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长刘海发现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抱着我,我俩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是我不好,默默,我还老去拆散你俩,都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萱萱姐,我不该那么火爆的脾气,也不该生你的气,更不该恨你的”。

我哭道,“你不知道萱萱姐,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我是怎么过的,我恨你恨的好难受啊,我就心里在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疼我爱我的萱萱姐,变成了这样一个人,为什么我喜欢的萱萱姐,整天帮着秦立那种伪君子说话,就是我太笨,察觉不到萱萱姐对我的感情,所以才会误会你的,对不起,是我对不起。”

“不,是我对不起你,默默,让你受委屈了。”

“不是的萱萱姐,是我对不起你。”

“不,是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默默。”

“对不起,萱萱姐。”

……

我和她,我都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反正就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抱着她睡的,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出事儿了的。

当时估计是哭累了,我和她都睡着了,也没听到有人敲门,更没听到有人踹门,昨天哭的太累了,而且精神压力和身体上的压力后更是大的受不了了,所以,就算有人在我们面前大喊几声,我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因为我是个男人,男人都会有晨勃的,这很正常,但关键是,我现在和不是我女朋友的人,在一个床铺,而且我的晨勃,还顶着她了,另外一个就是,我和她,是抱在一起的,而且一晚上都抱在一起睡着呢。

所以当有人进来,敲门,踹门以及撞门进来以后,我们都没发现,还睡的死死的,而且,我俩没盖被子,当时空调也没开多高,还挺热的,我和她就抱着那么睡,虽然衣服还在身上,可是,动作极度暧昧。坑场岁扛。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男人的根本,顶在了她身上。

恰好,这一幕被进来的人看到了。不过,我也觉着没啥,反正旅店的服务员或者是老板,估计是叫我们退房的吧。

可是,当这个人大吼一声的时候,我才发现不对了。因为这个人是……长刘海!

“许默!!”

这一声吼,我直接吓得从床铺上滚下来了,同时,萱萱姐也吓得不轻,因为当时她喝醉了,还在吐,所以我把她的外套给脱了,怕吐脏了,也因为是夏天,穿的很短,所以她跟我抱在一起,我基本上,该摸的不该摸的地方,都摸到了,而且,我的那啥,还顶的高高的,跟扛旗似的。

“长刘海?你,你怎么来了?”

萱萱姐也惊呆了,赶紧的用被子裹着身子,说,“长刘海,你怎么在这儿,这里是哪儿啊?”

“我草泥马!”

长刘海直接就疯了,朝着我扑了过来,一拳头就闷在我鼻子上,我立马出鼻血了,我还没来得急解释,我就吼道,“你听我解释!”他又是一拳头,“草泥马的,你这个畜生,兄弟的女人你也碰,你真不是人!”

“我就他吗说怎么昨晚上听到有人打你电话,我听声音好像是提到萱萱二字了,果然没错,我一路跟着你,在楼下的网吧住了一夜,也担心了一夜,我给了你机会,许默,没想到,你还真的对不起我了,你跟萱萱姐做出这种事,你是不是对她用强了?”

一拳接一拳的打在我脸上,疼痛,和愤怒慢慢的在我的心里面蔓延开来,

“你他吗的,你是不是有病,叫你听我解释,你是不是有病!!”

我也不爽了,跟他厮打在一起,萱萱姐直接吓得哭了,说:“长刘海,你别打他,你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听我解释。”

“我,我不是他逼的,许默他没逼我,是我叫他出来的。”

直接这句话,让长刘海愣住了,然后停下来,这会儿,我刚好给了他一拳头,不过也没再继续打他了,我呸了一口,,拿纸塞住了出血的鼻子,骂道,

“神经病,问也不问清楚,就进来,还打人,真他吗的有病,有啥事儿不能说清楚?”

“不分青红皂白,难怪萱萱姐不喜欢你。”

可是,长刘海好像没听到我的讽刺似的,怔怔的,傻眼了,连我打他的几拳头,他都忘了似的,看着萱萱姐,问道,“萱萱姐,你,你说什么?你叫他出来的,那么,那,那你和他?”

“对不起啊,长刘海,我一直以来,喜欢的人,都是许默,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拒绝你的理由。对不起,你打错人了,不是他叫我出来,他也没对我用强,是我叫他来的。”

长刘海整个人愣住了,从刚刚的愤怒,变成了一张悲戚的脸,他整个是身子都在颤抖,

“萱萱姐,那,那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吗?”

萱萱姐看了他一分钟,叹了口气,说,“是。”

长刘海指着我,问萱萱姐,“那,昨晚上,昨晚上,你们……”

我当时气得不行,我过去就又踹了他一脚,把他给踹翻在地上,他也没反抗,我吼道,“煞笔,我和她做了,对,我就是和她做了,怎么的吧,你这废柴,追萱萱这么久都追不到,你真没用,就知道逞英雄,逞威风,什么事情不讲究青红皂白就乱来,你这样的,谁会喜欢你啊?你等一百年去吧,人萱萱都不会喜欢你!”

我又给了他两脚,骂道,“你起来啊,继续跟我打啊,刚刚不是挺狠的么,起来啊,你不是一直以为你对么,你不是要为了萱萱姐打死我么,对,我昨晚上,就是跟你最喜欢的萱萱姐,做了,怎么的吧?”

我估计我当时是疯了,居然对长刘海说出这种话,这对他来说,伤害是特别特别大的,以至于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理我,直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以后,他才渐渐接受我,而他的性格,也从那时候开始变了。

他大吼一声,然后疯了似的,往外面跑,还撞到了宾馆的门上面,头都撞破了,流血了,也没觉着疼,就跑了。

“长刘海,长刘海!”

萱萱姐喊道,同时把衣服穿好了,起来就质问我,“你干嘛啊,你疯了么,这么说,你知道对这孩子伤害有多大吗?你他吗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对,我有病,我有神经病!”

我骂道,“你是不知道,我为了他,为了帮他追你,我付出了多少,这小子怎么回报我的,一来就打我,要打死我的节奏。我他吗的,我不是犯贱呢么我,我为了谁啊我。”

我当时也气得不行,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可我还是忍住了,后来萱萱姐说要去上课,也叫我赶紧的洗洗刷刷,一起去上课吧。

在路上,她就问我打算怎么办,叫我跟长刘海说清楚这件事来,不然老让他误会怎么办。萱萱姐说,“这事儿必须解释清楚,我虽然喜欢过你,这事儿是真的,但是,我和你昨晚上啥也没干啊,这事儿肯定得说清楚,不然我怕他接受不了。”

“呵呵,接受不了得事情多了去了。”我笑道,“长痛不如短痛,我就算告诉了他真相,那又怎么样呢,让他继续喜欢你,继续追你,可是,我问你,你还有可能会喜欢上他吗?假如他继续追你的话。”

萱萱不说话了,我笑了,我说,“所以说,我得让他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断了他对你的念想,这样,让他早点成熟,早点从那里面走出来,这样也是对他好,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