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小虎牙与自杀的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想啥呢你。”

然后我也没鸟她,找了个位子就坐了下去,她就显得很热情的往我这里凑,说,“哥,那妞子你是不是没联系她了呀。”

我问她谁啊?她就跟我说了,我一听,反应过来了,她说的是小艳,那个我们以前用来吊蚊子的骚娘们,但蚊子死了以后,这女的我就再也没见过了,估计她也怕了我们这些人吧,这小艳是麻子脸他们找来的,麻子没跟我提她,我也就真的忘了这人了。

我就说没联系了,问她咋会好好的提起这个人。她说有一回在ktv遇到了,还喊了她一声呢,不过小虎牙没理人家,听小虎牙的一个同学说,那个小艳在ktv里面当公主呢。

“啥?”

听到这个消息我傻眼了,小艳虽说没念书了,但也不至于去做这种事吧,当公主,以后谁还敢要她当老婆啊,这种女的,以后就是当小姐玩玩罢了,我就问她当真不,她说:“那可不,我还能糊弄啊哥,咋了,心动了啊?我告诉你哈,哥,她现在只要你肯出两百块钱,就可以买她当公主,在你包厢里,想干啥干啥。”

我当时就噗嗤一声笑了,戳了下她的手背,说:“你个小丫头,你怎么也想着这种事儿?”

她就切了声,说:“还不是被你给带坏了的,你和你们家那小胖,还去酒吧里玩小姐了呢,以为我不知道哈。”

来了,这回算是说到正题上来了,是替小胖妞兴师问罪来了吧。我就说,“快别瞎说,我和小胖去那里是找我们一个师哥,叫苏平的,是我们高中部的老大,你不信问问有没有这个人,以前解放高中部老大,骗你干啥,现在在那边儿当管事的。”

她就非要说不信,还说,“他是你们老大,带着你们去嫖,那多正常的事儿啊,就知道你们这些高中男生,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好色之徒”。

我心说你倒是挺了解我们的,不过我还真没去嫖过。

我就说,“你快别瞎说了,我就这么告诉你把,我和小胖,我俩,从未嫖过,去酒吧,就只是喝酒,顶多看看美女,没别的,你要不信,那就算了。”

说完也有点气,小虎牙这么久没来找我了,一来找我,就兴师问罪的,我还气的不爽呢,就偏过头去,不去看她,让她一个人怀疑去。

哪知道她这会儿估计是有点相信我了,说,“哥,你真没去嫖啊?”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刚好到站了,我赶紧的下车,好几个人看着我呢,她这话问的,带的歧义太大了,好些坐这个车的还是学生呢,她在这儿问我嫖没嫖,尼玛真气死人了。

我骂了句,“我去了,行了吧,好了,你怎么也跟着我下车了?”

她就说:“哥,没事儿,我多走一站路就行,如果真是我冤枉你了,那我跟你道歉呗。”

她这么一说,好些是服软了的意思,我发现面对她这样的纯洁小女生,就是好骗,我只要装的生气一点,她就信了,就不会再追问了,然后我问她多走这么远的路回家晚了不会有事儿么,她就说:“反正明天也不上课,我总得弄清楚哥你是什么样的人呗,要是我误会了,我就给你道歉呗,哥,行不啦?”

她居然还给我道歉,真是个善良的姑娘,说真的,要不是当时我已经有了萧璐,我去了酒吧,难说还真的跟小胖似的把持不住呢,在我们这个年纪,确实没法憋得住火,面对异性,尤其是小翠那种性感的,总是忍不住的,何况还是喝醉了酒的。

我就没理她,继续装深沉,其实我也是因为最近烦心事儿太多,就没去跟她争辩了,因为没意义。

可接下来她说的话,我没法反驳了,她说,可是小胖妞告诉我说,小胖已经承认了他在酒吧里和别的女人乱搞过了啊,可到了你这里怎么?

我心里骂了小胖千万遍,真太笨了,哪怕就是发生了啥,也不要说出口啊,女人嘴上说不信不信,其实你解释千万遍,女人多半还是会信一点点的,但是你一下投降认输,那她就再也不会信你了。

我就胡诌,说小胖可能只是喝醉了酒,记错了,当时确实是有个大美女跟他玩,但确实啥也没发生,不然你觉着,有人愿意跟小胖这种屌丝发生啥么?

她说:“也是,可是,她不是出来卖的么。”

我骂了句,“现在哪还有卖的,那是很正经的酒吧,正常营业的,要被查出来有这种事,可是要被查封的。”

我说的一本正经,她被我多多忽悠了几句,倒也相信了不少,等快到我家的时候,我问她要不要我送她回去,她就犹豫了,一开始说不用,现在看看天快黑了,说我害怕,要不哥你送我回去吧。

我汗颜,翻了个白眼瞪了她一眼,说你刚不早说,直接往你家那边走不就完了么,真是事儿多。

然后她就嘟着嘴说不乐意,说我不疼她了什么的,我就说行了行了,赶紧走吧,不然我回家也要晚了。坑丰东技。

一路上她就问我最近咋样,跟嫂子如何如何,跟兄弟如何了,有没有打架啥的,还问我小叔和我最近咋样了,我这才发现,我和小叔那么轰动的杀人事件,她居然不知道,她还以为我小叔和我还能快乐玩耍呢。我看她这么单纯无公害的样子,也懒得告诉她小叔的杀人事件了,免得让她心里产生阴影。

到家的时候她还说,“我去跟小胖妞说一下,给你们家小胖说说好话,咋样?”

我就乐了,说:“行啊,你去说呗,要是能让小胖拿下小胖妞,你是大功一件。”

她就瞪我,说:“你们男生,就总想着那种事,有没有点儿正行啊。”

我就撇撇嘴,说:“你想啥呢,我说啥了我,你自己想歪了吧?”

“切。”

跟她告别以后,我感觉挺轻松的,长刘海黑大个对我的误解,璐璐对我的误解,这些阴霾,仿佛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觉着,有时候能跟一些不熟悉的人,或者半熟的人聊聊,人生也还是蛮有乐趣的。

回去的时候,徐妍已经做好了一桌的饭菜等我回去,我打开门的时候,她就笑嘻嘻的,穿了个灰白色的格子裙,说欢迎回来,默默。

整的好像我是要高考的人似的。

我就笑了,看了看她灰格子裙下的小白腿,愣了下,也许几年前,十年前,徐妍也是个美人胚子,她现在就长得不赖,人又温柔,又乐意跟我们吃苦,这样的好女人,真不好找啊。

我说,“谢谢,不过也不用这样迎接我啊,我还没开始分班考试呢,等我分到重点班以后,你再这样迎接我,也不迟啊。”

我也挺高兴的,至少我在学校里被长刘海他们给冤枉的郁闷,但回到家,却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

吃了饭以后,我问她我爸呢,她说我爸还在外面忙,有个工程什么的要谈,应该是大生意,家里情况有所好转,但还不容小觑,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咱连这个破地方都住不起了,那可就惨了。她还说我爸现在为了我,可是不敢走风险路线了,现在都是走的稳妥路线,咋说呢,有些能赚十万几十万的生意,但是有风险,会可能赔的血本无归,这样的,他就不做,但是有些稳妥的,只赚一两万,花的时间多,但他也还是去做了,因为年长了,我也要为高考,大学学费存一笔钱,所以他不敢乱来了,也没年轻的拼劲儿了。

我听了以后心里酸酸的,我爸虽然对我一直不怎么样,不冷不热的,但自从家里颓败以后,他对我算是好多了,而我,也知道了徐妍对我的关心,不是装的,而是真的。

怎么说的,家里变穷了,没以前好了,但收获的却是以前收获不了的东西,老妈在九泉之下,也会有所安慰了。

徐妍还问我那天的姑娘是谁,还问我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就说没有,还告诉她那个姑娘已经大二了,比我大好几岁呢,我和她怎么可能有啥呢,我身体没啥问题,就是太累了。

她就说,“要不要晚上我再给你蒸两个鸡蛋?”

我看着她的脸,噗嗤一下笑了,说:“谢谢了,我哪有那么需要大补,你还是给我老爸吧。”

她看了我一眼,骂了句,“贫嘴。”

这也是她极为少数的几次跟我说笑的场面,我瞬间感觉,这种感觉,是不是母子,很像母子吧?

为了缓解尴尬我咳嗽了几声说我回房间准备去了,虽然是三天后回去上课,还有四天时间准备才分班考试的,但我得再温习一遍,比如英文单词什么的,这种东西用抱佛脚的办法,是很管用的,有时候,一个字母错了,就是整个题全错了,那扣的分值就大多了。

晚上温习了一会儿,感觉想睡了,我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起来,可是没一会儿,有人打电话给我了,我愣了下,一看,居然是萱萱姐打电话给我的。

萱萱姐是高二的,所以她也是放假的,可她打电话给我是啥意思呢?

我接起来以后,她喊着我说,“默默,怎么办啊,长刘海要寻死,他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一开始接了,我就按照你所说的方法,去跟他说了,可是他一开始跟我说他可以接收,可后来他就接受不了了,说他根本没办法接收这个事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