就说,“没谁,就我一个远方的亲戚来了,要我立马过去,小时候的一个死党。”

他好像是听到了我刚刚的电话,估计猜着是萱萱姐呢,不过我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意思跟我一起去,毕竟我俩现在关系这么紧张。

我出去以后,找了个偏门,那个二楼的窗户口,从爬下去的,咋说呢,前门是锁死的,一楼的窗户也上了防盗窗,我根本没法出去,宿管瞧见了,不得上报学校把我开除不可,所以我只能铤而走险走二楼,下到下面有个可以踩脚的,不过我也摔了一下,可疼了,我咬咬牙,把身上的灰拍干净了以后就往那条街过去了。

这条街好像专门是为了跟学校食堂抢生意的,卖的比食堂便宜一点,还好吃的多,要不上学校封闭的厉害,许多学生夜宵都会出来买,那学校可就不乐意了,所以才有了晚上十点把所有门封闭不准外出的规定,说实话,学校还挺黑的。这也是我后来上了大学以后的想法,那会儿还在高中,想不到这些东西。

到了一个烤串的店,瞧见在那闹的就是萱萱姐,也没其他人在场,我还寻思着,会不会碰到秦立呢。

瞧见我来了,我问她,“秦立呢,怎么没人陪着你啊?”

她就说,“默默,你来了啊。他陪着我干嘛,他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你也不是,你们男人都一样,不是好东西。”

我就扶着她,说,“萱萱姐,你喝醉了,现在寝室也回不去了,我给你开个房间,你睡觉吧,我上网吧玩会儿就过去一夜了。”

她就说:“不,你要陪我,”我有话跟你说,我说,“那行吧。”

把她好说歹说的弄到了一个学校附近的小旅馆,我还是找的那种比较远的,怕被发现什么的,那可就完蛋了,不住校,在学校外面开房,那罪过可大了。

而且,要让长刘海知道,那我不死定了。

跟她进去了以后,我就把她抱到了床铺上,她还是喝的醉醺醺的,不过她比萧璐她们好多了,毕竟,她一开始就是个淑女,不是女汉子,就是醉的再厉害,也玩不出萧璐那种状态。

抱着她睡好以后我就帮她脱了鞋子,我就说,你先睡下,我上个厕所回来。

她就呓语道,“许默,你别走,你别走好不好?”

我就骂了句,“草,我就上个厕所而已,我走,能上哪儿去啊,明儿个还要上课呢,我还想睡呢,真蛋疼。”

我撒尿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几个套子,我愣了,你吗,这种小旅馆也准备了这玩意儿?太坑了吧,可惜,我和萱萱,不会发生任何事儿,要是夏梦还有可能,第一我不喜欢她,第二,兄弟妻不可欺,我不想跟长刘海的关系,永远破裂。这萱萱,可是他的逆鳞。

出来的时候,萱萱突然扑了过来,我吓坏了,说:“你干啥呢”,她就说:“你扶着我下,我想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