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死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吃了一惊,“他现在在哪儿?”

萱萱姐说,“我现在也在寝室呢,我也是明天早上再走,他应该也是还在寝室吧,你要不要去看看?我也不知道他发这个短信给我,到底是吓唬我的,还是真的,所以,我担心,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说:“行,那你先别急,等下联系联系萧璐和卓小雨,问问她们看到长刘海了没,我现在就给小胖他们打电话,问问他们看到长刘海了没,那我先挂了啊。”

她说行,我就马上挂了就给小胖打电话,小胖这会儿接了电话以后,我听到旁边有电脑的声音,这货应该是在玩通宵呢,我问他,你在哪儿呢,他说在网吧,我问他和谁,有没有长刘海,他说,和安民啊,还有麻子,咋了?默哥你也要来啊,一起玩啊?爽死了都,组队打游戏虐他们。

我说:“你别墨迹了,赶紧的告诉我,看见长刘海在寝室没有,快几把别玩了,长刘海好像是要自杀。”

他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儿,确定不?”

我说,“我不确定我他吗的打电话给你干啥,你所在的网吧在学校附近不你赶紧的回去一趟看看他在不在,要不你打个电话给黑大个问问吧,我打,他估计不会接我电话。”

小胖说行,我跟王安民去找找,要是不在宿舍,我再联系你。

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小胖就给我电话了,说黑大个也不在,电话打不通,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我也急了,我说我现在就往学校赶,你赶紧给我去黑大个他们宿舍问问其他人,知道他们在哪儿不,还有,一个劲儿的打长刘海的电话,看看打不打的通。

他说关机了,没打通。我说行,我马上就出来。

我跟徐妍说了声,叫她跟我爸说一声,我有急事,我兄弟可能出事儿了,让她帮忙圆个谎,骗我爸一下,别担心我。徐妍说了个好,然后我就出去了。

一路打了个车就往学校去了,赶到寝室的时候,果然,他们宿舍的也说没看到他人,说是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人都不见了,我就跟他们说,叫他们联系能联系到的人,如果见到他的话,就赶紧的通知我,我还联系了班上的不少人,只要是见过长刘海的,帮我留意一下,如果出现了,就赶紧的告诉我。

小胖当时就看着我说,“默哥,就看你这样拼命的态度,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对不起长刘海的,是不是,他个吗的,这孙子,等他知道真相,估计得给你跪下认错的。”

我骂了句,“都啥时候了,赶紧的,去找人要紧,说这些干啥。”

萱萱姐最后也是急得不行了,就也出来了,跟着我们一起找,最后实在是没辙了,我问她,“萱萱姐,他有没有什么跟你约会,或者是约你出来跟你表白的地方,或者,你们特殊的地点什么的,你想一想!”

萱萱姐说,“你让我想想啊,如果说真有那么个地方的话,好像是有。那,你们跟我来,但那个地方,好像是实验楼啊,那边晚上全部封闭的,他怎么可能进得去呢?”

我皱了下眉头,说,“走,别管了,小胖你先去借钥匙,问问保安室的人肯不肯借,不肯,咱们再说。”

小胖就说行,然后赶紧的就跑去了,我、萱萱姐和王安民就直接往实验楼去了,实验楼在操场的最里面,靠近露天厕所的地方,那里白天都不一定开门,别说晚上了,因为整个解放中学最值钱的地方估计就是实验楼了,混进去人偷东西不得了,里面什么仪器啦,化学用品,实验用品多的是,都是最贵的东西,所以每次有一个班去上课,才会有老师专门带着那个班进去,然后把大门紧锁起来,就只准那个班的人上去,出来以后,一个个清点人数,出来了之后再锁门,而且是两重门,最外面的大铁门,最里面每一层楼还有卷帘门,另外就是每个实验室的门。

不过最令人无语的是,一到四楼都有防盗窗,我们要爬,只能爬到四楼往上了,也就只有我和王安民可以爬了,萱萱姐一个女孩子,就不行了,我和王安民,互相扶持着,这才爬上去的,很艰难的那种。

萱萱姐一个劲儿的在那劝我们,说小心点儿啥的,叫我们小心,有几次我差点掉下去了,她就说:“要不下来吧,长刘海估计不会在里面呢。”

我就说,“我有预感,他应该是在里面。”

我和他总算是爬进去了,不过翻下去的时候,我悲剧了,因为我的衣服后背整个都被扯烂了,被上面的铁丝网给弄烂的,这可是徐妍给我买的啊,这要是回去让她瞧见,得多不好啊,又得给她道歉什么的了。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长刘海的安全。

我们一路喊着,一路往楼上走,一直到了楼上的尽头,我们这才发现好像有个人影有点像长刘海,王安民喊了声,“长刘海,你他吗的,别做傻事!”

长刘海这比,还真配合我们,说:“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

我和王安民对视一眼,这货果然在这里,幸好我蒙对了,这货拿着一瓶酒,估计是烧刀子吧,闻着那味道可浓了。

我也过去了,吼了句,“长刘海,是我,你干啥呢这是,好好的,闲着要寻死?”

他看到是我,立马脸色就变了似的,吼了句,“草泥马,许默,你怎么来了,你赶紧的给我滚,王安民,让他给我滚,不然我就真跳下去了,吗的,别以为我不敢,我什么都敢做!”

他拎着酒瓶子,直接就往上面蹿,一只脚都跨上去了,你吗,当时我们心惊肉跳的,整的我和王安民吓得半死,王安民吼了句,“长刘海,尼玛的,你有必要吗,一个女人,再说了,默默真的没对不起你啊。你他吗的,能下来好好说不?”

“是啊,长刘海,至于不,你下来,我好好跟你说,我什么都告诉你,包括我和萱萱姐的隐情,全部都告诉你,行不行?”

事到如今,我也没辙了,不告诉他的话,我怕他真的会想不开,尼玛,这人太痴情了,痴情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真的太恐怖了,我都怕了他了,再不告诉他的话,真的出了什么事,谁都负担不起。

“长刘海,尼玛的,你快下来,行吗?”

“滚,许默,我他吗的,我瞎了眼,才会跟你一个宿舍,我瞎了狗眼,你知道吗,你这个禽兽,畜生,我以为秦立才是最狠的,你比他更狠,你杀人不见血,伤人不带脏字,我喜欢的萱萱姐,还被你给……呵呵,你真厉害,真厉害,许默,我玩不过你,我走,可以吧,我一个人,到属于我的世界去,行了吧?”

他苦笑着,吼道。

“你这个煞笔,你走,你走尼玛啊走,你走了,你以为萱萱姐就会喜欢你,就会记住你,就会高看你了,是不?”

我骂道,“你错了,人家会瞧不起你,过了几年以后,高考了,大学里,人家有人家自己的生活,人家凭啥记得你啊,还想人家因为你的死,记住你一辈子是不是,人家巴不得忘记你这个梦魇呢,你咋那么傻啊”。

“你这样子,对得起你的父母不,对得起你爹妈不?你死了以后,他们怎么办,你自己说。”

长刘海愣了下,说:“不用你管,他们还有弟弟,不是我一个儿子”。

我呵呵一笑,“这不是一个两个儿子的问题,你这煞笔,我告诉你了,你给我下来,我告诉你实情,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只要下来我就告诉你。”

“编,继续编!”

长刘海冷笑,“老子就是偏偏不下来,今天,老子就死在这里,变成鬼,也要缠着你这个卑鄙小人!”坑丰东弟。

“你!!”

我气得不行,吼道,“你这个白痴,我和萱萱姐,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床铺上,你不问问为什么?我和她抱在一起,为什么会抱在一起,你想过没有,难道,小胖和小翠喝醉了,抱在一起睡,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么,这些事情,你想过没有?”

“萱萱姐和我,为什么要再你面前承认我俩有关系,发生了关系,是为了什么你想过没有?”

“是为了你这个煞笔!为了让你好好念书,为了让你不再为了她着迷,为了让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一天到晚围在她的身边,她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不论你等多久都是一样的,所以,老子他吗的,都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