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坏人做到底/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萱萱姐也没说啥,估计是赞同我了,然后跟我告了个别,就去班上上课了。

我去班上的时候,小胖就问我昨晚上去哪儿放炮去了,我打了他一下,说没,问他有没有被发现,他说:“没有,你和长刘海都不见了,不知道咋回事儿,王安民还问我呢,你俩和好,一起出去玩去了?”

我说,“滚,我和他没什么。对了,他人呢?”

小胖说,“我还想问你呢,我还以为你俩能一起来呢,他人不在啊,没来过。”

我就奇怪了,他比我们早出来的啊,人跑哪儿去了,我也想过跟他解释一下我和萱萱姐的事儿,但后来我还是想着坚持自己的原则,让他对萱萱断了念想,这样是对他好才是。

而我也就当坏人当到底吧,让他恨我好了,这也是为了他好。

一直到放学,长刘海都没来上课,班主任还来找我了,问我长刘海是什么情况,下午再不来他就打电话给叫家长了。

我就赶紧跟班主任说叫他再等等,我下午一定把他给弄来。班主任说行,他就给我这个面子,然后问我对这次的考试有没有信心。

我握紧了拳头看着他说,“放心吧,我肯定有。”

他点点头,说好,然后他看着我说,“许默啊,因为我才任教不久,这重点班班主任的位子,肯定轮不到我,以后,可就不是我当你的班主任了,你可得好好学啊,不能再打架了啊,其他老师可不跟我似的,他们抓到你打架的把柄,难说直接就把你以不良记录的名义踢出重点班,这样很多靠关系的学生就可以进去重点班,你懂么?”

我懂他的意思,我说:“谢谢老师,我肯定不负众望,另外啊,我就算打架,也不会让他找到把柄的,你放心吧。”

他用书本敲了下我的脑门,说:“你这个小滑头,我提前跟你说,是为了让你好好念,而不是让你找借口打架的啊。”

“我知道啦老师,谢谢你,就算我的班主任不是你,我最感激的恩师,也是您。”

他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好了,我走了。”我说:“老师再见”。

小胖招呼我去吃饭,我问他现在有没有长刘海的消息,他说没有啊,等回寝室瞧瞧的,难说这小子赖床呢。我寻思了下,说也对。

然后就跟他去了食堂,吃饭的时候,碰到了萧璐小雨她们,萱萱不在,萧璐和小雨估计对我的误解还没解除,而且,我也没跟卓小雨道歉,她俩瞧见我的时候,当做没看到,我也不好去触她们的眉头。

匆匆吃完,小胖还给长刘海多带了一份,我们回寝室的时候,发现黑大个抽着烟,还有长刘海,在被子里睡着,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的哭声。

王安民和小胖问,“这是咋了,黑大个,你干啥啊,在这儿抽烟还不关门,这可是白天,你不怕被抓啊?”

黑大个哼了一声,盯着我,笑了下,说,“你怎么还好意思进来?”

小胖就问他,“黑大个,你说啥呢,咱不是都跟默哥说好了么,你不是也跟他道歉了么,又咋了啊,默哥乐意跟长刘海和好的啊,他俩那次打架,都是因为一时气急的啊。”坑住匠弟。

小胖就拍拍我肩膀,说:“没事儿,把事情说清楚了就行,那次,长刘海也动手了啊,不能都怪默哥一个人吧,大家都有错,就下来一起握手言和,以后还是好兄弟的啊,有啥过不去的?”

我看着小胖,感动的说,“谢了小胖,没事,公道自在人心,我没事的。”

王安民有些不知所以,问黑大个咋了啊,为啥长刘海没去上课,在这躺着呢,黑大个冷笑一声,指了指我,说:“你问他呗,他做出啥好事儿来,还不好意思说呢啊?小胖,你这回可别帮他说话,我算是看透了,你许默就根本不是个省油的灯,你到底要祸祸多少女孩子你才甘心?”

小胖就问他,“咋了啊,你说啥呢啊,咋这么跟默哥说话。”

这会儿,长刘海突然间从床铺上蹦了下来,盯着我,“许默,你回来了啊。”

他的眼神里,带着阴狠,带着恨,我皱了下眉头,还是不能把实情告诉他,必须得让他断了对萱萱姐得念想,我只能背负着这个罪名了,对不起了,兄弟,我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我说,“是啊,你咋不去上课啊,班主任问我了,让我务必下午让你去学校上课,不然他就叫家长了。”

“呵呵,叫,叫啊,叫家长呗,我怕他的啊。”

长刘海冷笑一声,“我算是看出来了,班主任就是宠你,是不,不就是成绩好点儿嘛,有必要在这儿跟我炫耀么,老子今天还就不去了。”

“许默,我原本以为,那秦立是个卑鄙小人,现在看来,你比他犹有胜之。”

长刘海瞪着我,一把抓住我的领子,要把我给提起来,他整的我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咽喉被他给卡住,我怒了,

“放开,放不放开?”

他就说他就是不放,问我想怎么样。

“哎呀,哎呀,你们这是闹什么jb玩意儿啊!”小胖这会儿立马冲过来了,还有王安民,把我们俩往死里按住,还喊着黑大个,说:“黑大个你瞎了啊,这都又要打起来了,你还不拦着?”

黑大个笑了下,“我拦毛线拦,人家自己解决家务事,我还能管啊,我还得帮长刘海干死这个无情无义的小人,连兄弟女人也碰,真他吗不是个东西!”

他说完以后,我的内心,感觉受到了针芒一般的刺痛感,那感觉,真不好受,可是,为了兄弟,我必须忍住,我必须忍住不能说出真相,否则,长刘海就会越陷越深,会被萱萱给害死的,他得有自己得幸福,所以,我得让他彻底断了这个念想,哪怕,我被他们误会,也无所谓。

黑大个这话一出,当即小胖和王安民都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黑大个,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大个笑了,说,“许默啊,有啥事儿,敢做,难道不敢承认么,是个男人的,你就告诉他们你做的好事儿呗,来,长刘海,你把他给放下,咱不跟这种人打,脏了咱的手,知道不?”

长刘海估计也觉着有道理,就把我放开了,在小胖和王安民质疑的眼神下,我缓缓的说了出口,

“没错,我和萱萱姐,昨晚上开房去了。”

哗啦……小胖和王安民手上还拉着长刘海呢,这下立马放开了他的手,不可置信的瞪着我,仿佛死也不肯相信我会做出这种事,可是,这话就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他们不信,也得信了,所以他们才会露出这种不可置信的眼神。

我看着他们那种看着一条狗似的眼神,心里又是一痛,尤其是长刘海,他瞪着我,

“许默,你还能算是个人吗?”

黑大个哈哈大笑,拿出了他那根黑色的铁棍子,指着我的脑袋说,“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默哥,你别开玩笑啊,这是真的?为了我,你都可以去求卓小雨,为了兄弟,你都能做到舍己为人,你他吗的,你能做出这种事,我第一个不信。”

小胖看着我说道,“默哥,有啥内情,你就说出来,兄弟几个,绝对不会为难你,我不信你会做出这种事。”

“你这样做,那就是对不起嫂子,我更加不信你会对不起嫂子。”

王安民看着我说,“我也不信,默默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

“呵呵。”长刘海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的大笑,然后说,“一开始,我看到这一幕,我也不信,可是,这个狗一样的东西,他这个禽兽,他,他……居然真的跟萱萱姐那个了,呜,我进去的时候,他们俩,衣服都没穿,就那么抱在一起,啊!!我恨不得杀了你,许默!!”

我惊呆了,没想到他内心的仇恨会这么深,我是多想直接告诉他,我这么做,是为了他好,他一切都误会了,可是,我还是说不出口。

“不是,不是,默哥,你自己说,你再说一遍,我不信,我死都不信默哥会做出这种事来,他不是这种人!”

小胖吼道,黑大个狞笑了下,“事实摆在眼前,胜于雄辩,还有啥好说的?”

“你给我闭嘴!让默哥说”,小胖吼了句,黑大个笑笑,说:“行,许默,是个爷们的,你就承认了吧,我刚进寝室的时候,听长刘海这么说我也不信,可是,现在我也不得不信了。”

我看着他们,昔日团结成一个拳头的兄弟们,如今成了这样,我真的很痛心,可是,我没办法,我这也是为了兄弟,我只能把这个黑锅继续背下去。

“小胖,安民,感谢你们还一如既往的相信我,可是,也许我要让你们失望了,长刘海说的,确实是真的,就好像我刚刚说的那样,我和萱萱,昨晚上确实去开房了。”

“什么?”

我说完以后,小胖和王安民的脸上,顿时变得如死灰一般沉寂,他们估计内心非常的失望吧,他们刚刚在黑大个面前力保我,而我,却让他们失望了。

“呵呵,他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黑大个笑了下,把寝室门给锁起来,我懂他的意思,他想干我一顿,长刘海凄然的笑了下,眼泪哗啦啦啦的就流下来了,

“许默,就算我前几天跟你打了一架,你也不用如此记仇,居然还故意去跟她开房,哪怕你们两情相悦,也不用故意做给我看,让我伤心到这个份儿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